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电影号

《执笔》破圈,给内卷精品短剧带来新思路?

时间:2024.04.1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一起读娱



文 | 指月

2024年以来,微短剧市场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与繁荣,视听大会上短剧论坛挤破门,从长短视频平台到影视公司乃至电商平台纷纷入局,势必要在这个风口赛道卷出新高度来。

“精品化”是2024年短剧行业的重要关键词,一方面,王晶、周星驰等影人大咖纷纷下场,平台的扶持计划也在持续升级助力精品内容产出;另一方面,微短剧备案系统也已经在近日上线,网络传播的一则《关于微短剧备案最新工作提示》的文件提到,从2024年6月1日起,未经审核且备案的微短剧不得上网传播,将按照投资金额等标准划分为重点微短剧、普通微短剧、其他微短剧等三类进行备案审核。

即使不谈内容影响,至少今后微短剧从制作到播出的时间战线会拉长,可能难以像去年那样“疯狂”了。从大方向来看,无论是长短视频平台还是其他,微短剧发展重心还是会越来越趋向精品化、品质化短剧,从这一点来说,横屏模式短剧举足轻重,其市场占位目前也日趋独立稳定,其与当下的竖屏尤其小程序短剧瓜葛并不多,堪称两个赛道。
长视频平台所出品独播的10-20分钟/集的精品短剧,其服化道制作水准大都与一般网剧无二,题材往往更大胆前卫,近两年来出圈之作也越来越多。仅在近期,就有根据知乎网文IP改编的《执笔》破圈效应明显,该剧上线两周后分账票房破千万,冲进腾讯视频站内热搜榜第二,豆瓣开分达到7.6,目前在豆瓣已经累积超2万5千人标记,蝉联猫眼等短剧热度榜单;此外,4月以来其他平台播出的微短剧诸如《夫君大人别怕我》《难寻》《爱在天摇地动时》等,也呈现出较高的平均质量。

在2024年的微短剧浪潮中,这些精品横屏短剧既是行业的“压舱石”,也是不断寻求内容创新突破的“进击者”。

《执笔》成黑马,短剧有“精神内核”很重要

相府嫡女苏云绮意外发现自己是小说中的恶毒女配,而她的悲惨结局也被记录“命书”当中无法改变。苏云绮不愿接受命运安排,她要利用“命书”逆天改命,重写自己的人生。《执笔》的故事具备微短剧优势的反套路要素——多个反差人设,剧情多重反转,时髦值很高的“恶女”和强调自我的主角,观感是非常独特的。

从制作角度来说,曾在《梦华录》《余生,请多指教》等多部大剧中担当配角,后又主演短剧现象级爆款《招惹》的李沐宸已称得上是当下短剧“顶配”女主,整部《执笔》的服化道和场景质感的审美水平在线,镜头运用颇佳,足够成为角色魅力的加分项。

但男主人设单薄表现糟糕,视觉上比起以美术水平更出众的《虚颜》《风月变》《招惹》等作而言,《执笔》的制作质感也只是还行,能够走红归根结底还是剧本的优势起到主要作用。
比起其他以反转、反类型人设为卖点的短剧和大女主剧,《执笔》所塑造的苏云绮的最大特点是有很强的“主体意识”——她的反抗本质上不是对于某段不公境遇或身份的反抗,而更多是一种对于“自我”的主动把控,对被操控的反抗,其与“执笔人”的最终对决看似是剧情走向癫狂,实则也是以稚嫩手法坚定地走向想要表达的深刻主题,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一种创作上的勇敢。

《执笔》所塑造的苏云绮是不完美的,但与近年来常见的大女主剧不一样的是,她表现出一种较强的“力量感”,能够说出“我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台词,某些剧情中显得有些暴躁和自私,但一股子劲力却是贯穿人物始终,丝毫没有惯常偶像剧中那样的矫情段落,反而像男频爽文中的男主一样表现出很强的欲望和生命力。

