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电影资讯

上影节大师班|甄子丹:以真实感“武”出个人魅力

时间:2021.06.15 来源:1905电影网


1905电影网讯 就像美国的西部片、日本的武士片一样,“功夫片”几乎是中国电影独有的影片类型。随着功夫片的风靡,一批风格各异的武打明星也脱颖而出。中国香港武术家、演员、导演甄子丹,正是其中之一。第二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甄子丹不仅担任了“一带一路”电影周推广大使,还于6月14日做客电影学堂,与影迷们分享了他的武者人生。


甄子丹1963年出生于广州,自幼承袭了母亲的武术天分。他将中西方各种门派的武学融会贯通,形成个人的武术体系。他的电影代表作有《叶问》《杀破狼》《一个人的武林》等,《叶问》系列更被誉为十年来最有影响力的动作电影之一。他曾获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境外华裔男演员奖、香港金像奖最佳动作设计等奖项。甄子丹创作的武打动作兼具观赏性和实战性,并融入多种武术流派风格和个人特征,在国际影坛亦有强大号召力,曾受邀参演《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极限特工3》等影片。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甄子丹还带来了新片《怒火·重案》



功夫片要打出“个人魅力”来


当天的电影学堂中,甄子丹首先回顾了自己的艺术生涯。甄子丹的母亲麦宝婵女士是国际知名武术家和太极拳师,曾先后在中国香港和美国开设武馆,甄子丹从小就跟母亲学拳。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甄子丹还被送往北京武术队学习过一年多。


甄子丹笑言,自己踏入电影行业纯属偶然,在一定程度上还要感谢母亲。原来,著名武术指导袁和平的姐姐曾是甄妈妈的徒弟之一,甄子丹从北京返美时途径香港,袁姐姐就向弟弟推荐甄子丹。“他姐姐跟袁和平说有一个小孩,当时我十七、八岁。她说你见见他吧,他就带着他的袁家班出来喝茶,问了我很多问题,然后就安排了试镜。”


彼时袁和平正在筹划新片《醉太极》。此前袁和平与成龙合作的《醉拳》《蛇形高手》大获成功,他希望《醉太极》能够超越前作,需要一名有武术功底扎实的演员。年纪轻轻且身手不凡的甄子丹正好符合了袁和平的这一条件,两周之后甄子丹就拿到合约,从此入行。


回忆起入行之初的经历,甄子丹表示,当时功夫片的拍摄相对比较简单,只要演员打得过瘾、打得刺激、打得时间长,片子就能卖座,观众对剧情的合理性和演员的演技并不苛求。他提到,当时香港拍摄功夫片的主力,按照领头人不同,分成好几个团队,如洪家班、成家班、刘家班、袁家班等等。“不同班底之间,如果要借用人马、串场拍戏,有非常严格的规矩”,因此领头人的个人风格,直接影响了团队的走向和成绩。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洪金宝、成龙相继推出《A计划》《快餐车》《五福星》等影片,与古装功夫片相对的时装动作片以及新式的警匪片开始流行,观众的口味也逐渐提高。收到《特警屠龙》合约的袁和平,也要面对这一新的挑战。



此时,甄子丹大胆地向袁和平提议,要“打出个人风格”。比如,一场酣战之后,一般的功夫片都会将最后一个镜头落在被打倒在地的那个人身上,在李小龙电影中,最后这个镜头却永远是留给李小龙的。“但你没觉得不好看,你也没有觉得他不够厉害,你反而觉得他很有魅力。之前、之后的那种味道,他怎么出拳,出拳之后怎么把拳收回来,完全是个人魅力。”


基于把功夫片打出“个人魅力”的想法,甄子丹开始研究香港动作片如何与国际武术潮流如MMA(综合格斗)接轨,打完一个招数之后如何摆pose。袁和平一开始还有点抗拒,但也慢慢地吸收了甄子丹的意见,由此拍出了非常经典的《特警屠龙》。“我们道具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人,这是本意,告诉八爷(袁和平)我们用最低的成本,光看两个人打出来的风格。”


从《特警屠龙》到《皇家师姐》,再到《杀破狼》《叶问》,这一直是甄子丹拍功夫片的重要方法。也正是因为这种对于“个人魅力”的不懈追求,让甄子丹得以不断接到国际大片的邀约。最新消息是,他将在《疾速追杀4》中出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参演国际大片,对甄子丹来说,还意味着给自己一个机会,让全世界看到中国演员的魅力。所以他一般都会问制片方两个问题。第一,片中他所饰演的角色,以及整体内容,尊不尊敬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我一直都这样做,今天我可能有更多的影响力,我必须要为我们国家发声,有些我看不过眼的就会说出来”;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希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观众觉得中国人都没有那么死板的,你们能做的,我们也能做”。



