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用“真心”赢得掌声的喜剧演员们

时间:2022.11.07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影视产业观察

“用真心就可以吗?”“是的,用真心就可以。”

豆瓣开分8.8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真的在演我##少爷和我##我龙傲天誓死守护刘波#热搜话题不断,全网正片播放市场占有率周冠……这是由爱奇艺出品、米未联合出品并制作的原创喜剧竞演综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取得的成绩。本周节目迎来初舞台排位赛最后一期,晋级名单尘埃落定,喜剧演员们用真心赢得掌声,米未也用真心赢得了观众、市场和喜剧演员们的认可。

实力与真心都会被看见

为“新新喜剧人”提供舞台,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不变的初心。

受第一季成功的影响,今年报名参赛的演员和编剧猛增,最终进入节目的25支喜剧小队是从3800余名演员和1800余名编剧中脱颖而出的,汇集了话剧演员、即兴演员、编剧、表演指导、音乐剧演员、自媒体博主等多领域的从业者。选手多元的面貌下有着突出的共同特质:实力过硬。

比如夺得初舞台第一名的“某某某”小队,张维伊、左凌峰、刘同都是专业的话剧演员,有过上千场的演出经验。在《排练疯云》中,三位演员把演出现场搭建成网上聊天室,还原了如电脑回声、网络延迟、手机公放等线上办公问题,精湛的表演引发了大众共鸣。

“某某某”的实力源自十余年来在话剧舞台上的锻炼和成长,那么在成熟话剧表演风格中加入说唱,则是三人才华的体现。在观众情绪已经快要到顶峰时,演员们带来了一段说唱表演,从押韵的歌词到舞步再到“勒是一年一度”的结尾手势,都让整个作品锦上添花。

凭借实力与才华持续出圈的,还有“少爷和我”和“胖达人2”两支小队。“少爷和我”由资深演员张哲华和编剧鑫仔组成,其作品《少爷和我》让“霸总文学”得到舞台化呈现。少爷刘波和管家龙傲天身份与形象的反差是贯穿始终的笑点,“刘波儿刘海留疤”“你触碰到了我的逆鳞”等充满“羞耻感”台词登上热搜,引发了一场全民共创热梗的狂欢。

“胖达人2”编剧土豆与吕严共同演出的《代号大本钟》也深受观众好评。作品一开始就向观众交代了卧底特工暴露身份的信息,但却能凭借笨蛋上校的角色设定让这个无厘头的故事持续推进,并且传达出不同层次的叙事,为观众带来简单纯粹的快乐。

而这些优秀的作品背后,不止于实力与才华,更是演员们对喜剧事业的热情与冲劲,是拼尽全力想要做到最好的赤诚之心。

这份真心很多时候是“笨拙”的,比如为了呈现出最好的作品,演员们坚持一遍遍地打磨,他们中太多人见过“凌晨四点的米未”。鑫仔有着“慢半拍”的另类表演节奏,在舞台之外也始终是慢半拍的表达。“马卜停蹄子”的王子傲得知晋级后当场激动落泪,十多年来的心结得以解开:“高中时候就说我能演,你们不信”。不论是对作品的打磨还是对自身想法的表达,我们都能感受到选手是认真且诚挚的。

面对《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的舞台,25支喜剧小队带着真心而来,节目让喜剧人展露光彩、喜剧作品绽放光芒,与观众共同见证着当下喜剧人才队伍的新塑造与喜剧行业的新景观。

真心造就喜剧的一万种可能性

“这已经超出喜剧大赛的范围了,可以参加世界大赛。”在看完最后一组“偶耶”小队带来的作品《男纸汉》后,组委会飞行会长那英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来自中戏18级偶剧系的刘奕斐及其同学是该专业的第一届毕业生,但班级的毕业大戏因故被迫取消。《男纸汉》相当于他们的毕业大戏,这也是偶剧通过《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第一次面向大众呈现。

在初舞台排位赛25支喜剧小队表演过后,观众对本季产生的共同印象是:作品更具新意,更加丰富多元。这一共同认知主要建立在两个层面上。

首先,节目中不同的艺术形式和元素展现了国内喜剧蓬勃发展的多元样态。在已经被大众认知的sketch(素描喜剧)之外,本季黑场剧、独角戏、偶剧、音乐剧等新鲜形式的加入,能够满足更多观众的不同喜好。

