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被偏爱的“谋女郎”刘浩存,能走多远?

时间:2021.05.1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时光网Mtime

时光编辑部 | 隐饮

用电影治愈生活。

如果说“谋女郎”是一张直通娱乐圈名利场的S卡,那刘浩存应该是被张艺谋格外偏爱的一位。

刚刚出道半年多,她已经拥有了“天降紫微星”一样的运气,资源好到令人羡慕甚至嫉妒,当然争议也随之而来。

张艺谋一口气为她定下了三个大银幕角色。

从去年上映的《一秒钟》,到正在热映的《悬崖之上》,再到今年开机的新片《狙击手》。

在巩俐之后,只有章子怡有三次成为“谋女郎”的待遇,连“三金影后”周冬雨,都只和导演合作过两次。

除此之外,刘浩存搭档易烊千玺,主演了《送你一朵小红花》,还加盟了韩寒执导的春节档大片《四海》,甚至可能会出演张艺谋执导的首部电视剧《主角》。

这个刚满20岁的小姑娘,接连拿到了堪称顶级的电影资源,让很多在圈内打拼多年的80花、90花都望尘莫及。

她,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今天时光君,打算来聊一聊新晋“谋女郎”刘浩存。

被张艺谋偏爱

在《悬崖之上》中,张译、于和伟、秦海璐、朱亚文、倪大红等演技派大咖云集……在众多老戏骨的衬托下,饰演小兰的刘浩存,成为全片略显突兀的存在。

很多人觉得,刘浩存显得相当稚嫩,她有点“接不住”这个角色。

她顶着一张雪白的小脸,鼻尖和耳朵都冻得白里透红,扮相楚楚可怜。

即使拿着枪,依然不像是个训练有素的特工,倒像是从现代穿越过去的女大学生。

尤其当她和张译于和伟对戏时,每次一张嘴说台词,尖细的声音就让人瞬间出戏。

有人说她最后在雪地中落泪的戏份很美,但对比一下秦海璐在厕所的无声哭戏,情感的张力可就差得多了。

不过,张艺谋这样安排,也许另有深意。

乌特拉行动在俄语里意为“黎明”,小兰这个身怀特长却青涩稚嫩的特工,必须体体面面地活下来,她就是黎明和未来的象征。

导演想要的,正是她这份孩子般的青涩动人。

有人说张艺谋偏爱刘浩存,确实不假。

在拍摄《一秒钟》时,“国师”毫不端大导演架子,耐着性子给她讲戏。

当时刘浩存要拍一场哭戏,没能找准状态,一直拍不过。

旁边的工作人员看到马上要日落,提醒“还有15分钟”。

张艺谋立刻板起脸来,“小孩儿不懂事呢,说它干嘛?今天拍不好,就明天拍后天拍,别给她压力。”

导演在片场经常花式夸她,什么“演得很好,特别好”这都是普通夸法,甚至还说“宇宙都拦不住你”。

这个时候,简直不得不心疼一下章子怡了。

她在拍《我的父亲母亲》时也是新人,拍哭戏同样十分紧张,哭不出来。

那时候张艺谋导演便“吓唬”她,说剧组全部收工只留她一个人在山上,山上有野狼野狗。

章子怡委屈极了,立马哭得梨花带雨。

或许老谋子也是年纪大了,当年是选“谋女郎”,现在更像是选“谋女儿”,对刘浩存多了些对女儿般的宽容疼爱。

一张白纸如何被选中?

用张译的话来说,刘浩存是一张“聪明的白纸”。

原生态的巴掌脸、四肢修长、有舞蹈功底、无表演经验,刘浩存集齐了张艺谋选女演员的几大偏爱。

刘浩存从四岁开始练习舞蹈,一直在舞蹈学院生活了十年。

从小学跳舞的女孩,身上都有股韧劲儿。

她们不仅仅是体态优美,对身体的控制力也很好,而且在常年的训练中,早已把吃苦当成习惯。

来看看她这段在《一秒钟》结尾时的舞蹈,就知道台下肯定没少下苦功夫。

在高考艺考时,刘浩存就被张艺谋发现了。

《影》中的“青萍”一角原本有意让她出演,但由于剧本改了年龄不合适,才改为让关晓彤主演。

那时导演告诉她,“别乱演戏,保持一张白纸的状态,以后迟早找你拍戏。”

为这一句话,刘浩存踏踏实实等了三年,她考上了舞蹈学院,没接过戏,也没当什么网红。

2016年,电影《一秒钟》在全国各大艺校寻找女主角,张艺谋又想起了这个姑娘,但她仍然需要和3000个演员一起参与海选。

经过层层考验,刘浩存和10个女生进入“决赛”,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内部表演培训,每周末都要接受声台形表全方位训练。

2018年5月,刘浩存终于被选为《一秒钟》女主角,同时成为张艺谋工作室的签约女演员。

老谋子选人,眼光从来都很毒,他曾这样谈起选“谋女郎”的标准。

“我们在几千人中寻找,第一,她身上得有股劲儿;第二,眼睛要会说话,眼睛大,像两个灯一样;当然还有聪明、领悟力强,像一张白纸,没有接拍过任何影视剧、广告、网剧,然后还要历史清白,政治正确。”

