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颠覆自我 步入而立的鹿晗正重新出发

时间:2020.08.06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Mario


1905电影网专稿 一年前,我们写过一篇稿子《群嘲鹿晗,才是真的年度惨案》。 当时稿子里写到:《上海堡垒》失利了,但并不代表鹿晗真的就应该被群嘲。这部影片更应该成为一种警示,我们允许失败,失败是为了之后的进步。


稿子发出之后,后台涌现了各种评论,有的力挺自己的爱豆,有的则继续“黑”。 毋庸置疑,流量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争议。 鹿晗作为流量的代表,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大众关注。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他除了发表了音乐作品以外,就是参加了《创造营2020》的录制,鲜有参与其他影视作品。他依旧有无数粉丝的簇拥,同时也有很多人在唱衰。



直到网剧《穿越火线》上线后,那些关于他的评论,不管是在微博和知乎,还是在虎扑和豆瓣,都“史诗级”地形成了好评战线。 


这一次,或许我们可以重新站在作品的维度上,聊一聊作为演员的鹿晗。 



鹿晗不精致了


《穿越火线》第一集开场,我们差点没认出荧屏里的鹿晗。 他顶着一头泡面短发、穿着松垮的T恤和肥大的五分裤、脚踩人字拖,活生生一副游戏宅形象。 



在这部剧里,他不再是我们过去认识的那个在镜头前,光鲜亮丽的idol形象。 他没有随时保持着偶像该有的表情管理、也没有了韩式滤镜,但观众却看得特别舒服。 鹿晗在《上海堡垒》的采访时说过,我正在一步一步了解演员这两个字,特别想深刻地钻研一下关于演技这方面,因为我也逐渐地在转型,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努力来一步一步地得到更多人的认可。 



电影上映时,他过于精致帅气的造型不断被吐槽,很多不买账的观众认为,他的厚刘海和军官的角色设定不符合,缺少了应该有的硬气。 



现在,至少能从《穿越火线》中的这个初印象里看得出来,鹿晗以及整个团队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转型。 当然,扮丑绝对不能证明演技,只能说他迈出了第一步。 



在剧集第六集的时候,鹿晗贡献了他作为演员以来,最动容的一个状态。 他为了顺从父母的安排,让工作尽快转正,在酒桌上不断为领导替酒。酒过三巡回到家,他颓废地坐在地上,面对着现实和梦想的两难。 



叹气、低头,以及鹿晗习惯性的舔嘴唇。这一串动作放在这里,直接把这个角色的无助和迷茫有层次地传递给了观众。 导演许宏宇在采访中提到,拍摄这场戏时,鹿晗并没有为此靠喝酒来找感觉,而是实打实地演出来的。


我们再来看一场戏,同样是满怀热血的他,在不断为领导跑腿买肯德基后,却最终又被对方借机当面丢掉。 这时候,镜头依旧给了肖枫一个特写——同样是叹气和低头,但是给出来的情绪,不再是无助,而是属于“社畜”的无奈,以及不敢发怒的憋屈。 



再来看一组同一场景,不同氛围下的状态对比。 一开始,肖枫暂时放下梦想,站在单位门口扯动领带,那是一种无助,但又不得不被动接受的勇气。 



在这个短暂的工作之后,他在员工大会上果断辞职,选择无视世俗的目光和压力,重拾自己电竞梦想。即便这个时候,他身边没有任何队员,但是那种少年的意气风发,又再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从这些关键的情景来看,鹿晗确实把握到了肖枫这个角色在不同情绪上的状态。 整体来看,他在表演过程中,依旧会保留了一些习惯性动作,但在这部剧里,这些动作都不再显得违和,反而能让人轻松入戏。 这一次,鹿晗确实进步了。 

只是舒适圈?


在网络上,看到很多反面意见,他们认为鹿晗这次表现不错,很大原因是肖枫这个角色贴近他本人。 换句话说,就是肖枫是鹿晗在舒适圈里表演。


 

回顾他之前的作品,他当时出演《重返20岁》《我是证人》的时候,不少人就曾表示,这两部作品中的人设相似,和鹿晗本身也比较契合,而且没有太多的性格弧度,所以不算太难。 



那这些角色都能草率地被认为是舒适圈中的鹿晗吗?


我们不知道,相信可能除了他自己之外,没人敢做出如此肯定的结论。 鹿晗第一次和导演许宏宇见面的时候,他向对方提出的第一个疑问就是,“我要演路小北吗?”因为在他看来,这个角色和他很像,有安全感。 这个结果被导演否决了,但当时他也不清楚眼前这位少年能否演好肖枫这个角色。 



对于《穿越火线》所有的幕后人员而言,他们都很确认,让这位当时演技方面存在巨大争议的明星出演这个角色,意味着风险。 因为在此之前,鹿晗出演的第一部剧集《择天记》刚面临了口碑和商业的双扑街。 在这部戏的拍摄过程中,鹿晗选择把自己交给导演。 在电影拍摄的5个月里,他几乎没有离开过剧组,每天都会和导演聊,找到肖枫这个人物的感觉。他们从生活细节着手,把那些大家眼里的“偶像鹿晗”的痕迹全部一一擦掉。 



于是,我们能在《穿越火线》里,看到一个从未有的鹿晗状态,不耍帅、不刻意,而是真正把自己变成剧里的肖枫。 剧集的人物海报上有一句话,“在穿越火线里,你想留下什么”,或许对于鹿晗而言,同样是他作为演员所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他曾在采访中说过,“我觉得不可能做到所有人都喜欢,只要是百分百地努力了,或者百分之二百努力了,或者自己觉得自己有突破就好了。因为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可能某一些人的质疑还会成为你进步的动力,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我的进步。” 这段话刚好也回应了海报上的这个问题,他想留下的是演技,以及大家的认可。 

转型,而立


从《重返20岁》到现在,短短5年的时间,观众见证着鹿晗的每一步。 今年是鹿晗刚满30岁,正式进入而立之年。他很明白,真的要在这个演艺圈立稳,靠的不止是流量。很明显,他因此放慢了前进的脚步。 



他正面临着自己的转型。 在鹿晗的微博认证上,他写着“演员、歌手”,可除了粉丝以外,很少有人愿意用“演员”来定义他的身份。 



他在用行动向外界重构“演员”身份的同时,正在慢慢做出转型。他明白自己不能总是以偶像、少年这样的身份呈现在影视作品中,千篇一律的样子,并不会给大家带来认可。 正如他所说,“我正在一步一步了解演员这两个字,特别想深刻地钻研一下关于演技这方面,因为我也逐渐地在转型,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努力来一步一步地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吧。”


在大家认为他只能演某一类角色时候,他就曾说过,特别想演反派。 或许相比《穿越火线》肖枫一角,反派会成为他的最大挑战。而在待播作品《在劫难逃》中,他将首次尝试斯文败类的反派角色。 



对于观众而言,又会是另一种期待。 诚然,这篇稿子写到这里,我们并不是要吹嘘鹿晗演技有多么好,而是客观来讲,在《穿越火线》中,他明显有了质的进步。 大众时常会带着“流量”这个有色眼镜看待这群明星。


距离演员这个名称,他们可能还有一些距离,但至于演技到底是好,还是坏;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才是值得大众讨论的内容。 许宏宇在《穿越火线》创作时提出的概念,“游戏人生”,这不是一个马上见底的状态,而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时间,需要认可,也需要质疑,而不是纯粹的否定。


正如最新更新的一集中,Gala表演的那首《追梦赤子心》唱的,“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文/Mar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