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秘密访客」有争议,就对了

时间:2021.05.02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吐槽电影院

“五一档”新片扎堆,百花齐放。

其中有一部,院长期待太久了,连slogan都烂熟于心。

你看——

这样“一家五口”直勾勾盯着你,亲切地说:欢迎回家。

你感动吗?

我:不敢动,不敢动。

《秘密访客》

导演陈正道,用《催眠大师》《记忆大师》打开了一扇国产类型片的大门,《摩天大楼》又在悬疑剧集上实现突破。

陈正道式烧脑,讲逻辑、讲审美、讲风格,绝非廉价的“一惊一乍”,值得细品。

两帝一后+三大“恶童”的演员阵容,看着更是带感。

演技有目共睹,关键他们的演员高光时刻,都与悬疑片缘分匪浅:

《踏血寻梅》为郭富城圆了金像奖影帝的夙愿,段奕宏凭借《暴雪将至》荣膺东京电影节影帝,许玮甯靠《红衣小女孩》斩获台北电影奖的最佳女主角。

“思诺”张子枫、“朱朝阳”荣梓杉、“普普”王圣迪三个暗黑小孩,哪个都不是大人可以随便欺负的单纯弱者。

这阵容,如果组团去玩剧本杀,应该会让队友和对手集体跪下求放过。

悬疑大师拉上一众悬疑脸,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这个“家”究竟有多少秘密?

院长忍不住第一时间验货。

秘密

《秘密访客》,英文名“Home Sweet Home”。

电影开场,一幅甜蜜之家的画卷徐徐展开。

半山腰的富人别墅里,男主人在书房翻看着摄影集,女主人在厨房准备精致大餐,一双儿女坐在钢琴旁四手联弹。

人物状态和昂贵的家具陈设一样,散发着优雅气息。

晚饭就绪,鹰鲳的鱼头被旋转到正对男主人,象征着他在这个家的绝对权力。

一个典型上流社会的四口之家,一切都处于精密的秩序之中。

唯独少了一点,人味。

唯独多出一个,外人。

甜蜜不属于悬疑片的范畴,这个家很快就暴露出它的诡异之处。

饭桌上,汪先生(郭富城 饰)作为一家之主发言。

看似是在关心夸奖,却没有任何温度。

夸老婆厨艺好,汪太太(许玮甯 饰)低头、眼神闪躲。

夸儿子楚祺(荣梓杉 饰)又考了第一名,儿子眼神里有些惶恐。

唯独不过问女儿楚瞳(张子枫 饰)。

紧接着,他询问在家住了三年的房客于困樵(段奕宏 饰):

你还是没有自首的打算吗?

一顿饭的信息量好大!

比如人物关系:

能看出来家里每个人都害怕汪先生,相敬如宾的夫妻俩貌合神离,儿子比女儿更受偏爱。

又比如最大悬念:

汪先生为什么收留于困樵,又为何要他去自首?

记忆闪回,真相露出一角——

原来,家里的秘密,与校车上的秘密互为勾连。

于困樵是楚祺班级的校车司机。

一场意外,车上的学生全部坠崖死亡,只有楚祺被于困樵救了出来。

这或许能解释之前的疑惑:

汪家因为他对自家有恩,才收留了这个几十条命案在身的人。

等等,这么简单?

科科,这才到影片的第一层真相而已。

再仔细往下剖,会发现每个人愈发不对劲——

爸爸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有着变态控制欲的大家长。

妈妈看似柔弱,一举一动却充满怨念和杀气。

姐姐阴郁冷漠,常常去地下室和神秘客人交朋友。

这姿势,是不是有些眼熟?

弟弟呢,残疾、听话的优等生,话里话外却狠得入骨。

而且,在那场车祸里,弟弟楚祺作为唯一幸存者,背后似乎另有隐情。

夫妻离心,姐弟交恶。

唯一的外人,于困樵,却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这个家庭的枢纽。

众人冷漠吃饭时,他轻松地寒暄“这鱼个头真不小”。

劝汪先生培养楚瞳的绘画兴趣,又在楚瞳抱怨家庭时劝她“有这样一个家庭多幸福啊”。

一个嫌疑犯,常年住在地下室,连名字都在强调他的不自由。

看起来却比任何人都享受这个家。

种种异常,必定有鬼。

但正如楚瞳所说:

谁是那个鬼,还不一定呢。

那么,你猜谁是“鬼”?