武打片的最高境界是真实感


入行将近四十年,甄子丹在传统与创新之间的探索,从未停止。影片《武侠》中,甄子丹在拍摄与惠英红的打戏时,将南拳打出了现代格斗的风格,令影迷耳目一新,拍手称快。谈起自己的经验,甄子丹说:“动作片的学问,我真的花了好几十年在研究,我还在不断研究,我从来不会告诉大家,这个就是固定的方法。”


就像手机在不断更新迭代一样,每拍一部新片,甄子丹都希望自己有所提升。“我觉得电影除了是一门艺术,还是一种技术,科技的技术。技术永远会提升,那么我们必须要抱着那种不断去提升、不断去创新的态度,不然的话你肯定会落后。我拍我的片,每次我都会总结,这次拍的这样大家有这个反应,然后下次我拍什么。”


这种对自我提升的要求,首先是要研究如何突破动作片的领域。在甄子丹看来,拍电影本身就是一种传达方式,跟说话、唱歌、跳舞一样,但你怎么能让大家听得懂,听得有趣,听得鼓掌?这里最重要的诀窍,就是对节奏的掌控。“就像唱歌、讲话,肯定有开始、中间、高潮到结尾,所以这个必须要有一种节奏的铺排。我一路都没有怎么变,一路都是拿着这个节奏的控制,来设计所有那些大家喜欢的动作。基本上我引你进去,让你的情绪进入我的那个局里,一路把你的情绪越推越高,到哪个位置停一下,让你喘一下气,感受一下当时我设计出来的整个局、整个情绪,再推一层。”


甄子丹是“打星”出身,但他表示,近年来自己非常注重在提高演技、研究人物方面下功夫。在他看来,武打片最高的境界,就是要让观众觉得片中的人物、故事和动作都是最真实的;而能够打得最真实,其实就是一种演技。“你必须要具备最好的功夫,最好的演技,用最真实的感觉在银幕上表演出来。我觉得今天拍动作片,必须要把两者结合,才可以继续往下走,不然的话永远都会停留在一个位置。”


甄子丹表示相比“实战拍摄”,如何以“真”来感染观众更重要,“为什么你觉得我的对战好看呢?是因为你会感到很真。我不要虚的、摸不到的东西。我生命那么宝贵,你必须有一些能让我体验得到的东西。”



有两个对手“让我打起十二分精神”


甄子丹影片中有很多经典的对打场面,如《男儿当自强》中跟李连杰等等。甄子丹说道:高手过招,就好像探戈一样,“两个人在一起怎么配合好,能不能再创一种组合出来的新高度,要考验到大家的悟性,还有技巧,这个是很微妙的。”在众多合作者中,能让甄子丹“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只有两个人。


第一个就是李连杰。在《男儿当自强》中,李连杰饰演的黄飞鸿当然很厉害,但饰演对手的甄子丹认为自己必须要表达某种状态出来,而且徐克找自己来演,就是为了给黄飞鸿制造最强大的压力。“大家都是全力以赴,用最快的速度。李连杰真的很快,他快,我要更快,他就更快。如果你慢了一拍子,所有的灯光都说再来一下,你就不好意思,大家都要打得最完美。李连杰确实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到了《英雄》的拍摄,李连杰给了甄子丹更大的压力。甄子丹使一杆很长的红缨枪,而李连杰用剑,这意味着李连杰挽一个剑花的时间,甄子丹必须用双倍的速度才能转一圈长枪。“我真的用尽我所有的爆发力来迎接他的剑法。他一秒钟可能是三四下剑,我要在三四下剑的攻击底下,做三四下长枪的架势,所以压力非常大的。”


第二个带来强大压力的对手就是泰森。甄子丹是泰森的拳迷,拍《叶问3》的时候找来泰森,甄子丹说过自己兴奋得像个小粉丝一样。但甄子丹也很清楚,泰森会打拳,但他不会拍戏,他在拍戏时不会留手。“我记得跟他对手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必须要很谨慎,不要以为你是在拍电影,你真的要当自己是在拳台里面跟他对打,生死之决,千万不要有稍微一点点的大意。你一点点大意,别说KO了,那是会死人的。”


甄子丹回忆说,在拍摄现场,泰森有个勾拳过来,他应该要做一个低头躲闪的动作,但拍电影的低头特别有讲究,要求所有招数都要很贴近、差不多打到底时才能闪。“我不能早闪,我必须要等到他差不多到我的头再闪,这个多危险啊。当时我感觉到他的拳风,就像一台大的货车冲着我来,我感觉到那种风。哇,现在我的脑海还在记得,真的很危险,那一拳,拳头那么大,他碰到我的头发。我又做到八爷的要求,就是最晚那一点时刻才闪,同时不让我自己受伤,这个是我压力最大的。”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