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胡歌、刘亦菲难以复制,国产剧渐渐“失声”,华语乐坛要完了?

时间:2022.01.20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Sir电影

《仙剑》要翻拍了。

听到消息的网友内心是:

连夜抱紧原版,把《仙剑1》的评分从8.6推到了9.1。

除了“李逍遥”胡歌,“赵灵儿”刘亦菲等神仙选角。

难以复制的还有那些“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一场雨,把我困在这里”,“壮志凌云几分酬,知己难逢几人留”……

对。

Sir说的就是原声音乐。

今天的剧,有几首音乐是你有印象的?

就算是热播的,想起《人民的名义》《庆余年》《山河令》《山海情》……

火是火,可就是带不出一首传唱度高的歌。

OST彻底被影视剧甩在了创作的尾端。

最具代表性的,恐怕就是播放器右下角那“贴心”的设定:跳过片头片尾。

无论创作者和观众,都已经默认,片头片尾曲没啥可听的,纯属浪费时间。

每看一集,还要重新听一遍歌吗?

在那个没有网播,没有快进功能的年代,答案是:

要的。

就是要等那熟悉的音乐一响,情绪酝酿,然后正片播放,才够有仪式感。

有的人看剧,就是为了回味那首歌,可能跟着还嚎上两句。

甚至你不看剧,流行的主题曲也可能传遍大街小巷……

多年后。

剧情忘得七七八八了,但总有一些旋律,已经刻进了DNA。

你听——动了,它动了。

01

从头说起。

内地影视剧原声最早的启蒙,源于港台剧。

1983年3月,广东电视台引入第一部港剧《大侠霍元甲》,反响大好。

之后在中央电视台以及各地电视台每周播出之时,收视率更是盛况空前。

这部剧在内地曾引发两股全民热潮:学习武术和粤语。

其中,学习粤语的初衷,就是唱好这首《万里长城永不倒》。

电影《你好,李焕英》里,有这样一幕。

沈腾扮演的沈光林,用蹩脚的粤语表演剧团文艺汇演开幕曲。

“万里长城永不倒,千年黄河水滔滔,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问我国家哪像染病……”

这段时间里,一个80年代的香港黄金组合不能不提:

黄霑和顾嘉辉。

太多你熟悉的主题曲,都是两人或词或曲。

比如1983年《射雕英雄传之铁血丹心》的主题曲《铁血丹心》。

《射雕英雄传之之华山论剑》的主题曲《世间始终你好》。

当然了,传唱最多的,还是《上海滩》。

开头的一句“浪奔,浪流”(long ban,long low),可能是很多人学会的第一句粤语。

在当年,电视机还没有完全普及,《上海滩》主题曲响的地方,就一定会被围得水泄不通。

女孩都学冯程程梳起了两条麻花辫,男的则是戴上一条白围巾扮许文强,满大街望过去都是上海滩“翻版”。

《上海滩》内地播出三年后,1988年第一部台剧引入内地。

时至今日,你或许已经忘了曾经有部苦情剧叫《一剪梅》,却绝对忘不了费玉清演唱的同名主题曲《一剪梅》。

多年后,这首歌已经不再专属于费玉清一人。

一个叫尹正的男人,开发出全新的《一剪梅》2.0版本。

32年后,外网又再次翻出这首歌,在国际音乐平台Spotify上,《一剪梅》一度登顶挪威第一、瑞典第二、新西兰第一、芬兰第二。

“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魔性上脑。

这首歌可能是全世界不分国籍地域,全世界华人最大的公约数。

真的做到了“词曲长留心间”。

如果说粤语还有一层语言障碍,台剧的主题曲就琅琅上口多了。

再加上当时台湾唱片业的腾飞,剧和音乐相辅相成,向整个东亚地区输出剧集,影响力丝毫不输TVB。

那时候,一部剧一首、甚至N首金曲,几乎是每一部影视剧的标配。

马景涛版《倚天屠龙记》之《刀剑如梦》《爱江山更爱美人》《俩俩相忘》、《戏说乾隆》之《问情》、《天龙八部》之《难念的经》、《孽海花》之《诺言》、《英雄少年》之《得意的笑》......

数都数不过来。

不少的歌比剧更火。

比如你可能忘了,《新鸳鸯蝴蝶梦》是台版《包青天》的主题曲。

叶倩文的代表作《潇洒走一回》,原为《京城四少》主题曲。

刘德华的《中国人》,《路客与刀客》主题曲。

李宗盛的《凡人歌》,《碧海情天》主题曲。

1992年,有一部神剧横空出世,后来再也没人能够超越。

《新白娘子传奇》,内地重播次数最多的港台电视剧,主题曲《千年等一回》也跟着传遍大街小巷。

你现在一说起这首歌,Sir就感觉随时有一条古早CG的巨蛇,要转着圈圈从屏幕冲出来。

那个时候的歌真的多到神仙打架。

就连同一部剧内部也要卷。

当年,《神雕侠侣》在TVB首播反响一般,平均收视率才29点,全年收视率中仅仅排名第5位。

没想到的是,三年后,这部剧在内地爆红。

原版主题曲《天下有情人》,周华健齐豫演唱。

大陆制作机构引进该剧时,换成了歌曲《归去来》。

你觉得哪一首更经典?

