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小舍得》口碑不及前作,反映现实和贩卖焦虑一线之差?

时间:2021.04.1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数娱梦工厂

作者|王

     莹

编辑|友     子

愤怒”、“窒息”,这是《小舍得》前期评论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

播出三分之一后,《小舍得》显然没有接住系列前作《小欢喜》带来的高期待。目前该剧豆瓣评分停留在7.3,和《小欢喜》《小别离》8分+的口碑差距较为明显。

前作《小别离》《小欢喜》分别聚焦的是中考和高考,而《小舍得》将焦点放在了“小升初”。除了系列一贯的升学话题外,《小舍得》相比于前作增加了家庭关系的议题,社会价值上其实更深一层。

 

但围绕教育和家庭的两方矛盾在社会焦虑感上的叠加,却意外构成了反效果——在全民苦于内卷的大环境下,剧中角色各种合理化自身焦虑的行为,非但没有收获认可,反而引发了反弹

 

近年来聚焦热门社会议题的影视作品逐渐增多。如此前《欢乐颂》《都挺好》中关注的原生家庭问题,《小别离》《小欢喜》聚焦的育儿问题,《三十而已》等面向女性议题,题材先天的话题度让这些作品占据优势,但当中也有不少因为过度依赖或寻求社会话题热度,从而走入“狗血家庭伦理剧”的俗套。

 

对于现实题材作品来说,关注社会热门议题并没错,但合理反映现实与贩卖焦虑之间其实是一线之隔,对客观缺少体察、对受众心理缺少理解的创作,很容易滑向后者。

 

 《小舍得》窒息点在哪?

内卷时代双重焦虑“太负能量” 

前不久,在《小舍得》播出之前,一篇关于“鸡娃”的文章席卷了全网。这篇来自网友王食欲的自述讲了身为95后的她自小“打鸡血般”的教育经历,当中不乏反思,其中很多情节引起了同龄人甚至是当下很多“新父母”的共鸣和热议。

 

作为《小欢喜》《小别离》的姊妹篇,《小舍得》同样改编自鲁引弓的同名小说,是柠萌影业“小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前两部作品广受好评,《小舍得》难免备受期待,但从播出情况来看,显然没有达到观众预期。

在该剧定档之初,主创的更换其实就引起了关注——此前曾担任《小别离》《小欢喜》编剧的黄磊本次角色退为艺术总监,导演也从前两部的汪俊换成了去年执导过《三十而已》的张晓波;而在剧情上,不同于《小别离》《小欢喜》剧情上的关联性,《小舍得》讲述的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主创更换、故事重启,《小舍得》在风格上和前面两部作品有些许差别在所难免,但目前来看,围绕该剧的更大批评在于剧情上过度“贩卖焦虑”。

 

不难看出,理想化教育和现实教育的博弈是《小舍得》想要重点探讨的问题,为此剧中设置了多个对照组。如宋佳所饰演的南俪是明显的理想主义者,坚持素质教育,拒绝让还在上小学的孩子上压力过大的补习班;而蒋欣所饰演的田雨岚则认为分数、排名就是一切,学习必须从小抓起,孩子的教育是她生活的唯一;英语老师张老师坚持教书育人的初心,数学老师钟老师则已经向分数、刷题以及补习班高收入的现实妥协……

 

教育中理想和现实的探讨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但几组过于明显的对照组设定,尤其是田雨岚对分数的过分执着,在很多观众看来都过于极端,乃至于脱离现实。

现实题材反应社会问题,设置戏剧冲突引起讨论在所难免。但如何适度运用此类议题,使作品在引起关注的同时又能不落入狗血的俗套,是此类作品在创作中需要衡量的关键。

 

相比于《小别离》《小欢喜》聚焦于中考、高考等更为关键的阶段容易引发广泛共鸣,《小舍得》的关注点——围绕“小升初”的家长焦虑是近几年才在一线城市尤为突出,但在更广泛的观众群体看来并没有那么紧迫。加上剧情中的情节处理更加戏剧化,反而更容易引发观众的反感。

 

另一方面,《小舍得》中有关教育、升学的戏份相比前作有所削减,故事另一半重点放在了家庭关系的讨论上。

 

宋佳所饰演的南俪和蒋欣所饰演的田雨岚是重组家庭中异父异母的姐妹。多年前因为田雨岚母亲的插足,南俪父母关系破裂,给南俪造成了很深的伤害。姐妹二人因为各自母亲的缘故,十几年来积怨已久,无论在职场上还是在孩子教育理念上都各种不对付。由此在教育问题之外,《小舍得》中还涉及到了原生家庭以及第三者插足等较为传统的家庭伦理剧情节,剧情所赋予的焦虑感也再次升级。

