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张子枫:我不是个有志向的演员

时间:2021.04.2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万达电影

 

本文作者是小万家族的@阿呆

人丑还颜控的追星狗子在此


清明档票房冠军《我的姐姐》刷屏后,张子枫今年的大银幕刷屏之旅正式开启。

不夸张地说,2021年对张子枫而言无疑是重要的一年。

《我的姐姐》4月初上映,以极具话题度的设定打响张子枫从“童星”向演员转变的第一步;

五一档里,子枫合作郭富城、段奕宏两大影帝,与荣梓杉搭档出演姐弟,讲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七夕节,还有搭档吴磊上演青春爱情片《盛夏未来》……

再加上客串演出的《唐人街探案3》和即将上映的《中国医生》,道一声张子枫“霸屏2021”委实不过分。

巧合的是,这几部作品都拍摄于张子枫成年前后,又都在她迈入20岁这一年接连上映,观众心里,自然就有了“张子枫发力转型”的印象。

但对演员张子枫来说,这些作品的诞生与其说“蓄意为之”,倒不如“命运安排”来得恰当了。

毕竟在这个纷杂的娱乐圈里,在面对上升压力的年轻一代里,张子枫大概是最不慌不忙,怡然自得的那一个了。

观众知晓张子枫,大多是因为2010年那部《唐山大地震》

电影里,9岁的子枫妹妹大眼睛小嘴巴,婴儿肥还未褪尽的一脸稚气十足。

地震袭来,张子枫饰演的方登和弟弟被压在一块水泥板两头,母亲李元妮(徐帆 饰)情急之下脱口喊出“救弟弟!”

压在石板下满脸污泥的方登眼中光亮渐渐熄灭,一滴泪水滑出,孩童的灭顶绝望就这样被精准传递。

电影结束,这个灵动的小女孩成了最大的惊喜,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上,张子枫凭借方登的角色斩获最佳新人奖,彼时刚满11岁的她成为百花奖史上年龄最小的获奖者

但张子枫入行,却不是从《唐山大地震》开始。

5岁因为广告拍摄入行,7岁就在情景喜剧《电脑娃娃》中以演员身份出道。只是受年龄和可爱外形的限制,这部剧中张子枫的角色和之后很多年里她的主要角色一样,不是主角的女儿,就是主角的小时候。

当然,小角色并没有限制张子枫的表演天赋:

《情感战争》里她演少年老成的顾乐,一场伸手探父亲鼻息的戏惊为天人,长大后回看,她自己都忍不住惊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节奏和调度?”;

《摩登年代》里她演人小鬼大的丢丢,在交警面前配合徐峥上演的一出戏中戏,让徐峥也盛赞她最具天才,“是一个艺术家”……

2015年《唐人街探案》上映,戏份不多的张子枫靠结尾一个反转笑容再度出圈,拥有了第二个标签角色——思诺,那一年,她14岁。

后来谈起《唐探》,张子枫称它是一个“转折点”。作为她接到的第一个相对独立完整的角色,演员张子枫很多对于演戏的看法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戏龄13年,有天赋、起点高是张子枫身上最具辨识度的标签。

2018年凭借《你好,之华》提名金马奖最佳女配角之后,张子枫更是在内地00后女演员中一骑绝尘。

有人称她为“小周迅”,有人说她是“下一个周冬雨”,言语间满是期待。

面对观众给予的“天赋”标签和诸多期待,张子枫当然会有压力,她觉得天赋听起来很像某种超能力,而她“很怕有一天会失去这个能力”。

因为童星出道,一路顺风顺水走来,张子枫深刻明白,表演这件事,仅凭热爱和从小积攒的经验是远远不够的,“总会耗没的”。

所以她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寻求专业指导,而非像过往很多年的表演那样“靠感觉”。

闲暇时间,她摄影绘画,换个角度看世界,也偷偷跑去挤公交,试图旁观更多人的生活。

但更多的时候,张子枫仍然在努力享受表演带给她的幸福感。

毕竟对于小小年纪就因为热爱走上这条路的张子枫来说,演员并不是一个职业,它初始是一种爱好,如今则已成了习惯。

她当然享受表演,看到好的剧本就会心情变好甚至手舞足蹈;

她也懂得生活更重要,每完成一部戏就会仪式性地换个发型,提醒自己脱离角色,回归自我。

歌手李健曾在采访中说,过早进入娱乐圈对身心是一种伤害,尤其在这样的时代中,人会很容易迷失自己。

但年少成名的张子枫,却因为母亲常年陪伴工作而被保护得很好。直到2018年,行程繁重的张子枫都没有和妈妈分开超过一个星期过。

所以镜头里,张子枫或高傲敏感,或乐观张扬,都是天赋才华和职业素养的双重沉淀绽放。

曾经在采访中,张子枫说自己“不是一个有志向的演员”,虽然也会想演一部让自己满意的戏,但更多时候,她还是愿意随遇而安,一步一步慢慢走。

小万倒觉得,张子枫曾经在自己笔记本中写下的那句话,拿来送给即将20岁的她,很契合:

又一年过去了,小孩挺好,不要变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