伤痕

从“大师系列”到《秘密访客》,陈正道都刻意将故事背景虚化。

你无法代入具体的年代和地域。

因为这样,电影就不再是单纯的故事,而是一个寓言

本片两个最大的谜团,一个在家里,一个在校车上。

它们除了是故事场地,还是寓言载体。

家本是心灵的避风港,但有时候它也是一个无处遁形的牢笼。

血缘、亲情、规矩、世俗观念,将你像昆虫般粘在一张关系网中,难以动弹。

对女性的禁锢,尤甚。

妈妈和姐姐渴望自由,但她们的渴望威胁了家的稳定。

弟弟不谙世事,却成为了爸爸的另一双眼睛,帮他巡视家庭成员的异常。

在传统父权制的家庭里,男性和女性自动划分阵营,一代代人继承着相似的命运。

而整个牢笼破局的关键,就在于姐姐那个“弑父”的举动。

校车本是装满人类幼崽的小小乐园,但这个空间也可以装载着人性的恶结构性的恶

车里的孩子都是一个班级的,可他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接受不同的教育。

富家小孩强迫底层穷人彼此侮辱,带着生来如此的傲慢。

不想最终酿成惨剧,穷人却意外躲过一劫。

无法评价的善恶因果,内在是阶级矛盾的隐痛。

找到谁是鬼并非最终目的,陈正道想让我们看到的,是每个人身上的伤痕。

代表父权家长制的爸爸,曾经也是父权的受害者。

这个当年一心想当摄影师的艺术青年,被家里以切断经济支持为要挟,回国继承家业。

等到自己成家,却又继续效仿上一代,控制下一代。

爸爸不止是汪先生,是世界上大多数的爸爸。

另一边,习惯于依附男人的妈妈,当过小三、出过轨、尝试过做满分家庭主妇。

她总是用母亲的身份获取生存资源,最后要么被家庭抛弃要么被家庭困住。

汪太太的围城,是无法独立的女人的普遍命运。

到了下一代,驯化依旧在延续。

姐姐想要自由、理解和尊重,弟弟想要爱和温暖。

然而,爸爸妈妈爱的,真的是他们吗?

于困樵是个孤儿,一个差点死了都无人关心的孤独个体,他本质上也和姐姐弟弟一样,在寻找相似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他宁愿不要自由也要待在汪家地下室。

他总是一厢情愿地说,“谢谢汪先生、汪太太一直以来把我当家里人。”

一个不正常的家,好歹也是个家。

“一家五口”,既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

他们的伤痕,对应了锋利的社会话题。

诸如父权、女性主义、阶级矛盾、校园霸凌等等,每个角色都有相应的议题功能。

抵达真相之后,思考还在持续。

所以,让这部电影愈发耐嚼——

每到一个转折,每发现一个细节,都让你推翻之前的预测,又对人物有了新的观感。

这种扒掉伪装窥见人心的感觉,比破解谜题的快感还要强烈。

而且,电影的信息量也许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一不小心,你可能就会错失谜底里藏得最深的那个故事

仔细回想:

郭天王可不止扮演变态控制欲的父亲那么简单,他身上是否还藏着更为隐晦的身份和议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访客

无论哪个层面的期待,《秘密访客》都没有让人落空,包括陈正道独特的美学体系。

作为一部典型的螺狮壳里做道场的作品,主要场景就是这个家。

但正因如此,每个细节都是伏笔,每个细节都充满隐喻。

剧组特意在韩国找到一处豪宅,重新装修。

空间、色彩、图案、声音,都构成了叙事本身。

比如那个可以观察所有人物活动的楼梯,成为窥视秘密的重要场所。

走路摩擦的声音、刀叉划拉的声音、网球撞击的声音,让人时刻绷紧神经。

家里到处都是通道、门和玻璃,在人物互动的时候形成遮挡,制造了强烈的惊悚效果。

陈正道利用房子里的每一处细节,让家变成了一个恐怖场所。

在陈正道看来,每一个观众都是“秘密访客”——访的是一个“家”,也是自己的心。

家,总和美好的形容词挂钩,而一旦身处其间,我们的感受就无比复杂。有人爱它有人恨它,有人想逃离它又有人怀念它,甚至我们爱它的某部分又厌恶它的某部分。

家装着我们之所以成为自己的密码,与它的终生纠缠里,我们试图理解自己与家庭的关系,试图重新定义家的本质。

某种程度上,我们也跟这个家里受困的人一样,即使同处一个屋檐下,但对家都有不同的投射和想象。

也正因为这种投射,《秘密访客》的后劲儿相当大。

加上影片在可看性上做得很到位:

风格是独到的,用华丽的视觉和音效,做到了心理悬疑的紧凑和沉浸。

观感是丰富的,撕开悬疑的爽感外衣,一层一层抵达对家庭、对人性、对社会的触角。

飙戏是过瘾的,无论成人演员还是00后小演员,眼睛里都是戏。

郭富城和许玮甯两个凌厉面孔之间有刀光剑影往来,段奕宏演失忆、恐慌和逃避,全靠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在传递。

张子枫哭戏感人,爆发力也很强,荣梓杉即使当时表演时只有12岁,也能接住所有对手的戏。

他们的表演,成功立住了悬疑片的节奏感,在有限的空间里不断吸引着观众去探究秘密。

不过——

秘密究竟有多少?答案究竟是什么?

还要你自己用眼睛、用心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