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八零九零》,为啥不行?

时间:2021.05.08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犀牛娱乐

犀牛娱乐原创

文|冷罐头   编辑|夏添

在现实题材的大风口下,《八零九零》并没能乘风起。

 

单从纸面实力来看,《八零九零》所聚焦的养老题材,在今年一众现实题材剧作中颇具特色。白敬亭和吴倩组成的主演阵容,在年轻一代的受众中有着一定的号召力,白敬亭的上一部作品《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余温犹在。

除此之外,还有老戏骨们的加持。李建义、杨新鸣、吴冕均以及出演过“作爹”苏大强的倪大红老师,均在其中。

 

从题材选择和演员阵容来看,《八零九零》更像是一部社会议题和年轻受众双管齐下的作品。但目前剧情已行过四分之三,无论从哪个维度来看,都未能达到出圈的声量。反而是吴倩的状态,成为了大众热议的话题。

《八零九零》的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答案还要回归到剧集本身中寻找。

三线并行,但叙事散乱

在热门剧集领域,一直是求同存异。题材类型虽然多元化,但剧情“抓人”是共同点。

 

显然,《八零九零》也深谙此道。剧集开篇便铺开了三条并行的故事线。这第一条,便是紧紧围绕着“养老”这一话题展开的“阳光之家”线,对当下养老院的运行情况和生活环境,进行了还原和重塑。

 

早操、棋牌室、严把品控的饮食采购……一寸寸掀开了养老院的“神秘面纱”,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但遗憾的是,这些养老院的二三事,并没能被一条精彩的剧情线串联起来,反而是背景渲染的成分更大一些。戏剧化的情节仍然占据了大量篇幅,在戏剧张力被强化的设定之下,剧中的生活感和现实感,就不可避免地被淡化了。

其二,是围绕着叶小妹(吴倩饰)和院长奶奶(吴冕饰)展开的代际关系线。

 

按理来说,90后和老年人的思想碰撞、隔辈的亲情等,都是相当具有延展空间的设定。但《八零九零》却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俗网之中。

 

大学刚刚毕业,点火就着的叛逆孙女。体检查出肿瘤,瞒下所有人,独自一人承受全部的坚强奶奶。怎么看都有古早家庭伦理剧的味道。这样俗套、煽情的设定,在当下的剧集市场中,显然是不讨喜的。

其三,是全剧核心的男女主相遇相知线。

 

从整体剧情走向来看,《八零九零》的风格偏向温暖治愈系。讲述了两个 “90后”承办并重建养老院,和一群80岁左右老年人之间发生的故事。但在剧情设定和叙事方式上,仍然太过俗套了。

 

男女主不打不相识;在这段关系中占上风的女主偏偏有求于男主,带来了二人关系缓和的机会;一来二去间发现了彼此在面具下温暖的心……如此过于常规化的设定,很难打出差异化的牌,形成剧集的特色。

三线并行,但叙事散乱,再加上被戏剧性冲淡的写实感和扑面而来的陈旧感,自然使《八零九零》很难在现实题材剧集频出的当下,拥有一席之地。

典型人物“样板化”

对近几年达到爆款体量的现实题材剧集进行对照分析,就不难发现“灵魂人物”对于剧集传播的重要性。

 

2019年,在正午阳光出品的年度爆款剧《都挺好》中,无论是前期的剧集破圈,还是后期的热度维系,苏大强这一角色都“功不可没”。

开播之初,《都挺好》凭借着苏大强“我要喝手磨咖啡”“我不吃,我不喝,我要去美国”等台词,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快速发酵传播,并进行了玩梗等二次创作。剧集播出后期,苏大强和蔡根花小宝贝的互动,也再次将话题度推向了顶点。

 

2020年,塑造30+女性群像的《三十而已》,凭借着许幻山和林有有这对“人人喊打”的角色,成功实现了大范围的国民辐射。在成为大众茶余饭后谈资的同时,紧紧维系了剧集热度。

典型角色对于剧集的加成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八零九零》在典型角色的塑造上也卯足了劲。

 

以卖保健品为事业,嘴甜人机灵,成为老年人之友的过三爽(白敬亭饰);一身正气,拒绝将养老院商业化的院长;骗烟抽、装病要挟人的老顽童,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奶奶,暗恋院长的爷爷……养老院群像也力求鲜活。

 

作为一部现实题材的剧集,《八零九零》在力尽全面的刻画一幅老年群像。但从呈现效果来看,是有些用力过猛了。刻意感和样板化,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观众的共鸣感。

由倪大红老师饰演的过江东,虽然人设颇为鲜明。“你要我爸还是要我”“我要钱”等金句,以及为了漂亮院长住进养老院的情节实现了小范围出圈。但需要明确的是,流畅、富有张力的剧情线与精准狙击大众情绪的密切结合,才是现实题材剧集赢得大众心的关键。仅凭一两个特别的人物设定,是很难带动剧集热度的。

悬浮感和圈层化

谈起现实题材的剧集,就绕不过“悬浮感”这三个字。显然,这也成为了《八零九零》没能赢得大众心的关键所在。

 

从剧集调性来看,《八零九零》是将现实内容和轻喜剧的表达方式糅合在了一起。细数剧中的人物,无论是过三爽、叶小妹、还是养老院中的老顽童们,身上都存在着不少喜剧因子。

 

为了成功混进养老院,装作志愿者和大爷大妈们打牌,甚至将自己的爷爷送进去的过三爽;为了让叶小妹为他们画画像,集体装病的老顽童们……都为观众带来了扎扎实实的笑点。但遗憾的是,《八零九零》对现实感与轻喜剧间的平衡,把控得并不出彩。在营造喜感的过程中,剧中的真实感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了。

 

于是,卖保健品的骗子轻易就在养老院混得如鱼得水、患阿尔茨海默症的奶奶把男主当成了去世多年的孙子、偏向顽皮化的小老头们……都成为了观众的槽点,被贯上了悬浮之名。喜剧化的表演方式,也让不少观众吐槽为“演技浮夸”。

做轻喜剧调性的现实题材剧集,在市场上具有一定的优势。但需要明确的是,难度和优势是并存的。而《八零九零》对剧情线的打磨,显然还没能达到轻喜剧和现实感合二为一的功力。

 

同时,《八零九零》也存在着受众定位模糊的问题。无论从主演阵容还是播出平台来看,年轻一代的女性受众都应该是《八零九零》的目标受众。但从剧情内容来看,《八零九零》在深耕垂类圈层这一点上,显然做得还不够,没能做到精准击中核心受众圈层。

在现实浪潮兴起的当下,现实题材剧集的品类细分、垂类深耕、深化圈层优势,成为了亟需进阶的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