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品道·谢霆锋 | 离开厨房之后,他变得真够狠的!

时间:2021.08.0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keva
品道谢霆锋:我是每天都逼着自己进步的人 时长:05:09 来源:电影网

品道谢霆锋:我是每天都逼着自己进步的人收起

时长:05:09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走进采访间的时候,一身黑褐色休闲打扮,戴着摇滚金属耳环的谢霆锋,保持着一贯的潮流与帅气。近年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是综艺导师,是米其林之友,但唯独演员身份少了曝光。



《怒火·重案》让他再度出现在大众视野,以一个反派角色重新拥抱大银幕。


“谢霆锋是开了挂的帅,扔炸弹那刻绝了!”

“以前看谢霆锋是帅,现在看谢霆锋是狠!”



这部电影让他收获不少肯定。如果说,昔日观众对他的认可停留在耍帅摆pose,那么如今大家对他的赞美,已经延伸到了演技新层次。


谢霆锋变了,更进一步地说,他终于完成了蜕变。见证过香港乐坛的巅峰与低谷,也亲历了香港影坛的兴起与落寞,大小奖项收获无数之后,谢霆锋悄然越过不惑之年,当年在舞台上怒摔吉他的叛逆不羁逐渐褪去,身上开始多了一份象征成熟的从容与稳重。



谢霆锋x陈木胜

“还没有看剧本,我就答应他拍戏”


采访伊始,谢霆锋很快进入状态。他说,答应拍《怒火·重案》时,连剧本都没有看。导演陈木胜给他打电话,说有这么一个想法,就一口答应下来,“我没有考虑太多啦,因为之前跟他拍过这么多电影!”

 

他对他绝对信任,信了足足二十二年。


 

上个世纪末,后四大天王时代,谢霆锋顶着“星二代”光环横空出世,出道不足三年,已经手捧香港乐坛和影坛的“最佳新人奖”,一时风头无俩。但可惜,他年少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在圈中口碑平平。


陈木胜不介意这些“花边”,他找了谢霆锋拍《特警新人类》,那是两人的第一次合作。那时候,谢霆锋本色出演,贡献的演技还略显青涩。



陈木胜偏偏看好这个叛逆少年。他会在片场亲切地唤谢霆锋做“仔”(粤语里,“仔”是儿子的意思)。


《新警察故事》《男儿本色》《新少林寺》……只要自己片子有合适的角色,陈木胜就一定会叫上谢霆锋,带着他一起“玩”,一起“打”,一点一滴地培养与指导,为他开拓新的戏路与方向。



这些年来,两人合作无间,互相欣赏。聊到自己在陈导戏里的成长,霆锋格外认真,“20多年来的积累很多。在电影里面很多危险的镜头,都是跟他一起度过的。我会记住一辈子,特别特别深刻。”


谢霆锋把陈木胜视为恩师,不管是演戏,还是做人。《怒火·重案》是彼此的第7次合作,令谢霆锋没想到的是,它会成为导演留于世界的遗作。



2020年8月23日,陈木胜因为鼻咽癌与世长辞。失去一位可亲可敬的前辈,失去一位提拔自己的恩师,谢霆锋用“失去了右手”来形容这种痛苦,时隔一年的上影节发布会,对着空出来的导演座位,还是会忍不住落泪。

 


电影上映之后,口碑反响很好,我希望追问更多谢霆锋关于陈木胜的交情,但他不想细聊,不是忘记了昔日的师徒情分,是埋藏在心底深处的伤口,尚未愈合,不愿轻易提起。


这份年少甘苦与共而来的情谊,两代电影人的惺惺相惜,注定藏匿在128分钟的光影里,迎来一次略带遗憾的暂别。



谢霆锋x《怒火·重案》

邱刚敖的矛盾与绝望,我都能懂”


《怒火·重案》开拍之前,陈木胜问谢霆锋,想演好人还是坏人,霆锋说,一定是演坏的,因为“好人难做”。

 

这是他第二次在陈木胜的戏里演反派。上一次在《新少林寺》里演“曹蛮”,谢霆锋想把他演得更坏、更贱,想让观众对他咬牙切齿,“很想把这个人杀了。”而这一次,他在《怒火·重案》中演“邱刚敖”,这人却“坏得有点可怜”,甚至有观众不希望他的结局是默然死去。

 


谢霆锋拍《怒火·重案》很兴奋的一点,是终于可以和甄子丹“对打了”,后者的角色,是邱刚敖的“敌人”张崇邦。两人曾经合作过《龙虎门》《十月围城》,但从来未曾“以武交手”。


谢霆锋还记得,拍最后一场教堂大战,自己提前一个多月就跟对方交流,“丹哥有想法了吗,我们该怎么拍、怎么打?”甄子丹始终不回答。


直至临近拍摄,他突然抓住霆锋,邀请对方挑战《杀破狼》里他与吴京热血搏杀的那段经典。他还是用棍,让谢霆锋用刀。“第一天以为他开玩笑,结果他说了两三天,我知道完蛋了,他是要来真的。”谢霆锋只好回去做功课,思考如何把刀玩出新花样。



他能够理解阿敖从绝望衍生出来的残忍,所以他为这个男人设计的武器是蝴蝶刀,理由是,“不流氓、不坏蛋,都不会用这种刀。”


