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益人》:世道变了,从大鹏想要转型开始

时间:2019.11.0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丝娃娃


1905电影网专稿 《受益人》是那种可以参加十项全能比赛型的电影:故事挺吸引人——娶妻骗保,演员搭配有看点——《煎饼侠》的时候大鹏柳岩就来电,幕后高口碑——宁浩去年监制的电影是《我不是药神》,以及本身有话题度——男女情感中的信任问题。这样的电影似乎海报上印着一句话:我不爆谁爆?


 

看完片子,感觉尚可。作为男性观众,这个故事的逻辑于我而言没有大的漏洞。电影选在山城重庆,讲得是小人物的心酸,故事荒诞之余,透着一丝现实主义的气质。细琢磨,问题来了,《受益人》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这荒诞与现实的迎面相撞。

 

细看三个角色,大鹏是底层小人物,为了救孩子选择谋财害命,良心不安;张子贤扮演大鹏的好哥们,所有阴谋的策划者,一味地坏;柳岩是那个落入圈套的女人,还是个做直播的。


 

这个组合的问题在于,大鹏的角色是被当做正剧角色来写。编剧写他作为底层人物,心有不甘;又写他心存良知,仍有一丝善念。是三个主要角色中最复杂的一个。张子贤的角色完全漫画化,脸谱式的坏。柳岩的角色是被消费的对象,既消费个人过往经历,又消费人物外在形象。

 

这样的三个角色,造成了电影在天秤的两端摇摆:究竟是要单纯地讲一个讽刺的小故事,还是要深挖出人性中黑色荒诞的部分?

 

想从喜剧转型的大鹏负责了更厚重的那部分。他演得卖力,《铤而走险》没说的重庆话在这部中说了个够,表演却依然显得用力过猛。端详大鹏的脸,问题大概出在他“小人物”的设定上。和这个怂中有坏,心有歹念的角色相比,大鹏更像生活中的你我,偶有贪念,不为小恶,缺得是个凶字。


 

王公道被看做大鹏最成功的非喜剧角色。这个官场上的小人物更像是从生活中直接摘取,展现的是某种现状的写意片段,被大鹏诠释起来恰到好处。《受益人》中的吴海,是离开生活的小人物,演这样一个不合适的角色,难为他。

 

之所以吴海难演,是因为他是《受益人》中灰色的部分。这也是电影看下来,另一处别扭的地方。宁浩的电影,黑白分明,角色是漫画一样的速写。他监制的《我不是药神》,但从人物来说,同样没有灰色的部分。


 

《受益人》不同,导演在吴海这个角色身上,放入了灰色,那些复杂的、暧昧的、说不清需要观众自己寻味的部分。但这和宁浩的监制思路有些违背。在电影的流水线作业中,《受益人》就仿佛一种坚硬的材质被送进宁浩名为坏猴子的模具中,出来的成品有坏猴子的气质,但内里却截然不同。

 

不知道电影的创作中,导演与监制有着多大的分歧。但《受益人》看下来,确实是想法南辕北辙后得到调解的产物,兴许再加上大鹏那颗一心想跳脱喜剧的心。可明年还有大鹏,还是小人物,还是和柳岩,不知道观众到那时会不会疲惫。


文/丝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