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陈木胜留下《怒火·重案》,也留下了最经典的他们

时间:2021.08.0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ino


1905电影网专稿 《怒火·重案》火了,上映五天,票房突破3亿,口碑也好评如潮,猫眼9.5,淘票票9.3,豆瓣7.7,表现相当突出。作为陈木胜的遗作,不仅创下导演作品在中国内地票房的最高纪录,也是他这十多年来,获得观众评价最高的一部电影。



全片的动作场面,结合了甄子丹标志性的动作风格和陈木胜一贯的火爆枪战,打得激烈又爽快,而另一大亮点,则是谢霆锋塑造的反派邱刚敖。

 

动作猛,反派也猛,是陈木胜电影的一大特色。他的每一部电影,都会有反派人物,他们“坏”得有特点,有个性,但也有弱点,他们或遭遇背叛,或有心理创伤,或为报仇而不得不走上极端。

 

从《怒火·重案》的邱刚敖一角出发,一起来回顾盘点陈木胜导演电影里,由六位不同演员饰演的六大反派。


最愤怒的反派



《怒火·重案》

邱刚敖(谢霆锋 饰)


邱刚敖,人如其名,刚硬又狂傲。从外表造型,动作设计到角色内心的塑造,邱刚敖是陈木胜电影里一个人设相对丰满、完整的反派形象。

 

脏乱飘逸的头发,脸上留下的刀疤,与警察对决时双手耍的蝴蝶刀,飙的重型机车等,都增添了这个反派的邪魅气场。



邱刚敖的这股“怒火”并非是彻底的邪恶之火。他原来也是一名好警察,在一次解救富商的任务中,他和组员接受上级指令迅速办案,意外过失杀人,却因为黑警上司的出卖,被迫入狱服刑,同组的好兄弟也为清白而自杀。

 

这一切摧毁了邱刚敖这个满怀警察理想的青年,出狱后他瞬间“黑化”成满怀仇恨的悍匪,有步骤性地报仇,一一杀害了当年事件中的毒贩、富商和上司,也设计让当时被蒙蔽真相而在法庭上做出指正的警察阿邦,如他一样经历一场无法抉择的生死时刻。



尽管阿敖犯下种种可恨的罪行,也不免对这个亡命之徒有同情和怜悯,正如片中所说,“这个世界不只是有黑与白,还有很多灰色地带。”

 

在教堂大战中,面对注定失败的结局,阿敖大喊“我认输,但不认命”,他的自绝而亡愤怒而悲壮。相比陈木胜电影里的其他反派,这个人物立体复杂了许多。



谢霆锋的演技同样值得褒奖。除了帅与酷,他的动作戏以及与甄子丹的实战对决,场场都打得利落漂亮,有很多场文戏也能够看到他对人物情绪的细腻处理。

 

在夜深人静独处时,可以通过表情感受他内心的挣扎与痛楚。在法庭戏中,镜头不断特写他面对不同证人,不同情绪的反应。在警局中,他与甄子丹对峙时迸发出的愤懑与不屑,也都是通过微表情来演绎,传达了角色的具象心理变化。



谢霆锋说,“刚敖的矛盾跟绝望,是我在自己生命里面挺能感受到的,这个同感让我这一次演得非常有快感”。

 

在以《线人》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后,谢霆锋或许会再以《怒火·重案》的这个动作片反派角色赢得一张入围的门票。


最想不到的反派



《扫毒》

张子伟(张家辉 饰)


《扫毒》的终极大BOSS是卢海鹏饰演的泰国毒枭八面佛,他一声令下,就可以派两架直升机架上加特林高空扫射缉毒警察。

 

而张家辉饰演的张子伟,原本是扫毒组的组员,与组长马昊天、卧底警察苏建秋是好兄弟。因为捉拿八面佛行动失败,在八面佛的逼迫下,马昊天不得不将阿伟当做牺牲品,扔进鳄鱼池。



这个角色经历了两次意料之外的命运反转。他先是幸运存活了下来,成了八面佛的女婿,替他卖命。他对所谓的好兄弟也心生隔阂,怨恨马昊天选择他牺牲。



多年后,阿伟的气场已从过去的随和变得充满戾气。三人首度重聚时,张家辉贡献了全片最经典的一段台词和演技高光。

 

“阿伟已经死了,你挑的嘛偶像,段坤我吃定了,耶稣也留不住他,我说的。”他怒吼着,眼角也泛着泪光,所有的话语和姿态都充斥着不满,暗藏着隐忍。



张子伟其实要的是兄弟们对他诚挚的道歉,解开心结后,他也马上“改邪归正”,与兄弟们再次团结在一起反击八面佛。

 

张子伟从正派到反派,再转为正面立场,角色弧线的多次转变与张家辉老道娴熟的拿捏诠释,深得影迷喜爱,他也获得了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最卑鄙的反派



《危城》

曹少璘(古天乐 饰)


古天乐较少演反面人物,在《危城》中饰演的军阀少帅曹少璘就很有记忆点,他不仅是嚣张跋扈的反派,还是杀人如麻,享受屠杀快感的“变态”。

 

仰仗着军阀父亲的权力和从小对他的溺爱,曹少璘这个纨绔子弟把杀人视为理所应当,把杀人当做他肆意把玩的游戏。

 

“杀人还需要理由吗?我八岁那一年就已经开始杀人。那时候我爹就跟我说,儿子,没问题的,你想杀谁就杀谁,因为你是曹瑛的儿子。”



