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八角亭,迷雾下的争议与揭秘

时间:2021.10.2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毒眸

观众带着硬核推理本的期待,打开了一个情感还原本。

文 | 符琼尹

编辑 | 张友发

祖峰、段奕宏、郝蕾、吴越……

去年冬天,《八角亭谜雾》导演王小帅、花箐,曾在办公室的黑板上,贴出一系列理想状态的演员组合。这个以悬疑为外壳,核心是呈现家庭里复杂关系的故事,需要能诠释复杂的演员。

在后续筛选中,最后定下来的主演名单,竟然与早期乐观想象的“神仙阵容”相去不远。这一串“神仙阵容”,参演了多部8分、9分国产影视作品,几乎是一批站在影迷心中鄙视链顶端的“戏骨”。

而手握柏林银熊的电影导演王小帅,更让这部作品有了一个高期待的开局。《八角亭谜雾》是今年迷雾剧场官宣的项目中最晚开机的一部。出乎所有主创意料的是,“出场顺序”被排到了第一位。

然而,在播出两周后,《八角亭谜雾》以豆瓣6分的口碑成绩正式收官。

9分阵容为何以6分结局?从网友与观众的反馈来看,该剧存在着两层错位。

首先是悬疑剧外衣与家庭剧内核的错位。“迷雾剧场”的招牌,让观众怀揣着“高能反转”“突破尺度”的期待,打开后却是一部比起破案,更重视呈现家庭关系的“玄家的儿女”。在其同名豆瓣小组中有讨论该剧口碑的帖子,“打着悬疑的名头吸引来的基本上都是看悬疑的,结果你给我搞一个家庭伦理剧”的评论点赞数位列第二。

其次是文艺片式的创作与悬疑网剧受众的错位。文艺片导演们习惯的叙事方式——手持拍摄、冷冽调色、台词隐晦等,当故事悬疑浓度不够高时,对剧情并没有锦上添花的作用。“镜头为啥非要影影绰绰的?”这则疑问在豆瓣短评中获得了近700的点赞。

毒眸(ID:DomoreDumou)与多位《八角亭谜雾》的主创对话后,发现这在本质上,是一个关于创作和市场认知有所错位的故事。这个并非为了迷雾剧场而生,甚至悬疑剧属性弱于家庭剧属性的剧,却载满了来自去年迷雾剧场剧迷的广泛热情。观众打开之后,难免有落差。就像在剧本杀店,带着硬核推理本的期待,打开的是情感还原本。

争议也由此而来。

一个电影导演决定去拍网剧

1988年至2002年间,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区先后发生了多起强奸残害女性的系列杀人案件。

这桩十余年未破的悬案,于2016年告破,2017年公审,引发了社会的热议。追踪这件事情发展的,就有王小帅及冬春影业制片人、《八角亭谜雾》总制片人刘璇。

他们在追踪事件的时候意识到,杀人犯的故事被广泛关注,被害的女性,以及她们家庭成员的状态却被忽略。“我们想要去了解,被十几年未破悬案所笼罩的被害者家庭是什么样的。”

家庭平静外表下的暗潮涌动,始终让王小帅有强烈的表达欲。他在2016年创立冬春影业,启动“家园三部曲”,打算用十年时间,创作三部以家庭故事折射中国时代变迁的电影。2019年上映并拿下柏林银熊的《地久天长》是“三部曲”的第一部。

《地久天长》

“不如以被害者的家庭为主角,做一个12集网剧吧?”刘璇提出。

彼时,《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尚未出场,但已经有了多部热门悬疑短剧。国外更是不乏强风格的短剧,比如刘璇和王小帅都很喜欢的《黑镜》和《小镇疑云》。

《八角亭谜雾》的故事雏形就这样被勾勒出来。与王小帅有过多次合作的编剧杨翌舒,在2018年加入了这个项目。她完善了案件相关的部分,尤其是对警队日常工作的刻画。

与王小帅导演一样对家庭的复杂性有表达欲的她,把许多切身体验放进了故事里——与剧中的玄珠一样,杨翌舒也是家庭中双胞胎里更不受宠的一位。在成长过程中,她常有一种“没有被看见”的感觉:

“有很多观众问,为什么里面的角色都不能好好把话说清楚。其实在家庭里,(我)会有那种你大喊大叫,说了很多遍,却没有人听我在说什么的体验。这种伤害一直到很久以后才能慢慢消融。”

杨翌舒在郝蕾饰演的玄珠身上,重演了这种伤害。玄珠是十九年前死去的女孩玄珍的双胞胎姐姐。表面性格开朗活泼、长相姣好的玄珍得到了身边所有人的偏爱,她也成长为一个嚣张跋扈、自私自利,试图掠夺玄珠所拥有的一切的女孩。玄珠在玄珍死后离开了小镇,不曾与家人联系。

