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戗刺》等新片亮相,是他们在改变中国电影!

时间:2020.06.1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青果


1905电影网专稿 在过去的一周时间里,电影圈可谓热闹非凡。电影《倒戗刺》曝出井柏然李荣浩在片场的花絮照,两人的造型也随之曝光。据了解,电影已于5月份顺利完成了哈尔滨部分的拍摄。


同样在东北取景的电影《平原上的摩西》近日宣布顺利杀青,同时片方还曝光了周冬雨刘昊然的杀青花絮照。



两部电影实际充满了很多共同点:它们均涉及犯罪题材,导演也均是新人姿态与观众见面。这些相同的元素只是巧合吗?

 

我们仔细观察近两年华语电影票房就能发现,在2019年的华语电影票房前十中,有三部作品是出自新人导演之手,尤其是排名第一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和第二的《流浪地球》


 

而2018年的华语电影票房前十中,新人导演的作品近乎占据了一半。相反,那些曾经引领市场的老牌导演,他们新作的市场成绩均未达到预期。


 

在如今的市场中,观众等待大导演的新作问世时,似乎更加期待新导演能如“黑马”一般,给我们带来新鲜感和变化。曾担任过许多新导演奖项评比和活动评委的影评人桃桃林林告诉我们,他在观看华语青年导演的作品时,发现这群导演正有意的从之前艺术片思维转向类型片的创作取向。

 

毋庸置疑,这群年轻导演们,尤其是80后一代的导演正在以他们的一己之力,给华语电影带来新鲜血液。


商业类型的创作转变


类型化。这个关键词在我们的采访中,频繁被人提及。由于北京国际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纷纷推迟,FIRST青年影展的创投会成为了今年国内第一个公布项目计划的创投会。据官方数据报道,在今年FIRST创投会中,犯罪、奇幻、喜剧等类型片的比例居过去三年内最高。


FIRST创投入围项目《伤寒杂病论》


虽然在官方收到的提案中,依旧不乏家庭、青春等题材,但是,在这些作品中,大部分创作者已经不再满足于讲述一个纯家庭、纯青春的故事,转而开始探索这类题材框架下其他类型元素的发展和作者表达的升级。

 

可见,在这个时代中,年轻创作者的创作思维正在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颇有后浪冲击前浪的势头。当我们回顾第五代和第六代导演时,能发现这些导演的处女作都为他们后续的创作奠定了基础。时至今日,他们大多都依旧有意远离类型片和商业片体系,注重作者的艺术表达。


 

当然,变化的可能性多是来自市场的导向。2015年国庆之后,曾有一批新人导演的作品扎堆上映。在当时,不少电影最终只落得了有口碑无票房的下场,唯有忻钰坤导演的处女作《心迷宫》给了大家惊喜。



当时,有人预言这部电影的成功,将为后续类型片带来更多可能性;当然,也有人感叹,它可能只会同《疯狂的石头》一般,成为一个成功的孤品。

 

5年过去了,事实证明,在《心迷宫》之后,市场上涌现出《无名之辈》《平原上的夏洛克》《提着心吊着胆》《灰猴》等融合了喜剧、犯罪等元素的电影作品。


 

在去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创投单元上,低成本的黑色悬疑类电影项目格外受到投资人的青睐。在创投单元评委沈暘看来,此类影片有可能成为接下来几年的投资风向,因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建立起了作者表达与市场之间的桥梁。当现实题材逐渐成为当今市场主流之时,这种带有个人表达的现实主义或者魔幻现实主义项目,自然会受到市场的欢迎。

 

上海电影节创投的创办者,制片人沈暘


FIRST青年影展电影市场总监踢替也告诉我们,《心迷宫》《暴雪将至》等影片成功之后,他们近几年会收到一些模仿性质非常强的项目,可能从人物、故事背景和故事结构上都在借鉴,却很难看到具有特殊性和风格化的部分,这是一个明显的变化。


影视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CEO吴又对我们透露,在该平台上,多线叙事结构颇受年轻编剧的欢迎,此类剧本的数量也相当庞大。可见,过去一批小而美的作品在市场上走红之后,也刺激了更多年轻电影人在同类题材上的创作。

 

