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聚焦香港动作片的黄金时代,中国功夫是如何打进好莱坞的?

时间:2021.09.1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Sir电影

《尚气》还未定档。

但它掀起的旋风已经越来越猛。

烂番茄新鲜度92%,爆米花指数98%。

票房早就突破1亿美元。

除了等。

我们还可以……刷刷预告片。

觉得熟悉吗?

小尚气(刘思慕 饰)在他爹徐文武(梁朝伟 饰)的监督下打木桩。

别说你没想到《叶问》系列。

林中戏一节,服装、背景、色调不仅与《英雄》有些相似。

△ 上《尚气》,下《英雄》

狭窄空间和废弃场地的打斗。

都像是香港动作片最爱上演的戏码。

因为以上动作设计,大多出自布拉德利·詹姆斯·艾伦。

没听过?没关系。

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成家班第四代成员。

他跟成龙在99年的《玻璃樽》中有过激烈打斗。

不好意思,放错了。

是这张。

但他更多隐在幕后,当动作指导。

代表作包括《神奇女侠》《环太平洋》和《王牌特工》系列。

这漂洋过海的功夫火种。

源头呢?

有一部电影唤起了我们的记忆。

集齐成龙、徐克、袁和平、洪金宝、曾志伟、甄子丹、程小东、刘伟强、元华、元秋、钱嘉乐……

他们可能正在被年轻一代遗忘。

却从来没被超越。

《龙虎武师》

“纪录香港电影武行六十年风云。”

可是。

有多少人喜欢听老一辈提当年勇呢?

谁不是在追随着最时髦、最酷炫的新科技?

拳拳到肉、无电脑特效的拍摄方式,在今天看来,已经显得太遥远。

可是当你真的看进去。

哪怕是不熟老港片的人也会被点燃。

故事有料有趣,听洪金宝等人讲话简直不要太亲切。

配乐新潮、大胆,对《男儿当自强》的改编符合影片气质,主题曲《Live like the last》则唱尽男儿热血。

△ 截自QQ音乐

而且笑料颇足,甚至有许多Sir这老港片迷都不知道的片场趣闻。

看完后Sir意犹未尽,只恨导演没能剪出八小时成片。

索性,今天就把香港动作片掰开揉碎。

聊清楚那些功夫小子们是如何打下市场、惊呆观众、征服好莱坞。

又是怎样在一次次的回光返照中,无可挽回地走向没落。

01

起始

《龙虎武师》主要讲述的是80年代,刘家班(刘家良)、袁家班(袁和平)、洪家班(洪金宝)、成家班(成龙)这四大班是如何明争暗比,打造出动作片的极致辉煌。

但Sir私以为,他们还不足以完全代表香港动作片。

说到这,不如先从那段被尘封的往事讲起

三四十年代,战乱不断,梨园行处境艰难。

许多北派艺人南下到香港等地发展,于占元只是其中之一。

你可能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肯定认识他的徒弟:

洪金宝(元龙)、成龙(元楼)、元彪、元奎、元华。

又或者,袁和平(元庆)、袁祥仁(元祥)。

当时香港戏曲行业还算兴盛,需要大批戏曲演员。

于占元在香港稳定下来后,趁势创立了中国戏曲研究学院。

校舍虽矮小、破败,但于占元毕竟有真本事,所以不少人带着孩子前来磕头、拜师。

签的生死契,颇为刚烈:

投入于占元门下为徒,学习梨园生计,言明十年为满。

于期内所得钱银,尽归于师父收入,食宿衣履尽由于师父负担,无故禁止回家,中途不准退学。

倘有天灾病症,各安天命。私自逃走,两家寻找。顽劣不服,打死毋论。

△ 《霸王别姬》,戏班师父打犯错的徒弟们

有时,于占元很“慈祥”。

比如不收学费,和徒弟们同吃同睡。

有时,他很“严厉”。

为了提高戏院竞争力,对徒弟们的训练抓得非常严格。

“大师兄”“二师兄”受不了苦,逃了,“三师弟”洪金宝便顶了大师兄的位次。

△ 图片源自CCTV-10《第十放映室》,下同

洪金宝也受不了苦,但每次逃跑都被抓回来一通打,连包庇他逃跑的元华都被师父责打80多棍。

△ 他们可能就像这样被打到抱头鼠窜

洪金宝开玩笑地说,疼得厉害的时候,他曾暗暗发誓,当师父老了打不动了,自己一定要教训教训他。

日子就这么过去。

有一天,于占元挑了7名出色徒弟表演京剧《七小福》。

△ 于占元和“七小福”