好难选。

还有的主题曲,自己就可以组成一个宇宙。

琼瑶爱情剧。

歌曲大多由琼瑶自己填词。

从《青青河边草》《婉君》《一帘幽梦》,到巅峰时期的《还珠格格》《情深深雨濛濛》。

这些剧的主题曲、片尾曲、插曲,无一例外,全部走红。

你说什么,一部剧没有可以让人反复听,到KTV反复点的片头片尾曲?

那只能说这部剧没!有!灵!魂!

02

千禧年后,以《流星花园》为序幕。

台湾偶像剧开始霸屏80、90后的青春,一首首流行歌曲成为时代的眼泪。

那个时候有个说法,“影视歌三栖”。

那个时候的偶像,又要演,又要唱。

凭着电视剧以及F4的超旺人气,《流星花园》电视原声大碟在逆市创下了30万销量。

2005年,另一部偶像剧《王子变青蛙》同样引发热潮。

以平均7.09、最高8.05的收视率,打破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所保持的最高收视率纪录。

男主角单均昊,自此成为第一代霸道总裁。

随之走红的还有明道所属的男团183club。

同年,183club演唱的《迷魂计》《真爱》也因收录于《王子变青蛙电视原声带》而走红。

2006年,明道另一部偶像剧《星苹果乐园》播出。

这部剧当年没有掀起太大波澜,倒是剧中的一首插曲脱颖而出。

它就是Sweety演唱的《樱花草》,当年没少引诱人给彩铃充钱。

台剧与台湾唱片业相互打辅助,形成一种独特的跨界捆绑关系。

比如张韶涵。

2003年,出演偶像剧《海豚湾恋人》后。

2004年1月6日,张韶涵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Over The Rainbow》,并将片尾曲《遗失的美好》录入专辑。

张韶涵之后,台湾偶像剧女主角不断迭代,大多兼具歌手身份。

王心凌先后出演了《天国的嫁衣》和《微笑Pasta》两部爆款剧,原声带《爱的天国》《黄昏晓》也皆由王心凌一人包揽。

但实际上,2003年《天国的嫁衣》播出的前一年,王心凌才以偶像歌手身份正式出道。

还有S.H.E《真命天女》之《星光》,杨丞琳《恶魔在身边》之《暧昧》,Sweety《绿光森林》之《勇敢的幸福》......

皆是按照这套标准创作。

如今看来,这种创作模式似乎与前几年的流量时代无异。

但从结果上来看,至少那5、6年,台湾偶像剧凭借这一“捆绑营销”策略,实实在在地输出了一首首传唱大街小巷的流行乐曲。

千禧年后的内地市场,不再是港台独大。

这十年,在市场化浪潮下,内地电视剧产量激增,此后,电视剧市场人才、资本纷纷涌入。

2003年,内地电视剧产量正式突破万集大关。

2007年,中国电视剧市场更是拿到了三个世界第一:观众数量、生产数量和播出数量的世界第一。

且与如今“一窝蜂拍同一类型剧”的模式不同,新世纪前十年的中国电视剧市场并不局限于某种特定类型,而是武侠剧、破案剧、民国剧、历史剧、神话剧多个剧种并驾齐驱。

爆剧必爆歌,亦成为当时电视剧的潜在定律。

“出圈”的要领在于,歌曲和剧的高度契合,自带画面感,旋律一出,观众就能自动脑补出电视剧的某个经典镜头。

比如2000年的《春光灿烂猪八戒》

“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你把梦想带身上......”

让人一秒衔接片头,徐峥饰演的猪八戒一步步变身的场景。

2002年的《风云》。

片尾《永远永远》的旋律,对应的是蒋勤勤饰演的明月腾空于树林间的唯美镜头。

2003年的《金粉世家》。

主题曲《暗香》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香消在风起雨后

无人来嗅

每每听到这几句词,就让人联想到金燕西和冷清秋躺在那一片向日葵田上。

别以为只有偶像剧的音乐才出圈。

《康熙王朝》的《向天再借五百年》,《孝庄秘史》的《你》,《皇太子秘史》的《身影》。

古装戏说的《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全都能自带语音: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

“金瓦金銮殿,皇上看不见。”

“谁说书生百无一用。”

音乐是对全剧主题的提炼,是点睛之笔。

过去的剧有多重视呢?

比如《铁齿铜牙纪晓岚》,作词是编剧之一的邹静之,也就是和张艺谋合作了《归来》《一秒钟》的编剧。

《血色浪漫》,请刀郎创作的同名主题曲。

西北汉子刀郎的嗓音和音乐风格和剧再契合不过。

里面的插曲,秦岭唱的《圪梁梁》《走西口》等陕北民歌,请龚琳娜录的音。

一声“哥哥liao,你走西口”,听了心肝怎么能不颤。

一首首歌,打开一扇扇记忆的大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记忆中的国产剧渐渐“失声”了呢?

