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影迎来新阶段,它是如何实现惊人蜕变的?

时间:2020.06.24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中国电影报道
行业新观察:魏君子聊网络电影之未来的“风口”和“风险” 时长:06:21 来源:电影网

行业新观察:魏君子聊网络电影之未来的“风口”和“风险”收起

时长:06:21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今年的新冠疫情对于影视行业造成巨大冲击,但客观上刺激了网络电影短时间的爆发,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今年网大的发展,一定非“火爆”莫属。


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30部影片分账票房破千万,尤其是《奇门遁甲》破5500万的分账票房纪录,令不少从业者跃跃欲试。


网络电影《奇门遁甲》海报


如此繁荣的景象在震动全行业的同时,也引发了深入思考:网络电影是如何从被行业藐视的“小怪兽”演变成庞然大物的?它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为此,《中国电影报道》特地邀请了资深媒体人、资深电影制作人、出品人魏君子来为大家进行深度解读(以下由魏君子口述,笔者整理)。



横空出世·野蛮生长


说起网络电影,最早是2014年提出了网大这个概念。当时的定义是时长要超过六十分钟、故事结构完整、要在网络上播放的电影。在此之前,视频平台都是烧钱的免费模式,从来没有说让用户付费观看。为什么网大领域很多年都没有传统电影人下场呢?就是因为它要在网络上付费观看,即点击分账。


实际上,第一年网大分账票房最高的才六十多万,六十多万做一个六十分钟以上的优质电影很难,而且也缺少资金回收的模式,所以大家都没当回事。


到了2015年,当时业内都在关注陈凯歌导演的新片《道士下山》,可这时网络平台上突然出现一部叫做《道士出山》的网大,围绕传统文化中的茅山术展开故事,加入了恐怖和喜剧的元素,颇具噱头和卖点。该片成本只有28万,上线两天就收回了成本,十天全网票房破300万,最终创造了2400万的票房“神话”,收获了20倍以上的利润。


《道士出山》海报


一下子成了爆款的《道士出山》也成了很多人对于网大最初的认识。当然,它“大火”的原因首先有蹭《道士下山》热度的嫌疑,其次是题材上弥补了院线电影一些品种的缺失,吃到了题材红利。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初网大的创作者都是以前拍微电影的那帮年轻人,他们虽说不是专业的团队,但都是电影爱好者,所以投入的热情非常高,然后利用有限的成本,找到了一些题材上非常有空间的东西,最后一击即中。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网络电影在那个年代的发展离不开山寨、蹭热度、蹭IP,甚至粗制滥造的情况,所以飞速发展的网大有自己野蛮生长的阶段。


从数据上看,2015年全线上映的网络电影超过了650部,仅仅爱奇艺一家就上线了622部,占领了95%的市场份额。到了2016年,网络电影的创作一举突破了2100部,单部网大能进整个网络排名前二十的话基本都能有百万收入,分账票房最高直达1800万。


2016年的网大市场,《山炮进城2》以1829万分账票房拔得头筹


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提升到了2800万,利润空间已经非常巨大。于是问题来了,大家看你二十万能拍,那么我也能拍,于是就开始蜂拥而入,这个时间就会出现一年破千部网大的现象。


同样是在2017年,国家出台的《电影产业促进法》统一了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的审查标准,促使网络电影行业趋于理性发展,从泥沙俱下到大浪淘沙,从手工作坊式迅速升级换代,留下一批在当下的网络电影团队中还能看到的头部创作者,后来就成了网大的顶流和支柱。


对于魏君子来说,在2017年参与制片、编剧的《奇门遁甲》打出自己的品牌后,也在2018年加入了网大创作。


一切都要从2018年的一场论坛说起。当时,导演王晶在听完来自内地两家企业的老总演讲后,“忍无可忍”地开炮,“你们说的主题是致敬香港电影,在我看来这是网络电影集体盗窃香港IP”。在发完言后,王晶似乎觉得并不解气,选择了当场离席,以示抗议。


事件发生后,爱奇艺方面找到了王晶,向他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双方已经达成理解。至于王晶为何会发火,同场嘉宾魏君子表示有误会,王晶以为爱奇艺不买版权;实际上,爱奇艺举办这场名为“网络发行价值再生 港片IP的破局重组”的论坛,目的就是想正规化港片IP网大的拍摄,并邀请了很多香港的IP所有方,共同致敬香港电影,规范网大市场。


王晶(右)与魏君子(左)在论坛现场


论坛结束后,刚刚结束《奇门遁甲》制作的魏君子也接到了网络电影公司的邀请,希望得到授权去拍摄网络电影版。尽管当时有些犹豫,但魏君子依旧答应了对方,但提出了条件:有权决定谁来拍。对方也很有诚意地提供了几个团队的作品,其中一个就是拍摄过《镇魂法师》《齐天大圣·万妖之城》等作品的项氏兄弟。


《镇魂法师》《齐天大圣·万妖之城》海报


项氏兄弟的作品让魏君子很惊讶,特别是当得知成本只有五六百万,而制作标准即使放到传统电影都很不错的时候。分账成绩更是给了魏君子信心——这两部一个破了三千万,一个破了四千万。过了两天,网络电影《灵魂摆渡·黄泉》也破了四千万,另一部名为《大蛇》的作品甚至破了五千万,让整个2018年掀起了网大的一场狂欢,也开启了作为传统电影人的魏君子第一时间转变身份进军网大的步伐。


