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倍速时代的“脱水”节奏,年代剧《光芒》“爽”在哪里?

时间:2021.09.19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骨朵网络影视

文 │尢尢

当岁月成为过往,承载着时代记忆的年代剧便会留下一点印证。在近两年的市场题材里,年代剧的内容创作大多围绕着家庭琐碎,或者聚焦在风云历史,而再次将时针拨至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一观上海滩里小人物逆袭人生的传奇故事,属实已不多见。

好在《光芒》的出现,一定程度上使得这块略显冷淡的年代剧市场变得热闹了起来。这部于9月8日登陆湖南卫视金鹰剧场,并在芒果TV、爱奇艺同步播出的破雾追光年代传奇爽剧,由张新成、蔡文静等人领衔主演,讲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出身贫寒的程亦治与同样心有不凡的吴丽姿等有志青年,如何过五关斩六将,从伙计做起直到共同创办励邦银行,最终一路成长为坚持理想、实干兴邦的新青年的故事。

截至当前,《光芒》上线不足一周,但剧集热度大有稳步上升的趋势,评论数及弹幕数也连续多日蝉联榜首,作为骨朵电视剧排行榜中全网热度最高的上新剧集,排名基本稳定在前三甲,算得上是继暑期档《扫黑风暴》《乔家的儿女》等热剧之后顶住大盘压力的一道力证。

《光芒》作为一部距今百年故事的年代传奇剧,究竟从哪些方面给出了全新表达?

“三集升职、五集结婚”

这节奏让人好生上头

“无需倍速”是《光芒》这部剧带给观众最直观的感受。就目前日更式的发展速度,主角程亦治刚满三集就接连提岗、升职加薪,坐稳了钱庄掌柜的位置,不过五集就转而迎娶落魄白富美,将“一见钟情白月光”化为“长相厮守眼前人”,剧情节奏不可谓是不快。

看完男主程亦治“不是倍速胜似倍速”一般的事业爱情双丰收,再来回顾女主的出场路线,不难发现,吴丽姿也称得上是一位“节奏大师”,开局便失去父亲,被迫扛起生活的重担,紧接着母亲去世,为寻杀父之人还欠下了赌债,走投无路之时程亦治的再次出现给她带来了人生中的一抹光亮,故而火速闪婚。谁能想到从众星捧月到被迫成长,从失去至亲到收获“爱情”,吴丽姿的“人生翻转”也仅仅需要5集时间。

在如此快节奏、强情节的推动下,观众自然无需倍速便能沉浸其中,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反转又会在哪里出现。而且无论是快节奏的职场多级跳,还是“假面夫妇”的倍速式情感走向,都让观众们表示“燃了起来”。

《光芒》作为一部原创剧集,在叙事脉络上做到了尽可能地丰满,除了围绕程亦治、吴丽姿、徐树等有志青年的个人事业以及情感成长而展开的实干兴邦、追逐理想等主线脉络之外,还贯穿着女主吴丽姿为父报仇等支线剧情,主线剧情和副本内容之间环环相扣、层层递推,进而引得观众追剧追到“停不下来”。

同时,作为一部年代传奇爽剧,《光芒》并未流俗于模式化、套路化,除了以“程亦治光速升职”“‘励志’夫妇三面定终身”等颠覆性剧情来刺激感官,还在金融领域等专业知识上下了苦功,无论是钱庄熟知的“洋多厘贱,洋少厘贵”,还是实业扶持等相关内容,都在剧情的高速推进下起到了解读和补充的作用,使得年代传奇剧《光芒》在剧情设置上,更具通俗质感,接上地气儿。

从剧情叙事的角度切入可以发现,《光芒》确实做到了既不拖沓注水,又少悬浮套路,生动地刻画了属于那个年代的“后浪青年”们在面对职场生存、婚恋选择以及理想信念时的“光芒”图鉴。如此倒也的确不失为倍速时代下的一股清流。

戏里戏外“追光人”

在《光芒》里,有着手拿小人物逆袭剧本、白手起家的程亦治,也有家道中落但不认命、进而“反杀”成功的吴丽姿,还有怀揣理想、纯善正直的归国青年徐树等,虽然他们出身不同、性格迥异,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统统归属于那个年代最耀眼的群体——“追光人”。

