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神秘观影?郭帆竟因为他们,补拍了《流浪地球》

时间:2021.08.2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青果


1905电影网专稿 如果免费请你看一部尚未上映的电影,你会有兴趣吗?如果加个前提,在电影开始前,你都不会知晓任何信息,甚至这部作品有可能还是未完成特效的版本,你还会有兴趣吗?如果再告诉你,你的映后反馈甚至会影响电影创作者后期的内容调整,是否又能极大地满足你的好奇心呢?


这些所有未知的可能,让这次观影体验如同抽盲盒一般,充满了惊喜。在做好这些“是否”选择之后,你是不是会问,这种机会从哪里获取呢? 或许接下来的内容能让你了解这种特殊观影背后的故事,让你有机会参与到电影的“创作工作”中,给导演们“找茬”。 


入选“门票”


相较于上映前夕的观影团,这种“观影团”显得更为神秘,用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映前试片调研”。通常会有专业的市场研究团队,对一部仍在制作中的电影进行观众招募,并不会提前向观众透露任何电影信息。相对地,对于参加这次活动的观众而言,更是不能在任何平台泄露此次观影经历。 



观众似乎掉入“平行时空”,享受了一部全新电影的粗剪。那么,如何才能获得进入这个“时空”的门票呢? 我们了解到有两个途径,一个是猫眼或者淘票票根据用户以往的购票经历,不定时向部分用户推送短信。通过短信中的问卷链接,观众们有机会被邀请参加一场神秘观影活动。 



另一个则是由更专业的电影市场研究团队,通过更多层次的筛选,找到合适的观众,参与到试片调研的工作中。凡影是目前市场中,较专业,以及经验丰富的的研究团队之一。如果说观众平日里的买票行为,就能获得购票平台的观影邀请函,那大家又是如何才能被这一类研究团队选中呢?


首先,对于研究团队而言,他们渴望有强烈表达欲的观众。而市面上各类正规平台的调研问卷,则有机会让观众得到入场的第一张票券。


当然,并不是随意填写过调研问卷的人就会有机会,只有在这类调研过程中,选择了“未来愿意被类似调研联系”的人,才真正有机会被研究团队后续挑选。


《找到你》调研分享会


即便大众接到了相关调研电话之后,并不代表他真正得到了观影门票。调研人员会对其进行更深度的内容问询,防止在调研中遇到相关的从业人员,又或者是演员粉丝的情况。凡影的研究团队告诉我们,在这种问询过程中,他们不再是单纯地用“是否”问题,而是采取广度更宽的形式,进而区别相关人员。


《最好的我们》调研分享会


《一出好戏》《最好的我们》这类流量参演的电影为例,现实中不少演员粉丝都渴望能率先看到这类电影作品。为了获取更客观的调研数据,这个群体自然不在调研范畴中。于是,在整个甄选过程中,研究团队会拿与他同一类型和性质的演员问询,并通过对方在面对不同演员的反应和回复语气,作出相应的判断。



不过,出于种种原因,凡影目前筛选通过率仅有7%左右,“大概每邀请100人,只有7-8人愿意前往。”除了各种客观因素,研究团队时常也会被质疑是“骗子”。 


观众的筛选


那么最终这个观影场的观众成分如何组成呢? “根据市场真实的观众成分进行模拟。” 研究团队会根据市场上前一年不同年龄段的观众比例等进行邀请,性别方面同样如此。虽然大家概念上会认为电影市场更接近女性市场,讨好女性观众有可能实现电影场成绩。但实际上,根据凡影2016至2019年的抽样调研显示,中国电影院观众的性别比例整体接近1:1。映前调研模拟的是整个电影市场,因此整体也是同比例进行缩小。 


招募观众排队入场


而我们时常会碰见不少电影在做宣传的过程中,标榜自己是某种特定观众为主的影片,甚至在首映礼组织观影团时,都会强调“女性专场”“亲子专场”等形式。这种模式恰好是普通观影团和映前调研观影最大的不同之处。前者是为了满足上映后的口碑管理和宣传需要,但后者则是更多服务于电影内容制作,它尽可能地让观众站在客观角度去判断这部电影。甚至有可能所谓的这些受众群体,就是来自映前研究团队的数据报告。 



当然,像女性电影、儿童电影等题材的作品在筹备前期,便会有极其明确的受众目标。这类电影的片方也会希望研究团队进行专场测试,但研究团队通常会为了数据的客观性,尽可能说服片方还是根据市场整体的消费者属性来组织。


电影制片人郑亚旗曾在我们的采访中谈及,电影《皮皮鲁与鲁鲁西之罐头小人》前期在测片的时候,确实做了两波观众,一波是家长带孩子的,一波是没有孩子的。测试最终结果确实证明了家长的观感会高于20-30岁还未有孩子的观众。



