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朱媛媛于和伟王砚辉…他们才不是“配角专业户”

时间:2021.04.1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ino


1905电影网专稿 先是吴孟达,接着是廖启智,两位“甘草演员”相继离世。虽然演了一辈子配角,他们走时却赢得了所有人的敬意。因为他们超越了对配角的定义,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在他们身上,正印证了这句老话:角色没有大小之分,只有演技好坏之分。


“黄金配角”吴孟达和廖启智


在某档演技类综艺节目里,有新人演员抱怨自己曾被嫌弃长相不是主角脸,所以只能演配角,导师陈凯歌回应表示:“没有什么主角脸,配角脸,只有还没有为扮演主角做好准备的演员。”



恰好,在近期院线上映和即将上映的新片里,我们观察到一些常演配角的演员,他们或带来耀眼出彩的演技,或从配角升到了主角,挑起电影大梁,摆脱“配角专业户”的刻板标签,下面就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表演。


朱媛媛,从“媳妇”到“妈”


《送你一朵小红花》《我的姐姐》,不到半年时间,朱媛媛就在大银幕上接近实现“帽子戏法”。演易烊千玺的妈妈,演张子枫的姑妈,朱媛媛饰演的女性长辈角色在这两部电影里的戏份都不多,但都贡献出点睛之笔,以至于片方都会单独把她的表演剪成短视频做营销宣传。



一个典型形象的中国女性在家庭里要承担些什么,要牺牲些什么?在朱媛媛的这两个角色里似乎都有了最为贴切的答案与对照。在《我的姐姐》里,她不仅是姑妈,也是抚养两个孩子的母亲、照顾患病丈夫的妻子、为弟弟付出的姐姐,听从母亲安排的女儿。她把“长姐如母”当做使命,把劳碌当做习惯,把苦与累当做理所应当。在她身上,能看到一个传统女性,或说一个老好人的真实面貌。



朱媛媛的表演是富有细节的。她在咖啡馆和张子枫吵完架,把刚上的咖啡打包,不忘舔一舔咖啡杯的边缘。不需要一句对白,一个细微的动作就把姑妈勤俭节约的形象表现了出来。



切西瓜时,她用勺子挖出西瓜中心最甜的部分,给了安然,而自己吃西瓜边儿,这个细致处理一下子就体现出姑妈对安然的疼爱。切完西瓜后,她还用西瓜底磨了磨菜刀,导演殷若昕透露,舔咖啡和磨刀都是朱媛媛的即兴设计,“演员只有沉浸在生活里,才能把这些调度做得更真实,更有人情味。” 


张子枫在医院与朱媛媛的争执戏令编剧游晓颖印象深刻,她说自己看了三、四遍,发现朱媛媛拧毛巾的节奏是跟随张子枫对她的言语刺激而有所变化的,她用细腻的肢体语言很好地反映出角色内心情绪的流动。



朱媛媛对哭戏也是拿捏自如,她的泪水里有冷热温度。在《送你一朵小红花》里,她在很丧的儿子面前假装热情地活着,对日常生活斤斤计较是为了填补儿子昂贵的医药费。她斥责路边乞讨的母亲,又慷慨解囊掏出了钱。她泛出的眼泪,是宣泄对现实遭遇的愤怒,也是映照到自身的疾苦与无奈。



这类女性角色在朱媛媛的内外诠释下,更加立体鲜活。在外人面前,她是强悍撑起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的“半边天”,她只愿在隐秘的角落里,才会掀开鲜为人知的情感伤疤。



朱媛媛最早走红的作品是《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她在剧中饰演张大民的老婆李云芳,以接地气的“国民媳妇”形象崭露头角。后来她以《天狗》提名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以《海洋天堂》提名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两次惜败,又与丈夫辛柏青一同错过出演热剧《潜伏》的机会。


朱媛媛主演《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如今,《送你一朵小红花》和《我的姐姐》让大众重新认识这位好演员。如果遇到合适的“大女主”机会,以她目前的年龄、阅历与表演素质,也可以如《万箭穿心》颜丙燕、《女人四十》的萧芳芳般,绽放更大的光芒。


吴彦姝,有“少女感”的奶奶


一个有“少女感”的奶奶是什么样的?不妨看看83岁的吴彦姝。 在近期上映的电影《又见奈良》中,吴彦姝饰演一位奔赴日本寻找遗孤养女的中国老奶奶。导演鹏飞在最初选角时就找到吴彦姝,因为在他看来,吴彦姝是“一个灵动的、可爱的、美丽的奶奶”,非常符合他对角色的设想。



