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上影节创投单元成绩斐然 15年82部冲到戛纳要靠它

时间:2021.06.1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柯诺


1905电影网专稿 2009年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上获得“最具创意项目”的《钢的琴》,在2011年成功公映。十年后,《钢的琴》以“影史推荐”之姿又回到上影节进行展映。 



上影节创投从2007年创设以来,已经来到了第15个年头,在创投手册上,洋洋洒洒写满了过往参与项目取得的成果。今年尤为风光,章宇马丽主演的《东北虎》从创投走出,入围了金爵奖主竞赛单元。《热汤》《莫尔道嘎》《冰下的鱼》也进入不同展映单元。 



更为出彩的是,今年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四部中国电影《永安镇故事集》《街娃儿》《热带往事》以及短片《雪云》,也都是来过上影节创投的项目。 



在过去的15年里,上影节创投单元一共促成了82部影片的拍摄与制作,62部参与国内外各大电影节展。相对较高的开机率,让越来越多亟待孵化、开拍的项目选择来到这里,寻求圆梦的机会。


01.项目数量减少,洽谈方向更落地


 这是6月的上海,梅雨绵绵。湿热的天气没有闷住业内影人寻求好项目的热情。在创投举办地上海展览中心的封闭空间里,因为防疫要求控制参与人数,项目陈述现场被区隔为内场与转播外场。即便如此,里里外外仍坐满了人群。 



今年创投的流程模式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先是公开陈述,导演和制片人用10分钟展示项目,台下的年度推荐人由监制、导演陈国富,坏猴子影业总裁、制片人王易冰以及编剧、导演董润年三人担任,对项目进行互动和点评。之后是线下洽谈会,有意合作的资方可以和项目方进行一对一交流。 



据介绍,本届创投一共收到324个有效报名项目,最终有31个入围,分布在青年导演项目、国际合作项目、创作中项目和制作中项目四个单元中。其中有19个是导演的首部长片,占约一半比例。对比去年报名数达450个,39个入围,今年的整体数量和比例有一定缩减。但这不妨碍年轻导演的电影梦在这里找到培育发芽、茁壮成型的土壤。在4天时间里,这31个项目共计完成了645场洽谈,去年这个数字是509场。创投市场明显在回温。 



“两天内已经谈了20多个投资方”,导演龙凌云带着他已完成拍摄的第一部长片《何处生长》参加制作中项目单元,目标是在这里找到后期制作资金、宣传发行等资源。每个资方与项目方的洽谈时间约30分钟,龙凌云说,“上影节创投会用一种很集中的方式去向业内曝光。主要是让大家建立起联系,很多要确定的事情得后续再谈。”他对这次参加创投的成果感到满意,有意合作的公司都来约看片、看剧本或者要了解更多内容。 



五年前,上影节创投入围项目预算超过5000万的片子不在少数,当时大量资本涌入电影市场,资方鱼龙混杂,不专业,在洽谈会与项目方对谈,动辄就谈投资回报率。从19年开始,随着资本退潮,偏作者向的低成本项目增多,到了今年也是如此,大部分偏走影展路线的文艺片预算都在1000万以下、500万左右。强类型、有工业技术要求或跨国合拍的项目,也都没有超过5000万。


在陈述或洽谈现场,无论是项目方还是推荐人和投资方,也都变得更加务实理性,更往如何做好内容,有效推向市场受众这一目标出发。 



“明显感觉到大家更实在了,不管是预算设置或其它期望,都是在往更落地的方向去做。他们也都在强调一点:你的片子到底是希望谁来看?”这是龙凌云此次参与的最大感受。 制片人韩博是第一次带制作中的项目来到创投,这个项目是郝蕾监制并主演的新片《23号》,讲述一对母子在地上和地下两种空间的感情纠葛,从题材和风格上可以对标《春潮》。 



有了郝蕾的加持,他说影片的洽谈过程很顺利,每天也都是约满的状态。制作中项目来到这里的诉求很明确,得到了许多后期制作公司的合作意向询问,符合他们的期待。 


02.女性多了,题材也撞型了


“女性”,是今年很多入围创投项目的共同关键词。在8个青年导演项目里,就有7个主角都为女性,“华侨女孩与母亲”“憧憬又惧怕婚姻的女人”“从家暴丈夫手下救出继女的失忆后妈”“追随留学丈夫去纽约的妻子却成为纺织女工和女护士”...... 这些女性个体被包裹在犯罪悬疑、青少年成长、家庭亲情等不同题材框架里,女性与家庭、与社会,与自我认知成为表达出口。“这到底是创作者们都喜欢选择这样的题目,还是因为这种题材在创投比较有机会”,王易冰说,他还无法判断这种创作趋势。 



近年来的各大创投计划上女性题材涌现,而女性导演、编剧、制片人的数量也不断增加。去年北影节创投单元的特别大奖以及金鸡创投推介的六个大奖就全部由女导演项目所获得。


前两年上影节的创投项目《凯迪拉克》和《慢半拍》导演都是女性,也连续获得最佳青年导演项目。今年女导演元圆《晚春七日》也接力拿下这个“青年导演推荐项目”。 



“一个普通的中国母亲独自前往异国,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却在落地后发现女儿失踪了。”《晚春七日》以一位母亲的视角去讲述一段寻找女儿的故事。元圆说,创作灵感源自自身经历和现实中她与母亲的关系。 