遗憾的是,玄珠与玄珍之间的故事,本该是破案的重要线索,却在剧中因为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而被选择性忽略。

王小帅与杨翌舒试图在剧中编织一道网,这道网里每个人都有联结,同时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各自有积压许久的情绪。

因此,在后续的修改中,王小帅弱化了原本相对独立的警队故事线,把重点放在呈现玄家的复杂关系上。本是破案核心的实习警察“大力”故事减少,段奕宏饰演的警队队长袁飞也被改为玄家的女婿。

也正是这项修改,挑战了目前观众对于“迷雾”风悬疑剧的固有认知。在王小帅看来,警察探案或者正反两派的二元对立,是一个惯性思维,“我们想打破它,做一部不太一样的、以家庭剧为内核的悬疑剧。”

在修改的过程中,这个本不是为迷雾剧场而原创的剧本,却走出了与迷雾剧场平行的发展脉络。

2017年夏天,改编自紫金陈同名小说的12集短剧《无证之罪》播出,一度拿下豆瓣8.5——在当时网剧里罕见的高分。但短剧集受限于播出周期,无法形成后续扩散效应。爱奇艺由此有了“以规模化的剧场品牌,放大悬疑短剧的影响力”的想法,着手搭建迷雾剧场。

在《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出品方万年影业的引荐下,冬春影业在2019年将剧本递交至爱奇艺,确立了合作的意向。2020年,迷雾剧场正式上线,几部高分悬疑剧接连播出,让悬疑短剧成为去年剧集行业最为火热的话题。《八角亭谜雾》的制作也在迷雾剧场热播时被提上了日程。

但因为疫情的缘故,《八角亭谜雾》仍是今年迷雾剧场官宣的项目中最晚开机的一部。出乎所有主创意料的是,“出场顺序”被排到了第一位。这一定程度上也压缩了制作周期。

花箐告诉毒眸,《八角亭谜雾》整体拍摄期历时66天,从4月26号开机拍到7月1号,后期制作天数则大约在88天左右。在播出的第二周,他才刚结束混音工作。“整部剧是一个边剪边播的状态。”刘璇对毒眸说。

不惜压缩周期,也要将这部剧提至第一部“出场”,不难看出平台方对此的信心。有知情人士对毒眸表示,该剧在爱奇艺内部的评估里颇受好评,大家也都看好这一“神仙阵容”将带来的效果。

如今被不少观众所批评的“打开前以为是悬疑打开后却发现是家庭”,在平台看来正是该项目的突破和创新。在10月21日的主创直播中,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称,当时快速选定这个项目,正是看中它的独特性。

“很庆幸在很多年前就得到了小帅导演这个项目……这个项目非常具有中国特色,小镇上的家庭关系被如此放大去呈现,在过去的剧集里是很少出现的。这是因为我们的创作者没法去贴地飞行去创作,离观众越来越远。”戴莹评价道。

“电影感”

阴天,一片浓郁绿色的树林,身着红色校服的女生惊慌失措地跑着,频频回头看着那个穷追不舍的身影。在晃动的镜头和抽帧的处理下,观众并不能看清女生的脸,更看不到那个可能是凶手的人的身形与长相。

这是《八角亭谜雾》第一集的开场,几处女孩儿跑动的戏份都伴随着这样的处理。许多日常的戏份,观众也能感觉到镜头对演员的追随,而非传统电视剧里正反交错进行的固定镜头。弹幕里不少观众表示吐槽“太晃了吧”,也有观众看出了娄烨和王家卫的影子。

早年间,花箐曾在作品中尝试过一种手持摄影的方式,从那以后,这种用镜头讲故事的方式一直存在在他的作品中。

花箐认为,这种拍法能第一时间能得到演员最好的呈现,不去干扰他们的表演。“传统的固定镜头会有很多限制,我们不想跟演员说哎呀,你离开我的灯光啦,你出框啦。我们留了很多表演空间,不想打断他们的表演。”

手持摄像也常被各大网剧用来营造“电影感”。毒眸曾在《拍的像电影,网剧就高级了吗?》中提到,不少网剧创作者都在设计中尽量以镜头传递信息,减少台词量。手持摄影能捕捉到更为丰富和细腻的传达。

《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也曾讲述网剧时代观众的需求:“手机屏的聚焦程度更强,对视听的要求非常高,因此你单个镜头或者单个人物的细致程度和丰满程度都得跟得上。”

《无证之罪》

在手持摄影营造的“电影感”之外,王小帅也在梳理本次经验,也在思考这次《八角亭谜雾》的叙事是否太偏电影化了,铺垫的时间较长。随着越来越多电影导演进入网剧领域,两者叙事上的冲突似乎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目前《八角亭谜雾》的多个高赞差评,都是在开播的第一、二天就已写下,多数是在批评前期剧情节奏过慢。“剧情很无聊,三倍速嫌慢;死了谁?作为观众完全不想探究,一个悬疑剧观众都不关心谁被杀、为什么被杀是失败的。”就获得了超1500的点赞。

