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影人聚焦| 甄子丹:用40年寻找属于自己的“武林”

时间:2021.06.1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獠牙牙


1905电影网专稿 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甄子丹行程颇多。除了接受访问、宣传即将上映的新片《怒火·重案》,他还受邀作为金爵电影学堂嘉宾,与影迷畅聊了自己近40年的“武者人生”。


甄子丹曾有一部作品叫做《一个人的武林》。而换做戏外人生,这片成就他的“武林”中还有太多应当被写下的名字——从领他入行的导演袁和平,到影响个人风格的李小龙洪金宝成龙,以及奠定甄子丹“功夫巨星”地位的“叶问”,与他相互成就的搭档李连杰吴京等等……



最初,功夫和电影之于甄子丹更像是一种谋求生存的手段;如今,他终于用自己与“刀枪棍棒”打交道的几十年,悟到了属于中国武术的美学与浪漫。


我们从甄子丹的分享中提炼了四处关键信息,或许他仍在追求的武林“最高境界”,都能在它们当中找到答案。



“八十年代拍动作电影,是为求生存”


18岁那一年,还是北京体校里一名普通武术运动员的甄子丹,在友人的推荐下与导演袁和平签约,接演了人生第一部电影《笑太极》,“糊里糊涂”入了表演这一行。



那时的香港影坛颇有些“江湖味道”,袁家班、成家班、洪家班分得清楚,入了谁的班就要踏踏实实跟着谁拍戏,这是“规矩”。袁和平想要拍正统的功夫电影,即便拉不到投资开不了机,甄子丹也要陪他一起等,一等就是三年。


甄子丹理解袁和平的坚持,也知晓他的困扰。眼见洪金宝和成龙陆续推出叫好又叫座的《A计划》《快餐车》《奇谋妙计五福星》,心直口快的甄子丹对八爷说:“他们的戏能‘用钱堆出来’,我们没钱,就打个人风格。”



没有大制作,只靠两个人。甄子丹开始花大量时间研究和改变动作设计,颠覆过往香港功夫电影“出一拳一个摆POSE”的旧风格,让电影更加流畅,更突出角色的“个人魅力”。这种“胆大妄为”,让袁和平一度十分担心,但随着《特警屠龙》《皇家师姐》等作品获得成功,甄子丹带来的新风格逐渐获得了行业的认可。



在甄子丹看来,当时的灵活求变,靠的是心底里一种“求生”的力量:“都要在圈子里讨生活,没片拍,怎么生存?那时香港很多电影都是低成本的状况拍出最经典的作品。我和八爷当时三年没有电影拍,我们要吃饭。如果这个片再不成功,我们就没有下一个机会。我们只能想尽方法让我们的动作电影和大家不一样,才能争到一个位置。”


“让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对手’”


当年“被迫”打出来的个人风格,被甄子丹一直沿用到了之后的《杀破狼》等作品当中。这个时期,甄子丹已经逐渐有了更多机会,和很多功夫电影人合作,在银幕上留下了不少经典场面。



外行看起来拳拳到肉的“高手对决”,在甄子丹看来倒像是配合默契的“共舞”:“每个人之间的配合都不一样,大家的悟性和技巧都要配合好,才能在对决中创造出新的高度,这种感觉很微妙。”


比如和成龙的对决,他会在随性中寻找平衡点:“他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转两圈,跳一下,翻跟头。”而和吴京在《杀破狼》中的那次1V1,两个人的动作设计则都在道具上做了“减法”,纯粹追求技巧、速度与力量。



这么多年的拍摄中,让甄子丹感慨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的对手是李连杰。两人的第一次合作是在《男儿当自强》:“黄飞鸿很厉害,而我作为反派也必须要表达出自己的一个态度,为黄飞鸿制造最大的压力。那个时候我们两个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全力以赴,用最快的速度对打。李连杰真的很快,而他快我要更快。大家都想打到最完美。”