谢霆锋以前有驾驭蝴蝶刀的底子,会用左手舞弄,而为了更加贴合人物,这次还专门练了右手操控,达到双手并用,每一场动作戏,他都要求自己,每一拳,每一脚,每一刀,每一枪,都要贴近角色,要让动作戏,更有戏。



警棍、蝴蝶刀、榔头、铁棍、铁锤,教堂那场肉搏,两人用的全部都是冷兵器,“真刀真枪”地实战,一步变换一个招式,一场大战,拍了十天。


拍完这场戏,甄子丹都在感叹,《怒火·重案》就是他近年打得最爽的时装动作片。谢霆锋也直言,这是久违的,令人沸腾起来的打戏。



阿敖最终没有死在张崇邦的棍下,而是在终极大战失败之后,自己结束了自己,这个结局是谢霆锋参与设计的,到底要不要死,他还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像敖这样的人,这个结局应该最好。”


经纪人霍汶希为此解释,霆锋的意思,其实是要让观众看到,阿敖这个人没有退路,一直走到底,都没有反省,是真真正正的超级大反派。



谢霆锋x香港电影

“坚守信念,仍需证明自己”


陈木胜曾给谢霆锋写过一席寄语,“坚守信念”。从1999年到2021年,从《特警新人类》到《怒火·重案》,二十年如一日,他的确做到了,在动作电影的路上,“坚守信念”。


谢霆锋不是没有拍过其他类型的电影,但交到他手上的剧本,很多时候就是动作戏。他有过疑惑不解,也问过很多导演,“为什么?”


林超贤给他的答案最妙,就四个字,“找你方便”。他说投资方投资这么多,就是要找一个样子比较好看、又会演一点点、又愿意为电影拼命的演员。“你看你,打又自己来,演又自己来,死又自己来,什么都自己来,不是很方便吗?”



听罢,谢霆锋没有接话,只是淡淡地笑,因为事实上,他就是这样。


《新警察故事》要拍跳楼戏,跳的还是高层地标香港会展中心,二话不说,他亲自上阵。从会展中心顶楼往下望,一幢幢高楼大厦,瞬间显得渺小,从高空滑落,身体突然失去平衡,但双手被绑着没法解开,再加上脖子被绳子勒着,他一度无法呼吸,翻起白眼。成龙在一旁吓坏了,陈木胜也赶紧喊停,但缓过神来,谢霆锋竟然主动要求,“再来一次。”



《男儿本色》又拍跳楼戏。吴京凌空一跳,谢霆锋紧追而上。对方一脚把霆锋从空中踢下去,他的背部先是撞上了楼层,然后跌倒在树上,还被树枝扎了,紧接着又撞到车厢,整个人趴在地上。那一场戏,谢霆锋差一点头部着地,“不是有一点运气,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不是跳楼就是跳海,不是追车就是格斗,一开始拍动作电影,谢贤狄波拉会发疯了般去找导演质问,霍汶希也会亲自到片场劝导,但这么多年过去,“他们已经不来了,知道劝不住我。”谢霆锋明白自己对武术的热情,“我一直相信打是一种身体语言,从来不认为演戏有打戏和文戏之分,打戏就像台词一样重要。”


有时候,他会向身边人解释,自己不是疯子,危险动作基本都有安全基础。有时候,也会偶尔“抱怨”,为什么父亲站着叉叉腰、耍耍帅就能把戏演好,自己却要拼了命,才能更上一层楼。


谢霆锋较劲,想证明自己,凭借《线人》拿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时,他在台上调侃谢贤,“你整天说自己拍了几百部电影、几百部电视剧,但你没有拿过香港电影金像奖,我今晚就把这个奖带回家(给你看)。”那是谢霆锋演艺生涯的高光,但距离现在,过去了十年。



于是我问,你觉得现在的霆锋,还需要证明自己吗?


“我觉得是需要的,我是每天都逼着自己进步的人。”



近些年来,关于港片发展的讨论声四起。而在谢霆锋看来,香港电影是一个深刻议题,可以轻描淡写去看待这个事情,就跟时尚一样,不会有一个纹路,一个斑点,一个颜色永恒地去领先潮流,每个地方,都会有属于它的时代。更深的一个说法是,香港一直都没有去培养更多生力军,拿动作电影来说,论年纪,自己可能是最年轻的一位动作演员。

 

他罕见谈到韩国娱乐行业,别人会花很多的资源跟时间去训练一帮10年后会很棒的人,所以才有“练习生”,“如果香港影坛要重新辉煌一次,就要埋头苦干去训练一群有演技,有作品,有实力,可能有点动作的新演员。”



尽皆过火,极尽癫狂,谢霆锋心里,Hong Kong Action是藏在血脉中的使命。上一辈香港影人曾经带领Hong Kong Action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是一种精神象征,一种荣耀烙印,“正因为这个标签,所以我才这么拼命,希望能够尽量维护它。”


《新警察故事2》《宝贝计划2》《特警新人类3》,谢霆锋都想过是否有开发可能,但因为种种原因,都还没实现。冯德伦看完《怒火·重案》之后也感慨地给他发短信,谢霆锋说,“希望《特警新人类》的几位原主创有能力把导演的一些想法跟计划完成。”


“未来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拍动作电影。但是,并非每一次,都能找到这么好的剧本,这么好的对手,以及,这么好的导演。”


采写/keva 视频/喵老师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