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专访 | 李保田:脾气秉性不改,该较真的我还较真

时间:2021.05.0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高楼面
对话李保田:脾气秉性不改,该较真的我还较真 时长:05:55 来源:电影网

对话李保田:脾气秉性不改,该较真的我还较真收起

时长:05:55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寻汉计》最大的惊喜之一,是请来了久未在银幕上露面的李保田。这个五一档,尽是他的老熟人,合作过三次的张艺谋拍摄了谍战电影《悬崖之上》,和他一起出演《葛老爷子》的姜武,是《扫黑·决战》的主演。



然而李保田的秉性还在,他挑了一个更加轻巧的本子,回到自己熟悉的小人物身上,和任素汐一起演了这部《寻汉计》。戏里他演任素汐的姥爷,看着外孙女为找一个“冤大头”费心费力,于是祖孙上阵,一起来“寻”这个命中注定的“汉”。


快30年前,李保田还是40岁出头,他用扮老的方法,演了一个几乎是自己年龄两倍的老人角色。如今他也年过七旬,在电影镜头的注视下,也变成了鹤发童颜的老人。用他自己的话说,以前是在演老人,虽然这次的角色比自己还要大上个十几岁,但如今是真真正正地变老了。


1905电影网专访李保田


但他的心态没变,脾气也没变。像是很多年前说过的那样,如今的他还是喜欢和上升期的电影人们合作。用李保田自己的话说,工作里,每位同事都是平辈,比他儿子还要年轻的制片,被他叫做“小弟”。导演唐大年在他眼中长了张“调皮捣蛋的孩子脸”,但是文质彬彬,很善良。


接受采访的时候,任素汐特地来到他的采访间,和这位戏中的姥爷问好,言谈中透着默契,显然是愉快的合作促成的友谊。电影的另一位主演王子川记得在云南拍戏的时候,阳光大好,李保田非要在休息的时候给大家在帐篷外表演皮影戏,结果帐篷顶被突如其来的大风掀掉。


《菊豆》剧照


虽然还在拍戏,但李保田对电影、电视的兴趣远远小于绘画。每当我们想要问他对时下电影的看法,他的回答统统是“不关注,不知道。”他也到了总结自己的年龄。采访中,他主动谈起自己最满意的三部作品:和张艺谋合作的《菊豆》,以及两部电视剧《警察李“酒瓶”》《丑角爸爸》。这三部作品恰好涵盖了3个十年,分别代表了中国电影艺术的高峰,他最擅长扮演的小人物,和中国戏曲——那是他的来处。


但是对于绘画,却可以聊上好久。他最理想的生活已经不在剧组,而是在家中只有他自己的工作室里,朝南的大案上铺着画纸,他听着古典音乐勾勒线条,阳光照在头上,暖融融。



以下是他的讲述:


《寻汉计》里的角色最大的不同,他是生活中的人,如果那是过去式生活,或曾经的生活,或是猜测的生活,分析的生活,你比如说某些古装戏,你说现代人对那个时代的那种人物的那种可能的一种展现,那是可能,它不是真实。



这个故事,我们今天这个电影,这个《寻汉计》它就是生活真实,如果说生活中没发生这样的故事,他是有可能发生的,我们很多的,很多生活中发生的东西,作者是想都想不出来的,有很多故事,包括网上你看到的一些真人真事,那是把头憋炸了都会想不出来的情节,生活中都会有。


你提到的1992年《葛老爷子》,那个角色是我年龄的两倍。那个时候是在演老人,现在是演自己,自己就是老人,仅仅是这个老人比我个十来岁而已。身体当然有变化了,我以前一天一口气能工作十个小时,我现在只有八点早点之后,工作到两点,中间还得玩一会儿,玩就是拿手机看别人发给我的文章。但我脾气没变,秉性不会变,我可以对所有的人都很温柔,很柔和,但是对待我较真的问题我一定较真。


《葛老爷子》海报


这个角色相对容易了一些,为什么呢?就是把他变成自我,把角色变成我,然后再寻找和他的不同,找到我和他的不同,把这种不同展现出来,给予强化,把他变成我,回过头来再忘我,拿他当我来对待,我就是他,他就是我,然后再忘掉他和我,这就是最后的状态。


因为这部电影提供了一个可能,这个可能就是跟别的老头不太一样,跟我不一样,首先我没有这样的经历,我家里是孙女不是外孙女,我的孙女还在上小学,我没有当过外爷爷这种感觉,但是爷爷和外爷爷没有本质不同,都是隔代,对不对?隔代,对隔代的那种感觉我是有体会的,是不是?而且任素汐演的又是没有爸爸只有妈妈一个,妈妈又改嫁了,而且生了不是一个姓的弟弟的状态。


老头跟她生活在一起,在心里头是偏向于她的,因为他跟她生活在一起,所以说这个戏就有点意思,就最起码你就觉得这个亲情很容易在,造成一种对观众有一点吸引力的真实,真是一个电影的第一要求,也是最高要求。


任素汐身上就有上升期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在合作上比较亲近。包括跟唐大年,他比较文质彬彬,长了一个调皮样,但是是个老实人,他长的捣蛋调皮孩子样,但是人很本分和善良。我们这个制片代表丁叮,我叫他小弟,他其实比我儿子小多了,但我叫他小弟,因为一个工作环境里边当然应该是平辈的了,在一起工作嘛。



我在剧组里休息的时候,是戴的耳机听音乐,但是不敢多听,耳机对耳朵损害更大,所以我就说,这就是我的生活,我觉得我挺幸福,大冬天的靠在窗户,靠南的窗户,支起大画板,一上午太阳,太阳从我的后脑勺一直照到我的前脸,这上午工作,我觉得那就是幸福,你在干你自己喜欢的事情。


《警察李“酒瓶”》剧照


现在接剧本,我就觉得想有挑战性,又能心动的,而且值得付出的,因为什么呢?你比方说,我画出一张画来,用三个月,这个一张画的精神价值和实际价值,跟一个电影三五个月,或者一个电视剧的三五个月比,哪个更有意义或者更有价值,就用个最俗气的话,那当然是一张画比一个电影,一个电视剧要有点意义。


《丑角爸爸》海报


如果我现在给自己的过去几十年,关于影视作品,能留下什么东西让我排个名的话,我只有三件东西,一个《菊豆》张艺谋先生合作的,两个电视剧,一个是《警察李“酒瓶”》就是穿着警服协调老百姓的故事;一个是《丑角爸爸》,关于中国戏曲的今天和未来的可能性,有成长的烦恼,有艺人作艺的艰苦以及艺术的传承,传统和现代的关系,这是我在戏曲团体待了好多年的实际经验,我觉得那是代表了我的艺术和人生观,所以说我觉得有点意义。


文/高楼面 视频/复合型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