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专访·常远 | 他靠什么连续三年霸屏“跨年档”?

时间:2023.01.0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言寺、浅野
对话《绝望主夫》常远:想继续沉淀 时长:03:33 来源:电影网

对话《绝望主夫》常远:想继续沉淀收起

时长:03:33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作为近期影市上为数不多的喜剧电影,《绝望主夫》上映之后轻松破亿,位列跨年档第三名。


常远《温暖的抱抱》《李茂扮太子》之后第三度闯荡跨年档,再次创下票房佳绩。只是较前两年相比,他今年的心态有了些许变化,在乎观众健康高于影片票房。


“今年感冒发烧的人比较多。要是大家能够在保证健康并走进影院,这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要是大家免疫力稍微弱一点,我更希望他能够保证健康……”



连续在跨年档出现了三个年头,常远成为了岁末银幕最常见的身影之一。回首2022,穿梭在银幕与荧屏的他,更是忙碌不已,马不停蹄。


电影方面,先后在《李茂扮太子》《独行月球》《哥,你好》《绝望主夫》中亮相。剧集方面,也在《风起陇西》和《摇滚狂花》担当重要角色,贡献了亮眼表现。


“大家见到我的作品比较多,但其实不全是今年拍的,只是都在最近跟观众见面了。”常远笑言。



谈及近年的表演创作,他也总结性地回应到,“因为这两年接触的电影都属于高概念,不是现实主义题材,所以表达方式不太一样。如果是现实主义题材,或许又有别的表达方式。”


创作者总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来沉淀。要是不考虑外界因素,常远说,未来几年可能会重新回归话剧,从生活中寻找积累,在舞台上继续磨炼……



01


常远向来喜欢在安静的环境里看剧本。这次收到导演张琦的邀请,他便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快速把《绝望主夫》的剧本过了一遍。


剧本描述的“胡铁男”原本是个叱咤商海的大男子主义者,意外跌入“男主内女主外”的异世界之后,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家庭煮夫”。人物前后的巨大反差瞬间吸引了常远。拿下这个剧本,他也想自己“绝望”一次。



在常远的从影生涯里,“胡铁男”并非是其首次挑战反差颇大的角色。


早在《夏洛特烦恼》中,他男扮女装饰演“孟特娇”,就曾让很多观众印象深刻。原本以为过往的经验能让常远这次的表现更加得心应手。但他却直言,两者区别颇大。


“孟特娇”是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性别的人物,而“胡铁男”则是世界观发生了调转,“异世界谁也没经历过,表演尺度只能靠想象。”



在靠拢“胡铁男”的过程中,无论生活习惯还是从姿态音色,常远都较平日男性化的思维作出了极大的调整。


尤其是角色因不满伺候家庭而“奋起反抗”,最终被送进了主夫班“改造”,儿子在母亲的陪伴下来看望他,跟他说,“不想爸爸再进主夫班了”。


那时的他最终意识到,这个世界上,夫妻双方真得有一个人去照顾孩子,后续表现也渐渐被戏中大多数“主夫”轻声细语、唯唯诺诺的形象同化。



导演张琦曾向我们分享影片表达的核心,“男女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只有双方平等,才可以有好的家庭,好的社会现象。”


为了进一步体现男女之间的平等地位,他为胡铁男设计了一场怀孕生产的戏份,来表达男性应该体会妻子怀孕生子的不易。


“我确实没怀过孕啊。”对于导演这个刻意安排,常远笑称这正是拍摄该片的一大挑战。戏内的“胡铁男”生孩子生得大汗淋漓,戏外的他同样为了这场戏绞尽脑汁。关于怀孕生子的设计,他只能靠自己的方式,去观察其他影视作品的刻画,来感受广大女性十月怀胎的艰辛。



回首拍摄《绝望主夫》的经历,常远坦言有所遗憾。一方面,胡铁男最终和妻子分道扬镳。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更希望两人能够继续在一起经营美好的家庭。


另一方面,“每一部戏都有很多遗憾,等到几年以后再回头看自己的表演,遗憾不可避免。因为人在不断成长,成长过后再看曾经的自己,你会觉得那会应该那么演……”


