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事件改编,毒害千万人的秘密都在这部新片里

时间:2020.02.13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也许是玛雅人算错了日子,世界末日不是2012年,而是2020年。

这一年伊始就发生了许多如同末世来临的灾难,对全人类都造成了恐慌,如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澳大利亚火灾、巴西未知病毒、非洲蝗灾……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是不是地球快要毁灭的征兆。

其实,这是人类咎由自取的结果,这种结果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为人类敲响了警钟,可长鸣依在,教训难寻。

人类为了一己私利,让有毒化学物质存在于地球上几乎每一个生物的血液中,包括人类自己。

这种大面积污染造成的后果就是大批动物死亡,许多人类染癌致死或婴儿出生时为畸形。

而这一切的源头则是在经济最为发达的美国,资本主义的扩张带来的是世界共担的风险。

依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黑水》就此诞生。

1998年,一位名叫威尔伯·坦南特的农场主在他家的农场发现了异常。

自家养的牛接二连三的死去,加起来有190头,侥幸活下来的牛也会变得癫狂,对人发起攻击。

为了查明原因,他解剖了牛的尸体,发现它们的内脏肿大,牙齿跟正常牛完全不一样,另外,他还观察到农场周围河流里的石头都变成了白色。

而这些诡异现象发生的原因都是因为杜邦公司往农场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掩埋化学肥料。

坦南特将情况反映给了环保局,可环保局给出的结论是“畜群管理存在不足,包括营养不良、兽医服务不足、缺乏蝇虫管控等。”

简单来说,就是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坦南特本人,与杜邦公司无关。

当时的美国环境保护局(简称EPA)实行“自我监管”,因为他们对很多化学物质都是不了解的,杜邦说它无害,那就是安全的。

所以EPA才会一致认定是坦南特无理取闹。

束手无策之下,坦南特找到了专为企业辩护的律师罗伯特·比洛特。

罗伯特本无意理会,他刚刚晋升为事务所的合伙人,前程似锦,管这些闲事就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况且杜邦还是他们事务所的潜在大客户。

可碍于坦南特与他奶奶相识,罗伯特决定去看一看。

这一看一下子激起了罗伯特心底的良知,他看到了杜邦公司风光背后的丑陋,他们完全无视PFOA的危害。

PFOA,也称C8,可用于生产特氟龙。

这是一种有毒物质,至少可以导致六类疾病,如肾癌、睾丸癌、甲状腺疾病、先兆子痫、高胆固醇、溃疡性结肠炎。

但特氟龙在生活中却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因其具有抗酸抗碱、抗各种有机溶剂的特点,几乎不溶于所有的溶剂,同时还具有耐高温的特性。

所以在航空、汽车、电子、电器、高温绝缘、食品包装、塑料制品、造纸、印刷、服装、防腐等行业被广泛应用,如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的不粘锅。

简言之,只要是生活中我们能接触到的物品,都含有特氟龙。

特氟龙可长期而稳定的在260摄氏度下工作,短期耐温可至327度。

只不过国内的烹饪方式基本都以高油、煎炒、爆炒、高温为主,所以不粘锅不适宜国内的饮食习惯。

联合国环境署在2006年就已发布禁令,督促所有化工企业在2015年之前生产含特氟龙涂层的不粘锅必须降低至人体安全标准。

虽然人们已经开始重视特氟龙的危害,可人类体内早已没有干净的血液。

杜邦公司为了研究C8对人体的影响,采集了员工的血液,准备与正常人的“干净”血液做对比观察。

万万没想到,他们走遍美国,走遍亚洲,走遍世界,都没能找出“干净”的血液,唯一没有被C8污染的血液,来自朝鲜战争中士兵的血液存档。

换句话说,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现代人,都没能逃过C8的侵袭。

他们把化学废气通过烟囱直接排放到空气中,把化学废料扔进河流中,或被装在桶里,随意丢弃。

更甚者,他们还会购买土地,在地上挖沟,然后往沟里倾倒上千吨有毒的C8污泥和灰尘,又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污染。

而被污染带来的后果令人瞠目结舌。

杜邦工厂生产线上的孕妇,因为接触PFOA过多,她们生下来的孩子有30%都是畸形的,只有单边鼻孔和一个眼睛。

周边的居民大多数都出现了身体健康问题,牙齿大都是黑的,就连常年不患病,身体强壮的年轻人大都得了癌症。

可这一切,杜邦公司在40年前就已经发现了。

3M公司曾在猴子身上做实验,大多数猴子都死了,也将此消息告知了杜邦,杜邦也在老鼠身上做过实验,很多老鼠的器官肿胀,得了癌症。

为了进一步验证,杜邦在香烟里偷偷加了特氟龙,让工人抽,结果所有工人都住进了医院。

可一年10亿美元的利润让他们选择了沉默。

再加上杜邦到了大而不倒的地步,它的兴衰与否牵扯着当地的经济以及居民们的工作、福利和未来发展。

当体制对他们有利时,他们利用体制;当体制对他们构成威胁时,他们操纵体制,个体于他们而言,太过渺小。

正是这些阻碍让控告的战线拉长,罗伯特·比洛特前后用时十七年才有了结果,而且还要耗费七年等待科学小组对C8的研究。

期间,不断有人因PFOA罹患癌症致死,畸形儿童的比例也在升高,罗伯特自己也承受了过多的压力,以至于因此住院。

他的薪水降了四次,微薄的收入无力支撑家庭开销和孩子们的学费;他的前途一片黯淡,由于没有一个案子,随时都有可能被辞退。

幸好最终的结果给了他们慰藉。

杜邦公司一共收到了3535起诉讼,刚开始他们准备采取大公司惯用的套路,即拖字诀,一天处理四起案件。

可那些受害者和罗伯特·比洛特本身已经难以经受这样的煎熬,在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杜邦公司最终以6.7亿美元了解了所有诉讼。

这笔钱相当于杜邦公司多半年的利润,对他们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无非是过一段粗茶淡饭的日子。

可因PFOA受害的所有生物、河流,以及上亿的人群,他们的损伤是永久性的,且不可消解。

或许是地球受够了人类的无知,在多次警示无果的情况下,在2020年释放了积压多年的怒火。

如果按因果论来说,全球气温变暖,导致南极冰川融化,释放出了人类此前从未见过的病毒。

它带着一众“小弟”前来“报复”人类,最终的战果如何,取决于人类是否愿意放下傲慢,与大自然和平共处。

这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后果都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们眼前。

如澳大利亚火灾致使10亿生物灭绝,110多种生物急需保护,400公顷森林被毁,全球气候受到严重影响;

美国的乙型病毒,超过1300万人感染,造成6000多人死亡;中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也已破千;

非洲爆发25年最严重的蝗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其害,蝗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导致1900万人的粮食安全受到威胁;

巴西发现不明病毒,其中90%的基因无法识别;中东的局部冲突今年频发,已致数百人死亡,上万人流离失所。

这样惨重的伤亡,自二战结束以来几乎未发生过,战争的危害罄竹难书,可人类作茧自缚的方式同样如此。

地球曾有过几十万年的时间,海洋、陆地、天空几乎没有一个生物的黑暗时期。

一旦一切重演,对地球来说只不过是回到过去,但对于人类,简直是灭顶之灾,所以永久性和平与可持续性发展永远是人类必须牢记的关于自保的锦囊妙计。

人类应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而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直到再次撕开结痂的时候才醒悟自己原来在同一处受过伤。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古人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告诉过我们这个浅显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