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悬崖之上》逆袭5月影市,听他独家揭秘幕后故事

时间:2021.05.09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青果


1905电影网专稿 张艺谋新作《悬崖之上》票房一路逆袭,目前票房累计6.68亿,已经远远超过了灯塔专业版中,各家平台前期对其预测的票房数据。而猫眼专业版的预测更是从早期的3亿,调整至了近10亿。

 

毋庸置疑,对于这个五月的影市而言,《悬崖之上》实属开了好头。

 


题材虽是张艺谋导演此前从未涉猎过的谍战题材,风格与主题却与他的诸多影片一脉相承,讲究极端又追求极致。

 

尤其是摄影方面,既有他创作方面对色彩的惯性,同时也有动作场面的新突破。

 


在《悬崖之上》中,所有人置身在冰天雪地的环境里,人物内在包裹着的性格,被近乎统一的黑色服饰藏在深处。但皑皑白雪上那一抹红色,关联着无名英雄的低调和牺牲。

 

故事里暗藏的严峻考验,对戏外的拍摄亦是如此。《悬崖之上》绝大部分都是在零下30多度的极寒环境中取景完成。



影片开机的第一个月,所有演员在张艺谋导演的要求下,每天必须在林海雪原中实景演出:“我要让他们的每一口呼气都能带着戏。”


因为在张艺谋导演看来,真实的雪花、雪地、雪堆有着人造雪无法比拟的质感。演员脸上的雪化成水,再结成霜,这种小细节也只有通过大银幕才能体现地淋漓尽致。

 

摄影指导赵小丁


真实感,成为了《悬崖之上》的一种基调,也成为了文章后续的注脚。


借着这部电影,我们有机会采访到了摄影指导赵小丁——他从《英雄》开始,与张艺谋建立起了固定的合作关系,就像他自己所说的,“只有张导说一声,我的档期都会为他空出来。”

 

故事和环境相互反作用


自处女作《红高粱》开始,强烈色彩的摄影美学体系就成为了张艺谋导演的作品的重要符号。

 

评价永远是多面的,有人赞赏它的大胆美丽,也有人“吐槽”大块色彩的廉价。每个创作者都会有自己的想法,但我们也留意到,似乎从《影》开始,再到《一秒钟》和《悬崖之上》,张艺谋作品里的色彩变得越来越节制。

 


如果还有人要说《影》的水墨仍旧过于“抢戏”,那么《一秒钟》和《悬崖之上》近乎就是返璞归真,几乎只是在用环境本身的颜色去抓取观众的情绪,把色彩藏在了故事之中。


赵小丁也告诉我们,“白色是《悬崖之上》中比较独特的颜色,我们还是要根据剧情的要求去尝试。”

 


在电影开拍前,张艺谋就已经和创作团队确认,要把外部的寒冷环境,纳入到整个影像体系中。为了能更好地表现出《悬崖之上》的雪地,赵小丁在拍摄前也找了不少电影进行参考,比如《修女艾达》,还有一些北欧导演的作品,“主要参考和借鉴他们对雪地的拍摄表现。”

 

最终在《悬崖之上》中,全片几乎一直都在下雪,赵小丁用这种白色将环境感受发挥到了极致,但单一的白色,并不能凸显出电影里的情感人物。

 

“每个角色内心是有情感的,有战友情、爱人之间情感,还有爱国情怀,这是一种暖的东西,所以我们在光的处理上,很多时候都是高色温和低色温的这种冷暖交互,经常在一个画面里边,混合使用冷光和暖光。”

 


在赵小丁看来,《悬崖之上》的创作思路有些接近《影》的创作,后者则是不断通过下雨的场景,把人物内心纠结的情感给提到表面,“外部的极端环境,或者呈现出的那种物理状态,又反过来作用到故事的戏剧情节和人物的情感上。”

 

而这种互相给力的创作设定,正是让赵小丁觉得这几次创作最迷人且有意思的地方之一。

 


“尤其是观众在IMAX或者杜比影厅看的时候,更能有种置身在冰雪世界里的感觉,氛围和影像的情绪都是贴合的。在我看来,电影的属性之一,并不只是让演员坐在那儿说台词,而是一定要有好的环境,让合适的光线、影调、色彩都参与到整个故事里,去带动观众的内心情感。”

 


赵小丁也向我们提前透露在后续《狙击手》中,他们仍是以黑白灰为主要色调,同样以环境反作用于剧情,但依旧会给观众不小的惊喜。

 

当游戏感遇上真实感


《悬崖之上》最不“张艺谋”的地方,当属其中的动作场面。

 

相较于过去《影》《英雄》里那种柔美、尽显诗情画意的打法,这次的动作戏可谓是抓住了“快、准、狠”三大关键词。很大原因在于,这次张艺谋并没有选择过往熟悉的武术指导进行合作,而是选择了参与过《赤焰战场2》《柏林》等电影的武术指导郑斗洪



“郑导也研究了张导之前的作品,在动作设计里也有融入那种武侠的痕迹,但从成片能看到,这些内容都被张导给剪掉了,可见他还是想保留比较本质写实的东西。”而这种张力更是借着摄影师的镜头下,被呈现地更加强烈。


让不少观众印象深刻的便是电影中,张译饰演的张宪臣和特务们的追逐戏。赵小丁用了“游戏感”来形容这段,“我们利用小巷子纵横交错的地理优势,以俯拍的方式,呈现给观众一个迷宫的效果。”

 


在拍摄过程中,赵小丁和其摄影小组利用运动镜头追踪跟拍各路人,整个追逐的节奏感也因此被提了起来,“当初整段初剪出来也比现在长,最后全部被张导剪掉了。”

 

“或许这次他觉得不需让观众太沉迷动作部分,因为动作这次是为了完成戏剧任务的。在原来郑导的设计里,张宪臣需要面对十几个特务,成片最后就是打走了5、6个人,这样也让故事显得非常真实。但当观众认为他已经安全时,一辆车冲出来把他撞到,这种意外就是一环连着一环,让故事格外紧凑。”

 


这种基于真实和自然为前提,营造了一些运动的节奏,观众就能跟着故事,沉浸到主角的环境处境之中。

 

电影中并非只有这段如此,开头跳伞亦是让不少观众感慨,有玩“吃鸡”(一款射击类型的手机游戏)的既视感。

 


这并不是无意中的巧思,而是赵小丁和导演一开始就有了的想法。他也向我们透露,其实电影一开始的剧本并非如此,“当时剧本一开场是一架巨大飞机,他们4个人在机舱里,结果飞机遇到了意外需要迫降,在迫降之前需要跳伞。”

 

但张艺谋导演就希望能把这块内容进行适当的简化。最终,成片第一个镜头直接是一个俯拍——四个降落伞降落到下面的林海,创作团队用这个非常简洁的方式,让观众直接获得了主观感受,代入到故事中。

 

不管是环境的利用,还是对动作戏的要求,张艺谋似乎从《一秒钟》之后慢慢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我们也把这种现象抛给了他合作多时的搭档,赵小丁。

 


“其实美学风格和品位是恒定的,但他对于表现方式的追求是不断变化的,近几部电影的题材也都不一样,我觉得这个跟他永远保持着一颗喜欢接受不同的挑战的内心有关。只要他仍在一线创作,他就会不停地做以前没有做过的东西。”

 

“那你自己呢?”

 

“我特别希望跟张导一块继续合作,再做一些有意思的创作。我觉得还是想给观众们,不断地带来新的惊喜。”


图/杨楠 文/青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