试片的可能性


如果观众抱着能看到主创的心态,那么我们要提前告诉你,这不可能。 从观影心理来说,即便是影视行业从业者,在观影过程中遇到主创,其映后反馈的客观性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所以研究团队通常会和导演团队解释清楚,希望他不要出现在观影场中。观众这样给出的评价,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影片本体的质量。 


当然时常会有导演比较坚持,希望能身处观众群中,感受观众最真实的反馈。“我们便会让观众都入场之后,灯黑之后才从侧门进去,等到电影开始滚字幕的时候,导演就必须悄悄离场。


郭帆导演在《流浪地球》试映的时候,就曾想办法接近观众,毕竟郭帆导演那会儿还没有过多的台前曝光,不少普通观众对他并不认识。如今随着电影的爆红,郭帆被大众所熟知,可能《流浪地球2》再有类似合作的时候,他就会被研究团队“驱逐”。 



《流浪地球》最终能实现票房奇迹,映前调研绝对是功不可没。《流浪地球》第一次进行放映调研的时候,整体特效完成60%左右,仍有不少绿幕画面没有完成,但并不影响观众对故事的理解。影片最终前后进行了三次大型的试片调研,郭帆也根据每次调研结果进行适当的调整。尤其是补拍了两个重要的戏份:一个是吴京在海滩上抱着儿子的戏份,另一个则是吴京送别妻子的情节。有了这两场戏的支持,电影中父子的矛盾则有了更充足的说服力。 



除了这些重要桥段的补拍调整之外,郭帆最终还根据调研报告的结果,适当对各种人物进行了简单的删减调整,让整个事件中每个人物的冲突变得更明朗。 


试片的小插曲


对于这种试片调研而言,并不是所有粗剪都能让观众接受,“曾经有一部电影想做调研,但那会儿电影里有个重要的特效尚未完成,我们内部评估这会直接影响观众的观感和对故事的理解。所以就劝导演,等大体的特效完成之后,再进行试片。”事实上,大多数观众对于电影的剪辑、配乐等环节,并不一定能有直观的反馈,但是对于故事本身的问题,则会有非常直接的敏锐度。 



以上只是简单抽象的描述。具体到实际操作,研究团队通常会把整个项目拆分成10到20个元素,变成一张简单的调查问卷供观众填写。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而这远远没有结束。根据电子问卷的反馈,研究团队能第一时间掌握观众的填写情况,并邀请重点的观众留下来再做进一步的沟通交谈,让研究团队有机会收集更感性、更有深度的反馈。 


在调研过程中,不少影片时常也会面对多个结尾版本的抉择问题。那么观众是否有机会看到两版内容呢?其实并非如此。研究团队会组织两波不同的观众对相应版本进行评测,“我们会认为观众受到‘污染’,第二个版本容易被观众第一版先入为主的感受所影响。” 



观众在映前看到尚未公映的影片,看的是好奇和新鲜,而这种情绪恰好是研究团队所追求的客观。至于电影片方是否会根据调研报告再做调整,这就是创作团队自己所考虑的事情了,对于研究团队而言,他们的任务在递交上调研报告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如果是素材或粗剪样片,那么影片定剪前,片方还能有更多的参考维度,无所不能的剪辑或者补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修补情节漏洞、调整影片节奏、优化场景呈现…… 


不止测试电影


有的电影在试映之后,可能遇到演员档期或者其他种种原因,无法促成最后的修改。但事实上,不少精明的片方从剧本时期就开始了测试。编剧冉甲男曾在我们采访时坦言,在创作真人版《葫芦兄弟》的剧本时,制片人江志强为了说服她做出某种改编的可行性,拿出了厚厚一沓的调研报告,“这是我见过最厚的调研报告,他找了几个人写了不同版本的《葫芦兄弟》的梗概,有喜剧版、有黑化版、有正常版……”


正是通过研究团队,对每个版本进行深度分析,得到了一个相对当下市场认可度较高的设定。 



除此之外,电影《最好的我们》同样是从剧本阶段,就和研究团队进行非常深度的合作,不断招募观众对剧本和样片进行调研。最终在一次次的修改之后,《最好的我们》的类型观众远远超过市场平均水平,也打破了当时青春片票房的天花板。 



其实这种模式在好莱坞并不少见,甚至是整个电影工业化中被前置的重要环节。如今,中国电影越来越多愿意进行映前调研,真正实现商业电影的市场性,用这种方式将“电影-观众-市场”形成稳定的三角形。更何况,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市场也是把可能留给做好准备的电影。那么,观众们是否做好准备,迎接那通邀请电话了呢?


文/青果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