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泰坦尼克号》删减片段,藏着6位中国人的血泪史

时间:2021.04.1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时光网Mtime

时光编辑部 | 隐饮

用电影治愈生活。

《泰坦尼克号》这部经典电影,对中国观众来说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1998年,它曾以3.6亿票房横扫内地,占据内地票房榜冠军长达11年。

杰克和露丝的爱情故事,更是荡气回肠,催人泪下。

2012年《泰坦尼克号》3D版本重映,又一次在中国狂揽9.46亿票房。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场二十世纪最大的海难中,竟还有六名中国幸存者。

也很少有人知道,在《泰坦尼克号》的删减片段中,曾有中国幸存者的身影。

这六个中国人,他们不仅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求生经历还遭到西方媒体的诋毁。

此后的一百多年,泰坦尼克号相关的记载中,几乎不见这六人的踪影。

他们到底是谁?

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英国导演罗飞决定把他们的故事搬上银幕,揭秘这个延续百年的时代秘密。

今天时光君要给大家介绍的,正是这部将在本周五上映的,由卡梅隆监制的纪录片《六人:泰坦尼克上的中国幸存者》。

他们是谁?

让我们先来回顾下历史。

1912年4月14日,泰坦尼克号——这艘号称“永不沉没”的轮船,在它的第一次航行中就撞上冰山,仅2小时40分后,游轮沉没。

这是20世纪最惨烈、最广为人知的海难事故。

2224名船员及乘客中,逾1500人丧生,生还机率仅有31%。

在乘客中一共有8名中国人登船,最终有6名中国人幸运地活了下来。

美国海事历史学家史蒂文·施万克,带领来自中、美、英等国的十几人,组成了这支纪录片的调查小组。

他们决定展开抽丝剥茧式的调查。

第一步,就从船票开始。

通过船票,查到这八位中国乘客都是男性,年龄在24岁至37岁之间,职业都是海员。

他们的名字,被登记在同一张3等舱的船票上。

调查组遇到的第一个难题,首先是确认这些中国人的身份。

他们在外国轮船上,干最脏最累的活——锅炉工,工资只有同工种白人船员的五分之一。

这八人在登船时,登记的名字分别是:AliLam、FangLang、LeeBing、ChangChip、ChoongFoo、LeeLing、LingLee和LenLam。

但登记的名字是英文,对应的中文名是什么?

每一个名字背后,都可能有几十个同名同姓的。

调查组陷入了僵局。

直到他们在网上,发现了一个自称“FangLang是我爸爸”的网友。

这位名叫Tom Fang的网友提供的信息,吸引了调查组的注意。

他说父亲名叫“方荣山”,父亲从来没有和家人说自己是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只是偶尔提过曾在海上求生。

母亲20岁时嫁给60岁的父亲,对此也一无所知。

但方荣山曾经在一次宴席上,对友人的小儿子说,自己曾坐过一艘大船,撞上冰山,他抓住门板才活下来。

据当年一位搭救过中国幸存者的救生员透露,有个中国人在获救时,把自己和一具浮尸的皮带绑在一起,然后趴在一扇门上,直到获救。

卡梅隆导演也在采访中,提到过这位“趴在门板上的中国幸存者”。

卡梅隆说,“据我所知,那名中国人可能是最后一个被救的人,这也是露丝最后获救情节的灵感来源。”

甚至在《泰坦尼克号》电影的删减片段中,也有中国人获救的场景,在3D增补版上映时,这个镜头又被恢复。

那么方荣山就是名单里的“FangLang”吗?为什么名字对不上呢?

随着调查组的探索,这些真相被逐渐揭开历史的面纱。

他们怎么逃出来?

登船的这8个中国人,是英国白星航运公司雇来的华工。

由于当时的英国爆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大罢工,他们变得无工可打,只能乘坐当时唯一一艘能从英国到美国纽约的邮轮,在船上做锅炉工。

为了节省成本,公司给8个人买了一张团体票。

在当晚泰坦尼克号和冰川相撞后,所有人都有强烈的求生欲望,大量乘客第一时间涌向船尾。

在泰坦尼克号的700多名幸存者中,头等舱生还率62.2%,二等舱生还率41.5%,三等舱生还率仅有25.2%。

当时很多三等舱的乘客甚至被铁门困住,如果你看过电影中,应该会对这一幕印象深刻。

而这些中国华工虽然住在三等舱,但都曾做过职业水手,拥有丰富的航海经验。

所以他们没有跟随众人往船尾方向跑,而是经过冷静分析,沿着船的右舷往船头方向跑。

活下来的中国幸存者中,一人搭上了一艘救生艇,另外四人登上了位于右舷的最后一艘破损的救生艇。

另外还有三名幸存者根本就没搭上救生艇,他们掉入海中,有两人不幸遇难。

获救的一人,就是在漂浮的门板上被发现的Fang Lang。

对于这6位幸存者,最常见的质疑是,这么多乘客都遇难了,为什么偏偏是中国人,活下来的这么多?

