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女神”,最飒!

时间:2020.03.0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阿K


1905电影网专稿 “女人也有思想、有灵魂、有野心,我早就厌倦了每个人都对我说,爱是女人唯一该追求的东西。”

 

早在一百多年前,西尔莎·罗南饰演的乔就曾在《小妇人》里发出这样的呐喊。这份独立和执着也激励着无数女孩,挣脱束缚,勇敢追求心之所向。



工作与事业之于女性,不仅仅是经济收入的来源,更让她们在彰显自我价值的同时,收获平等、尊重、自信和底气。

 

在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就让小电君通过电影向各行各业的女性工作者们致敬,“认真工作的你们,真飒!”

 

用敬业赢得尊重    

 

这段特殊时期,让我们认识了许多平凡又不凡的女性工作者。

 

她们是逆行的白衣天使,奋战在抗疫一线,承受着繁重的工作压力却毫无怨言。她们说:“病人康复出院时脸上挂满的欣慰笑容,让一切付出都变得值得。”

 

电影《人到中年》中,潘虹饰演的眼科医生陆文婷也是如此。



在那个医学人才稀缺的年代,陆医生拿着56块半的微薄工资,却常常要面对24小时连轴转的工作压力,但她毫无怨言,始终把病人的需求放在首位。

 

长期超负荷的运转下,陆文婷突发心肌梗塞,生命垂危。就在病倒的当天上午,她还连续完成了三台手术。



躺在病榻上,陆文婷回忆起自己的人生,“治愈病人”成了她生命中最欣慰的事:“每治好一只眼睛给我带来了多么巨大的快乐,我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属于你们(病人)。”

 

当她康复出院之时,门口站满了她曾经的病人,相信那便是属于医生最幸福的时刻。



《尼斯·疯狂的心》的主人公尼斯·达·西尔维拉同样是一位女医生。她是瑞士著名心理学家卡尔·荣格的学生,也是巴伊亚医学院当年158名毕业生中的唯一女性。

 

在那个女医生势单力薄的年代,她勇于站出来反对当时主流的大脑额叶切除术、电击法等“非人道”的精神病疗法,主张给予病人人性化的关怀和引导。



尼斯教会病人如何使用油画布、颜料和刷子,并和狗狗一起治疗精神病人。

 

透过一幅幅色彩斑斓,天马行空的画作,我们看到了病人们无比丰富的内心世界和人性的尊严。

  

“所有混乱、疯狂、创伤都需要被聆听,被安抚。”这何尝不是“医者仁心”。



教育题材电影《可爱的你》改编自真实故事。

 

杨千嬅饰演的吕慧红本是名校校长,原计划提前退休,与丈夫一起环游世界。然而,一则“郊区幼儿园濒临倒闭,学生即将失学”的新闻又唤起了她的育人之心。



简陋的校舍条件,仅有5名学生,再加上4500元的工资,很多人质疑吕慧红在“作秀”,为自己博名誉。但她却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补习机构千万年薪的广告代言,一心一意为了五个孩子奔前跑后。

 

她对学生说:“校长的梦想就是做一名好老师,每一天都可以站在学校门口等你们上课。”



现实中的吕慧红,至今仍是元田幼稚园的校长。

 

在她的耕耘下,短短五年间,学生人数从最初的五人增长到六十人之多,影响了无数孩子和家庭的命运。

 

这也兑现了吕慧红做教育的初心,“当教师是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以生命影响生命。”



在电影《聚焦》中,女记者萨夏是“聚焦”调查小组的一员。



她与同事一起克服了重重困难,将教会成员长期猥亵儿童,地方势力层层勾结的阴暗面公之于众。

 

面对官员、教会的威逼利诱,萨夏表现得不卑不亢,坚守住了新闻人的职责和底线:挖掘真相,客观报道。



无论职业,这些电影里敬业又专业的女性都让我们肃然起敬。

 

用实力打破偏见   

 

在特殊时代,女性在职场不仅要应对工作压力,还要时刻与歧视作斗争,捍卫自己来之不易的工作权利。

 

《性别为本》的女主角鲁斯·巴德·金斯伯格的遭遇,也是千千万万职业女性在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所遭遇的不平等待遇的缩影。



她以哈佛和哥伦比亚法学院双料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却无法找到一份律师工作。

 

老板拒绝她的理由五花八门,“女律师太容易情绪化。”,“去年我们已经雇佣了一位女性。”“你这么漂亮,男同事的老婆会嫉妒。”



虽然不得不暂时搁置成为律师的梦想,但鲁斯从未放弃用法律为女性争取权益。

 

待到70年代,社会环境成熟之时,她便开始用一场又一场精彩的辩护挑战涉及性别歧视的不平等法条,并最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犹太裔女性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影片结尾,她在法庭上掷地有声地说道:“有178条法律涉及性别歧视,这都将是我们孩子未来道路上的荆棘。我们的子女们正因法律对他们能力的所谓假定,而被各种机遇拒之门外…无论要花多少精力,我们都必须将这些法令一一修正。”

  

