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深度调查| 剧本杀影视化,是好戏,还是好游戏?

时间:2021.04.1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keva


1905电影网专稿 这个周末,你有什么安排吗?宅家、踏青、桌游、看电影,亦或是当下最潮的剧本杀?

 

剧本杀作为近年迅速兴起的一种社交方式,它是一款结合角色扮演和推理的社交游戏,能让玩家沉浸在本身的故事中,在体验不同人生的概念里,实现社交的价值。

 

细看剧本杀兴起的时间轴,恰好对应了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的播出。当然,现实中虽然有不少和节目那样的实景剧本杀,但从店家的成本投入来看,更多的还是桌面剧本杀——大家围坐在一起,选择对应的不同角色,并在阅读剧本中,通过搜证等形式,在互动中完成剧本中的任务。



单从故事沉浸和社交属性两个功能来看,剧本杀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电影的部分社交作用。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朋友间的热门娱乐活动从传统的K歌和密室项目,正逐渐被剧本杀所取代。甚至相较于私密性更强的电影院,不少年轻人在前期约会时,也会选择更具开放性的剧本杀。


目前剧本杀行业和影视行业正发生着密切的联系。春节期间,电影《刺杀小说家》《唐人街探案3》均推出了IP授权的剧本杀。而即将上映的电影《世间有她》授权的同名剧本杀,也出现在了3月的武汉剧本杀展会上。



与此同时,剧本杀反推影视的项目也正在进行中。比如剧本杀《年轮》将要影视化,潇湘电影集团于2020年9月也宣布计划推进剧本杀影视化的工作进程。即便如此,仍有不少剧本杀行业的从业者对此存有疑问。

 


从剧本杀到剧本,仅有一字之差的两种载体,之间到底有多少差距呢?

 

剧本,杀!


卡卡是洛阳卡卡工作室的负责人,接受采访期间,正在筹备西安的剧本杀展会。潇湘电影集团去年宣布的剧本杀影视化的工作正是他参与的。

 

在他看来,影视剧本和剧本杀有着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作品本身对世界观的依赖,“我们剧本杀本身就设立了很完整的世界观,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可以以此为基础,进行创作的倒推。”



或许当玩家拿到剧本杀,看到自己所属角色故事时,它代表的只是整个剧情的一环,而当它变成影视作品呈现在玩家面前,兴许并不再只是投入角色身份,而是像游戏中的NPC(Non-P  Character,即非玩家控制角色)或者上帝视角那样,串联起了所有的人物和故事。

 

正因如此,他非常看好后续和潇湘影视集团的合作,“我们给对方推荐了几个剧本杀作品,目前都还在推进中。”至于未来会以什么形式和大家见面,他也不敢肯定,只是在和潇湘集团的沟通中,彼此都更倾向于网剧或者是网络电影。



剧本杀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市场上定期推出新的作品。对于目前的发展,所有业内人士都表示,剧本杀作品的质量正在不断提高。卡卡也坦言,“有的剧本杀的故事转折甚至不逊于影视剧,如果能通过影像展示出来,可能观众的观感会比玩剧本杀的感觉还好。”



曾参加电影《唐人街探案》系列编剧工作的北辰,如今既是剧本杀作者,也是剧本杀监制,还运营了多家剧本杀店,更是剧本杀发行。在他看来,剧本杀影视化虽然会有些困难,但是情感本可能是目前最适合进行改编的类型。



而早前官宣要进行影视化的《年轮》正是一个推理和情感相结合的作品。

 

负责对《年轮》进行影视化的北京超自然力量公司CEO周围告诉我们,目前有三个编剧团队正在做三个不同方向的创作,但最终呈现的方式并不确定,有可能是互动网剧,也有可能是互动电影。

 

在改编过程中,他们也发现,由于剧本杀属于多人视角,强调参与者第一人称代入感的特殊性。所以从影视剧的观看体验来看,互动技术能让观众同样有玩游戏一样的体验。



至于后续,团队也会将其他剧本杀作品改编成影视项目,但就目前的条件来看,他们觉得互动剧/互动电影的形式仍是最佳选择。

 

杀!剧本


在我们的调查中,不少玩家和从业者,对于剧本杀影视化的这条路,更多是提出了质疑的观点。

 

毕竟相较于影视作品,剧本杀的属性更多是游戏,北辰也不断向我们强调,一个剧本杀能不能出圈,首先是要好玩。因此在他看来,两者创作的模式相距很远,“电影更多表现的是一男一女俩主角以及一个强有力的反派,但剧本杀不一样,它是一个巨型游戏,追求的是游戏平衡性,需要每个人都有戏。”

 


卡卡也向我们肯定了剧本杀中游戏性的重要,很多时候作者写完作品,就会交给监制去玩,“不断在玩的过程中,提高作品的游戏性。”

 

这种游戏性让每个玩家拿到的角色有更突出的人设特点。剧本杀高级玩家曹煜鑫指出,从玩家的体验来看,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演那个角色,所以目前不少剧本杀在角色设定上会更突出人物特点,甚至有些脸谱化。

 

而人物的脸谱化,恰好是影视作品中最需要规避的缺点。



当然,他们都提及了另外一个难处,目前不少剧本杀都是有一定套路的,尤其是推理本。曹煜鑫指出,很多剧本杀就是浓缩影视、小说讨论之后的产物,只能作为影视或者小说的周边,如果再把它重新改回影视作品,可能只是无用功。

 

