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草莓星球来的人》豆瓣评分3.9,摩登天空综艺首秀折戟?

时间:2021.09.16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一起读娱


面对《草莓星球来的人》低口碑与低热度,不由得让人思考,跨界制作综艺成主流,而摩登天空明明手握优势资源,却为何节目口碑惨淡、壁垒重重?

读娱 | yiqiduyu

文 | 小咕咚

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摩登天空高调宣布入局综艺领域,主力推出“宇宙首档户外音乐节竞演真人秀”《草莓星球来的人》、展示音乐、音乐人、城市文化《慢游旅行家·乐享季》。

当前,已经播出的《草莓星球来的人》豆瓣3.9分,这是摩登天空进军综艺领域的第一份成绩单。很显然,这样的成绩不甚理想。

这不是摩登天空第一次涉足音综领域,早在三年前,马东和牟頔找到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表示自己想做一档乐队的综艺节目,邀请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乐队参与。当时,马东用两个“灵魂拷问”征服了沈黎晖,最终,《乐队的夏天》开播即出圈,豆瓣评分8.7分,而摩登天空也是当时的一大受益方,在最终TOP5名单中,痛仰乐队、刺猬乐队、新裤子乐队这三支乐队均属于摩登天空旗下签约乐队,成为了当年夏天的热门话题之一。

三年之后,摩登天空再度入局以乐队为主题的综艺节目,自然少不了旗下乐队的参与。但与此前不同的是,《草莓星球来的人》是典型的定制型节目,其节目模式与草莓音乐节深度绑定,30组新血音乐人通过竞演的方式夺取登上草莓舞台的机会。很显然,这既是挖掘乐队新秀的舞台,也是通过线上综艺反哺线下节目进一步释放草莓音乐节的影响力,单从节目影响力与舆论声量来看,这一诉求并未完全实现。

1

矛盾冲突过于密集

与清朗行动相悖

当前节目播出接近尾声,唱衰节目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如“马东:全靠同行衬托”、“就算我没看过乐夏,这也是个不及格的作品”……《乐队的夏天》珠玉在前,观众对乐队类音综已有较高的审美需求,而很显然,《草莓星球来的人》未能满足这一需求,还有网友感慨到:“雪碧这个代言选的好,透心凉。”

除了此前《<草莓星球来的人&全方位不好看》所分析的原因之外,读娱君还认为,整季节目矛盾密集所营造的负面氛围感是《草莓星球来的人》后续越看越难看的一大原因。

《草莓星球来的人》所邀请的乐队均是新血乐队,核心目的在于提升这些乐队的知名度与话题度,但在内容呈现上走进了误区。从已经播出的节目来看,《草莓星球来的人》大量采用以矛盾冲突吸引眼球这一传统的剪辑手法,着力放大人物冲突,来吸引大众的关注。

“我没有在节目上见过别人吵架,所以这两天很开眼。”《草莓星球来的人》的首位飞行嘉宾张碧晨曾如是感慨到。在首期节目中,Hoo!乐队成员当面diss已经淘汰了热浪乐队,不仅指出热浪乐队主唱纲子私下很拽不回应打招呼,还让他反思之前的队友为什么离开,并攻击他的音乐以及态度都不叫摇滚,而到了复活赛环节,热浪表演结束后,张亚东还“挑事儿”,问Hoo!乐队觉得对方的表现如何。

随着比赛的推进,乐队之间的明枪暗箭更是不断。海皮威尔因赠抢战卡给处在出局点的和平饭店,和平饭店借此机会对战右侧合流,使得右侧合流面临淘汰危机,对此右侧合流主唱佳虹在节目中多次内涵海皮威尔,#如何看待比赛中内涵对手的行为# 这一话题在社交平台也引发热议。

不止于乐队之间矛盾不断,安可团成员张亚东也多次与乐队发生“冲突”,在复活赛中,张亚东面对高嘉丰所获得的高分,对在场音乐人们的评分标准提出了质疑,并当场对提香所说的“我们听的很开心,所以给了三票”的观点进行了反驳,现场场面一度尴尬,而在网络端,也有网友称“他(张亚东)会成为为反对大多数而反对的人”。

除了这类小插曲之外,张亚东与乐队的其他冲突还被节目组刻意放大。在与虎啸春的合作中,因双方意见不合,张亚东离开了排练室,这一内容被前置到当期节目的片头,并留了一个很大的悬念,以期让观众来继续看下去。最终,与过往的综艺一样,这一愤然离场式冲突的结局是和解,只是虎啸春的方式有些特别,以手写信的方式道歉。

客观来说,在不能快进的台综时代,这样的叙事方式能够吸引观众一直停留在电视机前,了解事件的全貌,这对收视率有很大的拉动作用,但对于网综用户而言,可以随意调整内容进度来即时满足好奇心,从单期节目来看,内容本身就是乐队的单组叙事构成,这一片段对于节目整体叙事并无影响,故而这段内容提到节目开头毫无必要。

外加碎片化视频的流行,用户也可以在社交平台看到相关的内容片段。读娱君认为,这样冲突刻意前置,不仅形式老派,在节目最终的输出上也并无太多助益,反而给节目贴上了爱撕的标签,甚至战火一度衍生到了社交平台,而这样的舆情氛围与广电总局当前所主张的清朗行动相悖。

