电影网>电影号

《新神榜:哪吒重生》:打造完整世界观的中国神话英雄故事

时间:2021.02.2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中国电影报

|李霆钧

 编辑|如   今

兴奋、艰辛、压力、沮丧……回顾《新神榜:哪吒重生》从创作到上映的全程,导演赵霁用四个词形容自己过山车般的心情。

截至目前,《新神榜:哪吒重生》累计票房已经过4亿元,这一数字虽然未能达到预期,但凭借国潮感十足的画风和流畅自然的视效,该片依然获得了业界和大批观众的认可。

《新神榜:哪吒重生》故事设定在哪吒闹海的3000年后,塑造了一个全新世界观,将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朋克元素融合,呈现出独特炫目的东方朋克感。赵霁表示,任何一个题材的诞生、一部作品的创作都需要突破与创新,以全新的视角讲述熟悉的故事、塑造熟悉的角色是整个团队所追求的。

在这样的理念下,具有朋克精神的哪吒成为了“现代版神话英雄故事”的首个核心人物,《新神榜:哪吒重生》也成为追光动画“新封神”系列开篇之作。

从创作初期的兴奋,制作过程的艰辛,从“哪吒阵痛”带来的压力,再到上映后的些许沮丧……主创团队在总结经验的同时,也在积极筹备接下来的作品。在《新神榜:哪吒重生》片尾彩蛋中,《新神榜:杨戬》首次曝光,赵霁表示,“哪吒是一切的起点,希望有机会做出一套有完整世界观的中国神话英雄故事。”

现代语境下讲述传统神话英雄故事

作为追光动画“新封神”系列开篇之作,《新神榜:哪吒重生》从2016年启动制作,历经四年时间完成,把故事放在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里,以更新、更酷、更年轻的视角颠覆演绎了一个现代版青年哪吒的热血故事。

在赵霁看来,有机会用现代的语境、用当下年轻的视角去讲一个属于中国传统的神话英雄故事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的就是哪吒。

“如果神仙妖怪都可以活到现代的话,就可以讲一个现代版的神话英雄的故事。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大胆的尝试,把一个3000年前的人物,假设他们都活到近现代的世界观下,以哪吒这样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主角,作为核心人物来作为整个系列电影的开端。”谈到为何选择哪吒作为主角,赵霁如是说。

制片人路晞表示,我们在电影里看到了东海市,一个兼容并包、人神共存、多种多样的文化冲突并存的架空世界,相信很多人已经从中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老上海风情。此外朋克元素的加入,使得整座城市看上去更硬核酷炫,带来耳目一新的东方朋克国潮风。

东方朋克国潮风是《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关键词,不仅仅体现在视觉风格上,哪吒本身的性格特点、影片的精神气质都很“朋克”。赵霁表示,朋克有一个关键点,就是要有对立与矛盾,而在这部电影里,对立与矛盾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影片艺术总监“龟爷”表示,东方的内敛与西方的张扬就像两份非常不错的食材,但此前没有人尝试过,它们的结合会产生怎样的味道。“我们想要把它做得好吃,就必须不断尝试,最后尽量做到色香味俱佳。”

突破与创新:强类型、重情感、年轻向

不论是传统神话与现代审美的结合,还是东方元素与西方朋克的融入,《新神榜:哪吒重生》都为国产动画电影的突破与创新做出了探索。

为给观众塑造一个属于哪吒的全新世界观,团队在技术上和视觉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既有传统的魔幻元素,比如上天入地,大家都知道的哪吒闹海会有海底的部分,同时加入了机车、金属、机甲这样的元素。而为了塑造出颠覆观众认知的全新英雄,团队可谓秉持匠心,据赵霁介绍,仅哪吒这一个角色就做了上百个版本,头发丝的颜色、粗细都做过不同版本的调整。

创新之路虽然艰辛,但赵霁和路晞一致认为,所有突破都一定要有人第一个去挑战,都一定要找到突破的点。国产动画电影还处在起步阶段,中国动画人也还在探索,“创新有风险,作为动画人我们愿意承担。小众的品类想在电影大市场突围,靠的是想象力和创造力拼出一片天。也希望观众能多给我们一些时间和机会,有机会让我们成长,可以做出更好的作品。” 路晞说。

近几年,追光动画打造的《小门神》《白蛇:缘起》等作品都具有很强的创新性。路晞表示,追光动画自2016年就制定了新的方向,即“强类型、重情感、年轻向”,希望突破低龄向,让跟多成年观众接受并喜欢。

当然,这种挑战也具有冒险性。赵霁认为,我们一直希望能够有所突破,不希望重复自己。所以《新神榜:哪吒重生》不论从视觉风格、影片类型、视听语言都与以往作品有很大的出入。“我一直不认为,创作者只能去做某一个类型的内容,只要自己喜欢、有感触,都可以进行尝试。”