用编剧林言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话来说,就是让一个恶女配角赢一次,“所以我想要去写一个故事,一个让这些不完美的女配能够赢一次的故事,不是说要赢女主,而是赢执笔人,赢她们那个注定的命运和悲惨的结局。”
但换句话说,《执笔》其实很像在用男频爽文的方式来讲女频爽文,又换过来把男主角变成了恋爱脑、工具人,男主陆淮在这部剧里的戏份,简直和最古早的古装言情剧里那些女性角色一样,是一个特别被动的“客体”,这也许是短剧必须聚焦主角光环所带来的影响。

另外,故事里反转重重,但在细节逻辑上仍然较为粗糙,缺乏合理性。原作是一个知乎短篇,据编剧在豆瓣上的回应,她那时候“就想写点癫文爽一爽”,所以并非一个特别严谨的小说。但这个故事好就好在作者并不“油”,是以真情实感写出了一个别具一格的作品,最终成为了这部微短剧的核心魅力。

精品化进程中, 横屏短剧正迎来主舞台

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横屏短剧相较于普通网剧,区别是“越低的理解门槛越好”。但实际上我们会发现,《执笔》也好,之前的《招惹》《虚颜》也罢,并非是大众印象中特别“低门槛”的内容。

读娱君认为更准确的话来说,还是个性鲜明、题材新颖、节奏明快的横屏短剧更受欢迎,至于理解门槛高低并不一定构成阻碍,横屏短剧的整体受众并不那么局限,受众的喜好差异化可以非常巨大。

所以倒不如说,如今短剧内容内卷、精品化成了一句口号,短剧内容有自己的精神内核越来越重要——如果只是在服装、场景、打戏这些硬指标上内卷,到头了不就是拉高了整体成本做了一部时间短的网剧?这样一来反而进了其他赛道,难以与那些真正的主流大剧去竞争咖位和质感。

从这一点来说,《难寻》就有点吃亏了。论摄影镜头质感、武打动作设计、场景搭建、演员表现的卖力,《难寻》估计称得上是2024年以来最好的横屏短剧之一,开场一段武戏很有张力,整体摄影水平颇有美感,曾在《风月变》《招惹》中饰演男一号的赵弈钦颜值和表演也均在线。但《难寻》故事本身还是比较缺乏创新亮点,甚至节奏也并不明快,二十分钟一集像是把普通长剧对半拆开,缺乏短剧应该有的“强剧情”,导致有的观众认为“剧情磨磨唧唧”,“看着像MV”。

多元化的探索尝试总归是值得肯定的,目前《难寻》在芒果TV、湖南卫视双平台播出,其在芒果TV近期的剧集热度仅次于大剧《与凤行》,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的。
横屏短剧市场的蓬勃发展并非偶然,其背后是行业理念的日趋成熟。内容为王的原则在短剧行业得到了最为坚定的贯彻,制作者们都意识到,唯有高质量的内容才能留住观众,赢得口碑,因此不断在各个层面试图提升水准、提供新颖多元的内容体验,且因为体量更小,拥有足够灵活多样的创新可能性。

况且,长短视频平台对于横屏短剧的扶持也是极为坚定的。这不仅因为短剧内容的风口属性,也因为从根本上来说,横屏短剧是长视频平台在内容竞争中的“优势地段”,只要剧本有一定世界观、动作属性,横屏的效果几乎一定优于竖屏,而来自长剧领域的经验也能发挥出更多优势。但短视频平台的横屏短剧发展同样迅猛,创作者们如何在新的内容形态中找到“短大于长”的真正优势,或许才是后续横屏短剧区别于过去分账网剧发展的关注点。

在读娱看来,随着短剧行业如此快速发展,一方面产业链条日益完善,从剧本创作、投资融资、拍摄制作到分发推广、商业变现,各个环节的专业化分工与协同合作愈发紧密,这为短剧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实保障。与此同时,短剧内容创作上的快速迭代和反套路势必更快,投流消耗以量取胜的小程序短剧与平台加码的精品短剧会更明显变成“两个物种”,彼此或许并没有太多交集。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妈妈!
剧情

妈妈!

患病母女动人亲情

前任3:再见前任
喜剧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系列最终完结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免费
剧情

免费

当代青年创业故事

无人区
犯罪

无人区

徐峥黄渤生死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