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猴》被誉为下一个《无名之辈》,够格吗?

时间:2019.07.25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如果观众走出影院都想去山西吃一碗正宗的刀削面,我就成功了。”导演张璞笑着对小电君说。

 

他的大银幕处女作《灰猴》已于昨天登陆全国院线。豆瓣评分6.4分,成为档期中为数不多值得看的华语片之一。不少人将其比作山西版的《疯狂的石头》或北方版《无名之辈》



《灰猴》以一个装着刀削面独家秘方的古董坛子为线索,牵扯出7条故事线、23个角色,几路人马对于古董坛子的争夺最终交叉形成了闭环,进而勾勒出山西小镇中各怀心事的小人物群像。多线叙事结构和充满荒诞色彩的黑色幽默是影片的一大特色。



从早年的《疯狂的石头》到近年来的《心迷宫》《提着心,吊着胆》《无名之辈》,再到水平参差不齐的各类网大,此类“玩转”叙事结构的黑色幽默电影似乎越来越受到青年导演和投资人的青睐。


他们为什么会如此选择,此类影片又呈现出哪些共同的特质,如何才能以小博大收获票房和口碑的双赢?

 

从家乡出发

地域特色与小人物关怀

 

在去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上,《灰猴》曾入围“从山西出发”单元,而“从山西出发”、从自己的家乡出发,也是导演张璞的创作理念之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个人对家乡的情结比较重。在我构思第一部独立作品要拍什么时,找来找去还是从自己的家乡——山西去找。”

 

在主线故事之外,《灰猴》兼具了山西文化纪录片的功能。无论是贯穿始终的刀削面、羊杂、米糕,还是混杂的山西各地方言和壮阔的黄土高原景致,都具有无比鲜明的地域特色。



连影片的片名“灰猴”都取自于山西方言,既指行为不端的坏家伙,也是好友间的戏称。

 

这种故土情结和地域特色在不少新导演拍摄的此类影片中都可以见到。


忻钰坤的第二部作品《暴裂无声》创作在《心迷宫》之前,就是从自己最熟悉的内蒙矿区出发,影片中的不少片段都来自他真实的成长经历,内蒙人沉默少言的特质也构成了人物和故事的根基。



饶晓志创作《无名之辈》的初衷则来自于偶然听到的一首贵州话民谣《瞎子》,“那首歌把故乡的人和事翻江倒海地扑向了我…让我意识到那些流淌在骨子里的东西,全是故乡滋养你的。”

 

于是,他便选择在第二部大银幕作品中回归故乡小镇,那份小人物的无奈与不甘也曾是饶晓志内心的真实写照。



这种用地貌、方言、美食等符号构建起的鲜明地域性,往往与此类影片的荒诞色彩相得益彰,也让活跃于其上的各色小人物接上了“地气”。

 

在导演张璞看来,多线叙事仅仅是形式和外壳。在利益和欲望驱动下,小人物的善恶选择才是影片的内核,“就像电影里一样,这个世界同样是阴差阳错地在交集,在关键节点上的选择体现出人性的善恶。个人的贪欲以及面对利益分配时的自私,最终导致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局。”



张璞坦言,自己对于小人物群像戏情有独钟,因为他们更能反映社会“进行时”的人和生态,“我们本身都是小人物,都是生活中最普通的人,我不知道那些精英阶层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别人口中的也就是皮毛而已。我从小就是在这样的小地方成长起来的,身边都是这种普通大众,在这里创作肯定是最有养分的。”

 

与《灰猴》类似,《无名之辈》通过多条线索展现的同样是底层小人物面对生活困境时 “绵长的无力感”。 


有人评价《无名之辈》是“蝼蚁流下眼泪,烂泥开出花蕾”。每一个小人物的饱满和生动也是影片能超越形式引发观众共鸣的深层原因。

 

《暴裂无声》在这一层面上做得更为深入,影片的三条线索则分别是底层、中层和上层的代表,通过它们的并行和交织像手术刀一般剖析出社会症结,也充满了对底层和边缘人群的关切,更具力度和深度。



以小博大

多线叙事是小成本电影逆袭的万金油?


