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动画形象“再开发”“黑猫警长”直播带货

时间:2020.06.19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
品牌联动直播带货 新时代下经典国漫形象如何再掀浪潮? 时长:00:00 来源:电影网

品牌联动直播带货 新时代下经典国漫形象如何再掀浪潮?收起

时长:00: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最近,怀旧风潮悄悄涌起。从时尚、影视到全民记忆,所有与“怀旧”相关的东西,都被镀上一层泛金的色彩。


《我为歌狂》(2001)


对小编而言,最“戳”的不是此刻热搜上唱歌的那位,而是承包了“80后”“90后”童年回忆的几位动画人物。


《舒克和贝塔》(1989)


5月15日和5月26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联合某乳制品品牌和某电商品牌分别推出了两部关于“经典形象来到现代”主题的宣传短片。



不仅如此,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还联合上海消防推出了《葫芦娃》之“水娃”版宣传海报。



5月27日,《我为歌狂》中的虚拟动画形象楚天歌更是加入了直播带货的行列。有网友说,“怎么笑着笑着就有点想哭了”。



此时,电影人们再也“坐不住”了。5月26日,京东品牌大电影《JOY STORY Ⅲ:重返618号》正式发布。这一次的主角,除了JOY,还有葫芦娃、哪吒、黑猫警长、大圣这些“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他们来自国民最爱的动画厂牌IP——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是几代中国孩子对于勇气、担当、正义和爱最佳启蒙。



这些重磅角色的集体亮相,让无数人热泪盈眶。那么“美影厂”的这次操作是步“好棋”吗?经典形象在现代背景再上阵,会不会催发新片产生?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影评人麻宁。



1.当经典形象遇上现代化改变



对于大多数“80后”“90后”而言,《黑猫警长》《葫芦兄弟》这些动画形象也许已离当下生活很远,但却一直留存在记忆深处。实际上,我们已经很久没看到这些经典动画形象相关的作品了,而再次相遇,它们居然开始去“带货”了。



有人说,这是经典动画形象的某种“不务正业”,对此,麻宁表示,“这种不务正业其实是形势所迫,也是大势所趋”。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是中国历史最长、片库量最大、拥有知识产权最多的国有动画企业,《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黑猫警长》《葫芦兄弟》等都是美影厂的经典作品。


“但是这些年来,它(美影厂)并没有吃到这些经典形象的红利”,麻宁不无遗憾地说。


《葫芦兄弟》(1986)


诚然,如今提到孙悟空,大多数人联想到的很可能不是《大闹天宫》里的孙悟空,而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提到哪吒,想的可能也不是《哪吒闹海》,而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对于拥有诸多经典IP的美影厂来说,“确实需要时间和机会进行品牌唤醒”,麻宁说。就拿《天书奇谭》为例,这对于“70后”“80后”也许耳熟能详,但“00后”“10后”却不一定知道。


《天书奇谭》(1983)


因此,通过重复播出、翻拍新作、品牌联合露出等方式,对其诸多经典IP进行再创作、再传播的品牌唤醒,也许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当务之急。毕竟,只有唤醒了的品牌,才更有生命力。


只有这样,一方面,经典形象能拥有新的生产力;另一方面,从现实角度来说,“这样才能赚着钱,才能变现,吃到这波红利不是吗?”


《邋遢大王奇遇记》(1987)


2.经典形象的“再开发”



那么,经典形象该如何进行“再开发”呢?对此,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也在不断探索新的方式,5月27日使用《我为歌狂》里的楚天歌的虚拟形象和真人相结合的直播带货。尽管大家对此褒贬不一,但这仍是他们迈出的重要一步。


《我为歌狂》(2001)


关于虚拟人物的运营,日本也许可以提供一个不错的借鉴,比如初音未来、洛天依等,都在制造“情怀”的同时,赢得了很高的经济收益。


“截止到目前,他们的这种变现依然主要不是靠带货,还是靠虚拟偶像演唱会、发布单曲、售卖专辑和部分IP授权等”,麻宁分析道。因此,在未来的经典IP开发上,这些途径也许是更牢靠的。



但她也表示,虚拟偶像“带货”的确存在着鲜明的优劣势,是有其探索价值的。一方面,虚拟偶像的粉丝基础较大,认知度较高,同时可以24小时不眠不休地“带货”。


另一方面,虚拟偶像的“带货”没有真实的使用体验感,很难使顾客产生共鸣,因此,“一些偏重内容消费而非实体消费的产品可能更适合虚拟倾向,比如图书、综艺、电影、文化产品等”。



但同时,麻宁也提醒大家,在经典IP与商业行为相结合的时候,应始终保持理智和慎重。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这些经典角色,曾经担负了几代少年儿童的美育功能,我们从美猴王、哪吒、葫芦娃、黑猫警长等鲜活的动画人物身上,学到了勇气、团结、善良和担当。



对于我们而言,它们不仅仅是珍贵的童年记忆,更是中华民族璀璨的文化成果中最亲切可爱的一部分。“我们要对它进行创新和焕新,但是不能过度消费,如果是与一些不恰当品类(如香烟)进行的商业合作,那肯定是不合适的”,麻宁补充。


《邋遢大王奇遇记》(1987)


这些承载着几代人美育功能的经典形象,我们希望在影视市场里去拥抱它,但“我们更要像爱护眼睛一样去爱惜它”。只因为,它们象征着我们内心最深处的那些温暖、纯真与爱。


《雪孩子》(1980)


文/东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