据泰坦尼克号主人布鲁斯·伊斯梅说,他在C号救生艇上时,有四个中国人或菲律宾人,藏在救生艇的座位底下。

甚至很多西方媒体说,这些中国男人,是占了妇女和小孩的救生船位。

甚至有的人说他们装扮成女人,坐进救生艇……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还原真相

为了求证他们会不会藏在座位底下逃生,纪录片调查组特意按照1:1 的比例,还原了一艘和救生舱一模一样的船。

调查组发现,中国人登上的是最后几艘救生艇,这几艘船是在船头船尾悬挂的小型简易救生艇。

座位有的是用纸盒子叠成的,所以不存在他们可以躲进底下的情况。

即使他们能藏在座位底下逃生,也只能以平躺的姿势保持全程,这很难做到。

当时的左舷救生艇“仅限妇女儿童上船”,右舷强调“妇女儿童优先”。

中国幸存者赶到的右舷船上,在妇女儿童坐不满的情况下,是允许男性乘客登船的。

事实上这艘救生艇,到最后都没有坐满。泰坦尼克号的20艘救生艇,都在未满员的状态下驶离,不存在“抢座位”一说。

至于“装扮成女人坐进救生艇”,可能因为事发当时是在深夜,由于乘客视线角度不同,中国人体型较小,穿中式衣服造成的误会。

你还记得在电影《泰坦尼克号》结尾,那个返回出事地点,成功救走女主角露丝的军官吗?

他的原型人物是泰坦尼克号上的五副哈罗德·罗威,也正是他,救起了中国幸存者Fang Lang。

在当时多位幸存者的叙述中,都提到了这件事。

二等舱幸存者夏洛特·科列曾回忆说,他们看到海中漂浮的Fang Lang时:“都以为他死了,我们朝他大喊,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罗威和乘客们把Fang Lang拖上船后,他已经被冻得快要失去知觉,但很快就恢复了体力。

由于Fang Lang做过船员,看到船员已经体力不支,他还自告奋勇帮忙划船,直到所有人被大船救起。

世人很难想象,Fang Lang以怎样顽强的意志,拼命抓住了近乎于零的生机。

被抹掉的六人

中国有句古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但对这六人来说,人类史上最大的海难,只是他们人生中的小坎坷。

在所有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都被鲜花簇拥的时候,只有这六人被禁止入境美国。

多年后的相关史料记载,更是几乎抹去了他们的踪迹。

这一切源于美国从1882年开始推行的《排华法案》。

该法案禁止华人劳工入境,非劳工身份华人来到美国也会受到重重阻碍。

这是美方第一部针对特定国籍族群的移民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废除。

在这长达60年里,华人劳工在当地都是被打压、歧视的对象。

泰坦尼克号上的六名中国幸存者,只好在抵达纽约的第二天搭上“安妮塔号”,在古巴一艘水果船(又叫香蕉船)上工作,继续做最苦最累的锅炉工。

一战后,很多英国商船上缺水手,他们中的一些人又辗转来到了英国,不久后又再次被英国政府驱逐。

纪录片后半段,尽力追溯到了这六个人的人生结局。

他们中有的人死于肺炎葬在英国,有的在印度失联,有的被遣返回香港后消失,有的人因重名太多线索难寻。

最鲜活的两个人,是LeeBing和FangLang。

LeeBing去加拿大开了一家名为“白玫瑰”的咖啡馆,当地曾有人听过他讲当年在泰坦尼克号上的故事。

FangLang从泰坦尼克号获救后,从英国辗转回到了香港,后来又漂洋过海移民美国,60岁后再婚生子。

多个线索指明,FangLang很有可能就是后来的方荣山(又名方森),那他为什么要隐藏身份并改名呢?

受到《排华法案》的限制,华裔移民极难获得合法身份,历史上一些华裔移民被称为“paper sons”,又叫“供纸移民”或“纸生仔”,专门钻移民政策的漏洞。

这些以买来的假身份进入美国的华人,会对自己的真实身份讳莫如深。

改名后的方荣山(方森)以商人身份移民美国,他60岁再婚后,连家人都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

调查组通过方荣山的后代,查找到他的祖籍是中国广东省台山市,这里也是中国最知名的侨乡之一。

他们在当地找到一位老伯,他的外公曾是方荣山的好友。

在两人的通信中,意外发现了方荣山写的一首打油诗:

天高海阔浪波波一条棍子救生我兄弟一起有几个抹干眼泪笑呵呵

好一个“抹干眼泪笑呵呵”,经历九死一生的海难,这是怎样一种乐观和豁达!

这首诗如此形象地总结了方荣山的生平故事,而老伯对调查组所做的工作毫不知情。

在影片的尾声,泰坦尼克号五副罗威的后代与方荣山的后代相见,隔着近100年的时光,两人紧紧相拥。

在这一刻,历史的这个圆,终于没有缝隙地拼合到了一起。

六位中国幸存者虽早已逝去,但他们的求生经历、他们遭受的百年污蔑,每一位中国同胞都不应遗忘。

他们都是自己人生中最彪悍的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