中国动画电影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与机会

资料显示,《新神榜:哪吒重生》全片镜头超过2100个,其中有特效元素的镜头达1838个,接近90%均为特效镜头,且全部由中国团队完成。

影片上映后,视觉效果、制作品质都获得了观众的认可,给出了“赛博国潮式的一整套美术设计太提神了”、“摩托车和战斗的动作场景很棒”、“CG动画制作水准很高”等好评。

值得一提的是,追光动画还为《新神榜:哪吒重生》专门独立创造了批量生产机车、管道和城市的程序化建模系统,以及自行研发了布料解算系统,只为将片中人物的衣服在拉扯变形时达到最逼真效果,更有真人电影体验感。

即便如此,赵霁仍保持着谦虚的态度,他直言,中国的CG动画其实仍处在一个刚刚起步的阶段,近几年电影市场持续向好,才有机会制作大规格的商业动画电影。

“一部商业动画电影,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团队支持,这也意味着需要很好的票房成绩才能保持创作的持续性。”赵霁表示,“我非常感谢追光愿意花这么大的精力、时间、资金去挑战这件事情,中国动画电影需要不断出现好的作品,才可以逐渐冲开更大的市场。就目前来看,整个行业还处在一个比较初期的阶段。”

路晞坦言,中国哪怕顶级的动画电影制作成本,都与世界一流水平大厂的制作成本相差甚大,在预算相差如此之大的前提下,创作更为不易。“中国动画电影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与机会,也包括市场对这类电影的认知也有待提升。”路晞如是说。

对话导演赵霁:

 颠覆与挑战必然会面对压力与质疑

《中国电影报》:影片从创作到上映的过程,给您留下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赵霁:创作初期非常兴奋,这是一个大家看了都非常兴奋的题材,一方面中国传统神话中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又可以从全新的视角讲述。当然,创作过程也是辛苦、艰辛的,因为有太多的突破与挑战,我们用尽了预算的每一分钱,后期也会有比较大的压力。

压力源自两方面,一方面是《白蛇:缘起》上映后,大家对我们接下来的作品更加期待,但这部作品的颠覆与挑战,必然会面对观众的质疑。我们也是扛着压力,希望能够按照自己的喜好,尽自己的努力做到最好。

到上映阶段,其实会有一点点难受或者沮丧的感受,因为想要让观众去接受动画电影不仅仅是给小朋友看的东西,是有一个门槛的,需要观众看到作品后才知道,就我们做宣发以及整个春节档的状况而言,我觉得我们还是有蛮长的路要走。

《中国电影报》:“现代哪吒”的概念是如何提出的,这一概念的初衷是怎样的?

 赵霁:2016年的,我们在《白蛇:缘起》同期提出了哪吒这样一个选题,出发点很简单,我们想做的是熟悉的故事,无论是白蛇和哪吒都是非常熟悉的角色,熟悉的故事。

所以在创作“哪吒”的时候,虽然是在讲一个熟悉的故事,但还是希望有所创新,找到一个全新的视角讲以前没有人讲过的故事。

对话制片人路晞:

动画电影没有取巧的捷径

《中国电影报》:影片创作过程历经数年,这期间最具有挑战性的是什么?

 赵霁:《新神榜:哪吒重生》全新的设定和世界观,需要全方位突破和创新,打造出一套引人入胜、可信的新神话体系及世界,这是最难的。

《中国电影报》: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要多于真人电影,该如何更好把握动画电影的投资与成本回收?

 赵霁:动画电影相较于实拍电影的劣势并不在于制作周期,而在于没有艺人与流量的加持,没有抓手,且市场仍然对动画电影带有偏见。取巧的捷径可以说是没有的,只有做出让市场认可的好作品这一条路。

《中国电影报》:中国电影当下的市场环境,对于动画电影来说,是否可以称之为沃土?如果不是,在市场环境、观众培育层面还有哪些需要着力提升的?

 赵霁:市场和观众仍然对动画电影存在极强的偏见,这不是几部爆款动画电影就能改变的,需要国漫持续性的发力,不断推出好作品,征服市场。

链接

《新神榜:哪吒重生》日本上映,

将陆续登陆海外市场

2月26日起,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在东宝影院池袋、东宝影院上野抢先上映,还陆续登陆了新西兰、新加坡、柬埔寨等海外地区,并创下澳大利亚来华语动画电影的最大规模排片纪录。前不久,影片更被流媒体平台奈飞(Netflix)相中并拿下除中国以外地区的全球独家流媒体版权,这也意味着将有更多海外地区的观众将有机会观看该片。

声明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