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燃野少年的天空》:一次国产歌舞片的创新实验

时间:2021.07.1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奇洛


1905电影网专稿 “愿意陪你一起做傻事的人,一定很爱你。”这是新片《燃野少年的天空》(以下简称《燃野》)的主题词。影片讲述的也正是一群臭味相投的“咸鱼少年”和“杂草少女”,打破偏见和隔阂,用跳舞这件“傻事”燃点青春的热血故事。


戏外,“凭着热爱做一件傻事”同样也是主创团队的心路历程。作为中国第一部本土原创青春歌舞片,《燃野》必然要面对类型开拓的艰难和市场反应的未知。

 

但导演张一白在采访中这样回应:“我们不做,就永远不知道这种类型成或者不成。”



一直以来,国产歌舞片都是市场的稀缺类型。近年来仅有《如果·爱》《天台爱情》《华丽上班族》等几部引发关注,票房爆款更无迹可寻。国产歌舞片为何难以打开局面?《燃野》这部“另类”青春歌舞片又能否完成类型突围?

 

歌舞+青春

一次热血的创新“实验”


暑期档少不了青春片,但无论是疼痛青春、少年成长,还是励志热血,同类型的作品都已有太多。将青春与歌舞结合,这类作品在海外并不鲜见,但在中国,《燃野》称得上本土原创青春歌舞片第一个“吃螃蟹”的团队。



歌舞片的要素不外乎“歌”与“舞”。编舞方面,《燃野》选择了时下流行的“齐舞”。灵感一方面来自抖音、B站等视频平台刷屏的操场集体舞和中老年广场舞,也不禁让人联想到形形色色的综艺节目中声势浩大的全员舞蹈场面。

 

相较于照搬百老汇或宝莱坞的歌舞风格,这类接地气的集体舞蹈离中国观众更近,也有力减少了歌舞片广为诟病的“尴尬感”和“出戏感”。



《燃野》的舞蹈总监是著名编舞师akane,也是日本新舞种“复古迪斯科”的开创者。


在为《马戏之王》拍摄宣传视频时,她请来日本学生重新演绎了主题曲《这就是我》,舞风热血张扬,与主创对《燃野》风格的设定不谋而合,导演也因此力邀akane为影片编排舞蹈。



《燃野》中的歌舞场面非常多元,从女主角在天台上的单人独舞,到老狗和小黄的双人杂草舞,雨中齐舞、教室群舞,再到海上平台的终极群舞,人数也从一人、两人、几十人到几百人不等。


编排没有片面追求动作繁复、视觉震撼,而是独具巧思,配合情节、场景展开,把青春独有的肆意和冲劲作为编舞的关键词。




更可贵的是,这些舞蹈段落没有“为舞而舞”,而是尝试将歌舞与故事发展和人物情感相结合,更具艺术感染力,比如月下舞蹈是两个家庭缺失的少年的互相慰藉,雨中齐舞是咸鱼少年们打破偏见的大胆宣言,篝火旁的“失恋战线联盟”则是失意灵魂们的彼此治愈等等。




在音乐方面,《燃野》请来了金牌制作人张亚东担任音乐总监和作曲,创作周期长达两年时间。与一般的电影配乐不同,歌舞片需要音乐先行,先创作出音乐,再进行编舞,再拍摄画面,然后互相磨合,最终使得歌、舞与故事、表演配合得严丝合缝。



导演韩琰将《燃野》的创作历程比作一场热血的“科学实验”。由于缺少前人经验,整个过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不断地试错和学习。但也这恰恰是《燃野》之于电影市场的意义:站在青春片与歌舞片的交叉口,探索类型创作的全新可能。

 

国产歌舞片难出爆款

“载歌载舞”难在哪?

