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10年过去了,还记得《少年派》中的老虎吗?李安首部3D电影,一人一虎一片大海

时间:2022.11.22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时光网Mtime

时光网特稿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每个人心中也都有一只“孟加拉虎”。

2012年,“华人之光”的 李安将“一部无法被拍成电影的作品”搬上大银幕。3D加持,4只老虎做模特,17岁新人独挑大梁,李安用灾难冒险片的商业元素完成了个人的艺术表达,用一场华丽的视觉奇观讲述人与信仰的生存故事,绽放出有别于原著、但与之同样深刻且耐人玩味的奇异之花,惊艳世界。

当年11月21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以下简称《少年派》)北美上映,晚一天登陆中国内地,打响了2013年内地贺岁档的第一枪,随后与档期晚它一周的《一九四二》《王的盛宴》展开较量。

同样讲述灾难、生存、人性、信仰、饥饿,在跟《一九四二》的对战中,《少年派》在国内拿下5.73亿元的票房佳绩,在全球最终取得6亿美元票房,且收获一致好评,实现了口碑票房双赢,商业艺术兼顾。次年的奥斯卡上,李安凭借本片继 《断背山》后二夺最佳导演奖,再一次昭示了其“华语电影第一人”的地位。

一人一虎一片汪洋,227天的漂流中,127分钟的电影时长里,观众看到了不同版本的故事,给出了多重的解读,而每一重解读都反映了人性的某个侧面。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卧虎藏龙,这头卧虎是我们的欲望,也是我们的恐惧。

作为李安首部3D电影,影片故事、主题和技术完美融合,视觉奇观与生命奇观齐飞,极富哲理性的结尾直到今天仍被观众讨论。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有人说,《少年派》是李安版的 《罗生门》,10年过去了,你是否仍坚持当年所相信的选择?认同哪一个故事?选择相信人与老虎的艰难求生,还是人与人相食的残忍结果?

从小说到电影 李安的“加减法”

电影《少年派》改编自加拿大作家 扬·马特尔的同名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小说曾获2002年度英国布克奖、《纽约时报》年度杰出图书等荣誉,并在《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排行榜上停留长达一年多。

2005年《少年派》在国内译介时,曾被列入少儿文库,因其内容包含多种动物——人们将动物简单地理解为纯真、无高级智力活动的物种。其实,原著小说丰富而意义深远,充满奇幻冒险同时深奥怪诞。小说在欧美热销时,就因其内容抽象、宗教性和哲学性过强而被电影界称为“不可能被影像化的作品”。

改编之难表现在,影像转化上如何让一只老虎和一个男孩来演绎,限于当时的技术,很难呈现而且成本高昂。另外,小说侧重人之信仰的精神内核,更偏向独立制作、文艺风格的作者表达,与商业化、类型化的大制作难以平衡。

《少年派》原著作者扬·马特尔

2003年福斯公司获得小说的电影改编权,在李安接手之前,他们先后考虑过 M·奈特·沙马兰、让-皮埃尔·热内、阿方索·卡隆等名导。沙马兰和热内甚至与自己的编剧曾为本片撰写过剧本,但每一次该项目都因不同的原因而流产。

当福斯向李安抛来橄榄枝,李安将起初对小说改编之难的恐惧,化成了战胜看似无法克服的挑战,激发了自己艺术创作“好斗”的神经。他自比就像是派遇到老虎,“怕才有劲儿”,可以提高自己的警觉,不至于因陈腐而被淘汰。

“依靠本能,人才能活下来,拥有纯真,人才有了信念。”李安曾说,他就是电影中的那个“少年派”。

接手《少年派》的初衷,李安显然并不局限于表现弱肉强食、少年和老虎、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奇幻故事,而是希望探讨人如何战胜恐惧、如何与自我相处,以及生存欲望之下人的宗教信仰的主题。

李安曾说,“Pi是无理数,你怎么在这个无解释的东西里看到这个圆,我觉得东方人拍摄西方人的哲学作品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希望可以把东西方好的东西都拍出来。”用东方禅意的思想解构西方文化,在对小说每一处的增减改编中,其实都体现了李安这样的思虑。

小说中重要的一幕:派和老虎精疲力竭漂流在海上,没有食物,失明绝望,只能等死的时候,却奇迹般遇到另一个也在救生艇上漂浮的人。当两艘救生艇越靠越近,这个漂流者试图杀死派做食物的时候,老虎撕碎了他,沦为老虎和派的食物。这一幕之后,派才抵达了暗喻重生的奇幻岛。