前两期已经向观众普及了新的知识点,比如黑场剧《全民运动会》是一次一幕且一幕只制造一个包袱的超短喜剧形式,独角戏《再见》由李逗逗一个人在台上完成海量抽象的心理视象,本周的节目又让观众看到了喜剧创作更多的可能性。

例如偶剧可以将舞台上没有生命的东西化为角色,《男纸汉》中简单的牛皮纸辅以几何图案就呈现出超越真人的表现力,带给观众预料之外的视听体验。

“仕可而止”的成员周可人是《阿波罗尼亚》《摇滚年代》《信》等音乐剧的音乐总监,周仕麒则是一名音乐剧演员。二人希望将自己喜欢和擅长的艺术带给大众,打造的“songketch”《最好的房子》融入了大量的唱段,令人耳目一新。

其次,喜剧小队的作品也有着更加风格化的呈现。比如“阿奇与阿成”的《黑夜里的脆弱》凭借夸张反转的特征深入人心。阿奇有着“一黑就EMO”的人物设定,停电变黑、手机黑屏、起猛了眼前一黑等状况次次反转,最终触达打工人情绪爆发的临界点。

“小婉管乐”善于通过灵活的肢体语言和默契配合制造喜剧氛围,在初舞台作品《大放光彩》中,两人仅利用立麦和幕布,就呈现了旗袍特工与热爱舞台的歌女之间的一场场博弈,有着电影般的画面质感。

此外,“九口人”极其默契的漫才搭腔,自带笑点的“酷酷的天放”把笑料层层叠加,“飞扯不可”的短平快节奏风格等,都是整个舞台上独树一帜的存在。选手风格多样,作品更加多元,《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用立体直观的方式帮助大众刷新对于喜剧的认知,让更多人感受到喜剧的魅力。

演员的真心值得被尊重与珍惜

纵观所有的竞技类节目,《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的25支喜剧小队呈现出“命运共同体”的罕见特征。究其原因,一方面,演员们对喜剧的热爱和共同的职业经历,让他们能够与彼此共情,不设防地真诚表达。另一方面经过半年多来的创排展演,彼此也形成了长线的情感联结,整体犹如一个喜剧大家庭。

在第一轮初舞台排位赛中可以看到,任何一支喜剧小队上场,其余的演员都会起立加油,并且在观看表演的过程中,每个包袱都会给到对方巨大的反馈。节目将演员们的纯粹表达和真挚情感传递给观众的同时,尽可能给到他们更大的尊重与更多的展示机会。

从第三期结尾时的两处赛制设计,便可窥见节目组对演员的双重真心。首先,在公布十六组晋级小队后,由组委会共同票选出觉得最遗憾的两支队伍,“加盟送好礼”和“酷酷的天放”得以回到舞台。

其次,组委会会长马东在第二现场临时公布了成立“笑花后援团”:淘汰选手可自愿留下,为其他小队出谋划策、为其助演,也可以完成自己的创作和舞台梦想。现场迸发出的掌声与欢呼,足以表明演员得到了足够的尊重与珍惜。

在节目中的现场谈话和幕后采访环节,不少演员都把“来米未找工作”看似轻巧地挂在嘴边,实际上也是在用喜剧的方式道出了共同的职业困境——缺乏展现自我和实现梦想的舞台。那么《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就是演员们入行的敲门砖,从业的通行证,是“用真心换真心”的窗口。

初舞台排位赛25支喜剧小队依次登台演出,不论是从业十余年的资深演员,还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都能在这个舞台上平等地被看见。如同组委会会长黄渤对演员们所说:“能通过这个节目给观众给同行给业界内留下好的印象,给自己把以后的路撕开一个口子,我觉得这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但米未对演员的尊重与珍惜不止于此。组委会“捞人”和笑花后援团的赛制给到淘汰选手更多展示机会,对于已经晋级的演员,既能为其创作提供更开阔的视角,也带给彼此鼓励与治愈。

在内容创作这条赛道上,喜剧演员的真心与米未的真心无异。因而彼此能够双向奔赴,共同构建起一个喜剧内容共创、人才培育、舞台供给的良性循环体系,持续为大众提供“有笑点有共鸣”的喜剧作品。

“用真心就可以吗?”,初舞台过后,《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二季就给出了一个肯定且坚定有力的回答。

扬名立万
喜剧

扬名立万

戏中戏里探案中案

反贪风暴4
动作

反贪风暴4

孤胆英雄闯牢打虎

边缘行者
动作

边缘行者

生死兄弟情义江湖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嘻闹悲情笑泪齐飞

最爱
爱情

最爱

对抗命运绝处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