2

音乐、真人秀比例失衡

丧失了音综的纯粹性

对于摩登天空深度入局综艺行业,重磅推出《草莓星球来的人》,读娱君一开始是心怀期待的。随着节目的推进,低音乐浓度、高真人秀比例的内容配比,让人观看节目的疲劳感渐深,有一种乘兴而来、失望而归之感。

尤其在竞技节目主张爱与和平的当下,《草莓星球来的人》还在将diss、抱团等不和谐的行为当作节目的核心看点与话题,丧失了音乐综艺该有的纯粹,拉低了节目应有的格调与格局,也不利于新血乐队良性音乐生态的构建。

矛盾冲突频频出现,也与备受吐槽的赛制有一定的关系。早前,初选环节的1v1一曲顶生死、鲜有几率复活的赛制,让不少观众直呼不公平,而上位区、下位区的概念则更是繁琐,早前这一规则在《我是唱作人》这一节目中曾运用过。但这一赛制套用在《草莓星球来的人》并不适合。

单从人数来看,各个乐队总人数之和是《我是唱作人》嘉宾的数倍,乐队们三五成群商量对策,显得整个节目非常的吵闹,从选手阵容来看,《我是唱作人》均是明星嘉宾,他们在上中下位区的沉浮更有看点,而对于名气大抵相同的新血型乐队,分区挑战之于观众并无过多期待感,反而让内心渴望出名的乐队们进入自嗨状态,在上场的策略布局间整个内容战线非常长,并且这一环节的内容画风逐渐“宫斗化”。

对于音乐类节目的受众而言,对于音乐本身的需求要大于“宫心计”般的真人秀内容,而《草莓星球来的人》却本末倒置,以第3期为例,节目的上下集加起来有三个多小时,音乐纯享版只有55分钟,音乐与真人秀比例差不多是1:2.5,给人一种在真人秀中穿插音乐竞演的感觉。这样不符合用户观看习惯的内容比例,不仅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也难以重点体现单个乐队的特色,在节目推进过程中流失了大量的用户。最终,《草莓星球来的人》既没有满足原有音乐节受众的音乐需求,也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与影响力进行观众拉新。

读娱君认为,《草莓星球来的人》主推新血乐队、释放草莓音乐节影响力的初衷亦未能实现,这与节目本身的氛围感有关。《草莓星球来的人》节目灵感源自于已经面世11年的草莓音乐节,现场观众源自草莓音乐节的原有受众。也就是说,节目基因与观众基因同出自草莓音乐节,在一脉相承的氛围中或可形成不错的现场氛围。

而《草莓星球来的人》本身所要面向的不仅仅原有的线下观众,更是广阔的线上观众,但节目内容过于围绕草莓音乐节垂直抱团,将原有音乐节受众和视频平台用户分隔在两个世界,而新血乐队们也难以承担起纽带作用,最终,只能是节目录制现场氛围高涨、播出反馈一塌糊涂的局面。

结语:

近年来,来自喜剧、音乐、影视等领域的公司跨界综艺已经是常态化的存在。尤其是喜剧厂牌推出综艺节目,已成为内容行业的一大流行趋势。早些年间,贾玲成立大碗娱乐之后,便与浙江卫视联合出品了《开心剧乐部》,嘉宾也大都是旗下的艺人。近两年,德云社、本山集团、开心麻花先后与视频网站合作推出了《德云斗笑社》《象牙山爱逗团》《麻花很开心》等综艺节目,其中《德云斗笑社》已经连续推出两季,当前豆瓣评分7.6分,接近于《草莓星球来到人》豆瓣评分的两倍。

面对《草莓星球来的人》低口碑与低热度,不由得让人思考,跨界制作综艺成主流,而摩登天空明明手握优势资源,却为何节目口碑惨淡、壁垒重重?读娱君认为,除了节目内容、赛制存在的问题之外,摩登天空在节目的宏观层面亦存在判断失误。

可以参照的是,国内选秀节目鼻祖《超级女声》是将民选偶像们全部输送到天娱传媒,进行明星化的二次打造,而在《草莓星球来到的人》则是反向而行,一部分乐队本身来自于摩登天空,如首期节目中首轮PK的夏之梦与和平饭店,再到节目中接受安可团的检验,观众在节目中参与度不高,处于被动输出的状态。就以做菜来比喻,前者是从食材到成品均是由观众深度参与,而后者则是负责品鉴成品,这样用户所收获的体验与反馈是截然不同的,难以和节目乃至乐队产生深刻的情感粘性,外加新血乐队大多平平无奇,难以吸引大众的关注,故而在播出过程中节目难以出圈。

当前,在《草莓星球来到人》口碑折戟的情况下,这也启示着公司需在其他的领域探索助力新血音乐人的可能,毕竟当前的综艺所带来的影响力是有限的。据悉,摩登天空还与BEASTER共同发起后声可畏音乐人扶持计划,助新生代乐队/音乐人登上万人音乐节的舞台,这次能取得何种成绩?还待观望。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