03

2005年《仙剑奇侠传》来到最鼎盛的时期。

一部剧几乎奠定了半个娱乐圈的格局。

带火了仙侠剧,让这一题材一直拍到今天。

演员是谁上谁火,胡歌、刘亦菲、彭于晏、安以轩、刘品言。

这部剧播出后,VCD在大陆卖出二十多万套,原声唱片更于两周内取得三十万张的销售纪录。

借助着仙侠剧的势头,唐人先后捧红了胡歌、刘诗诗、唐嫣、李易峰、古力娜扎等一众小生小花。

从剧中走出的原声音乐集更是红遍大江南北,势头完全不输当年的港台剧风潮。

可以说,有唐人的地方,就有影视金曲。

最大的功劳要数这三个人:李国立、蔡艺侬、麦振鸿。

李国立担任唐人影视公司导演监制,《仙剑13》《步步惊心》《天外飞仙》皆是由他执导,蔡艺侬则是唐人影视公司总制作人。

这三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深受香港影视行业的影响。

李国立本身是香港人,蔡艺侬曾经在香港从事电影宣传、香港电影金像奖制作统筹等工作。

所以,回想起来,唐人影视剧里天马行空的唯美浪漫,多少带有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余味和影子。

唐人影视剧的成功,也让来自香港的音乐制作人麦振鸿进入创作高峰期。

早在唐人1.0时期,麦振鸿就为电视剧《天地传说之鱼美人》创作过一曲《恨爱交加》。

现在这首曲子,已是抖音小剧场上演爱恨纠缠剧情之必备BGM。

之后,《仙剑奇侠传》第一部,麦振鸿更是一下子创作出了十九首曲子。

旋律或缥缈,或哀凉。

把人带入如梦如幻的仙侠世界。

一首《莫失莫忘》贯穿全剧,把那种悲凉感和情义婉转,烘托到尽。

它结构简单,全段只有女声哼唱。

像童谣一样,适用于任何“爱”的诠释,也贯穿《仙剑》全剧。

好的OST,总是有招魂的功能。

一秒就让那些经典的瞬间,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这样的效果,很难再在新剧里感受到了。

以至于更年轻的观众,已经忽略了主题曲的存在。

当然,也有一些被传唱的影视主题曲。

比如《甄嬛传》的《红颜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凉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知否》,《延禧攻略》的《雪落下的声音》......

但数量屈指可数。

质量大多不能和当年相比。

更多的歌在干嘛?

仿佛是中学生凑数字的作文,捡的净是好听的词汇,连在一起你就不知道它在说啥。

郁可唯《诛心泪》,“哪怕不能长相守,也无悔爱过,诛心的泪轻柔,打在心口”;

尚雯婕《若燕》,“谁提笔情字连绵着尘缘,谁策马潇潇畅饮思念,一曲红颜,江山万卷”;

张碧晨《血如墨》,“参不透命运,背离我的初心,生死往来如浮萍,我拼上所有,换心中无虑”。

作词是谁呢?

反正和古风生成器生成的没啥区别。

作曲更是水过鸭背,听完即忘。

一首主题曲的空洞和干瘪,反映出的是剧同样的内核

台词是废话文学,歌是晚会歌曲。

毫无表达,也毫无内涵,无论用多大的嗓门,也没人会去听那是什么声音。

反过来看《仙剑奇侠传》。

唱的是仙侠风,更是每个角色真切的情感,和他们的命运。

林月如有《莫失莫忘》《一直很安静》。

李逍遥有《逍遥叹》《仙侠奇缘》。

赵灵儿有《桃花岛》《六月的雨》。

这其中,以林月如的《一直很安静》最为纠葛伤感。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去年年底,TMEA腾讯音乐盛典公布乐坛“年度十大热歌”,网友说的都是——华语乐坛要完。

也是,就连整个乐坛的环境都如此,我们还能对影视剧主题曲期待什么?

那些我们琅琅上口的主题曲。

不是影视剧走过场的陪衬,音乐可以有它独立的生命。

它们背后的作者:黄霑、顾家辉,还有李宗盛、罗大佑、左宏元、陈耀川、张宇……

风格各异,或磅礴,或婉转,或深情,或豪情。

一首歌,是一份情,是一场梦。

它被我们共享,在人群中传递。

是让人心紧紧相连的盛会,又可以让你随时重聚。

在同一个时间坐在电视机前,听同一首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大家在分流的屏幕里,各自跳过片头,和影视金曲相忘于江湖。

再见了。

何时还能再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罐头盖的日与夜

马永贞之闸北决
动作

马永贞之闸北

拳打外敌捍卫尊严

关于我妈的一切
剧情

关于我妈的一

温情书写女性命运

冰峰暴
动作

冰峰暴

张静初挑战攀冰壁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

棋山传奇
剧情

棋山传奇

棋山烂柯瑰丽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