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阿凡达2》能救谁?

时间:2022.11.27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娱乐硬糖

作者|魏妮卡

编辑|李春晖

各行各业苦疫情久矣,电影圈更不消说。雪上加霜的是,国庆档之后,市面就没上过有票房号召力的电影。电影院闹了近两个月的“饥荒”,最终逃不过又一波倒闭潮。英皇宣布结束7间英皇UA电影城,涉及国内“大票仓”上海、成都、深圳等城市影院。即便如此,成都电影院还在出奇招自救,向上班族推出廉价的影院午睡套餐。

就在电影圈垂死挣扎之际,一个“救命”的重磅消息突然释出——包含《阿凡达2》在内的一批重磅进口片宣布定档12月。消息一出,《阿凡达2》的猫眼想看人数日增近10万。日漫大IP《航海王:红发歌姬》紧随其后,想看人数日增超8万。两部进口片均是在没怎么做宣传的情况下,就拥有如此猛烈的数据增长。可见,影迷也苦“片荒”久矣。

这批有市场号召力的进口片定档,可谓一场及时雨。正犹豫关门歇业的影院,或许可以考虑咬牙撑到12月。

但也存在一些不确定的风险。一是目前全国四处开花的疫情状况。二是疫情后的进口片已经不是当年的票房灵药,今年被寄予厚望救市的大IP,都失灵了。

距离第一部《阿凡达》上映已经12年之久,会有多少中国观众为第二部买单?《阿凡达2》能为中国电影市场冲最后一波业绩吗?引进《阿凡达2》背后的大功臣——中影,有机会带动影视股集体回一波血吗?

《阿凡达2》稳了吗?

从目前来看,《阿凡达2》虽然已经定档,但仍然没有推进什么实质性的宣发。

在作为电影宣发重镇的短视频平台,《阿凡达2》尚未注册电影官方抖音,仅有迪士尼官方账号佛系地发布了定档预告,甚至都没为短视频专门剪辑合适的画幅版本。

不过以现在影市的求片若渴,似乎也不需要什么用心用力的宣发了。就这种仅靠定档消息传播的情况下,《阿凡达2》的想看数据竟然能保持日增5万以上,猫眼想看人数已经突破75万。

结合去年《阿凡达》第一部在国内重映,还刷新了重映片票房纪录,拿下3.75亿票房。可见,《阿凡达》这一IP在中国市场所具有的强大票房号召力,中国观众并没有忘记12年前那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电影。如果疫情在12月好转,《阿凡达2》应该能超过目前的进口片年冠《侏罗纪世界3》。

《侏罗纪世界3》于今年6月内地同步北美上映。在暑期档疫情反复、国产片相继撤档,进口片破例密钥延期上映两个月的情况下,还是仅收10亿出头的票房,远低于市场预期。要知道,四年前的《侏罗纪世界2》卖了16亿,七年前的《侏罗纪世界》卖了14亿。

《侏罗纪世界》第二部的口碑不如第一部,但票房仍然卖过了第一部。而第三部票房远低于七年前的第一部,只能归因于疫情下市场的大幅萎靡。

众所周知,今年的进口片都发挥着疫情期“填档”的作用。也即是说,当全国疫情散点发生,有的地方有封控关闭影院,有的地方没有封控关闭影院,原本定档的国产片出于各种考量纷纷撤档,进口片就“逆流而上”被安排定档了。

所以,即使12月全国疫情持续,《阿凡达2》大概率也不会撤档,很可能会一直上映到春节档前。电影院能在春节前续多久的命,就取决于《阿凡达2》上映后全国疫情的状况。

当然,口碑也影响着票房的最终落点。尤其是疫情这三年,观众的荷包收紧,观影抉择越来越谨慎,口碑对票房的影响更加显著。

今年进口片票房排名第二的动画片黑马《坏蛋联盟》,在一早出了网络资源、近乎“零”宣发的情况下,竟然通过口碑拉动票房逆跌,上映一个月后票房还能单日破1600万。最终密钥延期上映两月,拿下3.3亿票房,超过了环球的动画大IP《小黄人大眼萌:神偷奶爸前传》的票房。

但同时也能看到今年整个进口片市场的衰落,第二名与第一名的票房差距悬殊。3-10亿票房区间的中间档进口片消失。今年只有小黑马,并无大黑马,想看人数突破几十万的大IP卖得甚至不如小黑马。

大IP频频失灵,10亿+进口片消失

从整体数量来看,今年的引进片比去年少了近一半。据猫眼专业版显示,去年有票房记载的进口片数量为74部,今年截至目前仅有47部。

结合今年进口片惨淡的票房情况,莫非少引进的这一半,都是10亿+的大头部?

