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汉子黄莉:从商人变导演 崇尚自由的独立女性

黄莉希望捕捉到人生中的每一个阶段。她不会因为此时此刻对某一件事的认识还有些肤浅,就放弃对这件事情的思考。“我现在看到的世界即使是扁的,我也要把这个‘扁’拍出来。我不会认为我现在看待世界的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她认为,成长是一个过程,没有必要去否认过程中的一部分。“真诚地表达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职业生涯:跨度广样数多 历练独立性格


    黄莉从17岁起开始参加工作。20岁,她进入国际交流行业工作,并于23岁开办了自己的公司。三年后,她考虑转行,希望能从事创意类的工作。成为一名导演的想法也在这个时候进入她的脑中。她考了一次北京电影学院,但不幸落榜。黄莉回忆说,当时自己的思维方式完全是商人的思维方式,到现场才发现要写剧本,事先没有做任何准备,最后的成绩不尽人意。


    在师旭平老师的推荐下,黄莉进入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体育人间》栏目,开始学习拍摄纪录片。她不懂纪录片创作,对各项体育运动也是一知半解,但由于工作积极主动,擅长与人沟通,很快就能独立完成选题和拍摄任务。不到半年,由她担任联合导演的第一部纪录片便在体育频道播出了。


    黄莉在《体育人间》栏目组工作了4年,完成了《跑酷小子》、《跳肚皮舞的男人》等10多期人物纪录片,这些节目大部分由她一人兼任导演、摄影、剪辑、撰稿多职。她的工作也并不总是局限于体育纪录片。2006年,央视联合东南亚6国国家电视台制作20集大型纪录片《同饮一江水》,讲述大湄公河次区域的自然、经济和文化状况,黄莉担任导演助理,拓宽了自己的视野。


    2008年,黄莉终于圆了北京电影学院梦,考入该校继续教育学院导演专业,进行了为期两年的专业学习,在2010年以全专业最高的成绩毕业,获学士学位。她从中央电视台辞职,全心投入到剧情片创作。到目前为止,她已完成了《流浪的女人》、《硬币》两个短片,并创作了《黑暗中的足球》、《恋爱训练营》两个剧情长片的剧本。



作品特点:女性视角主导 情感细腻动人


    作为一位女性导演,黄莉在创作电影时往往会从女性视角出发,其所架构的情节常常出人意料,而描绘的人物心理也比一般的男性导演要更为细腻。我们从“中国影响力”的比赛现场就可以看出她的这些特点。在“光影放映室”环节,黄莉根据看到的一个女人和一群持枪男子的打斗场景,发想出一个以“女性拯救人类”为主题的故事:女主人公是地球上存活下来的最后一个人,为保护精子库,孕育新生命,她勇敢地同追杀她的外星人展开战斗。


    我们不妨再回顾一下她在“光影排练厅”的表现。黄莉即兴创作并排练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陌生女人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葬礼上,死者的妻子和儿子大感惊愕,在儿子的追问之下,母亲透露隐情:原来她和丈夫早已离婚,陌生女人是死者的新一任妻子。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黄莉却在里面讨论了女性之间的竞争关系,以及中国传统女性为了维护家庭完整而表现出来的牺牲精神。除却性别因素不谈,她所构建的悬念和转折也是十分引人入胜的。


    2010年,黄莉拍摄7分钟剧情短片《流浪的女人》。影片主人公是互为镜像的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现实中的流浪者,衣衫褴褛;另一个虽然生活优越,然而却是一位大龄剩女,精神上一直处于流浪的状态。通过这样的对比,黄莉为我们展现了女性的困境,她向自己和观众追问:对一位女性来说,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又如何来获得这种快乐?


    小试牛刀之后,黄莉于2011年又拍摄了一部短片《硬币》。在这部9分钟的影片中,一个从婚姻中走出来的中年女人苦守着一家小卖部,脾气古怪,拒绝与人交流。有一天,一个小女孩来她这里给死去的母亲打电话。她孤独无依,楚楚可怜,唤起了中年女人的母性,融化了她内心中的坚冰。曾经在刁亦男《夜车》中担任女主角的刘丹加盟本片,饰演中年女人,准确地演出了这位女主人公从冷漠到关切再到失落的情感变化,感人至深。影片获东京亚洲短片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网络微电影最佳女演员奖等奖项,并入围了香港国际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



电影观:崇尚自由表达 生活比电影重要


    和任何一个已有过一些电影创作经验并希望能进一步发挥才华的导演一样,黄莉目前最需要的是拍电影的机会。她手头已有两个亲自创作的剧本:《恋爱训练营》和《黑暗中的足球》,后者讲述一群盲人中学生踢足球的故事。不过目前,她还没有为影片找到投资方。她在采访中直言,之所以参加“中国影响力”,就是希望通过这个机会来让更多的制片公司认识她,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取他们的信任。而经过多个比赛项目的考核,她也变得比以前更加自信。


    她最看重的是表达自由,并不会为了获得投资就一味地讨好制作公司。2011年黄莉带着《黑暗中的足球》剧本参加FIRST青年影展“新青年导演计划”电影项目创投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是完全不可以妥协的人,但我不会为了迎合别人而丧失掉自我。”她主张,如果合作,那么合作双方的价值观以及对人物、故事走向等方面的认识必须是一致的。她很珍惜每一次拍短片的机会,比如《硬币》就是专门为一次短片比赛所拍摄的。虽然这样的电影制作规模很小,但却比大制作拥有更高的自由度。


    尽管如此,黄莉并不是一个认为电影高于一切的导演。她从没有想过一定要做电影,也没有将其看做是终生职业,只是不知不觉走上了这条路。相比而言,她认为生活比电影重要。在1905电影网“艺考小课堂”上,黄莉向有志于走上电影之路的学生们支招说,如果她是考官,会更注重考生对人生的思考和观察,而不是其技术能力。电影只是她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关键是要演好生活这出戏。


    因此,借助摄影机,黄莉希望捕捉到人生中的每一个阶段。她不会因为此时此刻对某一件事的认识还有些肤浅,就放弃对这件事情的思考。“我现在看到的世界即使是扁的,我也要把这个‘扁’拍出来;或许到50岁再拍同样的题材,我会拍成一个圆的,那也没有关系。我不会认为我现在看待世界的方式是没有价值的。”她认为,成长是一个过程,没有必要去否认过程中的一部分。“真诚地表达自己,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