“谋女郎”不仅仅要好看,而且还要上镜,脸必须要小。

刘浩存的演技虽然谈不上有多么过人,但她有一张经得住大银幕特写,可以怼脸拍的面孔。

这张脸的线条流畅利落,有种原生态的美,清纯而自然。

她的优点在于符合大众审美的“白、瘦、幼”,而她显露的短板,也在于这个“幼”字。

圆眼睛的人,经常会给人一种单纯天真的感觉。

刘浩存那双大大圆圆的孩童型眼睛,总显出一种稚嫩和柔弱。

正如大家所说的“小鹿般纯洁的眼神”,仿佛她从没受过欺负,也毫无攻击性。

这种长相气质中自带的“幼态”,加上她本身表演经验的欠缺,当演一些复杂的角色时,挑战就会更大。

《一秒钟》里的刘闺女和《小红花》里的马小远,都还算为她量身打造的小女孩角色。

没有太多复杂的台词,人物的分量不算太重,但都是讨巧的点睛之笔。

到了《悬崖之上》,刘浩存演技的短板就被瞬间放大了。从头到尾,她都很难融入那个残酷肃杀的谍战世界。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张艺谋曾夸刘浩存,“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在电影频道的采访中,主持人问刘浩存:“你觉得自己算是有天赋吗?”

她不假思索地回道:“怎么不算呢,有啊。”这段采访被一些网友指责为“飘了”“不懂谦虚”。

在20岁出头的年纪,刘浩存似乎还没学会,如何更圆滑地应对这个世界。

她走红飞升的速度太过迅速,出道仅仅半年多,已有五部电影排队和观众见面,她不仅登上了春晚舞台,还上了央视节目《国家宝藏》。

资源出众当然值得羡慕,但如果资源堆叠得太多,本身的演技还没有足够过硬,很容易引起口碑反噬,遭到观众群嘲。

回头看看,景甜就走过这样的弯路。

刚出道时,景甜同样资源奇好,每部新作都有大咖当绿叶甘愿捧她,网友纷纷猜测她拥有“神秘力量”加持。

尴尬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陷入了“怎么捧也不红”的怪圈。

俗话说“小红靠捧,大红靠命”,所谓的“命”,更多还是要看自身的实力。

今年景甜主演的奇幻剧《司藤》,被网友戏称是“出道以来配置最低的剧”,但正是这部网剧让她找准了自己的路子,成功圈粉,受到不少观众的肯定。

有关“资源咖”的争议,同样落到了刘浩存身上。

她曾被网友误认为是为欢瑞公司前副总姜磊的亲侄女,被扣上了“家里有背景”的帽子。

不过姜磊后来辟谣说,他是刘浩存在北京舞蹈学院的师兄,他们没有亲戚关系,只是刘浩存叫他“姜叔”,这才有了“侄女”的说法。

从上数第二排右一是刘浩存

其实刘浩存并没有什么网友猜测的“背景”,在被挖掘拍电影前,她只是北舞附中一名高中生,和《悲伤逆流成河》的任敏是同班同学。

当任敏还在偶像爱情片和演技类综艺里打转时,刘浩存已经拥有堪称顶级的电影资源,真的是足够幸运。

但和同龄人相比,刘浩存需要努力的地方还很多。

在“00后小花”中,被大家公认演技比较过硬的是文淇和张子枫。

她们虽然比刘浩存年龄小,但是已经能驾驭更加复杂的角色了。

文淇自不必说。

她在《血观音》、《嘉年华》里已经展现出惊人的表现力,以及超越年龄的成熟,14岁就拿下金马奖最佳女配。

张子枫是童星出身,从小在片场摸爬滚打,幼时和大腕对戏就能稳稳接住,今年更有多部新作集中爆发,在《我的姐姐》里她已经能一人独挑大梁。

刘浩存并非表演科班出身,演戏经验偏少,即使有了“谋女郎”这样的高起点,有了“吃这碗饭”的天资、容貌和领悟力,还是需要不断完成自身的蜕变成长。

当年《归来》里的张慧雯,同样长相甜美,同样从舞蹈学院毕业,演巩俐的女儿起点也很高,但如今却泯然众人,接连出演一些评分不到5分的烂片。

章子怡在经历了事业低谷、品尝过人生百味后,硬生生拿出她的倔强逆风翻盘,把《一代宗师》里的“宫二”演得震撼动人,收获大满贯影后。

周冬雨也经历过挺长时间的不得志,直到她放下包袱演了《心花路放》,戏路才终于打开,从《七月与安生》到《少年的你》越演越稳,终于成了90后小花最出色的人物。

说到底,一个年轻小花成长为成熟的女演员,一定需要时间的打磨,不仅仅是打磨演技,也是打磨心性。

不仅能经得起辉煌,也要能耐得住寂寞。

资源可以堆叠,但你拿出的作品和演技自在人心。

被张艺谋偏爱的刘浩存,到底能走多远,还是要看她自己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