这段内容在全书占了20页,却被李安全部砍掉。他删除这段内容,取而代之的是通过水母、巨鲸、巨轮、如镜的海洋等梦幻画面,让观众隐约感知故事的虚构性。

除了大量减法,李安也做了一定的加法,比如派初恋的对象。原著中并无这个女孩,李安加入这一人物,是通过她的相关情节带进印度教的元素:舞蹈、手势(森林中的莲花)、红线。而这些元素,与影片后段对于神秘岛的刻画又相互印合。

此外,小说中派曾训练老虎跳圈,而电影中他并未真正消除对老虎的恐惧,而老虎也始终保持着肉食动物对人类的威胁。同时,电影中救生艇的甲板上几乎看不到血腥、粪便和腐败物,保持着不真实的戏剧场景。

所有这些,都是李安改编后的审美选择和主题表达的需要。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李安对小说文本做了精彩的加减法,融合了东西方的精神哲学。

从2002年获奖成为畅销书,到2012年被改编成电影搬上银幕,《少年派》的影像化之路一波三折。而对于改编的文本如何实现影像表达,寻求3D成为李安为自己解决难题的最重要的一道出口。

李安首部3D电影 CG老虎以假乱真

《少年派》面世后李安曾表示,如果放在五年前,这部电影根本无法拍摄,但是3D和CG技术(制作老虎等动物)的发展让一切成为可能。“这是非常难以拆解的书,至少我的能力不及。当我思考另一种不同的角度、思考3D时,突然才发现这个π是有解的。”

其实早在2003年 《绿巨人浩克》时,李安就因技术而冒险,运用大量电脑特效进行制作,虽然影片当时票房不佳,但激发了李安对技术的钻研和迷恋。

2003年李安执导《绿巨人浩克》

2009年 《阿凡达》的全球成功,成为3D电影的重要推手,也为李安拍摄《少年派》提供了新的制作思维和视觉语言。而《少年派》的3D拍摄机器,正是租借自卡梅隆的公司。

李安曾透露,在借机器的时候,卡梅隆公司还会顺便送一个拍摄指导手册,里面都是导演拍完《阿凡达》之后总结的一些3D如何拍摄的基本规则。然而,将3D作为新的“电影语言”的李安并没有完全遵从卡神的经验指导,而是一边学习摸索,一边根据《少年派》的人物和主题大胆尝试。

利用3D技术,李安拓展了这部电影的格局,丰富了影片的视觉表达层次和空间效果,让观众完全沉浸在派的生存之旅中。

福斯电影娱乐集团CEO汤姆·罗斯曼曾评价《少年派》,“结合了《泰坦尼克号》的视觉特效、《阿凡达》的3D技术革命和《猩球崛起》栩栩如生的CG动画角色,将一部无法拍成电影的小说搬上了银幕。”

除了3D技术的初试,影片通过CG技术对老虎理查德·帕克的制作也令人惊叹,作为计算机数字动画魔法的产物,完全不亚于自然界真实的老虎。

《少年派》的拍摄一共找来四只真老虎(孟加拉国虎)作为CG制作的实物参考,其中三只来自法国,一只最温顺的来自加拿大。李安花了大量时间跟老虎们以及驯兽师在一起,了解老虎的个性,观察它们不同状态下的动作反应,最终记录上千个小时的老虎素材。

拍摄中,少年派演员其实从未跟真老虎同处一条船上对决过,为了让演员更入戏、更有氛围感,拍摄时少年派同蓝布包裹的老虎模型对戏,后期再将蓝老虎替换成CG老虎。有时,李安趴到船板,亲自演那只老虎。而真实的老虎镜头共24个,主要包括老虎在水里游泳的镜头。

为了真实呈现老虎的原始本色,李安要求特效组展现它的自然野性,而不允许老虎被人格化,自始至终表现出对人类的威胁,这也是遵从小说中老虎与派从头至尾都保持危险距离的设定。

最终,由CG制作的老虎,从毛发、眼珠、爪子甚至一个表情、一举一动,都栩栩如生、难辨真伪,同时散发着“百兽之王”的凶猛兽性。

另外,《少年派》许多海上场景,都是在中国台湾的台中一座前军用机场所搭建的水槽中拍摄的。作为当时全世界最大的全自动波浪装置水槽,长70英尺、宽30英尺、深4英尺,可容纳1700加仑的水量,可以制作出各式波浪,模拟真实的海浪。有些海水画面,则通过计算机动画特效来绘制。对于少年派演员,在拍戏的几个月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泡在水槽里,“这个水槽后来变得跟我的家一样。”

