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以青春共振青春,致敬百年征程中的“光荣与梦想”

时间:2021.06.1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广电时评

借年轻化语态实现正剧的现代化演绎,《光荣与梦想》搭建起年轻人与历史的“对话”桥梁,让剧情有历史厚度又不失精彩和真情。

作者:叶晨玮

5月25日,电视剧《光荣与梦想》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开播,同步上线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6月11日起,广东卫视黄金档每晚19:30两集连播。该剧为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电视剧展播剧目之一,剧集时代背景横跨30余年——从中国共产党诞生到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并取得胜利。

《光荣与梦想》生动再现了党史、国史、军史以及毛泽东思想的形成过程。随着剧情推进,该剧引发诸多关注和讨论,尤其在年轻观众群体中反响不俗。

凝练叙事,细节处见历史

今年上海电视节期间,《光荣与梦想》导演刘江在分享创作心得时表示:“创作中,准确性是最重要的,是前提中的前提。”这是《光荣与梦想》贯穿始终的叙事逻辑——客观真实、正面写史。

 《光荣与梦想》导演刘江(中)。

在剧中,观众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革命历程中的宏观走向:中共一大建党、南昌起义建军、解放战争后新中国成立;着力刻画重要历史节点、历史事件:井冈山会师、三湾改编、古田会议、长征、遵义会议、西安事变、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三大战役……编年体叙事下,该剧既兼具宏大历史和重要成就的呈现,也不回避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遇到的一系列挫折,如“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妥协退让,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等。

这些客观真实的呈现,有效解答了“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这一问题——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牢记初心使命,不断自我革新,中国共产党才逐渐发展壮大,最终带领中国人民站了起来。

 

剧作较为系统地艺术化讲述了毛泽东思想的形成过程。剧中,八七会议结束后有一段余味悠长的情节——陈独秀于楼上窗前、毛泽东立于楼下,毛泽东向陈独秀深鞠一躬后转身离去,随后,陈独秀望着毛泽东的背影也深鞠一躬。有观众解读陈独秀的这一鞠躬在表达“中国的未来,拜托你们了”,在无声的交替中,毛泽东有了自己对革命路线的认识,并在随后一系列实践中逐渐形成了“毛泽东思想”。

 

刘江说,“要按照故事的规律叙述党史,故事的规律是讲人的,跟着角色视角走,以人的成长去讲故事。”以史为经,人物为纬,《光荣与梦想》虽横跨30余年,但剧情铺陈详略得当,颇为凝练。

 

宏观历史激荡人心,细节故事触发共鸣,剧作描写了诸多历史“小插曲”:秋收起义期间,毛泽东途经浏阳张家坊时被当地清乡队所抓,侥幸机智逃脱;张国焘在拉拢红二方面军时,贺龙毫不客气地答复只讲团结莫讲分裂;西安事变时,蒋介石由华清宫逃亡骊山在假山后被发现等都是有史可查的真实事件。除了历史“细节”,生活化细节不断丰富电视剧的“故事性”,比如中共一大由上海转移至嘉兴召开时,路边商贩叫卖着杨梅,此时正是浙江一带杨梅最盛的时节,这些都令剧集更显说服力。

 

该剧在选角层面也体现了务求准确性原则——由不同演员接力塑造不同时期的伟人、革命先辈形象,着力诠释人物在不同时期的神韵和性格特点,令人物更立体、丰满。

艺术化表达,拉近历史与现实

《光荣与梦想》在艺术化表达上也很见功夫,借年轻化语态实现正剧的现代化演绎,搭建起年轻人与历史的“对话”桥梁,让剧情有历史厚度又不失精彩和真情。

 

首集有这样一个片段:一段历史画面纪实影像之后,画面定格于远眺的橘子洲头;随后,由黑白转为彩色,转场至剧情画面……这种写意手法,寥寥几笔就营造出很强的时空感历史感。剧作调用了不少历史纪实影像,通过与剧情故事艺术化衔接,为观众感受剧情、感知历史营造出沉浸感。

 

为了让伟人形象落地,剧作在复现历史大场景之外,刻画了诸多生活化细节,以平凡的视角和艺术化处理让人物和情感更具温度。在全剧中反复出现的那柄木梳就是一个例证——它是杨昌济去世后杨开慧送给毛泽东的信物,在毛泽东与杨开慧分离前,以及毛泽东、毛岸英父子重逢的片段中,这柄木梳也是重要道具。信物无声,却在“见证”中承载和传递出诸多情感。

 

以“情”字入手,该剧着力挖掘伟人、革命前辈贴近观众的一面,剧中的他们有亲情、爱情、战友情、同窗情,会冲动、会玩笑、会心软、会犹豫。比如毛泽东与杨开慧之间的爱情,在年幼毛岸英哭喊着“爸爸”时,深明大义的杨开慧对着欲回头的毛泽东说“别回头,向前走”;又如陈赓与宋希濂、方志敏与黄维、叶挺与顾祝同之间亦师亦友的情谊。这些“情”的外化与人物性格、命运紧密相连。

 

暗喻、象征手法的巧妙调度,也是该剧艺术表达的一个特点。剧中有诸多具有象征意义的片段——“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那一道惊雷,代表着将要“变天”;人民军队初胜利时衙门匾额摇摇欲坠;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性转移时,一段近10分钟的长镜头,通过全、中、近景展现出长征的浩浩荡荡、气势磅礴;杨开慧牺牲场景中满树梅花的隐喻,令人唏嘘;毛泽东抱起中枪的杨开慧这一幻象的呈现,升华了情感表达,更添现实温度;开国大典的长镜头复原了当时举国欢庆的氛围,并带观众回到历史现场,令人共鸣……

 

正如观众弹幕所言:他们不是我们身边的人,他们就是我们身边的人……《光荣与梦想》对革命历史的艺术再现,让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主动走近这段历史、了解历史,感受革命先辈的英雄之伟信仰之光,进而反躬自省,为伟大的新时代砥砺奋进——这是《光荣与梦想》值得称道之处,也是主题创作应有之义。

编辑 | 徐蕾 庞漪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