火爆现状背后的玄机


经历了2014年到2017年的四年野蛮生长,到了2018年,网络电影行业开始蜕变,从高数量逐渐向高质量过渡。随着网大的蓬勃发展,一些行业的规则也一一浮出水面。


首先在创作上,做院线电影会非常注重观众的离场感受;而网络电影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开场六分钟——原因就是开场六分钟决定了付费用户的有效点击,如果看到六分钟还想继续看,有些不是会员的观众因此就会成为会员,而这其实违反了原本起承转合的院线电影的创作规律。实际上,网络电影为了不断吸引观众,需要每一场戏都要高潮,最好每三分钟有一个反转,再过三分钟再来一个爆点,再过三分钟还得把观众吓到等等。


再次,就是网络电影因为成本(几百万,最多一千万)和周期(20天不到一个月,如《奇门遁甲》就拍了28天)原因,没法像院线电影那样做到服装、道具、摄像、特效、故事等各方面都均衡,就只能“毕其功于一役”,按魏君子的话就是“一招鲜”,在某个环节全部砸下,突出重点。


另外一点和院线电影不同的就是,网络电影的制作颇具产品思维,只要片名、海报和前六分钟做得好,基本能保证不赔钱。例如《奇门遁甲》网络电影版的开场六分钟,魏君子和项氏兄弟就商定必须在一个客栈,里面有一个老板娘,而她其实是一个蜘蛛精,她还有一个怪物儿子……这六分钟如果是这种看点密集的噱头和卖点,观众就很容易被吸引。


《奇门遁甲》片头,老板娘的怪物儿子倒吊登场


而片名的“套路”,就是要“直给”,就是一看到片名观众就要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类型。比如《大蛇》《狂蟒》,一听就明白是怪兽冒险片,不要让观众看完这片名还得思考是什么类型;至于海报,就是视觉上要震撼,不管是特效还是动作,最有卖点的元素一定要体现在海报上,说白了还是“直给”。毕竟经过调查,网大用户目前还是以男性为主,“直给”最适合直男用户。


一目了然的《大蛇》海报


说到网大的分账制度,一般分为三个区间:内容分成、营销分成、广告分成。内容分成就是收费用户的有效点击,而点击的标准平台还要评级;营销分成就是针对有效点击做的补贴,从而鼓励创作者拍出更好的电影,拿突破四千万分账的《灵魂摆渡.黄泉》举例,付费用户只有三成,如果能提高到五成,就会是七八千万的增长,成为真正现象级的作品,甚至破圈;广告分成则是窗口期过后,免费上映时收的广告费用。


《灵魂摆渡·黄泉》海报


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在线实时能够看到点击量,包括观众哪个点、什么时间不看,就说明那部分已经不足够吸引观众了;以及能即时看到观众反馈的弹幕,看看创作者设计的小心思、小情节能否被观众get到,这些都会反过来敦促创作者研究学习和改进。


网大未来的“风口”和“风险”


随着网络电影的发展,眼下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开始投身到这一领域,大笔资金流入,大批人才涌入。魏君子认为,这对于网络电影是一把双刃剑。


好的一方面是,今年市场大热,网络电影的产量一定比去年高很多。但不好的方面是,能拍的题材几乎都能想到,其中又以横店开工(40组同时在拍,预计拍到10月)的古装动作、古装玄幻为主,会产生大量同类型、同题材的竞品;与此同时,随着投资的成倍增加,市场的蛋糕却有限,能否容纳这个量级的头部制作成了更大的问题,一窝蜂的同质内容难免会让观众审美疲劳,最后被迫降温的还是网大市场。


随着疫情的好转,从5月份开始,各大平台网络电影的播放分账已经走下坡路了。现在要恢复到一个平稳的状态,就需要好的团队去配合“杀”出一个新的东西来,否则很多网大到明年可能会出现血本无归的情况。毕竟网络电影几年间就已经从2014年最高分账的60万到现在的5500万,涨了这么多倍,成本上去了,风险也就上去了。


网大的诞生得益于新奇怪诞的题材,还得用产品思维、用数据说话,前几年的现实题材网大《哀乐女子天团》就很新颖,但播出数据很令人失望;今年科幻题材网大《双鱼陨石》剧本同样非常优秀,但分账也只有五百万,表现不尽如人意,这都意味着风险的逐年递增,同质题材更是如此。因此未来,网大应该将更多的目光投射到现实题材作品的创作上,这是贴近观众生活的刚需。


今年的《双鱼陨石》凭借优异剧作拿到了豆瓣6.8的高分


说到底,网络电影是中国电影类型的一个补充、一种力量、一个后备军,补充的主要是强类型和商业电影的空白,这批当打之年的网大导演多是二三十岁的年纪,出于对电影的热爱和血气方刚的拼劲,凭借20多天高强度的拍摄工作创作出来很有力量的电影,例如今年打戏拳拳打肉的《伏虎武松》,还有《破神录》最后一场“百人斩”的打戏只拍了36个小时,按照院线电影思维,这场戏至少得拍一周。


《伏虎武松》的打戏是一大亮点


从野蛮生长到优质生产,从几十万量级到几千万分账,中国网络电影走过了七年历程,迎来了最好的时代。随着5G时代的到来,依托于网络平台的网大未来必将拥有无限的发展空间,就让我们一起期待,未来能有更多精品化的网络电影和大家见面。


毕竟,无论是网络电影还是院线电影,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中国电影。


文/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