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

专访张一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IP不是一劳永逸

时间:2015.04.17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李西叶

张一白被默认为最会玩IP的导演之一


    1905电影网专稿 2014年,一部改编自九夜茴经典小说的电影《匆匆那年》在贺岁档表现抢眼,这也让张一白被默认为最会玩IP的导演之一。IP (Intellectual Property)从去年开始成为了电影界的热词,它吸引着粉丝,影响着资本,被更多的人津津乐道,争抢开发。

 

    经历了去年影市的培育,2015年是IP全面转化成电影的一年,我们将会在大银幕上看到改编自文学作品的《万物生长》《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左耳》《何以笙箫默》,改编自电视剧的《咱们结婚吧》《新步步惊心》,还有改编自综艺和歌曲的电影,用张一白的话说,“今年都是IP。”

 

    带有营销价值的IP被影视公司看做珍贵的资源,似乎拥有了它,剩下的事情就如探囊取物。但张一白认为,IP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它在电影化的过程中仍面临着诸多问 题。谈到IP与电影的关系,张一白将它们比作皮和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或许是值得业内思考的问题。

 

    1905电影网:今年有什么值得推荐的电影IP?


    张一白:今年都是IP,《寻龙诀》《吹灯传说之精绝古城》、《何以笙箫默》、《左耳》、《万物生长》等等,这些都是IP转化成电影的例子,不光是小说、游戏,还有《栀子花开》这样的歌曲改编成电影的IP,现在几乎有价值的IP都在转化成电影,今年是IP全面转化成电影的一个年份。


    1905电影网:就像您提到的,如今的IP涵盖小说、歌曲、话剧、网剧、游戏等多个领域,怎样看待这些不同类型IP的竞争力?


    张一白:拭目以待啦。似乎每个IP都那么吸引人,都有它相对应的粉丝、观众、市场。每一个人、每一个项目、每一个投资方对自己的IP都充满着信心、期待和渴望。

 

    1905电影网:您认为要达到哪些标准才可以称为优质IP?


    张一白:引人关注。

 

    1905电影网:争抢到IP后,您觉得应该如何利用好IP?


    张一白:IP最重要的是解决了关注度的问题,但是它在转化成电影的过程中,只是刚刚开了个头。电影的转化过程才是最核心的东西,IP只解决了关注度和一部分内容的问题。从一种形式转化成另一种形式、从一个内容转化成另一个内容,需要很多的努力。电影最终还是归结为电影,电影化的过程还是很艰辛的,IP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事情,最后还得看它能不能成功地转化成一个电影。

 

    1905电影网:IP在转化成电影的过程会面临哪些困难?


    张一白:很多文学作品转化成电影的过程中都面临着不少问题,首先是要电影化,IP本身不是一个电影的东西,但要符合电影的规律,比如电影的叙事、电影的语言,还有如何吸引观众进到电影院里看。而且,当人人都在谈IP,IP就会进入不值钱的阶段,物以稀为贵嘛,资源不稀缺、不够吸引人的时候,就会面临这个问题。

 

    1905电影网:怎样看待IP和电影的关系?


    张一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是我们现在想知道什么是皮,什么是毛。到底是IP是皮、电影是毛还是IP是毛、电影是皮,这是我们应该看到的东西。不是每个IP都能做成电影,也不是每个电影都能衍生成游戏、舞台剧,衍生成衍生品。这只是一个概念,似乎我们有个IP就能转化成各种形式,IP和电影本身谁是皮谁是毛是需要思考的,如果电影不成功你觉得游戏有人买吗?游戏成功的东西是不是必然就能成为成功的电影?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逻辑的关系,是一个充分条件的逻辑关系?必要条件的逻辑关系,还是充分必要条件的逻辑关系?这都是相辅相成的,不是每一个逻辑的关系都必然能成功,还是取决于谁去做。

 

    1905电影网:像迪士尼这类开发出很成功IP的公司,衍生品的收益是产业链中很大的一部分,您怎样看待中国的衍生品市场?


    张一白:衍生品这个事情也谈了很多年了,在O2O的时代,衍生品我们看到了机遇,但机遇如何转化成现实还是一个过程。这是一个在转化的年代,IP如何转化成产品,衍生品如何转化成商品。为什么之前国内的电影衍生品做的不太成功,不是有电影这东西就会被买,因为还存在在哪里买、如何买、买多少、怎么买这一系列的问题需要解决。

文/李西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