由于演出很成功,“七小福”戏班便流传开来。但他们人员并不固定,鼎盛时期,会有好几个“七小福”在不同戏院表演,积累舞台经验、赚钱,一举两得。

但好景不长。

还没等他们成“角”,戏曲行业就被电影冲击得不像样子。

学戏之余,洪金宝开始带着师弟们到各个剧组跑龙套,当替身。

学成出师后,他成为了一名职业武师,收入还算不错。

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他赚那点钱,在另一批人面前,根本不够看。

02

发展

1957年,邵逸夫返港。

次年,他与三哥邵仁枚成立邵氏兄弟影业,并担任总裁。

返港之前,他去过一次好莱坞。震惊于美国影业之发达的他,在九龙清水湾大埔仔建立了占地超100万平方英尺的邵氏影城。此后几十年,这里逐渐发展成了“东方好莱坞”。

与此同时,金庸在香港创办《明报》,开始连载《神雕侠侣》等小说。港人看得如痴如醉,甚至有人从新加坡赶来买报,只为最快知道小说后续。

武侠小说的大火,促使邵逸夫决心拍新式武侠片。

1966年,胡金铨执导《大醉侠》。

在武师圈摸爬滚打N年的韩英杰(于占元的女婿)和洪金宝担任动作指导。

徐皓峰在《刀与星辰》里说:

(动作指导)他们说是指导,实则是武打场面的导演,负责镜头和动作设计,在现场实际指挥拍摄。

动作指导的分量,可见一斑。

这片子的主角你们也都熟,金燕子郑佩佩

想不起来是谁?

喏,后来的她成了华夫人。

△ 人生建议:不要在华府提起唐伯虎

本片在武打上,既注重实感,也注重美感,很受观众欢迎。

经此一役,洪金宝看到了一点奔头,胡金铨则确立了新式武侠片风格。

但还没等他继续大展拳脚,好友李翰祥就因片酬问题同邵氏爆发矛盾。

随即,胡金铨与李翰祥一起出走,到台湾发展。

到台湾后,胡金铨耗资数百万,历时四年,拍出《侠女》,票房却不甚理想。

墙内开花墙外香。导剪版《侠女》送去戛纳,引起轰动,提名金棕榈,并获得技术大奖,这是香港动作片第一次扬名国际。

《侠女》的英文字幕校对编辑,大家也熟,港大文学硕士许鞍华,这是她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的开端。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胡金铨出走后,邵氏开始重用导演张彻,并请来倪匡当编剧,刘家良当动作指导。

次年,张彻执导的《独臂刀》上映。

第一周票房就突破百万,人送外号“张百万”。

此后,《独臂刀王》《十三太保》一部接一部,担纲他影片主演的功夫小子狄龙、姜大卫红到发紫。

拍戏之余,他还培养了不少“徒弟”,吴宇森、李修贤、午马等人都出自他的门下。

邵氏得此助力,志得意满,打遍香港无敌手,还在每部影片结尾都打出一行字幕:

“邵氏出品,必属佳片”。

邵氏不仅片子给力,财力也十分雄厚。

70年代,邵氏在港台和东南亚拥有上百家影院,旗下人才众多,一年可以推出几十部电影。

电影事业搞得风风火火,促使了一大批人想要分羹。

其中,最有经验也最有实力的当属嘉禾影业。

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邹文怀、何冠昌、梁风都曾是邵氏骨干,在邵氏工作长达十余年,邹文怀更是一路做到首席执行官。