迷影情结的影响


《灰猴》导演张璞在采访中,从不吝啬对昆汀和盖·里奇的崇拜;王一淳《黑处有什么》董越的《暴雪将至》丝毫不避讳自己对《杀人回忆》的致敬;导演忻钰坤在《暴裂无声》中同样借鉴和参照了韩国犯罪题材……


 

可见,这些青年导演都受到了世界电影中类型片的影响。

 

桃桃林林告诉我们,在他和青年导演的交流经验中发现,相比较第五代、第六代导演对塔可夫斯基、安东尼奥尼伯格曼等艺术大师的崇拜,这一批青年导演的偶像也发生了变化。

 

“相比前辈,我们这一代在获取电影知识上,有幸观赏到世界各地、各种类型的大师经典与类型佳作,让科恩兄弟、昆汀·塔伦蒂诺朴赞郁奉俊昊、盖·里奇等等风格化强烈的类型导演,成为新一代影迷的偶像。”


这群生长在互联网时代下的导演们,有更多机会拥抱类型片。相对前辈们,他们对网络更有敏锐性,也更热衷于娱乐化表达。



当然,这种影响如同一把双刃剑。犯罪题材已成为了青年导演创作中的第一选择。某视频平台负责电影版权销售的小莲告诉我们,在他们过去接触的青年导演作品中,犯罪片占据了类型片数量的8成。


在桃桃林林看来,“犯罪片类型模式比较强,悬疑、动作、凶杀等各种元素比较方便植入,都使得其成为青年导演第一选择。”

 

但是,当下青年导演的华语类型片仍处于一个借鉴和模仿的阶段。“无论是影像风格还是电影语言、叙事方式,都有特别明显的借鉴和参考痕迹,尚未真正形成自己的类型风格。”

 

与此同时,《流浪地球》的成功,让不少创作者的胆子“变大”了。一家头部电影公司的项目策划小缘告诉我们,从去年年中开始,科幻题材或者涉及科幻元素的项目数量,要比过去多了许多。而且在这些项目介绍中,他们的对标作品对是诺兰导演的《星际穿越》


 

事实上,在市场风向的变动下,类型片有可能迎来更多元化的发展,虽然现在大部分仍处于一个模仿借鉴的初级阶段,但随着这些导演经过一部部作品的打磨,会逐渐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


宁浩导演和陈思诚导演便是很好的例子,他们从学习借鉴的阶段,慢慢实现了类型本土化,将很多中国民俗文化融入到类型片中。

 

打破资本的绑架


行业中不少人都认为,虽然文艺片更容易获得影节的认可,但是优秀的类型片实则难度更多,一方面是需要更多的投资支持,另一方面需要更专业的团队介入。

 

《目击者之追凶》导演程伟豪坦言,对于年轻导演而言,类型片会更考验能力。他曾不止一次表示,作为新人导演拍片预算有限,但是类型片中很多场面的技术含量会很高,所以在前期准备上要花很多精力,特别考验我们如何用小成本展现出更强的氛围。


 

正是因为有了过去这些成功的经验,程伟豪才有机会和张震、张钧甯合作,拍摄成本更高的新片《缉魂》。


《缉魂》剧照


这种把控实则是在于导演对预算的把控,能在有限中制造无限可能。《神探蒲松龄》导演严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复盘了作品失利的原因。他就表示,“这些失败都跟预算有关系。我只能告诉你,开拍前一定要弄好预算,而且要跟出品方确认好。”



可见,导演和制片人的合作关系也影响着一部作品的好坏。当新人导演经验不足时,如果有经验丰富的制片介入,能为电影创作带来很多的便利。《嘉年华》导演文晏也表示,新导演不要担心缺钱,钱能帮助提升制作,但绝不是决定性因素。



同时,她作为《白日焰火》的制片人,也给出了自己另一层面的思考,“导演可以天马行空,但制片人要预判可行性,只能容许非常小范围的意外,不能说整个都是意外。这个电影要能以它最好的面貌呈现,同时也要想商业上怎么控制回报,毕竟电影也是商品。如果前面控制得好,后面是不需要那样去营销的。”

 

《白日焰火》剧组(文晏最左)


诚然,如今是属于新人导演们的时代,各个创投会和电影公司,都陆续通过各类扶持计划为新导演们提供自我展示的机会。但是,在这些机会之下,他们只有认真做好故事,将本土化内容融进电影类型中,才有可能创造出真正普世的电影。


文/青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