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开年火出圈的《赘婿》,却两头得罪?

时间:2021.03.0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万达电影

本文作者是撰稿人@侦探张

电影是对平庸、单调、重复的日常生活的逃逸

大概谁也没想到《赘婿》竟然这么火。

 

这部根据网文改编、播出当天登上多个热搜的《赘婿》,上线两周后仍保持在网播剧热度榜前三,成为开年出圈的小爆款网剧。

《赘婿》的微博热门话题

 

这个成绩,一来要归功于“赘婿”梗在当下市场的稀缺,二来也要归功于首担主演的郭麒麟

 

《赘婿》原著小说写于十年前,算是“赘婿文学”的开山鼻祖,讲述男主角宁毅穿越到古代成为身份低微的入赘女婿后如何依靠现代头脑玩转商界、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故事。

 

虽是后宫文但小说的格局比较大,对于中国古代政体变革、社会民生也给予了自己的思考,积累起不少网络读者。

 

近年来,根据男频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很多,但大多数都翻船,只有《庆余年》算是近年来少数成功的男频小说改编网剧之一。

 

与《庆余年》相似,两部剧都改编自男频后宫文,都由同一团队操刀,选用了互有交叉的演员阵容,比如郭麒麟、宋轶,以及客串的张若昀袁泉田雨等。

这给了《赘婿》充分的“玩梗”和联动空间,就连开篇也采用了与《庆余年》相似的穿越桥段——穿书。

 

剧版《赘婿》省略了小说中大段的铺垫情节,基本上是每集一个爽点,特别是前十二集风趣幽默,节奏紧凑干净利索。

 

原本是网络小说写手的男主穿越到古代世界附身在宁毅的身体里,“嫁入”苏家为“赘婿”。作为赘婿他起初百般抗拒,甚至想逃跑,他也不乐意坐花轿,提出拒婚……

然而,理直气壮过后就是啪啪打脸,随后“真香”的被撒了红枣桂圆、跨火盆,这样的反差也在开篇给人制造不少笑点。

宁毅适应了古代生活后,就开始走起“打怪升级”的路线,通过运用现代生活经验和商业模式,帮助妻子苏檀儿(宋轶 饰)经营布行,对古人进行了“降维打击”

 

先是明目张胆地照搬《甄嬛传》滴血验亲的“名场面”,在婚礼成功化解反派乌启豪的计谋——水中加入白矾血就可以相融,又在其后暗戳戳补刀,滴血验亲没有科学依据。

 

随后在经营布行的过程中,模仿“拼刀刀”活动,让买家参与砍价活动,完成了布行的开业仪式,

 

之后宁毅又对员工进行培训,改造“停车位”、大搞布行“连锁加盟”、让对手“期货做空”…… 彻底将现代商业经验融入到古代生意中去,

凭借写作技能靠一本《霸道姑爷爱上我》成功收买了贴身护卫;凭借面膜get丈母娘的欢心;凭借高尔夫运动,取得家族长辈的好感,堪称是商业、美容、体育、文娱一把抓。

 

甚至加入了“男德学院”这样一个最为出圈的的桥段,根据剧情的设定宁毅因为去了酒楼听曲,犯了家规,被罚去男德学院。

在男德学院里,不仅要上理论课男德“相妻教子”,还要上各类烹饪、缝纫、育儿等课程,让女性观众看得十分畅爽。

  

这些通过时空错位带来的各种意想不到的笑料,的确都与同样类型的《庆余年》十分相似。

 

另外郭麒麟的出演,也给角色带来了喜剧色彩,幽默、可爱、怂中带萌口条利索,台词说得像讲相声,也不让人觉得爹味,很难想象换成别的流量艺人会是什么样。

 

然而,《赘婿》毕竟是个男频后宫文的底子

《赘婿》播出之前,原著作者愤怒的香蕉因被网友就扒出其创作《赘婿》时的言论,直言这部作品就是一片男频爽文,不需要女性观众,这一度遭到网友抵制。

 

即便没有这次风波,单从小说来看,宁毅和范闲一样收获众多红颜知己,妻妾成群。只要这样的核心不变,就难免不会惹恼女观众。

 

编剧在改编时,显然也已经意识到了这其中的问题,花了很大力气将这些糟粕去除,做了几乎颠覆原著三观的改变,加入了倡导女性当家、“男德学院”等元素,非常努力地“女尊”

 

然而即使他们倾尽心力推翻重写了,依然无法扭转原著强调和传达男权的意识,和原著作者带来的价值观偏颇。剧的内核也就显得分裂,难以自圆其说。

 

比如剧中一边强调苏檀儿“经商能力出色”,被家族寄予厚望。但面对实际出现的问题,却常常不知所措无力解决,等待男主slay全场,关键时刻还得靠男人;

 

一边说武朝女性地位较高,还有男的学院,但苏檀儿当家经营布行又处处被叔伯针对,原因就是女性不能当家。

 

男女之间情感处理的简单粗暴也暴露无遗,永远都是女人关键时刻掉链子,男人关键时刻解决问题,女人离了男人就做不了大事……这让之前铺垫的“女尊”桥段口号成了一纸空洞的口号。

 

除了女主剧中其他的女性女角色,也沦为了傻白甜。聂云竹出来谋生摆摊做煎饼难吃,宁毅顺手教了她一个做皮蛋秘方,就盘活了连锁加盟;

 

艺伎元锦儿遭人强娶,靠宁毅送锦囊妙计跳入河水得以脱身;

 

霸刀营主刘西瓜,也要借助宁毅的智慧,才能在一方城池中站稳脚跟。

 

剧中对女性的塑造可谓肤浅,甚至比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更寡淡了,表面上讨好女性,但其实男主的高光多是通过女性角色的无能来衬托,包括“男德学院”里的玩儿梗,不管它的目的是暗讽男权还是女权,都不算成功。

 

至少小说一开始,苏檀儿独当一面,把布行经营得井井有条。而做朝廷岁布的生意,也是苏檀儿布局了三年的结果。元锦儿跳河,也不是宁毅的锦囊妙计才离开青楼,而是她刚烈……

 

当他们讨好女性时,或许他们只是想赚钱。有这个精力都可以弄个原创女性权益原创古装穿越。哪怕它真的照搬原著情节小说改编,至少还让人“敬他是条汉子”。

 

男频文当然有它的局限性,主创挑个有天然弊端的IP来进行魔改,本就不讨好。

 

即便前期的轻喜剧风和强行女权内容,收到了不错的话题效果,但到了剧情中段,又想回归原著故事主线,开始卷入山贼叛乱、参与秦相的布局,却怎么看怎么有些不伦不类,颇有些后劲乏力之感,其实这不仅仅是节奏的问题而是风格转换剧情铺展带来的不适应。

这样的改编当然也不会让原著粉买涨,结果就是两头都得罪了

 

《庆余年》尚能让剧集在不损伤原著的情况下保持统一的风格,还从男频后宫改成单一女主,同时保留司理理、海棠朵朵这样较为出彩的女性角色,《赘婿》为什么要选择一条把女性角色集体傻弱化矮化的思路呢?

 

《赘婿》不是《庆余年》,哪怕用同样的团队、同样的演员,也注定不能达到《庆余年》水准。

毕竟从根上流露出来的屌丝气质,是藏不住的。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