曹少璘在片中的开场戏,就完全展现出了他的凶残和狡诈。他来到普城内的一家客栈,本想以牛肉面放了葱花为借口大开杀戒,没想到老板没有放葱花,他又改称不喜欢吃牛肉,连开三枪崩了老板,还有在场的女老师和小男孩。



事后他还假装无辜,赖着自己是军阀的儿子,令普城的老百姓束手无策。他刻意上吊自杀,大伙不得不将他救下。城内的财主们恭维他,一言不合他也开枪杀了他们。古天乐总是发出一阵阵渗人的笑声,演出了这个“杀人魔”的卑鄙无耻。



曹少璘自身并没有多强大的实力,他靠着父亲的势力横行霸道,靠一把手枪对抗城中手持冷兵器的百姓,一旦失去手下的保护,没了子弹,最后就惨死在百姓的乱棍之下。

 

电影是以曹少璘去讽刺当下现实中如“我爸是李刚”的这类人,针砭时弊,反对强权压制公理,崇尚追求正义与公道。


最能打的反派



《男儿本色》

天养生(吴京 饰)

 

吴京早年在香港电影圈发展,拍摄了许多港产警匪动作片。他和甄子丹在《杀破狼》中的一段巷战对决已成动作教科书,他在陈木胜导演的《男儿本色》中饰演天养生,则是这一批动作片里塑造较为成功的角色。

 

天养生之所以变得无恶不作,是为了替死去的兄弟讨回公道。他们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在一场运钞车劫案中被黑警出卖,三个兄弟落难。不甘心的天养生发誓要为兄弟们报仇雪恨。



他无视任何法律秩序,一桩桩疯狂行径接连上演,甚至敢直捣警局,杀害警察。


面对警察质问,天养生怒回:“公义,在哪?我现在都找不到!我没饭吃的时候,公义在哪?公义,是要靠我用拳头打出来的。记住,要有实力。”

 

“有没有人性不重要,生存才重要。”他坚信的是一套弱肉强食、勇者必胜的绿林法则。



吴京本身的武打功力和硬汉形象大大强化了这个反派人物的暴力程度。

 

他在天台上一脚踹飞谢霆锋饰演的警察陈晋。余文乐饰演的督查方奕威单挑他时,都要被打到吞下数颗子弹。在大决斗中,他一个人对战三个警察主角,都不是他的对手。


 

最终,天养生是被一块地上的玻璃碎片扎进后脖,又遭遇手雷引爆,才完全丧了命。


吴京在《男儿本色》中的表现锋芒毕露,演绎出一个人狠话不多的冷面杀手形象,风头甚至要盖过警察三人组,之后他和陈木胜还合作了《全城戒备》《新少林寺》《危城》等片。


最缺爱的反派



《双雄》

欧阳锐(吴镇宇 饰)

 

欧阳锐虽然心狠手辣,却不是特别强的匪徒,在陈木胜电影的一众反派中,论实力得排末位。

 

但是,吴镇宇出彩的演技,稳稳撑起了这个反派。为了一颗价值连城的宝钻,欧阳锐必须依靠黎明饰演的催眠专家黎上正,也不得不绑架他的妻子和他好友的儿女,威胁他利用高超的催眠术来帮助夺得钻石。



“冥想你自己的内心火焰,如何点燃你的信德。爱,会令你变成一个不同的人,你必须活过它,走过它,但内心的火焰如被邪念燃烧,你便成魔了。”片中,黎上正写的这段话点明了欧阳锐“成魔”的核心原因——缺爱。

 

欧阳锐失去爱情,也没有友情,无人可爱,也无人爱他,这是他最大的心理创伤。他胁迫黎上正帮助他,看见黎上正拥有幸福的爱情,也产生愤懑与嫉妒之情。



在黎上正假装中枪身亡的那刻,欧阳锐在枪林弹雨中对着他的尸体慌了神。


逃离现场后,他在车上的眼神变得落寞,甚至泛泪,当他舔了舔血手上残留的黎上正的“假血”,打开盒子发现钻石已被偷梁换柱,惊觉中了计,瞬间从哀伤转为暴怒。

 

这是吴镇宇为角色塑造上演的“神来之笔”,富有层次的情绪性表演展露出这个反派内心的脆弱面。



黎上正的催眠秘诀就是利用人的内心创伤来控制。纵使欧阳锐多么凶狠,智商有多高,也抵挡不了在关键时刻,被黎上正识破他缺爱的弱点,令他失了神,最终死于一场爆炸。


最霸气的反派



《冲锋队之怒火街头》

教授(于荣光 饰)

 

“教授”,不是大学老师,而是国际恐怖组织头领的外号。于荣光饰演的“教授”穿戴西装墨镜,胸前挂条大链子,俨然一副典型的大佬装扮。

 

这个悍匪既有勇也有谋,他犯下许多重罪:越狱、刺杀警察,为偷取九千万的赃款,直接打入国际刑警总部,如入无人之境。他不仅能武,还能文。



“休看我戴铁锁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听不明白要学啊,靓仔”。于荣光从小学京剧武生,他在片中就唱了这一段来挑衅警官,丰富了反派霸气嚣张的个性。


于荣光在90年代进入香港发展,在许多武侠片和动作片中演配角,《冲锋队之怒火街头》的“教授”,是他比较亮眼的一个角色。


文/kino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