但在王小帅看来,有些人物关系在前期是需要缓慢开展的。“我们在开篇努力营造人物关系,我们知道只要观众有耐心跟下去,它会越来越好,就像电影一样。实际上电影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但从剧的角度,因为观众有随时停止的能力,所以一开始吸引观众是非常重要的。”

挨夸的白宇帆和挨骂的米拉

吃开机饭当天,导演把“我们的玄梁”祖峰介绍给杨翌舒。在那场满是欢声笑语的饭桌上,祖峰并没有太融入,杨翌舒感慨:“玄梁就是这样,因为心里有很沉重的事,不能长袖善舞地跟大家推杯换盏。”

作为第一位定下的演员,祖峰早早就在为角色做准备。开机饭上的他已然与玄梁有了不自觉的重合。“他心里有件很重的事情一直压着他,他可能走路、站着的时候都没有那么挺拔,比同龄人姿态要老很多。”

谈起接这部剧的原因,祖峰在主创的直播里曾说,打动他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悬疑的刺激,“如果只是要刺激的话,为什么不去玩密室逃脱呢?”

但祖峰心中的沉痛,似乎没能通过玄梁(十九年前死去的少女玄珍的亲哥哥)这个角色,在前期剧集“织网”的部分传递给更多的观众。玄梁和念玫(玄梁的女儿,与玄珍长得一模一样)这两位出场最早的主角,却因为其情绪化的行为承受着更多的质疑。

在剧集的前六集,“发现女儿被欺负——立马上门找人、闹事——被姑父袁飞带走”的模式在玄梁身上循环往复的出现。杨翌舒反思是不是给玄梁的情绪太饱满。“从编剧的角度来看,可能在第5、6集玄梁的戏份比较多,会让部分观众觉得有点累赘。”

但反思之后,杨翌舒也还是感慨,“祖峰老师演的太好了。看到第3、4集的时候,非常心疼他。可能创作时也忍不住会给他更多的展示空间。”

在关注度极高的“神仙阵容”之外,刘璇认为剧中昆曲团团长丁桡烈的饰演者邢岷山,更是一个“天赐的好角色”。

在选定绍兴作为拍摄地后,主创团队就一直想把当地流行的昆曲文化放入剧中,与剧情做结合。岷山过往拥有诸多硬汉形象,刘璇回忆,当初导演们本顾虑其形象上是否与角色不够匹配,却无意中得知,邢岷山自幼修习昆曲且至今仍在登台演出,其爱人钮晓晴的母亲更是昆曲大家、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合作定下来后,邢岷山也成了《八角亭谜雾》的昆曲顾问。剧中几位小演员与导演在绍兴初次见面,就被导演带去昆曲团学起了昆曲。邢岷山也与编剧一起,精心设计了《牡丹亭》选段在剧中出现的时机,与相关剧情做呼应并埋下伏笔。

在“老戏骨”之外,剧中也有一票年轻演员。白宇帆或许也是目前争议最小的几位年轻演员之一,弹幕也诞生了他的梗“大力出奇迹”,因为他多次发现了案件的突破点,白宇帆也在采访中把自己的角色形容为“破案工具人”。

在早期的剧本中,白宇帆饰演的实习警察其实有完整的故事线,比如因为父母的经历对各地的悬案都有了解,小时候曾在小镇住过等等。但在后续的调整中,考虑到现实中实习警察如果有这么强的能力过于“开挂”,同时为了不影响家庭的内核呈现,才削弱了“大力”的故事。

从开播至结束,比起玄梁的情绪反复、“大力”的“工具人”设定,念玫的饰演者米拉承受着更多的恶评。

B站Up主“此间无双i”对念玫部分举动的吐槽颇具代表性。在前几集中,念玫与父亲玄梁的关系可谓剑拔弩张,几次拒绝父亲的接送。“明知道有人跟踪,也没啥自保之力,还排斥老爸接送,甚至想尽办法单独行动,生怕过得太安全。”

除了前半段的行为逻辑有些难理解,对其外貌的争议更多。豆瓣主页面上的短评就有一条写道“木格明显比念玫漂亮,那小伙是眼神不好吗?”这样的评价并不少见。

事实上,启用新人米拉出演念玫,是主创团队一致通过的决定。

“念玫这个角色我们筛选了很多人,米拉是最后快要开机的时候,在杭州的一个高中找到的,这个女孩眼睛里有那种让人觉得不轻松的东西,一看就觉得有事。”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毒眸,念玫这个角色有很多人争取,其中不乏知名小花,“但最后选定了这个,周围人也都很服气,都觉得是大美女。”

主创团队始终笃定,米拉就是念玫。刘璇说,“只是当下的审美似乎对女性有一种刻板的苛求”,她总能看到翻看到网友对米拉还有其他女演员身材、外貌的攻击。

偶尔,她也会想起剧里的情节。念玫好奇地打量着玄珠问她:“你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他们都说你长得不好看?”玄珠淡淡地回她:“好不好看有标准吗?”