他们的另立门户,开启了邵氏与嘉禾以后数十载的双雄并立。

但对香港动作片而言,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闻名世界才初现雏形。

因为,“那个男人”回来了。

03

辉煌

熟悉香港动作片的人应该猜到Sir说的是谁

李小龙。

师从叶问,自创截拳道,开武馆,拍电影。

在美国混得红红火火的李小龙,于1971年与邵氏初步达成合作意向。

但一个功夫绝顶,自视甚高;一个家大业大,不缺人才。

李小龙要求一定自主权的条件,令固守艺人制的邵氏无法接受。

嘉禾邹文怀“趁虚而入”,赴美与李小龙面会,并以1.5万美元的片酬与他签下《唐山大兄》和《精武门》两部电影。

同年,于占元的戏院彻底办不下去,宣布倒闭。

大师兄洪金宝将成龙、元彪等一众师弟带到电影圈混饭吃,从最基础的龙套、武替开始干起,倒也算专业对口、人尽其才,没辜负十年苦练。

与邵氏风格截然不同的《唐山大兄》上映后,一炮打响,票房突破350万元。

嘉禾趁势提高《精武门》预算,布景、道具更加精良,力争顶流。

在这部电影里,霍元甲被日本人毒死。

其真传弟子陈真(李小龙 饰)查明真相后,单枪匹马杀到日本武馆,手刃仇人替师父报仇。

影片上映后,迅速打破亚洲电影票房记录,李小龙的招牌动作也受万人追捧。

香港街头,随处可见小孩子在那拳打脚踢,虽然做不出凌空飞踢,但抹鼻子的蔑视都学得有模有样。

随后,李小龙自组协和电影公司,自编自导自演,拍摄《猛龙过江》,双截棍耍得让人眼花缭乱。

△ 周星星同学看得兴奋不已,长大后在电影里疯狂致敬

又受好莱坞邀请,主演了由华纳、协和、嘉禾联合制作的《龙争虎斗》。

他带武师们入圈。

洪金宝、成龙等人在他的电影里跑过龙套。

在片场,洪金宝还与李小龙切磋过。

但李小龙很讲究武德,一招一式都点到为止。

可惜,没等他继续大展宏图,身体就开始告危。

《龙争虎斗》片场,李小龙多次头痛,还晕倒过一次。

他最后一部电影《死亡的游戏》,拍到三分之一,突发脑水肿,不幸逝世。

年仅32岁。

五天后,《龙争虎斗》上映,在全球豪揽超9000万美元票房。

一代传奇就此落幕,但对世界电影人的影响却不知凡几。

李小龙的出现,加速了香港动作片的工业化进程。

可他的离开,也中断了这一进程。

没了他,N多武师不知跟谁开工拍片,不少人选择离开武行另谋出路。

也有不少武师兴致勃勃拍片,想成为第二个李小龙。

比如《精武门》的导演罗维,找了个功夫小子元龙拍《新精武门》,票房惨淡到可怕。

王晶回忆当年场景说:“人人以为李小龙死了就是我叻哂(最厉害),所有武馆师父都成了主角,结果全部失败。”

香港动作片也沉寂数年。

直到懂得武术的四大班,大步走向历史舞台,它才又迸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

04

巅峰

下面有请,四大班登场

刘家良。

武术世家出身,父亲刘湛是黄飞鸿徒孙。

少学洪拳,硬桥硬马,稳扎稳打,当过十余年的动作指导。

执导筒后,他别出心裁,首次将黄飞鸿少年化,并捧红多名打星。

《长辈》还让惠英红拿到第一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 21岁的惠英红

袁和平。

带艺拜师于占元的他,投身武行数载。后受吴思远提携,在1978年执导了第一部电影《蛇形刁手》。

他的男主角不是别人,而是被称为“票房毒药”的亲师弟陈元龙。

袁和平说:“当时我很想开辟另外一条功夫片路线。”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一到他手里,毒药就成了灵药,元龙就此成了成龙。

天马行空的动作设计、搞怪的表演风格,实开动作喜剧之先河。

影片上映后,香港票房270万,全球票房650万美元,华语片年度票房亚军。

庆功宴上,众人喜不自胜。

趁合约没到期,乘胜追击,赶工拍出《醉拳》。

名为醉拳,但形醉意不醉,步醉心不醉。

票房更不醉。

在香港拿下670万,全球票房更是高达1500万美元,问鼎1978年华语片票房冠军。

李安称袁和平“每十年就有一些新做法,于是未来十年大家都效仿他”,说是“救星”也不为过。

洪金宝。

1977年,他自编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三德和尚与舂米六》上映,口碑虽一般,但票房还算不错。

