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小舍得》最扎心的一幕,暗示剧情走向,田雨岚将为错误买单

时间:2021.04.2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光影新天地

4月19日,电视剧《小舍得》播出16、17集,田雨岚家庭矛盾爆发,子悠在择数被张老师辱骂事件再起波澜。

在家里田雨岚遭到公婆质问,委屈又难过,结果到了学校家长课堂又不被儿子理解,找不到台阶下的她冲出教室,上面得不到老人的支持、下面没有儿子的理解,一直以来形象都不是很正面的田雨岚,成了目前剧中最可怜的人。

就连自己的母亲也没法收留她,只能独自一人靠在墙上哭泣。

其实《小舍得》开播以来一直饱受争议,贩卖焦虑、剧情狗血、强行鸡汤等指责持续不断,这类家庭伦理剧很难像其他题材那样营造起伏跌宕的剧情,只能用家庭里短、鸡毛蒜皮来引起观众共鸣。

贩卖焦虑是事实,电视剧作为艺术表现形式,创作方针是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小舍得》将几组家庭矛盾、子女教育的焦虑悉数放大,从而营造激烈的戏剧冲突,确实很多桥段让人压抑、不适。这是因为编剧舍弃了以往同类剧采用的美好滤镜,尽可能的还原生活本来的样子。回到现实,生活本就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解决一个又一个麻烦、尽管觉得很难,还要努力往前奔。

但是,《小舍得》并不是单纯的贩卖焦虑,还给出了焦虑之后的“解题”思路。第17集,子悠在家长课堂上哭诉,可以说是这部剧播出以来最扎心的一幕,也特别引人思考。

校长和班主任开展家长课堂的起因是发现在校学生基本都在校外补习,连班主任张老师认为绝不可能在外补课的夏欢欢也投入了择数的怀抱,这让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校外补课、繁重的作业占据了学生大部分的课外时间,几乎没有时间玩乐和开展兴趣爱好,这不但是剧中班主任担心的问题,也是现实生活中九年义务教育面临的普遍现象。

所以,家长课堂既是剧情推进中的必然结果,也是给电视机前的观众上的一课。登台的学生敞开心扉,利用这个机会大胆地把心里话说给父母听,生动诠释了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颜子悠上台说:“我妈妈爱的不是我,而是考满分的我”这句话真的很扎心,导致田雨岚在教室里就差点哭了出来,紧接着冲出教室。回到家,连续一两天她都无法原谅子悠,也没有办法理解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一幕的扎心程度,只有那些有了孩子、人到中年、自己的事业和生活一眼望到头、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孩子身上的父母们才能深刻理解。在父母的思维里,辛苦将孩子抚养长大,为了他的教育不计成本,给孩子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爱,但换来的却是儿子说妈妈不爱我?不仅是田雨岚,换成任何一个妈妈都会恼怒和伤心,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回报。

但换一个角度,会发现电视剧从第一集子悠背圆周率开始,就已经在不断地铺垫田雨岚对儿子“畸形”的教育方法,在学习上不断给儿子施压,努力将他送进金牌班,哪怕被钟老师羞辱,也寄希望于儿子忍耐,这件事田雨岚不像莫君山那样为孩子出头,在子悠的心里妈妈的形象其实已经崩塌殆尽了。为了考一个好学校,甚至剥夺了子悠仅有的踢足球的时间,导致子悠逆反心理越来越重,这才有了父母课堂上扎心的一幕。

而子悠在课堂上的哭诉,其实也是剧情的一个转折点,他从一个开朗、好学的学生,变成如今沉默寡言、快被学业压垮的孩子,将会带来剧情的反转。

一方面,田雨岚对子悠的教育方式肯定会有一个大的变化,给孩子减负已经迫在眉睫,当前的处境已经给子悠的身心健康都带来很大的威胁。但相应的,因为开始介入孩子的学习,佟大为饰演的夏君山也从慈祥的好爸爸变成一个对夏欢欢严厉的“暴君”,电视剧接下来将通过两个家庭的反差带给观众更多思考,这相当于子悠的哭诉暗示了剧情的走向。

另外,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目前只有两场戏的李副区长,在演员表上排名非常靠前,甚至在夏欢欢的前面,这意味着李副区长后续戏份会增多,而这个角色存在是和两个家庭孩子的教育息息相关的,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小升初时,南建龙肯定还要动用李副区长的关系,让孩子进入翰林中学,这暗示了子悠和欢欢很可能在小升初考试中不是很理想,田雨岚会为自己的错误教育方式买单;第二种可能,是以择数为代表的校外培训班负面影响越来越坏,李副区长要介入整顿,其实《小舍得》以子女教育为核心,最适合的广告植入就是培训机构,所以剧中有某在线教育的品牌,但择数并没有招到广告植入,甚至某知名培训机构还用“学不思”替代,从目前的剧情来看,择数显然是被塑造成负面的培训机构,有可能后续会还有更多风波。

至此,观众终于明白,电视剧想表达的是父母投入在教育上的无私,和满足自己虚荣心的自私不过一线之隔,给孩子宽松的成长空间以及充分的尊重,远比考高分更重要。生活的难题无法靠一部电视剧解决,能给出一点生活的解题思路,就是这部剧应有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