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一场临时加戏,被赞上热搜,最后却还是被删了

时间:2021.05.1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Sir电影

落马官员,对着镜头忏悔,自剖如何被腐化,如何对不起党和人民……

这不是头一回了吧。

但被赞上热搜,可能还是头一回。

原因?

《扫黑·决战》有一段没有收录进正片的“结尾”。

一段临时加的表演,无台本即兴发挥,演一次“角色小传”。

将电影中曹志远这一角色,进行了深入灵魂的起底。

一身囚服,头发凌乱花白。

可是在此之前,他是个意气风发的县长。

他的背上,是座名为“父亲”的大山。

父亲曹顺华(白志迪 饰),前任县委书记,一手安排了基层大小官员的工作,是地方官的“大恩人”。

换句话说,魏河县的事,爸说了算。

“垂帘听政”之外,父亲还甩给自己一个大麻烦——

异母弟弟,孙志彪(金世佳 饰)。

虽然他暴力讨债、聚众卖淫、染指毒品、私藏枪支……随便一条都够关十几年的罪,但爹要保他,谁都得让着他。

贪,他是贪了。

但他也不是浑浑噩噩,完全利欲熏心。

他比别人多了一点,“抱负”。

让魏河县GDP起飞,自己生涯也添上光彩一笔。

靠情人林巧儿(李倩 饰)配合,拿下了开发区的项目;至于对开发不利的阻碍,就靠孙志彪的黑恶团伙去清理。

一面是义正言辞,树立威信;一面是暗中授意,清除阻碍。

“双面人”曹志远坚信,开发区完工的那一天,他就能抬头挺胸,真正当一回“县太爷”。

结局,无意外地失败了。

他坦然面对调查组长宋一锐(姜武 饰),脸上不见一点悔意,还质疑:

下一任

你确保他就是个好官吗

张颂文在拍完戏后,觉得这个人物还不够完整。

他想再划下一个真正的句号。

在这段“加戏”中。

他交代,第一次堕落,也是从父亲的授意开始。

父亲希望孙志彪开公司协助拆迁,曹志远担心他硬来,让林巧儿一起参与。

在林巧儿首次拿到了拨款700多万后,她提出了奇怪的要求。

在瑞士银行开账户,曹志远默许了。

他知道两人的感情没有未来,想用金钱弥补对方的缺憾。

却不想,把自己套入了黑洞。

然而,心理防线开始瓦解,却比这更早。

坦诚腐败的过程后,他痛哭流涕。

甚至他立小目标,做100件好事、放生,来弥补内心的罪恶,但始终没有换来内心的宽恕。

第一次陷进去后,他再没睡过一个好觉。

这是他在任时,你绝不可能看到的另一面。

《隐秘的角落》,张颂文也用加戏,给人物留下过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回响。

朱朝阳爸爸朱永平,在失去女儿后,神情恍惚地下楼买馄饨。

不知情的老板按惯例给了三碗馄饨,朱永平楞了。

想扔掉,到了垃圾桶旁又犹豫,最后还是坐下,含着泪一口一口吃了那碗馄饨。

对他来说,那就是女儿存在过的痕迹,怎么能扔到垃圾桶里呢。

这些额外戏和细节的设计,都是张颂文在演戏生涯中,一步步打磨人物的经验积累。

在《风雨云》中,你也能看到细节处的功夫。

他演的官员唐弈杰一出场,给部属交代任务,“官架子”很足。

拿着喇叭,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对民众讲政策,是官威。

转眼,又换成方言,讲自己也是当地人,只有改造才有出路……是感情牌。

切换如此熟练,他拿捏住了官场人物的精明。

曾经的唐弈杰,又是一个懦弱的小人物,苦苦追寻心爱的女神。

结婚合照,都踮起脚尖,攥紧袖口,来掩饰自卑和慌张。

这又是一个出身微末的人,骨子里还有的懦弱。

在这回《扫黑·决战》的自白里,他对不同人,也有不同的情感。

对情人林巧儿,你能看出一点无奈。

谈到允许她开账户,曹志远低头苦笑着。

他“演戏”太累,林巧儿是唯一的藉慰,但藉慰终究是藉慰。

电影里,林巧儿要听他唱歌,他说我不会;林巧儿要孩子,他不想。

他不会给任何幸福的承诺,因为早就知道这段感情没有好结局。

被“私生子”孙志彪弄得焦头烂额,他更不容许自己再整一个孩子。

一旦林巧儿行为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他就会下狠心。

一想到同事齐飞宇,是内心的煎熬。

电影里,他为了驱赶调查组,威逼齐飞宇自杀。

理由:你不死,你儿子欠了一屁股赌债,孙志彪不会放过他。

张颂文对“坏”的诠释,是比张牙舞爪更瘆人的,冷漠。

一方面,他用好友的死给自己铺路;一方面,他还得让好友觉得,自己对他们家有恩。

但想到齐飞宇,他的良心就会作痛。

自白时,提到他们从计生委基层干起的经历,曹志远顿了两秒。

齐飞宇不只是他唯一的朋友,也关系着他为官的初心。

逼死好友的挣扎,他用两个细节说明。

电影里,他用点烟的方式祭奠好友,也在寻求宽恕。

自白里,他提到自己放生小动物,这也是寻求宽恕。

在“纪录片般的表演”中,真正打动人的。

不是爆发,是理解。

是你理解这个人所有的行为逻辑。

曹志远觉得自己败了,却不觉得自己错了。

张颂文在访谈时提到,揣摩这些“贪官”,要懂他们的那套逻辑。

他们都能逻辑自恰,就算贪,他都能说出一堆大道理。为什么他敢收企业的钱,因为我把地方福利项目给了他,给他减免了税收+房租+工业用地,一年节省了1000多万,我才收他150万,这过分吗?

引自《南方周末》:《扫黑》主演张颂文:若把反派写成弱智,正派也显得低能

所以他的忏悔,不是屁滚尿流、摇尾乞怜的。

在言辞中,依然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傲慢。

这样的忏悔,真诚吗?

或者更直接地问:如果不是成为了阶下囚,还会有这段忏悔的存在吗?

要知道在最后一刻。

他还在对着调查组组长理直气壮地说——

没有我,就没这魏河的桥,魏河的楼

魏河的今天

事后鳄鱼的眼泪,和事前的不见棺材不落泪,都让曹志远这个角色更加丰富立体。

也更切中“双面人”的题意。

这个主旋律中很容易被塑造得脸谱化的反派。

因为张颂文,活过来了。

他演出了阴暗,更演出阴暗中的软肋;演出了悔过,又演出了对这份忏悔的怀疑。

只可惜,电影结尾最深刻的回锋,还是无缘大银幕。

简简单单,黑发分明,不容混淆。

就是时代的合唱。

可一到了夜半时分,总会有疑虑在窃窃私语。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贫民窟的百万雪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