02


从参演《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到主演《温暖的抱抱》《哥,你好》和《绝望主夫》,常远一直在喜剧圈中打转。他在影视圈的使命,似乎就是给大众带来欢乐。


事实上,出生于相声艺术世家的他,虽然自幼在欢乐氛围中沉浸长大,但这并没有给他养成乐观外向的性格。相反,常远自认没有棱角,喜欢安静,喜欢独处。


即使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爷爷的相声衣钵,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喜剧细胞。后来去了开心麻花,在没见着观众之前,也没觉得自己能把观众逗笑。



常远一度在开心麻花经历了漫长的磨砺时光。彼时的他刚刚毕业不久,成功进入麻花话剧团之后,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正怀着满腔热血准备大展拳脚,不料现实却给了他一记当头棒喝。


领导并没有给这位“新丁”安排太多实质性的工作,常远每天只需要负责装台、弄灯和音响。“打追光也干了十多年。”常远回忆,在底下看着舞台上的演员发光发亮,那是一个积累的过程。



没有机会登台的日子,倒也激发了生性安静的他对于舞台的渴望。他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属于自己的角色。


他至今依然记得特别深刻。某天导演突然跟他说,“远儿,给你一个机会,你琢磨琢磨这段戏。”常远一听这话,激动难掩,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玩了命一样,也得把这段词儿给念好。”


“真是憋了很多年,终于有人能让我说几个字,特别珍惜这个机会。”


第一次在麻花接到角色的常远时刻都在思考,怎么说好台词,怎么运用气息,每一个字都认真琢磨。第一次登上开心麻花的舞台,发现自己原来能把观众笑逗笑,那时的他才算找到感觉了,“慢慢觉得自己能吃这碗饭。”



愈发享受表演的常远总是提醒自己不断尝试和挑战。在他看来,自己不善言辞,作品是大家了解他的窗口,私下说不出来的话,表达不出来的情绪,他都会通过作品来向大家展现。


2020年,常远自导自演了电影《温暖的抱抱》,这是他首次跳出演员身份,转战导演领域的作品。


常远为这个剧本打磨了数年,很多细节都追求精益求精。为了突出鲍抱的“强迫症”,他不光刮掉汗毛,拍摄时,还跟服装组提出要求,衣服高领领口必须是严丝合缝卡在脖子上,紧绷着,不能有一点缝隙。所以拍鲍抱的正面镜头,服装师先要把他的领子用夹子牢牢固定上,拍到背影时,则换成把前面固定住。


常远认为,这正是人物偏执的体现。



督促自己进步的过程中,无论角色大小,他都希望能把人物演“活”。


“《独行月球》里,我们(演员)老站着,手就没地儿放,然后我看到一个保温杯,就想设计一个喝水的动作,这样比较有支点,后来就把这当成保留道具了,从头到尾都在吹这杯热水。”


常远回忆,“朱皮特”很多笑点包袱都是现场加的,他想给人物增加一些记忆点。


“演戏是很过瘾的事,能通过角色演绎不同的性格,释放不同的情绪,释放完了以后,真的是没法去形容。”

     


既爱电影,也爱话剧。离开舞台之后,常远每次回去跟开心麻花的伙伴们聚会,都会和大家谈起,“什么时候,咱能一块儿再演一回话剧。”他特别期待未来几年能重新回归话剧,从生活中寻找积累,在舞台上继续磨炼。


“如果在银幕上消失两年,会不会怕观众淡忘自己?”


常远对此再释淡然,“慢慢来呗,认识我的观众可能不会忘得那么快,如果不认识我的观众,我觉得让大家重新认识一下也挺好的……”


短视频/言寺、浅野 文/浅野

四海
剧情

四海

背井离乡追寻梦想

长津湖之水门桥
剧情

长津湖之水门

七连战士背水一战

边缘行者
动作

边缘行者

生死兄弟情义江湖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举起手来
喜剧

举起手来

嘻闹悲情笑泪齐飞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