《柔情史》《春潮》到《我的姐姐》等,越来越多国产电影聚焦女性与父母、原生家庭的情感纠葛,引起的社会话题和讨论度也越来越高。在董润年看来,这类作品之所以增长速度非常快,跟现在社会的思潮、舆论环境以及创作者的生活有关,“现在创作者越来越年轻,大家的教育程度高了,自我意识强烈了,开始发现原来这些都是问题。” 



《晚春七日》制片人王婧告诉我们,这个项目计划将于年底拍摄短片,期间继续修改长片剧本。她表示,这个项目并不局限于女性议题的表达,还有对代际关系和教育观念的探讨,并结合了悬疑类型元素,希望能拍出既好看抓人,又能用真诚的情感触及观众的电影。值得一提的是,王婧也是《活着唱着》《热带往事》的制片人,两部作品都入围了戛纳国际电影节。在创投会上,大家也都对《晚春七日》未来完成后的影展之路抱有期待。 



本片获得的推荐语是:“将作者的私密书写与大量的类型元素进行了有益的结合,结构完整,叙事成熟,与当下社会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也是三位年度推荐人理想中的创投项目样貌。董润年说,“我们推荐的作品,很鲜明的一个特征都是带着作者对生活的观察以及他个人情感体验的书写,这个是很重要的,当你的整个选材,你的表达是真实的时候,才能跟观众真的达成一种交流。” 



今年创投入围项目存在类型与题材相对集中的问题,王易冰在媒体采访中也指出了这一点。在这一批女性、家庭题材扎堆的创投项目中,用类型元素来进行作者表达的《晚春七日》脱颖而出,而其它最终获得创投推荐项目的,有通过伪纪录手法拍摄的奇幻悬疑片《不眠少女》、具有商业潜力的运动传记片《吉利拳王》、儿童片《再见萤火虫》以及视听风格独立自洽的《一日游》。 



可以看出,不趋同化的类型题材和拍摄手法的项目更能受到业内影人的支持和青睐。如董润年所建议,年轻创作者和创投单元对项目的选择,未来可以进一步拓展类型,“这两年科幻题材在增长,但我认为还不够,还可以再有更多这种有想象力的科幻、奇幻题材以及喜剧、爱情,这些作为中国电影市场的一些支柱性的类型,在创投上能更多的看到。” 


03.阶梯式孵化有成效,创作者需要更敢表达


“扶持谁?谁来扶持?如何扶持?”拥有丰富创投评审经验的电影教授王红卫在上影节期间论坛上,指出了青年创投要解决的三个问题。“如何扶持?”是最大关键。的确,现在大部分创投活动无非就是PPT路演陈述、评委点评颁奖、一对一洽谈这些既定流程。在前端人才的培养和对关注项目的后续扶持上,力度不够。 



创投的目的就是要把电影拍出来。王红卫给出的意见是“要找钱给青年导演拍样片”。而上影节的模式是在后端保持高开机率的同时,还更注重阶梯式的新人与项目孵化体系。上影节创投特别设置了创投训练营,会针对性地帮助电影新人进入行业,为其完成第一、第二部长片作品提供支持。今年从创投训练营走到项目创投的项目就有四个:《仅与下午四时的黄皂荚圃儿作一别》《吉利拳王》《小婵娟》与《何处生长》。 



《何处生长》导演龙凌云是第一届创投训练营学员,从广告转行投身电影,创投训练营为他递上了敲门砖。龙凌云回忆,他在17年以《何处生长》的剧本大纲进入这里,学习到电影工业内的专业知识与体系流程,之后完成剧本,入围18年的青年导演项目。在影片成功拍摄后,今年又回到上海创投,进入制作中项目单元。 



带着首届创投训练营作品层层往上爬升,龙凌云说,“上影节真的很实在地提供了很多帮助给青年导演,会很认真的去帮我们对接一些可能需要的资源。”从担任创投训练营导师、监制创投作品《慢半拍》到成为年度推荐人,董润年也有同样的感受,“上影节还是想好了一整套辅助体系来帮助一个作品从创意、孵化到最后上映,解决它出口的问题。” 



上影节创投单元走过15年,日趋成熟完善。制片人韩博告诉我们,对新人导演来说,这里最大的意义不是立马找到钱,或补上资金缺口,而是作品的第一次发布会,是导演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创投的最大动力,是让你发现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你能在这里瞬间认识很多人,发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和你一起干,你不是孤单的。” 



“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敢表达”,从推荐人和投资方视角来看,王易冰说,“大部分创投项目和市场上的电影的距离是比较远的,都需要一个挺漫长的调整项目的过程。但在创投当中更多是去看创作者的才华,并不见得要拘泥于这一个文本。”董润年建议参加创投的创作者,要打开思路,去做别人没有做过的内容,“传统水桶理论说最短板是影响水准的,但是参加创投还是处于一个研发的阶段,那个上升空间的可能性和亮点才是最重要的。” 


但有一点也毋庸置疑,不是每一个在这里获得推荐与资金的项目都能成功开拍,与荣誉失之交臂的项目最后也可能拍摄完成,在电影节或市场上崭露头角。每一部电影都有自己的命数,只是不要畏惧前进的每一步,王易冰告诉我们,他对青年创作者的最大提醒就是:“第一是别不敢想,第二是一定要敢去拍。”


文/柯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