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品道·陈正道 | 《秘密访客》的争议他早做出了回应

时间:2021.05.0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马夋
品道陈正道:《秘密访客》的争议他早做出了回应 时长:05:21 来源:电影网

品道陈正道:《秘密访客》的争议他早做出了回应收起

时长:05:21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陈正道闲聊时,他说,以前媒体一直称他是青年导演,但从今年开始,实在对不起这个称号,毕竟已经“4”字出头了。

 

我们才意识到,眼前这位一直活跃着大众面前的导演——既推出过《重返20岁》《盛夏光年》这类青春浪漫的故事,也执导了《催眠大师》《记忆大师》这类悬疑惊悚题材的电影,似乎也到了一个可以对他进行总结的阶段。

 

陈正道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


新作《秘密访客》被他认为,“完成度是我目前片子里最好的”。即便如此,他还是留了一句,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观众,这都是一部有一定挑战的作品。


我们希望他能自己评估豆瓣开分,但被拒绝了,他这次不想再自己打分,“我觉得观众对我挺宽容的,如果设身处地我是观众,我不会给那两部‘大师’那么高分。”

 

这一次,电影《秘密访客》豆瓣开分6分(目前5.8分),难道陈正道这次真擅长领域失手了吗?事实上,也正中他的预言,《秘密访客》会是一部有争议的作品。


 

#01

 

电影《秘密访客》最初的片名叫,《甜蜜的家》。但这个家真的“甜蜜”吗?看过预告之后,答案自然就揭晓了。

 

陈正道这一次“破天荒”没有和编剧任鹏合作,而是选择了做美食栏目出身的女性作家殳俏,“从一开始就希望和女编剧合作,寻找风格类型上的突破口。”


殳俏并没有让他失望,甚至让这部电影变得更加“好吃”。

 


《秘密访客》中几场饭桌上的戏,小小空间,却暗藏玄机。

 

电影中第一场吃饭的戏,汪母(许玮甯饰)将做好的鱼端到餐桌,然后转了转盘子,把鱼头朝向了汪父(郭富城饰)。

 

殳俏说,“这鱼叫鹰鲳,鱼里需要塞汤匙才能完全蒸熟,转一转盘子,不是没有意义的动作,而是将鱼头转向男主人。”一个简单的动作,就体现了整个家庭的父权结构。



这条鹰鲳着实苦了剧组美术,因为拍摄地并不生产这种鱼类,美术老师只能拜托导演能否换一种鱼,但清蒸鹰鲳的做法,让殳俏非常坚持,“美术甚至和我们开玩笑,实在不行就直接从养鱼苗开始。”


最后,在殳俏的请求下,新加坡一家餐厅的老板,亲自带上好的鹰鲳去到拍摄地,“我们当时担心鱼会坏,演员吃了闹肚子。“



之所以有这种坚持,是因为片中出现的几场吃饭的戏里,所涉及的清蒸鹰鲳、八宝鸭、馄饨,都是一种包裹着的食物,“这个家看似完美,但内部包裹着的秘密,让这个家的实质真相由内到外地通透出来。”

 


关于吃的,陈正道仍有遗憾。

 

在殳俏写的原作中,有一段于困樵(段奕宏饰)和女儿(张子枫饰)的对话,表示了女儿和汪母包馄饨的方式并不一样。这种食物的制作方式,直接影射出了这对母女的真实关系。

 


“我们美术老师在现场做了实验,剧本里涉及的两种包法确实不同,但是下水煮完后看起来是一样的。”文字处理的细节并没有被影像给呈现出来,殳俏甚至亲自上阵包馄饨,结果并没有因此得到解决。

 

无果,陈正道只好忍痛删掉了这段戏码。

 

在殳俏的设计中,许玮甯有大量的做菜戏份,这些接地气的内容似乎在这部高概念的电影里有些“格格不入”,但在她眼里,“这些细节,刻画的是这个角色的前史,为何她精于厨艺,为何她熟悉这些餐桌上的潜规则。”

 


有了这么多美食,自然就少不了饭桌上的戏。而要在简单的餐桌上展现出各路人物的内外关系,对导演的调度能力非常考究。

 

华语影史上,有《饮食男女》那样非常成功惊艳的饭桌戏,当然也有不少失败的案例。

 

而在《秘密访客》里,每次出现吃饭的戏,主光永远打在汪父身上,让观众能看到汪父在这个家中的地位是不可逾越的。陈正道不想过度强调外在的冲突,而是希望把更多的戏建立在每个演员的眼神和各自关系中的某种情绪上。

 


团队尽可能把所有的细节都做到了极致,但陈正道并不自信,非常直白地坦言,三部电影一套剧(《摩天大楼》),其中《秘密访客》可能会迎来最大的争议,“但这部比起前两部,更接近我真正追求的风格。”

 

#02


陈正道,这三个字如今已经能算得上是招牌,尤其是在影迷圈。

 

从入行不久的《盛夏光年》,再到真正打开内地市场的《重返二十岁》,以及后来的《催眠大师》《记忆大师》,陈正道可以算得上是有口皆碑的导演。即便是刚北上的《幸福额度》《101次求婚》,在这类题材类型里,并不算差作。

 


就连跨界剧集圈,交出的《结爱》和《摩天大楼》均没有让人失望。

 

是不是有了这些成绩之后,开始有勇气去远离市场,追求自己的风格了呢?我们尝试找到陈正道的创作任性。

 