北辰也告诉我们,他在某次线下展会中,曾碰见过一位高玩,在所有玩家自我介绍之后,他就很快地复盘了整个作品90%以上的剧情,甚至连剧本里的名字都分毫不差。



因此,当这种公式化的套路作品被来回改编,放在市场上,就显得有些意义不大了。

 

作为起步不久的新鲜事物,剧本杀正处在野蛮生长的阶段。“就目前而言,剧本杀还是偏小众化的娱乐方式,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剧本杀。”早早注意到剧本杀市场,且正在从事剧本杀创作的资深编剧金金向我们坦言,当下并非是剧本杀影视化的最佳时机,或许等再过两三年,行业发展成熟,逐渐有更多资本涉足其中时,大家再谈影视化才可能更具可行性。

 

当剧本杀遇到影视


事实上,不少大厂资本已经开始注意到了剧本杀行业,据金金的观察,目前像阿里、腾讯等资本早已下场,只是目前多数处在IP授权阶段。

 

由同名剧集改编的《庆余年》剧本杀也于近期在郑州展会上首发,最终确定了近600家城市限定发售。春节期间,《唐人街探案3》《刺杀小说家》都是得到了电影IP授权,并已和玩家见面的剧本杀作品。



周围告诉我们,除了《庆余年》之外,他们携手熹多文化传媒与阅文合作,一举拿下了《全职高手》《鬼吹灯2》《斗罗大陆2》《凡人修仙传》《余罪》等火热全网的众多IP进行剧本杀的改编及发行。

 

卡卡透露,之所以现在越来越多像阅文这类上游公司进军剧本杀行业,更多还是因为过去太多的“二道贩子”,让IP本身持有者没能得到相应的利益。



造就这样的市场反响,很大程度上和剧本杀行业也乐意和影视IP进行合作有关。


此前比较火的《成化十四年》便是卡卡所在工作室参与出品和发行的,也是目前IP改编的剧本杀中,质量相对较高的一部。在他们眼里,“只要是优秀的,带流量的都可以改编成剧本杀。”



两者本身就是相互成就的关系,热门IP进行改编也拉动粉丝来消费,譬如近期爆火的《王者荣耀》,虽然不少业内人表示这个作品质量并不高,但它确实能给门店带来热度和客流。如果是非热门IP,“那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做个原创剧本呢?”卡卡谈到自己的想法。

 

在剧本杀圈,流行着一个说法:只要是IP改编的作品,质量一定不会太高。

 

编剧出身的北辰觉得,“可能拥有这个IP之后,作者就有一个枷锁了。因为作者对作品原本的走向特别熟悉,就会被固有结局限制,可能会觉得不那么写就不行。当然,有的时候,出品方拿到IP之后,会抱着'粉丝一定会为此买单,那为什么要好好写’的心态。”



不过,现在最多的一个情况就是很多IP授权之后,留给作者的时间非常仓促,“《唐人街探案3》当时就是为了赶着电影上映而出的,差不多一个月就写完了,后面发现错别字连篇,甚至推理上的一些用词都不准确。”

 

当我们问他为什么不自己着手参与这个项目的改编时,他摆摆手,笑道,“风险太高了,我得提防陈思诚导演说我给《唐探》丢脸了。”


编剧和剧本杀


除了影视IP和剧本杀“联姻”之外,影视编剧入局剧本杀行业也是当下不得不提及的事情。

 

卡卡认为影视编剧是目前最适合转型成为剧本杀作者的群体,作为编剧转型成功的北辰则坦言,这种转型并没那么简单,虽然从推理、刑侦等题材走出来的编剧,转型剧本杀会有优势,但是剧本杀是一个多角色的内容,所以对编剧本身要求会很高,“那些能写多线叙事的编剧,可能会是最好的人选。”



诚然,卡卡指出,超过七成的编剧会遭遇水土不服。

 

一方面,他们对于剧本杀不了解,也极少数人愿意每天花好几个小时体验或研究剧本杀,这样一来,就很难击碎两者之间的鸿沟。即使在一知半解中进行尝试,也会因为极大的差异望而却步;另一方面,影视编剧转型剧本杀作者,有一部分人会认为是“降维创作”,在某种程度上会消磨入局者的积极性。

 

更重要的是,转型成为作者之后,经济收入依旧不会那么稳定。

 

正处于转型阶段的金金,正面临着非常痛苦的阶段。在她看来,剧本杀创作带来的经济收入不算很高,较影视剧本创作相比更不稳定,且初始阶段创作周期较长等,都是影响影视编剧入行的因素。

 

针对影视编剧的创作困难,卡卡所在的工作室倒是探索出一套可行的解决办法,“我们给每一个转型的编剧配一个监制,让监制来陪他共同完成初期的作品。一般在完成两到三部作品之后,他就懂得剧本该如何去处理,相对来说转型的成功率就更高。”



北辰也谈到,对于剧本杀作者,工作室和他们的分成很重要,只有保持着良好健康的关系,才能促进彼此共同成长。在剧本杀圈里,仍是存在不少因为分成不公,导致作者离开工作室的案例。


剧本杀的未来在哪里?在调查中,我们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很多人。答案各有不同。


但肯定的是,这个行业中的每个人都期待看到它有更向上的变化,只有当它越来越好,在和影视的双向流动过程中,才有更健康的发展——IP改编的剧本杀质量更好、越来越多的剧本杀以影视作品的形式和观众见面……或许到了那个时候,它们的相遇,既是好戏,也会是好游戏。


文/流森、k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