 

不难看出,这样的处理一部分是因为相比于《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中孩子们年龄较小,戏剧冲突确实更难体现。另一方面,原生家庭近年确实是一个网络热议的话题。

 

但该剧中无论是教育还是原生家庭议题的情节,展现的更多是焦虑等负面情绪,并且随着剧情展开焦虑和愤怒层层升级,压抑情绪始终没能得到调剂。这样的满满的负面情绪,显然不是当下苦于内卷的观众所需要的。

可做对比的是,《小欢喜》中虽然也不乏高考带来的焦虑,但剧集整体的基调依旧保持了轻快的喜剧风格,由此剧集在反映现实的同时,观赏性也更强。

 

贩卖焦虑失效

什么才是现实题材的新绝招?

 

通过对热门社会议题的极端情节进行放大处理,带动观众情绪引起其关注,这样的方式在过去几年的剧集中屡屡奏效。但过度依赖社会话题热度,很容易使作品落入传统狗血家庭伦理剧的俗套。

 

如《欢乐颂》本来重在书写当下都市女性群像,却花费了大量笔墨描写樊胜美的原生家庭,尽管相关情节在网上引起热议,但家长里短的苦情戏码并没有跳出以往家庭伦理剧的套路,最终也直接影响了该剧的口碑。

 

同样聚焦于原生家庭的《都挺好》也有类似的问题。《都挺好》借助原生家庭、女性职场发展等社会议题引起关注,但同样出现极端化的人设和情节,牵动的更多是愤怒、焦虑等负面情绪。

去年的剧王《三十而已》虽然以女性独立、成长为主线,其中沪漂等现实问题引发了大量共鸣,却最终引爆话题的却是“斗小三”、“撕渣男”等传统狗血艺能。但有心人会发现,比起狗血的家庭伦理剧,《三十而已》中更引发观众好感的其实是每集早餐夫妻档带来的温馨和治愈。

 

用社会议题引起观众的关注和议论是现实题材剧的先天优势,但光是用极端化情节、脸谱化的人设和传统家庭伦理剧的桥段,已经不能满足当下观众的观剧需求。况且此前大量作品重复在类似话题上扎堆,观众早已产生一定审美疲劳。

 

相较于直面社会焦虑,观众被引发焦虑后更想得到治愈。

 

比如近年甜宠剧和爽剧大受欢迎,足以表明观众在生活中需要放松调剂。在当下的环境下,《小欢喜》《小别离》轻喜剧化的处理,是较为讨喜的切入形式。

 

此外类似题材的韩剧、日剧或许也能成为国产剧参考的对象。如此前的热门韩剧《天空之城》,在教育题材中融入悬疑、爽剧的元素,尽管稍显浮夸,但也让剧集可看性更强。

《小舍得》之后,还有更多关注热门社会议题的影视剧等待播出,能否掌握好“反映现实”和“贩卖焦虑”之间的尺度将是一大考验。

 

前不久《小舍得》定档时,原著作者鲁引弓发微博透露“南京爱情故事”——《小欢喜2022》正在采写中。《小欢喜2022》讲述的是方一凡和乔英子的大学生活,该剧集齐了汪俊、黄磊、陶虹等《小欢喜》原版人马,相比而言,《小欢喜2022》似乎才是该系列的延续。

除《小欢喜2022》外,柠萌影业“小系列”中周迅、黄磊主演的家庭伦理剧《小敏家》正在拍摄中,该剧同样由黄磊担任总编剧,汪俊导演。

 

而同样由汪俊导演的另一部聚焦教育的剧集《学区房》此前放出了预告。该剧由秦昊、赵薇主演,讲述二人所饰演的夫妻为了孩子上学来回倒腾购买学区房的故事。从预告看是轻喜剧风格。这也是赵薇继2015年的《虎妈猫爸》之后再次出演类似题材的作品。

《学区房》外,秦昊的另一部聚焦育儿的家庭生活剧《亲爱的小孩》也在拍摄当中。据悉该剧将延续《隐秘的角落》制作班底。

 

此外,由闫妮、张嘉益主演的《少年派》续集《少年派2》以及《欢乐颂》第三、四、五部也已经在筹备中。

 

对于现实题材剧来说,描写大众关心的社会议题有热度,却并不一定能引起共鸣。面对同类作品扎堆出现,大众情绪也并非一成不变,光靠老办法、老桥段难免失效。如何写出更真诚和动人的作品,是创作者永远不能回避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