“我觉得80%的男性导演都会喜欢这种多线叙事的形式。”张璞说:“它本身就有一定的挑战性,你能把这种结构弄明白,作为创作者是很有成就感的。”

 

作为昆汀、盖·里奇的拥趸,张璞非常熟悉这种多线叙事的模式。在《灰猴》之前,他也曾运作过多个类似的项目。


导演张璞


在他看来,这种叙事结构不仅能让创作者兴奋,也能给观众带来参与感,“对这种线索多、情节多的电影,观众在观影的过程中也会参与进来,观影成就感也会增强。”

 

这也是这类影片能屡屡创造票房佳绩原因之一。


2006年,宁浩凭借一部投资仅300余万的《疯狂的石头》拿下2350万票房,开创了此类国产黑色喜剧片“以小博大”的先河,也成为青年导演争相效仿的对象。



2013年,忻钰坤的处女作《心迷宫》以170万的投资收获了一千余万票房,成为当年小成本影片中成色十足的黑马。去年,一部《无名之辈》更是一路逆袭,斩获7.94亿票房,名列2018年度华语片票房第11位。



“这种形式确实是比较讨巧的,既能在剧作结构上有所创新,让人看到你导演的能力,又不需要太大的成本,也有一定的市场潜力。”张璞说。


在今年上海电影节的创投单元上,低成本的黑色悬疑类电影项目格外受到投资人的青睐。在创投单元评委沈暘看来,此类影片有可能成为接下来几年的投资风向,因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建立起了作者表达与市场之间的桥梁。当现实题材逐渐成为当今市场主流之时,这种带有个人表达的现实主义或者魔幻现实主义项目,自然会受到市场的欢迎。

 

这种类型化与作者性的共存,同样体现在忻钰坤的《暴裂无声》中。影片在精巧的叙事结构、密集的动作戏之外,同样保持着忻钰坤的个人风格和主题深度。



饶晓志也将《无名之辈》定义为“文艺商业片”,“ 一开始做的时候它就是商业片,但因为我是戏剧圈出身,在做电影的时候也要求故事有一定的艺术性、文学性或者哲学性,所以就有了大家看到的《无名之辈》。”

 

随着《无名之辈》等一系列影片的票房成功,不少创作者也带着投机心理蜂拥而至,一波打着多线叙事、黑色幽默旗号的跟风作品扎堆涌来,质量也参差不齐。

 

艾伦主演的《人间·喜剧》为例,影片号称“无名之辈2.0”,但上映后豆瓣评分仅有3.4分,因为叙事潦草、笑点尴尬被不少观众诟病。



影视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CEO吴又对小电君透露,在该平台上,多线叙事结构颇受年轻编剧的欢迎,此类剧本的数量也相当庞大

 

但他同时也不忘提醒创作者,片面追求形式并不等于好剧本,“对于年轻编剧而言,一上来就追求形式是没有价值的,一眼就能看穿了。最核心的还是能不能把故事讲好,打动人。如果打动不了观众,就是24线叙事有什么用呢?《无名之辈》的成功不是因为它多线叙事好,而是因为这个故事本身足够好,单线叙事同样能打动观众。


曹保平在评价《心迷宫》时曾说,影片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这是一部“内容大于形式”的电影,形式为内容服务,在老老实实讲好故事的同时,折射出人性深层的冷漠和自私,是真正的“内容为王”的商业片。

 


《灰猴》导演张璞也在采访中对小电君说,在他看来,多线叙事并非小成本电影的“万金油”,同样有高下之分,“真正讲得高级的是昆汀、盖·里奇,讲得中规中矩的是《灰猴》。对于年轻导演而言,最关键的还是要把剧本做好。打磨出一个好剧本,你就像有了一个有力的杠杆,才能去撬动一些东西。


文/阿K

叶问外传:张天志
武侠

叶问外传:张天

动作大片群星荟萃

超强台风
动作

超强台风

国内灾难片佳作

叶问
动作

叶问

甄功夫打出国际范

南京1937
战争

南京1937

沉痛致哀遇难同胞

叶问2:宗师传奇
动作

叶问2:宗师传奇

黄晓明苦学甄功夫

夜盗珍妃墓
剧情

夜盗珍妃墓

珍妃墓财宝引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