“美到底是什么?由谁来定义?”主创也希望这部剧,能带给观众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

谜雾已散,但迷雾需要破局

从播出第一天起,《八角亭谜雾》的豆瓣就几乎被一星和二星的短评淹没。截至发稿前,该剧的豆瓣评分已从开分的6.3跌至5.9。

在毒眸的采访中,几位主创都表示后六集节奏会更加紧凑,前期埋下的暗线都能在后六集彻底爆发。从最终的结果来看,虽然口碑未能实现逆袭和反转,但站内热度最高达到7300(待更新),超越了《沉默的真相》。

去年迷雾剧场的热播,给今年打下了坚实的观众基础。据云合数据,《八角亭谜雾》与大热的《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首日站内热度几乎持平,首日的云合有效播放比《隐秘的角落》高出2倍之多。

但高期待也意味着高压力。以家庭呈现为核心的《八角亭谜雾》,似乎并不能满足观众对悬疑的需求。

主创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迷雾剧场正式上线前,戴莹接受了自媒体影视独舌的采访。在采访中她透露,《八角亭谜雾》没有那么类型化。“如果你是标准的悬疑粉,看到第三、四集,就能猜到幕后真凶。但到那时,你关注的不再是“凶手是谁”,而是人物一系列行为背后的内在驱动因。”

在这一垂类发展多年后,探索是不可或缺的。这两年,全世界范围都在寻求突破类型化的桎梏,与更多元素做结合。

美剧《致命女人》同时进行着三位不同年代、个性迥异的女性的故事,她们如何在婚姻生活里动了杀机以及是否下了杀手是故事的核心悬念;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涉及的人群更为广阔,讲述一起精神病患随机杀人事件之后,受害者家属、加害者家属、辩护律师及其家属、一般的精神病患及其家属、公共媒体以及精神病院如何重建生活的故事。

悬疑剧神剧迭出的韩剧,在今年同一时期也有两部“非典型悬疑剧”出现。

《窥探》假定在一个世界里,杀人魔基因可以被检测到,但杀人魔也有可能会长成天才,编剧想表达的是“真正能惩罚杀人魔的是让他拥有常人的情感”;《怪物》与《八角亭谜雾》一样聚焦被害者家属,同样是多年未破的悬案对小镇居民的影响,试图呈现日常生活里“平庸的恶”。

持续的迭代和创新,是市场成熟的体现。在王小帅看来,《八角亭谜雾》是一部打破固有悬疑剧惯性的剧集。他对观众的质疑欣然接受。“市场需要更多类型的剧的供给,观众也要在一部一部观看的同时打开自己,最后挑选自己到底喜欢哪一种感觉。我们需要一个过程,迷雾剧场才第二年嘛。”

一位正在推进悬疑剧项目的制片人也对毒眸说,许多关键人物和职业形象并不太容易书写,悬疑剧需要开拓更多的故事发生土壤。有网友注意到,《八角亭谜雾》的主角念玫年纪从选角招募时的16岁,改成了剧中的18岁,原因可能是处于对未成年人形象的保护;原稿剧本的大力的故事,也会因为不符合日常中实习警察的状态而被削弱。

上述制片人也提到,过去悬疑剧中会出现的一些画面,如今也较为少见。《无证之罪》中为塑造李丰田的狠戾形象,有一个反向抽烟的设计。今年,“八角亭谜雾居然P掉了段奕宏的烟”登上了微博热搜,剧中并没有明显的段奕宏抽烟镜头。

与《八角亭谜雾》一样聚焦被害者家属故事的“非典型悬疑剧”《怪物》,最后在第57届百想艺术大赏中拿下三冠王。该剧的编剧在写作时,曾因害怕故事过于小众而想要放弃,她的制片人对他她说:“这个类型是无法带着所有观众走下去的,即使不能做出所有人都爱看的电视剧也不要觉得羞愧,要制作出一个正统的悬疑剧。”

“谜雾”已散,但迷雾剧场还将继续。爆款是难以预测的,但只有拥有“无法带着所有观众走下去”也要做的魄力,才能破局。

拍的像电影,网剧就高级了吗?

《鱿鱼游戏》,Netflix滤镜下的韩剧

峰爆
剧情

峰爆

父子携手紧急救援

疯狂的外星人
喜剧

疯狂的外星人

黄渤沈腾科幻喜剧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两个人的房间
爱情

两个人的房间

朱时茂陷中年危机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潘长江爆笑歼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