在3D和CG技术的特效加持下,暴风雨席卷的澎湃大海,飞鱼扑面、海豚跃起、鲨鱼畅游,以及天边晚霞和夜空繁星等自然界的壮丽奇观,都为观众带来了震撼的视觉享受和心灵冲击。

凭借超凡的特效奇观,《少年派》最终斩获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值得一提的是,为《少年派》拿下这一大奖的公司“节奏特效”(Rhythm & Hues Studios),最终却遭受破产倒闭的命运,据悉,是因为《少年派》制作周期过长,财务恶化,被该项目拖垮。

2014年,30分钟的纪录片《少年派后的日子》(《Life After Pi》),便讲述了该公司倒闭的前前后后。这一事件也从侧面反映了《少年派》幕后制作耗时、耗财、耗力的背后付出。

2014年纪录片《少年派后的日子》

当技术特效尤其3D在国人眼中还未产生更多诟病的时代,李安对3D电影初试啼声便技惊四座,而且没有丝毫炫技的痕迹。他用《少年派》向观众证明,视听刺激最终是为情感服务,技术创新不能凌驾于故事、人物、主题之上。

集齐了“小孩、动物和水”三大电影创作最难拍元素的《少年派》,全方位的成功,让它成为继《阿凡达》 《雨果》之后,又一部技术与电影美学完美契合之作,也让观众和创作者看到了电影艺术更多的可能性。

自此,李安对技术的痴迷一发不可收拾,其后执导的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双子杀手》大胆尝试120帧+4K+3D的格式,便是李安挑战自我,寻求更多表现可能、对技术“走火入魔”的冒险之举。

少年派的演艺“漂流” “调教大师”李安

电影《少年派》中,男主角派几乎以独角戏的形式存在,拍摄中还要与不存在于片场的“老虎”搭档对戏,对于人选,李安大胆而意外,选择了从未有过表演经验的17岁印度男孩 苏拉·沙玛。

本来是陪弟弟去试镜,结果苏拉幸运入选,李安耗时6个月从3000人中海选出这位新人,成就了一段美丽的意外。试镜时,苏拉读了一段两页长的独白,在李安的稍微点拨下,最后浑然天成,并流下眼泪,打动了李安。

李安说,“我们想找一个男孩,他的纯真能够吸引我们的注意、他的深沉能够令我们心碎,而他的体格又能诠释漂流中的派。在试镜时,苏拉流露出丰沛的情感,而且大多是以眼神传达。他能够相信并置身故事中的世界,这种天赋难能可贵。”

先增重,后减重,电影拍摄过程中,为了配合派在漂流过程中体格的变化,苏拉需要从68公斤的瘦男生,变成了76公斤的肌肉男,最后又锐减至59公斤。同时,拍摄前苏拉还要接受关于游泳及平衡感的高强度训练,学习各种求生技能。

在“调教大师”李安的点拨下,毫无表演经验的苏拉在片中的表现自然纯熟,将极度恐惧、孤独绝望、筋疲力竭等情绪诠释得可圈可点,最终完成了与“虎”漂流的奇迹。

拍摄中,苏拉和李安导演建立起深厚的情感。在最后一场戏杀青后,两人抱在一起流下不舍的眼泪,仿佛一起经历了227天的漂流一般。

谆谆指导的李安,无疑成为苏拉演艺之路的启蒙导师,这部电影也改变了苏拉的人生。在《少年派》大红大紫后,苏拉接到了一系列影视剧的片约,先后出演了《百万金臂》《忌日快乐2》《老妈老爸的浪漫史》等,但一直没能超越派这一角色引起的轰动,可谓一出道即巅峰。

而关于《少年派》中“中年派”的饰演者——印度知名演员 伊尔凡·可汗,于2020年因病不幸去世,令人惋惜。他曾出演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起跑线》《侏罗纪世界》《早安孟买》等作品,在宝莱坞和好莱坞都取得巨大成功。

时年53岁的伊尔凡·可汗突然离世,似乎印证了他在《少年派》中的那段话:“我猜,人生到头来就是不断地放下,但遗憾的是,我们却来不及好好告别。”

老虎离开少年派时决绝地没有回头,派伤心欲绝。人生中,每一次体验和经历都会让我们走得更远,走向未知的远方,但心存信仰,内心便不会漂泊。

作者/编辑:八不半

扬名立万
喜剧

扬名立万

戏中戏里探案中案

李茂扮太子
喜剧

李茂扮太子

马丽常远爆笑演绎

边缘行者
动作

边缘行者

生死兄弟情义江湖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嘻闹悲情笑泪齐飞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