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联合执导的《长津湖》杀青,背后这股力量很强大

时间:2021.05.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ino



 《1921》导演:黄建新郑大圣

《狙击手》导演:张艺谋张末

《长津湖》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


1905电影网专稿 在即将上映的这一批重点题材影片中,巧合的是,都是由两位或两位以上的导演联合执导,共同完成一部影片的摄制工作。不仅如此,五一档的《追虎擒龙》导演是王晶许悦铭,6月将映的《有一点动心》导演是陈嘉上和朱雪菲,定档暑期的《爱犬奇缘》导演是陈国辉夏永康



联合导演的作品越来越多,难道会成为一种新趋势吗?其实这并不是一种新颖的组合方式,如今刚好集中出现这个现象。那么多位导演一起拍电影会比一个导演好吗,国内的联合导演都有哪些合作模式和操作逻辑?或许可以以此窥探国内电影行业的变化和现状。


重点题材创作,人多力量大


《1921》《狙击手》《长津湖》和近年来的《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决胜时刻》《金刚川》等一样,都是因某个重要节点或重大主题推出的重点题材影片,联合导演背后体现了集体创作的优势思维。


这一类联合导演的内部运行模式也有所区别。一种是联合拍摄同一个故事,只是导演分工不同。如《长津湖》的三大导演,各司其职。据陈凯歌在采访中透露,他主要负责拍摄建立人物性格的段落以及构建整部影片的基调,徐克和林超贤导演共同负责进入朝鲜的部分,徐克执导大场面高潮戏,林超贤执导战争动作戏。


陈凯歌、徐克和林超贤


再如2019年上映的《决胜时刻》,监制和导演是黄建新,联合导演宁海强主要负责两场大战的拍摄工作,黄建新称赞他在实拍时展现了对战争片强大的驾驭能力,节省了后期制作的时间。宁海强则表示,与黄建新合导令他对创作新主流电影受益匪浅。


导演黄建新


《1921》也延续了这种模式,联合导演郑大圣擅长处理历史题材,他在接受1905电影网采访时表示,导演黄建新制作全程亲力亲为,他则做一些基础性的准备工作,包括准备历史资料、勘景、现场布置等。


郑大圣说,跟随黄建新拍戏对他而言是在重新学习拍电影,学会如何拍摄新主流电影,探索新的表达方式。


黄建新(右一)和郑大圣(左二)


另一种是“我和我的”系列这种单元拼盘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有七位导演,《我和我的家乡》有五位导演。在统一的表达命题下,导演们各自独立拍摄自己的故事单元,最后再集合成一体。导演之间的创作各自为伍,互不干涉。


亲人档、好友档导演


《狙击手》是张艺谋和张末父女首次联合导演。张末从《三枪拍案惊奇》《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归来》一路走来,都在父亲电影的剧组中学习,担任副导演、剪辑师等幕后职务,一步步积累成长,这次迎来共同执导的机会。


张艺谋和女儿张末合导《狙击手》


亲人联合导演这种组合在电影界并不少见,尤其以兄弟档居多。最早可以追溯至“电影之父”卢米埃尔兄弟,再到如今影迷耳熟能详的罗素兄弟、科恩兄弟、达内兄弟等。国内也有“彭氏兄弟”彭发彭顺,他们以拍摄恐怖惊悚片见长。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兄弟档导演的合作往往默契无间,他们的电影风格非常统一,犹如一个人执导,也很少因为矛盾冲突彻底分道扬镳,即便有时会分开执导自己的电影。


彭氏兄弟


没有血缘关系的好友档导演也有不少,开心麻花里就有两对。 闫非彭大魔一同执导了《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和《我和我的家乡》之《神笔马亮》,两人毕业于不同艺术院校,因为都有电影梦,志同道合走到了一起。《驴得水》《半个喜剧》导演周申和刘露在大学就是同学,拍电影前就有很多戏剧合作。因为《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两部现象级黑马影片大获成功,才得以让这两对组合有了更多拍电影的机会,商业价值的突显添足了更多联合执导的底气。



香港影人里的好友导演组合更是常见,比较出名的是“麦庄”,麦兆辉是副导演出身,庄文强擅长编剧,他们和刘伟强一同组成“铁三角”拍出了具有革新港片意义的《无间道》,两人之后搭档执导《窃听风云》三部曲、《听风者》等,形成招牌。近年来庄文强自编自导《无双》,斩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在内的7项大奖,近期又与梁朝伟刘德华拍完独立导演的新片《金手指》,个人品牌价值攀升,与麦兆辉逐渐“拆伙”、单干。



