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超级的我》讲述的是“庄周梦蝶”的故事,道出了四维五常的真理

时间:2021.04.1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闲人电影

看到《超级的我》是一个很累的意外。

到了周末,本来想饱饱地睡他个天昏地暗,可是粘人的女友就要去看电影。

拗不过她的执着,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电影院,计划在真皮座椅上做个好梦。

但是看到王大陆和宋佳主演一下子提起了兴趣,毕竟《我的少女时代》和《师父》这两部电影是我的白月光。

在电影院聚精会神了100多分钟,我被电影的故事设定和脑洞大开惊掉了下巴。

《超级的我》竟然有一种《盗梦空间》的感觉,梦与现实,哪一个是真实,哪一个值得冒险?

梦里由你操纵,没有法律约束,没有规则禁锢;现实中迷失自我,忘了本我,以梦养己,逐被梦噬。

如桑榆在梦里得到了一把羊头刀,典当行卖了两万之后,换了身行头,开了间房,又做了一场梦,这次他得到了一把巨斧,又卖了些钱,去夜店醉生梦死。

两次做梦让他对梦开了窍,懂得了如何在梦里得到他想要的,而“我在做梦”这句话则是他醒来的口诀。

凭借这项技能,他短时间内从一个人人喊打的穷编剧变成了人人羡慕的年轻富豪。

住星级酒店,吃名贵食材,泡长腿靓妞,就连说话办事的底气也硬了许多,甚至还有了向女神表白的自信。

梦里的他,收购了女神的咖啡店,与她从陌路人变成了合伙人,感情进一步升温。

梦里的他,胆子越来越大,银行钱库、国家宝藏等,想来就来、想拿就拿,没有丝毫顾及。

梦里的他,积累了大批财富,成了女神眼中的那个著名编剧与天使投资人,一时风光无限。

现实中的他,是个落魄的十八线编剧,生活拮据,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还因长时间交不起房租,行李被房东全部扔出去。

现实中的他,白天没精神,晚上做噩梦,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萎靡不振,精神崩溃,轻生念头经常出现在他脑海。

现实中的他,倾慕学生时代的女神花儿,可碍于自己身无分文、居无定所,一直不敢吱声,只敢偷偷在远处欣赏。

而他就在这种虚实之间有了矛盾,逐渐迷惑,什么是自我,什么是本我,什么是超我?

就电影而言,自我是现实中被规则限制的桑榆、本我是梦中释放欲望的桑榆、超我是惩罚犯罪的桑榆。

如果将自我、本我、超我比作一种官匪关系,即自我是普通百姓、本我是江洋大盗,超我是四大名捕。

这样一来就可以很好地理解电影中桑榆的三种不同形态。

自我虽然有梦想但是活得跟一条咸鱼没什么区别,见谁都要点头哈腰,谁都能够对他趾高气昂。

本我被贪念包围,自卑消失,浑身上下散发着自信,可他的不义之财皆是虚幻,得到就得付出代价。

所以梦里的他总是见到死神一般的鬼怪,而且经常把他折腾得死去活来。

至于超我,桑榆又是怎么激发出来的?

当意识到生活逐渐失控的桑榆,看到了梦里灰飞烟灭的自己,觉得这场美梦没那么简单。

醒来后,他身上多了许多伤疤,而且每一处伤都与梦里窃取财宝时所受的伤一一对应,这令他惊恐。

桑榆想要搞清楚这一切,遂去找给他煎饼吃,告诉他“我在做梦”口诀的煎饼摊大爷,向他询问事情原委。

可是,意外发生,因为名气大了,有钱了,自然有人惦记,强哥绑架了桑榆,想要得到他的财富,并且谋财害命。

濒死之际,桑榆的超我打破了封禁自己的那面墙,杀了所有人,也让一切虚幻消失,从梦里拿到的东西也一并不见。

桑榆终从梦中彻底醒悟,还是那个一文不值的穷小子,可他得到了女神的肯定,继续编剧职业,也认识了生活的真谛,开启了另一种人生。

由此可见,这是一出先“庄生晓梦迷蝴蝶”,后“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故事。

桑榆梦见自己变成了有钱人,可以拥有他想要的一切,感到特别的愉快和惬意,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原本是桑榆。

突然间醒过来,惊慌不定之间方知原来他是桑榆,那么到底是自我梦中变成了本我,还是本我梦中变成了超我?

正因为有了这些问题,才有了后面的得失。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指在某处先有所失,在另一处终有所得。

东隅是本我,桑榆是自我,桑榆先失去了自我,在本我的虚幻中迷失,被超我斩断欲望后,终重新正视自我。

这就是物、我的交合与变化,以梦为载体,道出究竟是解脱、放纵还是妥协、奋斗,尽管梦里什么都有,但最真实的自己最自在。

既然捋清了《超级的我》的故事,我们再来谈谈电影传达的真理。

很明显,回归自我是《超级的我》一眼就看穿的主旨,除了这点之外,片中的四维五常也值得我们思考。

若以四维来衡量,礼义廉耻早已崩坏。

梦中的桑榆没有知耻之心,放弃了立身处世的根本节操,罔顾约定俗成的秩序,没有不想拿的东西,没有干不出来的事。

如他通过做梦随意盗窃国宝级的文物,不把法律当回事;对阻止他行为的梦中守卫肆意虐杀,不把人命当回事。

若以五常来判定,仁智信如同虚设。

仁是人的良心;智指明白是非、曲直;信即为诚信、信用

回看片中的本我的桑榆,他在作恶的那一刻,根本不会在乎规矩。

如被贪蒙蔽双眼的桑榆,干了许多昧良心的事儿;被钱物笼罩的桑榆,完全模糊了法律的界限;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桑榆,用一个谎言圆另一个谎言。

不过,《超级的我》所追求的毕竟是有善、德、爱的人,亦或是朝这个方向转变的人。

导演张翀也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所以他安排桑榆来了一次身份的转变,进入平行世界,再出平行世界,便是两个世界。

桑榆真正走出平行世界,是片尾煎饼摊大爷将钱还给了他。

而且煎饼摊大爷还告诉他:“心意我领了,但你用命换来的钱,我不能要”,可见人性有恶有善,但终归是善大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