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目标》借光营销背后:临时撤档无力应对

时间:2014.05.3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小甜甜


    1905电影网讯 谍战动作片《一号目标》日前因不恰当的宣传方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就在5月23日影片上映当天,有国内媒体曝出,该片宣传方在宣传稿件和海报中强调的“策划监制陈国富”与《风声》的监制陈国富并非同一个人,宣传方使用“《风声》之后的又一强片”、“全城无间 风声再起”等宣传语给观众带来了很大困扰。那么,该如何定性这起事件,是误导,还是欺骗?另一个陈国富是谁?节操满地的表象背后是否隐藏了什么难言之隐?


《一号目标》最新两款海报突出了陈国富监制
 
【事件回顾】真假陈国富 谁忽悠了谁?
 
    在《一号目标》最新两款海报中,我们都会在片名的左侧看到策划、监制陈国富的名字,其字体和位置比蒋勤勤刘小锋等几位主演的名字都要突出,而导演翟俊杰翟小兴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海报中。在片名下方,我们则会看到“全城无间 风声再起”一句宣传语。而在最近的宣传稿中,还出现了“《一号目标》由陈国富策划监制,是谍战电影《风声》之后的又一部强片”这样的语句。
 
    在看了这样的海报或文章之后,很多人会以为本片监制陈国富和《风声》的监制是同一个人,然而他们都“上当”了。《风声》监制陈国富的功夫影业已经否认此事,声明自家陈国富与《一号目标》没有任何关系。与此同时,有网友在微博上透露,《一号目标》的监制陈国富实际上是江苏省电影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秘书长,该协会是影片的协拍单位。而影片的制片方也的确来自江苏,分别是南京毅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江苏幸福蓝海影业集团有限公司,后者曾出品过柏林获奖片《白日焰火》,但前者之前并没有电影作品推出。

    令人忍俊不禁的是,近期的一些宣传稿件还把《一号目标》称作是《白日焰火》的兄弟篇。实际上,二者除了都有幸福蓝海参与出品外,并没有过多的联系。这样的宣传有效吗?也许有,但很小。幸福蓝海的品牌影响力远不如华谊兄弟,但后者从来没有将“华谊兄弟出品”作为宣传的着力点。


江苏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陈国富(左二)
 
【背后揭秘】有意误导还是纯心欺骗? 
 
    就目前来看,《一号目标》的上述宣传方式并没有产生什么好的效果,反而给观众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毋庸置疑是一次失败的宣传,然而就道德层面讲,该片的宣传方仍有机会宣称自己是无辜的,因为它完全可以说,上述字眼没有一句是骗人的。因为《一号目标》的确是由陈国富监制,而“《风声》之后的又一部强片”的说法也只是常见的一种夸张手法罢了。将本片监制和《风声》监制等同为一个人,并不是它的本意。
 
    但从5月23日的那份报道来看,《一号目标》的宣传并没止步于此。根据这份报道,影片宣传稿中还提到这样的语句:“同为《风声》和《一号目标》的监制,对于谍战片,陈国富有着足够的话语权。”如果真是这样,宣传方便已经涉嫌欺骗消费者了。但经过查找资料,我们发现这句话实际上出自《滨海时报》5月8日的一篇报道。而在当天《福建日报》一篇相似的报道中,提到的则是“曾经监制过《天下无贼》《集结号》等卖座电影的陈国富”。另外还有报道用了“作为电影《风声》的导演兼监制”这样的表述方式。
 
    因此可以推测,《一号目标》宣传方于5月8日发布了一篇宣传稿,尽管想要借光营销,但并没有赤裸裸地将《一号目标》的监制等同于《风声》的监制,只不过,这篇宣传稿的暧昧语句,到了媒体那里,遭到了这样或那样的转述、曲解。


《一号目标》早期海报并未强调陈国富监制
 
【谁该负责】临时调档宣传方无力应对
 
    《一号目标》的宣传工作由两个公司先后负责过,2、3月是一个公司,四月末则由另一家公司接手。这两家公司的宣传策略完全不同。早期的稿件、海报、预告片等物料并没有把陈国富作为宣传重点,宣传语主打“全城卧底 听候发令”。也就是说,直到四月末开始,该片的宣传才有点变味了。
 
    为什么要更换宣传公司呢?这不得不提到《一号目标》的在档期上经受的一次大挫折。这部影片原本定档于3月21日,因此从2月初便开始连续发布物料和稿件,并筹备了首映和主创见面会等活动。然而在3月14日有网友曝出,这部电影公映档期延迟到5月23日。3月19日,一篇像是宣传稿的撤档稿件发布,文中称:“片方此举很大可能是为了给同天上映的《白日焰火》让路。” 
 
    这给影片的宣传带来了很大的困境,原来的宣传公司似乎不具备力挽狂澜的能力,所以宣传任务交给了一家新的公司。然而很不幸,后来者采用了借光营销和混淆视听的做法。如果追究责任的话,档期问题当然不能忽略,但归根结底还是在宣传方身上。无论遭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也要维持住应有的底线,误导消费者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另一方面,国内的宣传公司还需要提高自身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此外,媒体的也有一定的责任。在影片宣传稿的基础上略加改动便将稿件推出似乎已经成了这个行业的一个惯例,但这显然违背了媒体存在的初衷。
文/小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