“我肯定会受市场的影响很大,但倒不是说我在乎市场是希望拍当下最热的、最能够拿到很好商业表现的片。”陈正道认为自己的处境似乎有些不上不下,“我希望能拍一部作品,收益能刚好让资方再支持我做后续的,但我又能在这个状态内,探索和完成自己的表达。”

 

《秘密访客》上映前,陈正道非常担心观众的评价,有些许不好的预期,他还是宽慰自己,“我需要接受观众的想法,但有时候也不能被单一观众的思维限制,因为我已经是这样了, 我应该接受自己。”

 


“那在你希望一部作品的可能性是,你给观众的,而不是观众反映给你的吗?”看似有些不太友好的追问,但在陈正道也是无妨。

 

他觉得自己首先是一位阅片量极大的影迷,不管是作者电影,还是类型电影,因此更加能从观众角度来看,对一部作品的评价和表达的尺度在哪里。

 

“我跟观众的关系比较像‘夫妻’吧,我需要你,你需要我,我爱你,你爱我,我会生你的气,你也会生我的气,但至少我会努力把这段‘婚姻’维持下去,就像电影里的家庭一样。”

 


诚然,陈正道刚做《催眠大师》时,悬疑惊悚题材电影在市场上并不受喜爱,但最终获得了不错的口碑和票房成绩。而面对当下,陈正道觉得观众对悬疑惊悚片的偏好更接近《催眠大师》的叙事方式,《秘密访客》可能会更快观众一步。

 

“如果现在看了不喜欢的观众,过几年再看,也许会发现我还挺努力的在仅限的类型作品中,做了一些拓展,能够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当初《记忆大师》上映的时候,陈正道在网上给大家做了很多的解释。到了这次《秘密访客》,似乎有更多的剧情需要解读,但他却说,“这一次我不会给观众解释。”因为这一次,他想用作品本身和观众交流,“我也好奇观众能在这个开放式的状态里看到什么。“

 


严肃之外,陈正道偶尔也会“耍小性子”,他打趣如果看到不太友好的差评,也会切换小号去网上和他们争论一下。

 

“我要讲一个你们可能不爱听的故事,听完之后喜欢与否我都会坦然接受,但我还是得讲,因为我想讲。”这是陈正道想说的话,对于《秘密访客》的观众,也对于看他每一部作品的观众。

 

#03


陈正道身上有种奇巧的矛盾冲突感。


比如他创作想做一些更极端的表达,但他又会顾虑观众年龄层的接受度;又比如他擅长制作浪漫的青春题材,同时又痴迷冷冽气质的悬疑惊悚电影。

 


他刚出道的时候,第一部走上国际舞台的是青春题材短片《狂欢》,而第一部走上院线的电影则是惊悚恐怖片《宅变》。左手文艺,右手商业,在他身上都有所体现。

 


而2021年,除了《秘密访客》之外,他还会带来青春题材电影《盛夏未来》,似乎又对应到了他刚入行的那个状态。

 

“爱与死亡吧”,他给自己下了定义。

 


他并不是电影专业毕业的人,但就是想拍电影,整个目的非常明确。他有过一段靠拍广告和mv维生的日子,但发现,自己并不喜爱这件事。或许是兴趣导向型人格作祟,不是说不喜欢就做不好,而是总觉得差了点东西。

 

于是他还是回到合适的轨道上。“我是双鱼座的人,非常需要爱和被爱,在情感上很容易动容和共情。”电影似乎成为了他逃避现实的方式,也成为了他和周遭一切和解的工具。

 


《盛夏未来》是他时隔15年后再度拍摄的青春电影。他曾经拒绝了无数这个题材的本子,不是耍大牌,是实在找不到能刺激他创作的点。直到这次拍完了《秘密访客》——这是他少有和小孩合作的电影,因为他曾一度觉得如果小孩没演好,在现场被父母辱骂很残忍。

 

但是还好,他和张子枫、荣梓杉这两位合作的非常愉悦,甚至在张子枫身上,找到了创作《盛夏未来》的冲劲。他更是甚至不止一次地说,张子枫是00后第一大女主,因为不管《秘密访客》《盛夏未来》,还是之前的《我的姐姐》,她演绎了不一样的状态,而这些状态都不是张子枫私下的样子。


“我也和荣梓杉说了,他的第一部青春题材电影要留给我。”

 


“在我这样身份特质的导演身上,一定会在喜欢的主题中,去做自我认同、面对自己,还有一些情感追求的东西。”当初《盛夏光年》就是他所完成的自我和解,而如今看见了这群00后,他想再去做一个纯粹的、符合他观察到的青春,“这一代年轻人需要面对的是我不仅怎么跟自己和解,还要跟我的网络形象和解,这个是很难的。”

 

而在他青春里的这种认同的追求,随之而来的就是恐惧,“这种恐惧又是令我着迷的,做自己追求情感和恐惧、自我放弃,可以说占据了我整个青春期。”



从这种特有的经历中找到创作养分,也造就了他如今对这两类作品的着迷。

 

虽然他把悬疑惊悚类型定义成了“死亡”,但回过头来看《秘密访客》,在泠冽的悬疑惊悚下面,包藏的秘密并不只有所谓的阴谋,而是最直接的爱。



迈入不惑之年的他,但从创作上看,很难在他身上看到时间划过的痕迹,所谓的“爱与死亡”,都已经通通和解,成为了“陈正道”的养分。而他的下一步,或许是再一次进行自我瓦解,然后用最纯粹的创作冲动,把爱表达出来。



文/马夋 视频/复合型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