 

“在中国电影界歌舞片是一个禁忌,它对演员的要求,观众的接受度、资源、经验、资金都是一种考验。”在《燃野》的幕后特辑中,导演道出了歌舞片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尴尬境地。



广义上的“歌舞片”指大量使用音乐、歌唱、舞蹈等艺术形式,表现和参与叙事的故事片。世界上第一部有声电影《爵士歌王》就是歌舞片,《雨中曲》《音乐之声》《马戏之王》《爱乐之城》等经典作品更是脍炙人口。



国产片并不缺乏歌舞片的传统。1931年,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歌女红牡丹》就是一部歌唱片。《马路天使》《夜半歌声》也曾掀起热潮。

 

后来的《阿诗玛》《刘三姐》等,将民歌与电影叙事相结合,充满中国民族特色。田壮壮执导的《摇滚青年》也曾让霹雳舞风靡一时。



然而,近二十年来,国产歌舞片成了市场的稀缺类型,不仅数量少,票房也难见起色。

 

2005年,陈可辛怀揣着拍摄“中国50年来第一部真正音乐剧电影”的愿景,将歌舞片《如果·爱》作为其“北上”的第一部作品。



影片效法好莱坞经典的歌舞片模式,以“戏中戏”的套层结构讲述女主角与两个男人的爱情纠葛。华美绮丽的歌舞场面与现实中的凄美爱情既双线平行并进,又互相映照,充分发挥了歌舞的表意功能。



《如果·爱》在各大电影奖项收获颇丰,在艺术层面上开创了国产歌舞片的新纪元。但内地票房仅有3000万,相较于8000万的投资,这一成绩实在不算出挑。

 

《如果·爱》的横空出世也没能带热国产歌舞片市场。直到2013年,周杰伦自编自导自演的《天台爱情》才让国产歌舞片完成了票房亿元的突破。



《天台爱情》的特点是将“歌舞”与“歌武”相结合,还杂糅了喜剧、爱情、动作等元素。音乐和舞蹈的编排品质不俗,但对比之下,叙事却显得苍白乏力。最终1.3亿的票房更多来自周杰伦的明星效应和情怀加成。


相较于《天台爱情》,聚集了周润发张艾嘉陈奕迅汤唯等全明星阵容的《华丽上班族》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影片耗资4000万搭建了一个后现代的戏剧化办公空间,试图通过歌舞形式和视觉符号展现职场的利益纠葛和复杂人性。

 

但在不少普通观众看来,电影从形式到内容都与真实职场相差较远,难以引发共鸣。这也让这部投资过亿的歌舞大片,最终仅有4749万入账。



除了以上名声较大的三部,近些年来还有《精舞门》《斗爱》《乐火男孩》《一夜成名》、中国版《歌舞青春》《你美丽了我的人生》等多部国产歌舞片面世,但除了《精舞门》票房1223万以外,无一突破千万,更难以引发主流视野的关注。



国产歌舞片频频遇冷,究其原因,无外乎以下几点:一方面,题材相对单一,爱情题材占绝大多数,浪漫主义倾向明显,情感表达浮于空中,缺少对现实的关照。

 

另一方面,叙事与歌舞往往不能很好地融合。创作者经常陷入片面追求华美繁复的歌舞场面与视觉奇观的误区之中,将歌舞与叙事割裂开来,没能真正用歌舞来塑造人物、抒发情感和推动故事的发展。

 

此外,行业缺少歌舞片的专业创作人才;观众缺少歌舞片的审美和消费习惯也是不争的事实,亟待更高水准的创作和更接地气的题材引导和培养观众的观影习惯。



经历了多年的沉寂和探索,《燃野少年的天空》的出现无疑是国产歌舞片一次大胆的突围,将歌舞与卖座的青春、喜剧元素相融合,从现实出发聚焦普通少年的成长议题,都为影片赋予了不同于以往歌舞片的全新质感。

 

在《燃野》中,我们看不到校花校草,也没有套路式的励志逆袭,只有一群平凡如杂草的少年凭着一腔热血,舞出了自我的光彩,也传递着快乐至上的“咸鱼精神”。



《燃野》之于国产歌舞片的意义何尝不是如此。一班热血创作者顶着压力和未知,做了一件大胆的“傻事”,也许并不完美,但应了那句台词:“比赢更重要的是输也要输得开心一点!”


文/奇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