银河映象的杜琪峰韦家辉也已经是离不开的拍档,一导一编,他们会一起边拍摄边修改剧本,也一起后期剪辑,因此标明是“杜琪峰X韦家辉作品”。 杜琪峰雷厉风行的导演作风与韦家辉天马行空的主题创意相互调和,创作出《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向左走,向右走》《大块头有大智慧》《神探》等经典佳作。



还有《寒战》《赤道》导演梁乐民和陆剑青,他们在担纲正式导演之前,都有非常深厚的幕后经验做支撑。梁乐民曾是美术指导,陆剑青是第一副导演,两人的导演组合是相互成就,共同成长。



 师徒档和互助型合导


《追虎擒龙》和《有一点动心》的联合导演模式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资深导演带新人。王晶和陈嘉上都是从香港电影片场制度摸爬滚打出来的,港片注重师徒传承,将自有的一套拍片技艺与宝贵经验代代延续,以持续培养出新导演。他们两人近年来就常与年轻导演联合执导,培养子弟兵。王晶与摄影师关智耀合导《追龙》系列,许悦铭在《追虎擒龙》前担任《追龙》的第一副导演和《追龙2》的执行导演。他曾表示,王晶很看中努力做事的后辈,会慢慢给予发挥的机会。



陈嘉上年轻时曾在徐克的工作室写剧本,徐克对他而言是师父般的存在。后来陈嘉上独挡一面当导演,又带出了徒弟林超贤。林超贤在《小男人周记》中做助理导演,在《神探马如龙》升职为副导演,陈嘉上发现他对拍枪战戏有天赋,让他在《飞虎雄心》中单独执导一场戏。他们合导的《野兽刑警》,陈嘉上负责剧本,林超贤执行拍摄,两人同获香港金像奖最佳导演。陈嘉上曾在颁奖典礼上对徐克说:“我没什么事比你厉害,但我有一样比你厉害的,就是我徒弟比你徒弟厉害。”后来林超贤以《红海行动》获得金鸡奖最佳导演,在台上同时感谢了师公和师父。这次又与徐克一同导演《长津湖》,另续师徒缘分。



除了师徒联合导演,还有经验互助的模式。比如《新喜剧之王》,就令很多影迷感到困惑,已有成就的邱礼涛为什么还要和周星驰合导?后来邱礼涛解释,因为他对周星驰拍电影的方式感到好奇,所以才想要合作。邱礼涛一年拍两、三部电影的频率,相比周星驰,对近年来的内地片场文化更加熟悉,《新喜剧之王》讲述的是龙套演员追逐梦想的故事,就需要邱礼涛的一些实操经验和看法。邱礼涛说,从剧本到现场筹备,他都会给周星驰意见,但主导权还是他。



相互辅助的合导方式不像兄弟档和好友档,往往是短期合作,很少拍完一部电影之后再度搭档。


联合导演,该听谁的?


多人导一部电影,肯定会遇上决定权和话语权的问题。在重大题材电影的联合导演中,往往有总导演或联合导演中的某一位来负责把控全局、串联整体,避免出现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状况。



业内某制片人向我们透露,在大导演+新导演的师徒模式中,如果新导演没有负责核心工作,比如执行现场拍摄或剧本内容创作,是无法与大导演一起署名联合导演的,大导演往往是在投资、演员等资源搭建上起到重要作用。


王晶就很喜欢权力下放的制作方式。他拍片速度极快,一个人当导演时就会采用第二摄制组,动作戏交武术指导,自己拍文戏,在合导模式中,他会多把控剧本,执行拍摄多交给年轻导演。该制片人手上正遇到两个新导演一起联合执导的项目,但沟通协调过程进行得非常困难,她认为“要么一大一小,至少要有确认主话语权的人,否则不建议联合导演”。



电影《风声》是联合导演中质量较高的案例,陈国富是项目主控,他找到高群书联合执导是看中他在《千钧。一发》中对电影紧张氛围手法的营造。


因此在具体分工上,陈国富写剧本,确定演员阵容,高群书负责现场拍摄和美术部分,陈国富也会在拍片现场做提醒,后期剪辑他来负责。陈国富认为这种合作是各取所长,以创造个人执导达不到的效果。



联合导演在创作过程中肯定会存在分歧,闫非和彭大魔曾说,他们经常是“在抬杠中度过的”。周申和刘露合作十多年,也时常有创作矛盾,但他们说,“矛盾是效果争执,争执到最后真理就会产生”。 


的确如此,和周星驰一同执导出《国产凌凌漆》《食神》《喜剧之王》李力持曾回忆称,他们越是吵架,电影越是成功,“我们是有计划地走出去,不是乱七八糟碰来碰去。我们最终要爬上山顶。”导演是一个,两个或者更多个,对观众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最终还是要看作品的成效。联合导演这种模式也好比是相约爬山,不是看谁比谁爬得快,是要相互扶持,共同登顶。


文/k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