但纵观好莱坞五大电影公司迪士尼、华纳、环球、派拉蒙和索尼,他们今年各自产出的票房冠军,其实只有两部没引进。一部是迪士尼的漫威电影《奇异博士2》,一部是派拉蒙那部阿汤哥的电影。

另外的《侏罗纪世界3》《新蝙蝠侠》《神秘海域》都引进了。只不过,后两部在国内都卖得很差。《侏罗纪世界3》《新蝙蝠侠》在北美都卖了3.7亿美元左右,前者在国内卖了10亿人民币,后者只卖了1.6亿人民币。

《新蝙蝠侠》在中国的票房甚至不如英国、墨西哥、澳大利亚,证明《新蝙蝠侠》在国内严重水土不服,国内观众欣赏不来这种浓郁黑色电影风格的DC超英电影。

抛开国内疫情因素不谈,放眼看向全球院线电影,其实IP续集的制作疲态都已经无法遮掩。

从年初的《黑客帝国4》到哈利波特衍生电影《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这些IP续集电影的全球票房都不及预期,预估亏损上亿。前者全球票房2.7亿美元,国内票房不及1亿人民币(约1300万美元)。后者全球票房4亿美元,国内票房不及2亿人民币(约2900万美元)。

尤其是《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猫眼想看人数与《侏罗纪世界3》相差不大,但票房却差之千里。

所以,有的进口片国内票房差,真不能怪中国观众审美差异。确实是因为IP续集电影的质量整体下滑,剧情内容只侧重于“卖情怀梗”,对普通观众的观影门槛越来越高,也就将很多非IP粉丝观众拒之门外。再加上,国内才积累了十几年的“情怀粉”体量并不大,根本不足以撑起好几亿的票房。

这就是为什么看似10亿+票房体量的大IP电影,到了国内会集体哑火。它们之所以此前会成为票房灵药,很大程度得益于疫情前大规模营销的加成。在上映前即制造出重磅炸弹、社交谈资的效果,保底都能有几亿票房。但现在电影营销预算大幅缩减,口碑反馈影响票房的因素增大。如果首波普通观众口碑不好,就会严重影响电影的后续票房。

疫情时间越长,观众手上留给电影的预算越少,态度也变得更加审慎。再加上疫情以来院线电影的窗口期大幅缩短,很多院网同步的电影,中国观众等不了多久就有垂手可得的网络资源。

如今想驱动观众进影院看电影,需要一次满足主客观两个因素:一方面是电影本身的性价比够高——口碑足够好+网上没资源+票价也合理。另一方面是客观环境没有疫情封控。

难觅中等体量批片,全球影片“网大化”

今年进口片除了缺少10亿+的大头部,中等体量进口片也严重缺乏。

去年在1-10亿区间的中等体量影片有《失控玩家》《沙丘》《寂静之地2》,日本批片“常客”《名侦探柯南:绯色的子弹》《哆啦A梦:伴我同行2》,还有中国台湾黑马爱情片《当男人恋爱时》等。

1-10亿区间,去年总共有15部电影,今年仅有8部。日漫两大IP《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去年都卖过了2亿。今年《名侦探柯南:万圣节的新娘》上映九天堪堪破亿,《哆啦A梦:大雄的宇宙小战争》则止步于9918万。而且今年《名侦探柯南》的口碑还明显优于去年,但票房却远不及去年。

导致票房腰斩的原因,除了疫情因素,应该也有审美疲劳。连续引进了七年的《哆啦A梦》,票房是一年不如一年,从最初5亿多票房跌到现在难破亿。证明进口片无论是大体量的头部市场,还是中等体量的腰部市场,目前可选择的类型题材,都很匮乏。除了IP,就是衍生续集。除非口碑超出前作很多,否则越来越难吸引普通观众走进影院。

中等体量进口片匮乏,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好莱坞中等体量影片日益“网大化”,越来越不利于院线引进后的票房。今年迪士尼的《魔法满屋》引进后,仅收不足1亿票房。这种影片引进国内时,网络的盗版资源已经泛滥,加之口碑又不足以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很难冲到1亿往上的中等体量票房。去年迪士尼的《寻龙传说》因为口碑较好,才在国内勉强卖了1亿出头。

以前为国内贡献过黑马批片的国度——英国、印度等,如今也不灵验了。今年从英国引进的群星参演的《尼罗河上的惨案》《唐顿庄园2》票房均不过亿。印度引进的5部批片最高票房仅为三千万,而2018年引进的10部印度批片,票房最高7亿,最低为三千万。

再加上全世界的中等体量影片基本被流媒体吸纳了。比如Netflix上由瑞恩·高斯林、克里斯·埃文斯主演的《灰影人》,道恩·强森、瑞安·雷诺兹、盖尔·加朵主演的《红色通缉令》等,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观众对中等体量影片的需求。他们不再需要大费周折去一趟影院,而且Netflix等国外流媒体也没有进内地院线卖钱的需求。

进口片中等体量影片的锐减似乎是一种必然趋势,以后的进口片票房两极分化也将愈加严重。怪不得,最近好莱坞大导演昆汀·塔伦蒂诺、马丁·斯科塞斯又开始集体抨击漫威电影,总觉得是这类重磅炸弹阻挡了电影类型多样化的步伐,让市场无法容纳他们想拍的中等体量项目。

但内外因共同导致的全球电影市场畸形似乎已不可逆转。只愿头部大IP们的创作能推陈出新,不然连帮国内冲业绩的进口片都没有了。

西虹市首富
喜剧

西虹市首富

开心麻花特笑大片

长津湖之水门桥
剧情

长津湖之水门

七连战士背水一战

四海
剧情

四海

背井离乡追寻梦想

边缘行者
动作

边缘行者

生死兄弟情义江湖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合成人
科幻

合成人

大脑移植合成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