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狼》引海报抄袭争议 物料制作危与机并存

时间:2020.07.10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五年


1905电影网专稿 一张精美的海报,能够勾起观众的观看欲望。一张涉嫌抄袭的海报,往往也能够掀起一场舆论风暴。

  

      7月7日,杀破狼剧组回应海报抄袭话题空降微博热搜,将此前争论推向高潮,开启“全民吃瓜”模式。

      尽管片方已经暂时撤回争议海报,但是抄或没抄?每个观者心中都有自己的判断。如若将来对簿公堂,法律也将给当事双方及大众一个结论。

 

      疫情之下,海报创作公司的生存现状如何?

      据了解,因为院线电影市场的停摆,不少以电影海报制作为主的公司为了生存下来,暂时转向剧集海报创作。

      在剧集上映数量有限的前提下,电视剧海报制作业务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利润降低、比稿消耗过多资源,已成为当下海报创作市场的痛点。 
 

借鉴与抄袭的分界线在哪里?

 
      “心平气和问大家,现在抄袭的界定是什么?”
 
      7月3日晚,千临临在微博上写下了自己的困惑。她认为在构图、主体轮廓、作品背景等方面,剧版《杀破狼》海报与自己早前发表作品存在相同之处。


      “难道只有完完全全叠的上才算抄袭吗”、“个人觉得借鉴程度过高”、“抄袭与二改的界定在哪里”……不少网友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于借鉴与抄袭的界限,他们存在同样疑惑。
 
      “借鉴与抄袭之间界限确实模糊,但是还是可以区分的。海报不是照搬而来的,有很多创造部分,以及对片子的理解,但不得不说,(官方海报)为什么不换换手势,调整调整构图角度。” 一位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海报设计师小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同时,小海认为每一张海报都不是凭空而生,它的创作背后也必然遵循一定规律,难免遇到创作者接收过同样的东西,设计角度同样如此。

      在设计海报时,灵感的来源既可参考成熟作品,又可以从生活里去挖掘。
 
      “首先我认为现在比较尴尬的是虽然近两年国内市场版权意识不断加强,也有一些维权胜诉的案例,整体进步比较明显,但实际还是处在发展阶段,所以无法杜绝此类状况,因为你没有一个系统的监管。”

         参与过《七月与安生》《后会无期》《红海行动》等头部电影作品海报制作的新艺联创始人王大宁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理解。


新艺联设计的海报
 
      近几年海报涉嫌抄袭事件明显减少,也是市场给王大宁最直观的感受之一。毫无疑问,整个创作环境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对于借鉴还是抄袭,他相信审美能力不断提升的观众自己能够分辨。
 
      7月6日晚间,电视剧《杀破狼》剧组发表声明。该声明称关于概念海报的争议,剧组与千临临本人和海报公司都取得了联系并从中协调,无奈双方分歧较大,暂时撤回存在争议海报。待双方另行沟通或者司法途径解决后再决定是否使用,对于剧组该承担的责任也不推脱。
 

《杀破狼》剧组回应海报抄袭

      在法律层面如何区分两者呢?
 
      “如何辨别抄袭还是借鉴,法律并没有特别客观的标准。在实务中,一方起诉另一方抄袭自己的设计(侵犯著作权或是专利权中的外观设计),原告须证明对方在图案、色彩、文字、位置关系等和自己的设计相似,而被告则需要证明其明显区别,以及自己设计的独创性。”来自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陶律师如此解释法律层面的判断。
 
      同时,对于原作者千临临列举的两张图片在大构图、主体轮廓、作品背景的相同之处,陶律师认为可作为侵权证据提交,但需要举证证明。

      需提供包括创作说明、创作完成时间、首次发表日期,以及证明自己创作在先或者对方有可能接触到作品的其他证据,包括著作权登记证书等。

千临临微博回应剧方态度


      目前,包括海报、剧本等在内的文艺作品与抄袭作品之间,是否存在相同或相似之处很难认定,有时需要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比对。而实践中,各法院对是否构成抄袭的认定标准可能会不一致。
 

海报制作公司危与机并存

 
      随着国内剧集、电影制作规模及工业水平的提升,相关海报设计成为营销标配。要求越来越高的观众,对于抄袭零容忍的态度,也是近年文艺作品市场明显变化之一。
 
      “观众的要求越来越高,片方越来越重视,从业人员越来越专业。” 王大宁用这三句话概括了从业多年对行业变化的感受。在他看来网友参与监督是一种好现象,因为海报本来就是做给他们看的。
 
      片方对于海报的越来越重视,也是从业者共通的感受之一。
 
      “一般一个成熟或者有规模的电影项目,我们基本上会从剧本阶段就开始介入。” 北京远山文化创意总监王海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而依据开机、上映等时间先后顺序,一部影视剧又将海报细分为概念海报、主题海报、终极海报。电影项目方面,还会发布票房破亿海报。
 

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各类海报

 
      越来越多的海报需求背后,许多海报制作公司应运而生,相关人才也越来越专业。根据企查查APP数据显示,以业内知名海报公司竹也文化工商登记信息经营范围关键词“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广告”为准,进行数据整理,相关广告公司数量十年间从1.8万家增加至12.1万。
 
      虽然数据没有进一步细分只能作为参考,但这条数据曲线与2010年至2019年全年票房走势图基本吻合。这也间接说明伴随中国电影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相关配套行业在同步成长。
 


      人才越来越专业,使得头部国产海报得到国内外的一致好评。
 
      某家英国电影杂志评选的“2018年最佳电影海报20选”中,由竹也文化创始人黄海设计的《小偷家族》《龙猫》中国版海报分别位列第一与第十名。2019年,由其设计的 “创生万象,幕后为王”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题海报,跑赢大众审美引来不少好评。

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题海报


      黄海曾表示“我很看重‘诚实’,对待观众、作品、自己,如果做不到诚实,是无法吸引人的。”

      无论剧本创造,还是海报设计,诚实构成了影视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地基。整个海报创作行业的高速发展有机,也有危。
 
      “目前,我们有百分之三十至四十的精力放在剧集方面,因为不做的话,我们没法活。”王大宁坦言受疫情影响,此前以电影海报制作为主的公司业务,开始向剧集海报市场调整。在聊天过程中,小海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近期热剧《隐秘的角落》发布多款海报


      由于剧集与电影海报制作分工比较明确,以往双方都有不同的受众市场。电影海报公司突然转向,使得原有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所有电影物料公司平面的、视频的、特效的纷纷去做电视剧,但哪有那么多电视剧需要做海报呢,本身做电视剧的公司也不好过,因为市场本来就饱和,结果又跑来那么多竞争公司。”王大宁认为大家为了生存下来,目前只能以利润较低的低价比稿方式进行。
 

      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活下来就意味着还有机会。对于海报设计师来说,与其模仿别人,不如成为自己。


文/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