与鲁斯·巴德·金斯伯格身处同一时代,电影《隐藏人物》里还有这样一群女性。她们虽然智商超群,能力出众,却因为“黑人+女性”的身份,不得不忍受双重歧视。



上卫生间要跑步半英里才能找到有色人种专用厕所;想要参加培训,获得工程师资格,首先要上法庭、打官司;因为肤色和性别,迟迟得不到升职加薪。



面对这些有形和无形的歧视,她们选择用勇气和实力一一反击,用行动证明了那句话,“NASA雇佣我们不是因为我们穿裙子,而是因为我们戴眼镜。”


 

正是这些先驱们一步一个脚印的抗争和努力,才让航天系统中的女性不再是“穿着裙子的计算机”,而有机会走到台前享受应有的掌声和尊重。

  

《隐藏人物》原型之一的凯瑟琳·约翰逊(中)现身第8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


《摔跤吧!爸爸》中,印度女性面临的性别歧视同样沉重。在不少印度人的潜意识里,女性仍然是男人的附属品,14岁便可以嫁人,一辈子相夫教子。

 

阿米尔·汗饰演的父亲却为自己的女儿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他不顾周围人的冷嘲热讽,坚持让两个女儿练习摔跤,最终将她们送上了国际大赛的领奖台。


 

他赛前对女儿说的那段话曾让不少人泪目:“如果你明天获胜,不是你一个人的胜利,是成千上万的女孩赢得的胜利。她们被迫禁锢在家务中,一生的价值只是结婚生子。明天的比赛是最重要的一场比赛,因为明天你将对阵的不只是澳大利亚选手,还有所有轻视女人的人!”



在《隐藏人物》的评论区,有一条高赞的短评这样写道:“我们今天所享受的一切平等与不那么平等,都是由无数女性前辈斗争得来的。永远不要把今天的既得当做理所应当。”

 

这正是这些电影存在的意义,也是这群女性最动人的地方。

 

用独立重拾自信    

 

也许我们无法成为改变历史的“女英雄”,但同样可以通过一份热爱的工作收获尊重和自信。

 

在电影《决不让步》中,为了摆脱家暴的丈夫,查理兹·塞隆饰演的女主角乔西决定成为一名女性矿工。



要知道,当时美国煤矿的男、女员工比例是30:1,女性矿工不仅要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还要忍受男性的骚扰和社会异样的目光。

 

但乔西从没有想过放弃。拿到第一笔薪水后,她泣不成声:“这辈子我第一次能自己赚钱,养活我的孩子,这辈子第一次我觉得自己好像,活着。

 

这就是工作之于乔西的意义,她可以挺起腰板不再对丈夫的暴力忍气吞声,凭自己的双手给孩子更好的生活。



《婚姻故事》里的妮可拥有看似完美的生活,但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维系婚姻,她逐渐活成了丈夫的”影子“。

 

忘记了自己的品味,梦想和追求,妮可对律师倾诉:“我从来没为自己活过,只是让他变得越来越光彩。”



醒悟后的妮可选择告别这段让她失去自我的婚姻。在洛杉矶,她终于实现了导演梦想,在好莱坞找到了事业的第二春。

 

更为重要的是,她意识到自己真正需要摆脱的不是婚姻关系,而是曾经的妄自菲薄、自我设限。



《小妇人》最动人的段落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凄美婉转的爱情,而是乔每一次为距离梦想更近一步而执着奔跑的身影。



当出版商第一次同意发表她的故事,当她组织姐妹们排演戏剧时,当灵感涌来,废寝忘食地奋笔疾书时,乔眼睛里绽放的光芒和脸上因兴奋泛起的红晕都成了影片最美的华彩。

 

当今社会,女性在职场面对的有形障碍正在不断减少,但无形的偏见依然存在。婚姻和家庭仍是不少人衡量女性“成功”的重要标准。

 

也许我们无法一蹴而就地改变社会,但至少先尝试不要自我设限。每个女性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幸福的含义绝不仅有婚姻和爱情一种。

 

唯有如此,在面对数十年的婚姻一朝破裂时,你才能如于佩尔饰演的教授娜塔莉在《将来的事》中那样,淡定地说出,“我的生活并没完全失败,我拥有满满的知性生活,这已足够让我幸福。”



亦或是像《小妇人》中,“梅姨”饰演的马奇阿姨那样骄傲地说出:“我不需要结婚,因为我本身就是豪门!”



最后,引用尼日利亚作家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在卫斯理学院2015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送给每一个奋斗中的女孩和女人们:

 

“我们或许没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我们可以尝试,合作付出确凿的、真正的努力。至少我们如此热忱真切得努力过。

 

永远不要将性别,作为做或不做某件事的理由,永远、永远不要因为‘你是个女人’而去做什么或放弃什么。”



3.8专属片单

 

《小妇人》

《妇女参政论者》

《她》

《隐藏人物》

《斯隆女士》

《尼斯·疯狂的心》

《决不让步》

《永不妥协》

《可爱的你》

《蒙娜丽莎的微笑》

《性别为本》

《性别之战》

《时时刻刻》

《送我上青云》

 

愿所有人,无论性别,都能从中汲取温暖与力量!


文/阿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