到了电影《英雄》,李连杰给甄子丹带来的“压力”更大。电影中,他需要用一把红缨枪,以所有的爆发力来迎接对方的剑法,“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没有《叶问》,就没有我的机会”


甄子丹在银幕上留下过不少的经典形象。但无论是在观众还是他自己心中,“叶问”这个人物显然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如果没有叶问,就没有我之后好的机会、好的项目来提升自己。”


甄子丹坦言,做艺人,只有被观众认可、市场认可,才能有机会去尝试不同的作品和角色。拍了很多年的时装动作片,接到《叶问》的邀请时连他自己都不太自信:“我很久没有打过咏春。可能其他的动作,通过训练就能达到自如的状态,但我不认为咏春也是,这个门派是需要你成为最高境界的武术大师,才能理解它的理论和技巧。”



不仅是功夫难,在表演上,《叶问》需要甄子丹来还原这个历史上真实的人物,如何还原他的仪态、谈吐、状态,对于甄子丹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最终,他们塑造了一个有弱点,不完美但足够真实的叶问。


第一集问世,《叶问》大获成功:“因为大家接受和认同我演的人物,才有了后来第二、第三、第四集的发展。他的遭遇、他的痛苦、他的成长,大家都和我一同经历。”



对于这个系列,甄子丹的感情毫无疑问是特殊的。至今,他依然格外感怀与叶问一同成长甚至“老去”的12年。


“不提高自己,观众就会离你而去”


入行近40年,甄子丹慢慢通过一部部作品和一个个角色,在观众和行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功夫由最初陪他在绝境中“求生存”的武器,变成了他愿意花费大量时间钻研、打磨、提升的追求:“武侠和动作片里面的武术有着密切的关联,但那么多年来大家也某种程度混淆这两样事物。演员是很难真正达到武术的高度的,那是我们传统文化中最深奥、最美的东西,它太浪漫了。”


甄子丹还在追寻着这种浪漫,那是他所向往的“武林”中的最高境界。在他看来,电影是艺术、是技术也是真实,这些理念都被他融入到了自己的功夫与表演之中。



“武打和表演最高的境界都是‘真实’的,打得真实某种程度也成了一种演技。但这么多年,大家其实还是没能把武术的最高水准与演戏结合到一起。今天拍动作片,只有做到这一点才有可能继续往下走,不然的话永远只会停留在一个位置。”


甄子丹坦言,和所有的科技一样,电影人、功夫电影人也需要不断随着时代去更新自己的理念。早年间,功夫电影甚至不需要演员有“演技”,只要打得刺激、过瘾、好看就一定能卖座。但现在,观众的欣赏水平已经越来越高,特别是近十年,“拍电影”似乎已经成为一个人一部手机就能干成的事,你还能用什么打动观众?



“所有标准都要提升,不然观众一定会离你而去。”他说。


这一次上海国际电影节,甄子丹带来了即将上映的《怒火·重案》和刚刚官宣的《疾速追杀4》两部作品。前者是陈木胜导演的遗作,也是一部集结了港式警匪片大量精髓元素之作。后者则是甄子丹携手好莱坞团队的又一次尝试。



谈及这部即将开机的新片,甄子丹觉得它某种程度上是一次传统“武打片”的回归:“近年大家对这类片子好像有种错解,是不是武打片不流行了。不是不流行,只是我们没有把它跟随潮流去提升,反而去定义它‘过时了’,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甄子丹想通过《疾速追杀4》,把他眼里中国动作电影“最宝贵的类型”,带回“潮流”之中。不仅是给自己一个角色和机会,也让全世界看到中国演员不一样的魅力:“今天的我可能有了更多的一些影响力,我想,也必须用我的作品为我的国家发声,借《疾速追杀4》这部作品,我想演一回好玩的,让他们看看中国人没有那么‘死板’,你们能做的,我们都能做。”


文/獠牙牙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最爱
爱情

最爱

章子怡饰风流村姑

两个人的房间
爱情

两个人的房间

朱时茂陷中年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