就拿程亦治来说,虽成长于街头市井,但“心中有光”一直是他身上最易被他人感知到的标签,无论是为了多攒点钱而潜入大学校园“偷学”经济学知识、发现徐掌柜挪用公款而“惩恶扬善”,还是亲自研发桐油机器助力工厂起死回生、拒绝同昭正银行合作以护国纱市场等。从个人事业到民族实业,无一不流露着程亦治对于心中那束光的向往与追求。人物虽“小”,但光芒之下的背影却很“大”。

戏里如此、戏外亦然,当张新成、蔡文静、古子成等青年演员同各自的角色在戏里相遇时,彼时那份将个人成长与家国情怀相结合的理想信念便涌了出来。

《光芒》作为一部时间跨度近二十年的年代剧,自然也给主演们在角色扮演的拿捏上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为了更好地演绎出从底层一路摸爬滚打、逆袭成长为青年银行家的形象,张新成果断为戏增肥、调整气质,即便从程亦治一角的说话方式以及眼神举止也能瞧出,越发地坚定自如、无愧成长,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状态。

加以《光芒》中的“双强”设定,女主吴丽姿也摒除了传统玛丽苏的俗套剧情。其实此番蔡文静在同对手演员的切磋中,对外表坚韧实则内心柔软的吴丽姿一角进行的自我解读和塑造,于其自身而言也不失为向着更高阶演技的一次进发。

当持续燃爽的紧凑剧情撞上好演员们“向光而行”的信念感时,更是直接将观众带进了那段热血燃情、破雾追光的岁月之中。不觉间,隔着屏幕各执一端的两代“追光人”,也在《光芒》的指引下,跨越百年一起共鸣。

年代剧如何“光芒”四射?

《光芒》以金融业为切口,把干货伙计程亦治的成长奋斗史作为主线,从小人物的人生视角来叙写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家国存亡、民族实业危机重重的背景之下,有志青年们如何救亡图存、以萤火之力谋求振兴的实干路径。

正值建党百年的特殊节点,《光芒》作为一部焕发时代新光芒的年代剧集,也在通过自己的方式给出贴合当下的年轻化注脚。除了在剧集宣传中配合时下热门的“职场打工人”“先婚后爱”等趣味话题,还在选角搭配上考虑了“老戏骨”+“青年演员”的经典路子,尤其启用张新成等实力小生来为剧集提升热度,从该剧的微博话题讨论度中也可看出,观众缘不错的张新成的确在很大程度上给《光芒》的影响力带来了不少加成。

不过作为年代剧,《光芒》并未以历史厚重感示人,反而在令人上头的剧情推进中,闪耀着“青春”的影子。以程亦治为纽扣人物进行发散,将“家—社会—国”三个层面进行立体串联,在多线并行之中把“青春热血感+行业责任感+时代使命感”进行了情感叠加,借着“平凡”的小人物为年轻观众们提供了可供情感投射的对象,从而使得在他们身上显露出的家国之情,自然而然地也在青年受众的心里泛起了圈圈涟漪。

这点体现在数据上便是,《光芒》39岁及以下受众群体的占比超过70%,作为台网联播的上星剧,《光芒》在20-29岁这一阶段的受众占比接近四成,19岁以下的用户群体也超过10%,均高于常规台播剧,可见《光芒》作为一部“超规格”年代剧,在当下的年轻用户市场上的确更受喜爱。

在群像搭建的过程中也不难发现,《光芒》尽量规避掉了“工具人”出现的可能性,连小人物的血肉筋骨也一并刻画,例如敢爱敢恨的独立女性“蓝姐”,“认钱也讲义”的百事通“查理”,从弄堂小裁缝成长为一代服装设计师的“小铃铛”等,每个角色自身都有着相对完整的人物故事脉络,与主角们共同追逐着属于自己的“光芒”时刻。

其实《光芒》正在利用故事爽梗和极致人设对传统年代剧集做出突围创新,作品背后所展现的百年之前理想青年与时代命运之间的同频呐喊,更是从一定程度上与“生而不凡、各自有光”的当代青年形成了对谈和共勉,相信随着剧情发展的渐入佳境,《光芒》这出好戏也将被更多人看见。

独家头条:初露锋芒
剧情

独家头条:初露

黄龄登上娱乐头条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军人的荣耀——电影《长津湖》八一特别直播
综艺

军人的荣耀—

致敬抗美援朝英雄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