吴彦姝演绎的这位寻女奶奶并没有陷入一种苦大仇深的情绪,表面上的波澜不惊,暗藏着她内心的惴惴不安。


电影里有很多幽默情节,因为不会说日语,她在买肉时模拟动物叫声。她故意用俄语与外人说“再见”,但俄语发音与日语“混蛋”的发音相似,引发笑意。在吴彦姝的演绎下,更多了几分可爱与灵趣。



电影里有一场戏,奶奶独自一人吃着甜甜圈,想起养女曾经工作的甜甜圈店和回到日本后遇到的艰难处境,吴彦姝在拍摄时哭到泪流满面,导演鹏飞则希望情绪更加克制、含蓄,于是她又演了一遍眼角带泪的哭法。在《又见奈良》里,可以看到吴彦姝在《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里不因年迈而缺失的少女感,也可以同时看到她在《相爱相亲》里为一个人,一个目标坚持到底的执拗与心酸。



吴彦姝在话剧舞台活跃了大半辈子,晚年才因影视作品破圈走红。在2017年,她凭借《搬迁》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也以《相爱相亲》提名了各大电影节的表演奖项提名。



在前不久热播的《流金岁月》中,她将一个重男轻女的老上海名媛演绎得不偏不倚。在年初上映的电影《没有过不去的年》里,她也把一个中国传统母亲的形象拿捏得恰到好处。虽然因为年龄限制总是演奶奶,《又见奈良》则让她当了主角,有了更多人物故事的面向和表演上的发挥空间。



演员咏梅曾说:不要修掉我的皱纹,那可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吴彦姝亦是如此,她的皱纹越多,她的戏也越多了。


王砚辉,反派与老爸


《烈日灼心》的三分钟录像戏,许多观众认识了王砚辉。他这段演活了冷血杀手的表演也被列入北影的表演教学案例里。



王砚辉有一张草根形象的大众脸,脸上多肉,体态发福,大鼻子大眼睛,眼神犀利,适合饰演犯罪片里的小人物和反派。 这类同质性角色是由导演曹保平逐渐为他塑造起来的,从《光荣的愤怒》中的恶霸村长、《李米的猜想》中的运毒人,到《追凶者也》中的小镇治安联防队队长等。而票房爆款《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更加深了他的“反派专业户”形象。



王砚辉曾在采访中说,有了孩子后,他最想演的是父亲这类角色。因此,在《我和我的祖国》《风平浪静》和《小欢喜》中,就看到他接连出演孩子的爸爸。 即将在6月18日父亲节上映的电影《了不起的老爸》,王砚辉饰演一位单亲父亲,职业是出租车司机,仍然是小人物属性,他要陪伴患有先天疾病却怀有马拉松梦的儿子一同完成比赛,既严厉又温情。



王砚辉以前从事话剧表演,三十多岁就拿了很多国内的话剧类奖项。到了影视圈,从演反派到演父亲,角色类型与表演方式也容易陷入一种模式化。王砚辉对塑造角色有一套自己的看法,“首先还是要演人,他要有血有肉,有情感,有个性,有爱有恨。”



一个好演员也正是像他这样,从“无名之辈”开始,从脚踏实地起步,不断拓宽戏路,突破自我。


于和伟,银幕主角含量升高 


《了不起的老爸》是王砚辉第一次在院线上映电影里演男主角,经常在电影里演配角的于和伟也将在今年五一档上映的《悬崖之上》里担纲主角。



在电视剧中,他既能在新《三国》里演刘备,也能在《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里演曹操。于和伟能演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王劲松评价他是一个“没有疆域的演员”,本人有趣讨喜的性格,也让他圈了很多粉。



难得的是,于和伟演起戏来没有中年男人常有的油腻感,自然就有了不错的观众缘。在现在看到的表演里,他一方面能精准地在轻喜剧里传达冷幽默,一方面又能在正剧里“翻脸”成阴险狡诈的模样。



近年来,于和伟从电视荧屏迈向大银幕,但跨界并不容易。他不缺戏拍,作品很高产,但在电影里,往往不是男主角的头号人选。在以《我不是潘金莲》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后,于和伟主演电影的机会越来越多。拼盘群戏《宠爱》是他第一次担任一番,饰演一位宠爱女儿的温柔父亲,贴近他私下生活里的形象。


他的表演总给人以刚柔并济、化骨绵掌的感觉,譬如他在春节档影片《刺杀小说家》里饰演的资本家李沐,但也很容易被束缚在一种类型框架中。



如今,于和伟连续两次获得张艺谋导演的青睐,担任《坚如磐石》和《悬崖之上》的主演。虽然不是第一男主角,但从预告片线索和人物简介来看,一个是反腐片里的富商,一个身处谍战片的反派敌手,都是戏份吃重的“狠角色”。大银幕里的于和伟,继续再往上走。


文/k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