后来他执导《鬼打鬼》,主攻功夫喜剧模式。

但却无心插柳柳成荫,成了香港僵尸片的开山之作。

林正英(洪家班成员)日后成为“英叔”一眉道人,也多亏他的鼎力相助。

到第三部电影《提防小手》,洪金宝对功夫喜剧已经驾轻就熟,还成立了宝禾电影公司,挂靠在嘉禾门下。

成龙。

前两位的师弟。

年龄最小,拍片最晚。

却后来居上,成为香港动作片的代名词。

执导的第一部电影《笑拳怪招》登上香港年度票房冠军宝座,第二部《师弟出马》直接打破香港影史票房记录。

△ 《笑拳怪招》惊现拿来吧你

八九十年代,那是香港演员和武师们“玩儿命”的年代。

观众也爱看“玩儿命”的人。

来看一组惊心动魄的镜头

《A计划》拍摄现场。

最难、最险的一场戏,是成龙要从十几米高的钟楼上一跃而下。

且只有两块雨遮卸力。

成家班的火星,身型、体重与成龙相似,自愿当“敢死队”跳下探路。

他不会受重伤,成龙才会接着跳。

预备——开机——跳。

火星很幸运,没受什么重伤,接下来轮到成龙。

预备——开机。

没跳。

磨磨唧唧几天,胶片废了一大堆,不仅浪费钱,还影响剧组进度。

成龙害怕啊,找到大师兄洪金宝。

他拍了几天就说

你来帮我帮我

你来给我弄

给我一点信心

(我)不敢跳

洪来了片场,等了好一会儿,成龙还是不敢跳。

大师兄暴脾气上来,“你妈***&^**#$***”,成龙这才从钟楼跳下。

但跳得不美观,落地姿势不漂亮,需要重拍。

一回生二回熟,成龙这次在空中调整了动作,终于摔得够“漂亮”,可以剪进成片。

但这场戏拍完,他痛到说不出话,连摆个pose都痛到龇牙咧嘴。

剩下的台词是后期配音,动作戏近景及特写镜头几乎全是替身。

以为这就是极限?

你还是小看那批人。

来看《龙的心》这组镜头。

真人+实拍;仰拍+大全景;八个人+七楼。

再细看,怎么那么多尘土在空中飞?

别猜了。

那是炸药爆炸的冲击波。

拍这场戏时,他们的落点地面被拆除,装了厚厚的纸箱子和海绵垫。

但毕竟是八人+七楼+组合动作。

人压人还有二次伤害。

拍完后,导演没喊“收工”,而是在喊“救人”。

△ 跳烂尾楼的8人中有他

武师们每天就在危险和成就感中度过,而且各个信心十足。

即使明知会受伤,也不愿说一句“我不行”。

好在危险系数跟收入成正比。

那时代,几位“大哥”身边的武师们个个富得流油,每人一辆私家车,放完工就去吃菜饮酒、打球赌钱。

若受了伤,大哥养他一辈子;

不幸丧命,则有一大笔安家费。

这,便是那个时代最真实的“江湖”,最生猛的义气。

这种互相信任、敢打敢拼敢搏命的精神,加上随时迸发的创意,天马行空的风格,成就了香港动作片的巅峰时代。

也让成龙、袁和平等人纷纷冲进好莱坞,闻名国际。

05

传承

这之后,CG技术崛起,好莱坞大片开始冲击市场。

缺乏技术与资金的香港电影市场虽然萎缩,但合拍片在某种程度上一直在为港片续命。

港导北上后,有大把机会等着他们。

武师们,有的转行做生意,有的还在电影业。

混得差点,就做替身,小配角。

发展好点,就做动作指导或者导演。

袁家班成员之一甄子丹,开始引领技术为先的时装动作片。

早年的《导火线》《杀破狼》,最近的《怒火·重案》,无不让人看得心潮澎湃。

港片土壤孕育出来的吴京,自编自导自演,自己担任动作指导。

《战狼》系列首开军事动作片题材。

可Sir也承认,让港片再去对抗好莱坞,已经门都没有了。

但往小了说,武师是一个行当;往大了说,武师是一个时代。

与其说,武行被时代遗忘,不如说“武行精神”在逐渐退出舞台中心位。

什么是武行精神?

甄子丹会说,是“做很多傻事”。

不用护甲你就光踢我吧

打我的脸 好啊你就打吧

打完肿肿的

没关系,打左边吧

元武会说,“不是人玩的东西。”

你不是让我蹦下来啊

你是让我站在那用背下来啊

背啊

火星会说,“痛是痛一点的。”

但是我们可以受得住

受得起

武行精神千千万,汇成下意识、脱口而出的两个字:

哎呀。

一句“哎呀”,是无法抑制的纯生理恐惧,却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再往深讲。

《龙虎武师》揭下了一层香港动作片的面纱。

我们平日看到的香港动作片,许多精彩名场面,其实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武行师父的功劳。

因为匿于角色身后,收获更少的荣誉,更多的伤病,他们却更懂通力配合,更熟知何谓相互成就。

比起星光熠熠的主角,他们更值得尊敬,更不该被忘记。

尤其在这样一个以闪转腾挪+慢镜头+吊威亚“打戏”为主的时代。

《叶问4》结尾。

叶问身患癌症,命不久矣。

他在家中教儿子叶正打木人桩,还让他用相机拍下来。

伴随着夕阳的余晖,叛逆少年叶正出人意料地听话。

但也只能止步于记录。

或许,在十年、二十年后,动作片会迎来新一波的辉煌。

但如今我们能做的,是跟叶正一样。

用心铭记它。

耐心等待它。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李寻欢不作乐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