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解读《你好,李焕英》:“焕英”光临,美梦一场

时间:2021.03.17 来源:今日影评Mtalk 作者:康康


1905电影网专稿 “她叫焕英,我叫光林;我俩,‘欢迎光临’。”走出影厅前,那些慕沈腾“魔性”谐音梗而来的观众,大概早已忘记或抛却了对于《你好,李焕英》“含腾量”的计较。



作为其中一员,对亲情主题及拍摄技法未抱任何期待的笔者,伴着张小斐的笑与贾玲的泪,颇为意外地体验到了久违的银幕梦幻——那令“焕英”真正光临的“致幻剂”,大概率是创作者发自真实情感经验的诚恳。


作为一部敢于压哨加入春节档严酷竞争的喜剧片,化自贾玲同名小品的《你好,李焕英》,的确有着良好的改编基础。那部被弹幕奉为“小品巅峰”的舞台作品,除以“回到过去找妈妈”为轴组接的笑料外,更在结尾的往事回顾阶段展示了电影般的蒙太奇质感。


小品《你好,李焕英》舞台一幕


为实现四倍体量的跨越,延续“穿越”由头的电影改编版不但对笑料包袱进行了扩充改写,更将男性角色的对应关系进行了变换。


被普遍认为是“票房福星”的沈腾,不出意外地“挤掉”小品版中的陈赫成为男一号——能当上播音员与厂长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沈光林。


在他全片占比并不低的“含腾”表演中,这位中国顶级喜剧演员恰如其分地完成了观众对其的魅力预期,过期毛豆梗与二人转掉“裤子”舞台都大大兑现着麻花系用户的笑声。



不过,映后持续发酵的口碑,却令《你好,李焕英》的“C位主咖”直指饰演青年李焕英的张小斐。


自大年初一便“住”在热搜榜上的她,其由“娱乐圈素人”向一线明星的进阶过程,有着在舞台厚积薄发的喜剧表演经验支撑,更倚靠多年闺蜜贾玲的情感力量扶持。



除已成为坊间美谈的“神仙友谊”外,这份情感力量更多体现在李焕英角色形象的文本创作一层。


除尾声梦境解密时“公交车递包子”等细碎片段外,贾玲于全片围绕母亲设置的桥段皆为虚构。但与市面上更重技法的喜剧类型“行活”相比,牢牢把握住焕英“爱笑”与“直爽”特点的《你好,李焕英》,无招胜有招般令张小斐的每一场表演,都成为李焕英“再活一次”时的真实反应。



影片映后第二周,曾生发出“看李焕英感动不是因为共情”这样乍看之下令人费解的热搜话题。


其实,如若代入“妈妈的女儿”这一创作视角就不难发现,这些并没有发生在导演的妈妈或任一观众的母亲身上的设置,恰是带着三分善意、五分亏欠、十分追忆的“玲儿”,用带着遗憾的情感经验替代怀揣相似心情的你我设置的亲情假想。



这样超脱于技巧层面的“经验法”,在同为喜剧演员的大鹏执导的《吉祥如意》中也曾有所表现。


不同的是,从拍摄姥姥主题剧情片遗憾转为记录三舅主题半纪录片的大鹏,在“天意”牵引下令他的大家族情感经验由虚入实,甚至令相当一批观众觉得真实到残忍。


《吉祥如意》,大鹏,2021


而相对地“由实入虚”的《你好,李焕英》,则凭贾玲足够的真诚,令一幕幕散点串接的美好“虚像”成为遗憾现实的镜像投射。


在银幕上的贾玲发现裤子补丁所藏玄机之时,观众也终于找到了如《盗梦空间》中永动陀螺般的梦境信物。对母亲的少女时代进行一次“去他者化”的快乐精修,还有比这更能触及儿女心底的选择吗?



而说回作为梦中真正“他者”的男性角色,沈光林的“欢迎光临”谐音梗,其实也未尝不是贾玲与母亲之间一次“口误”的映像。


当年,李焕英在接到女儿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的电话之时,因为自身的口音令贾玲错过了心仪的“戏”剧表演班而只能修习“喜”剧表演。多年之后,以喜剧人身份收获事业成功与全国人民喜爱的贾玲,将梦中的母亲写成了那个“将计就计”配合女儿小聪明的唯一明白人。


她知道,同上学路上热腾腾的包子一样,自己拍摄的这场美梦,都是来自妈妈的馈赠。 



今日观察       


影评人 谭飞 :《你好,李焕英》是最漂亮的一匹“黑马”,因为它是女性题材,也是女性导演的。它的成功最主要的因素就是真情胜过套路,导演贾玲对母亲的真诚的怀念,是一个“她视角”或者“她经济”的全面胜利。


今日影评》当期编导 任雨潇:《你好,李焕英》证实了真诚的“她视角”是能够充分赢得女性观众的。“李焕英”是个开始,但是不希望《你好,xxx》沦为套路模版,毕竟女性消费者“好赚”的钱其实并不好赚。


文/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