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龙过江》甄子丹王晶再合作 为何只收获4.8分?

时间:2020.02.0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2017年,一部《追龙》拿下7项金像奖提名,帮导演王晶挽回不少口碑。他也在之后一口气与甄子丹合作了两部电影——《大师兄》《肥龙过江》。如果说《大师兄》还在“麻辣鲜师”的人设上有所创新,那么这部《肥龙过江》则完全是对香港经典动作喜剧的一次重演。


目前,影片已由原计划院线上映改为视频平台付费观看,上线4天,豆瓣评分仅有4.8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从片名不难看出,王晶在“致敬”李小龙的经典作品《猛龙过江》,从海报和动作设计上也随处可见李小龙的影子。这与洪金宝在1978年自导自演的另一部《肥龙过江》异曲同工。


故事套路也有相似之处,洪金宝版是乡下小子进城引发的一系列闹剧,而王晶这一版则是草根警探闹翻人生地不熟的东京。同样的胖子人设也为角色增添了喜剧性和平民感。


评价动作喜剧的核心自然是打戏是否足够过瘾。这一点,身为监制、编剧兼主演的王晶曾在微博上放言,称《肥龙过江》在海外试片时,有院线中人认为比《叶问4》打得更劲。


此话虽有夸大的成分,但也并非强行蹭热度的自吹自擂。毕竟在甄子丹的亲自坐镇之下,《肥龙过江》整体保持了“甄功夫”的水准,导演谷垣健治也与甄子丹渊源颇深。


谷垣健治从小受香港功夫片的影响开始学习武术。1993年,他只身来到香港,投身电影界,后来加入了甄子丹的动作团队,是中国香港动作特技演员公会中唯一的日藉动作指导。


谷垣健治此前曾在甄子丹主演的《杀破狼》《导火线》等多部电影中担当动作指导,二人合作无间。这一次《肥龙过江》的动作设计也保持了“甄功夫”的特点,结合综合格斗技巧,动作节奏快速紧密。



影片还在开头的段落以“闪回”的形式致敬了《杀破狼》《导火线》等片,例如甄子丹那句“当年我在南生围,一个打三个”对应的是《导火线》,在小巷对打金毛杀手则重现的是《杀破狼》中甄子丹与吴京的那场经典对手戏。


此外,《肥龙过江》在动作设计中还能看到李小龙、成龙、洪金宝等经典功夫喜剧的影子,在东京的鱼档、餐厅、房屋等狭小空间内,充分利用各种看似不可能的道具,打出一套套充满想象力的组合招式,这些在甄子丹之前的动作片中是不常见的。此种集百家之长的方式也颇符合王晶一贯的“玩梗”作风。


仅从动作戏而言,《肥龙过江》在及格水准之上,几场重头戏行云流水,特别是最后的一场东京铁塔动作戏,将打斗与地标充分结合,很有奇观效果。


对比之下,文戏部分就显得经不起推敲。甄子丹的“胖子”人设只有视觉效果,既没影响身手,也没有更多的剧情或笑点与之呼应,仿佛只为了看起来与身边的“肥螳螂”王晶更加登对。



故事也是王晶轻车熟路的“都市闹剧”。案情的推动和危机的化解都十分生硬,基本上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套路,爱情、亲情、兄弟情虽然是必不可少的元素,但处理也都是蜻蜓点水。


喜剧效果也不出众,一本正经的“叶师傅”搞起笑来,总显得差了点火候,王晶的角色“潇洒哥”虽然戏份不少,但仍以装疯扮傻和“擦边球”段子取悦观众,“笑果”实属一般。


大卫·波德莱尔对上世纪香港电影的那句经典评语——“尽皆过火,尽是癫狂”同样可以用来形容王晶和甄子丹的这部《肥龙过江》。对香港经典动作喜剧的自我重复放在当下显得平庸有余,惊喜不足,但亦不失为假期居家的一份消遣。

 

正如王晶在微博上的自我定位:“开心两小时,暂且忘怀屋外的一切不称心。”这也许就是《肥龙过江》的最大意义。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