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网>新闻>原创深度策划

《神奇女侠1984》:过时的童话回答不了2020

时间:2020.12.2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


1905电影网专稿 2020年最后一个月,中国观众终于在影院看到了第一张超级英雄熟脸。参与《神奇女侠1984》首映日零点场的笔者,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复杂的观影众生相。鼾声与泪水,愤怒共感动一色,没有带来标准超级英雄片式无聊的这部作品,却激发了更为广泛的吐槽热度。


来自1984的闪电五连鞭,终究错付了不讲武德的2020。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在最需要英雄的2020年,《神奇女侠1984》的超级英雄大片属性却显得有些名不副实。从本质上讲,这部被全球影迷寄予厚望的年代正传,成了编导夹带现实私货的番外童话。如著名歌词“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所述,构筑《神奇女侠1984》这则童话的主轴也正是谎言。



影片塑造的最大反派,是靠电视宣讲空手套白狼的商人麦克斯·洛德(佩德罗·帕斯卡 饰)。而助力他走上毁灭世界之路的力量,则来自靠许愿水晶祸乱人世的谎言之神。


骗子与魔鬼签下契约,人间也自然在群体欲望大爆炸后成了炼狱。掌握住人类的欲念,反派的威慑力甚至远远高于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书写的威权。


可就在经历漫长文戏铺垫的观众期盼终极一战如何逆转乾坤之时,影片给出的却只有豹女猛“挠”黄金甲的小打小闹及神奇女侠劝人向善的宣讲——讽刺的是,她与世界沟通的途径,也还是反派用谎言忽悠全球的电视广播信号。



许愿逻辑难禁推敲,困境解决仰赖自觉,近乎单线程编排的剧情在动作戏掉线的窘境下更显幼稚。


事实上,整部影片在铺垫阶段就烘足了一部“童话”的仪式感。开篇热闹有余、惊喜欠奉的天堂岛“奥林匹克”,在教会年幼的安娜“不能说谎”的道理同时,也自动地为观众套上孩童视角。1984背景下神奇女侠的初次亮相,则用《小鬼当家》式的欢闹正式暴露了影片儿童向的偏好。



在愈发趋向保守的好莱坞价值观导向下,这样的“子供向”表达不仅伤害了DC粉丝的“暗黑”期待,也令编导有意借反派外形及言行抨击某网红政客的意图沦于闹剧。


影片档期正值该政客败选之际,与批判角度过时的影片所谓“给2020播撒善意”的温暖结局相对的,却仍是疫情之下国际安全秩序的无解。 



神话外,爱是会消失的


151分钟的片长,对于专注个人线的超级英雄电影而言是个危险讯号:偏重类型仰赖的视觉奇观,飞快燃烧的经费将无限度加码;偏重文戏铺排,则会稀释动作催生的“爽”与“燃”。


因后者广遭指责的《神奇女侠1984》,甚至在这样的道路上走得更为决绝——因为在戴安娜许愿召回男友的前提下,一切动作戏的失准,都可靠她的神力渐渐丧失蒙混过关。



对于奔着超英类型而来的观众而言,这无异于致命一击。很多带着不满的观众将“挤压”所有预期爆点的内容都归咎于爱情,可影片在情感线上所打破的,恰恰是爱情神话的一般范式。


如若打通全片的逻辑,你将发现其中属于戴安娜与史蒂夫二人的爱情,在现实滤镜下只是一种回味。被许愿谎言召回的史蒂夫,不仅外形寄居在路人身上,其意识也只是戴安娜对他的回忆投射;最催人泪下的别离时刻,其实也只是戴安娜对自身执念的放下。



而在爱情戏的书写中,编导也完全将史蒂文“道具”化:除作为年代穿越的感应器外,更在戴安娜乘风破浪的过程中只起到了精神辅助作用,甚至唯有这一“非实体”男性缺席才能令女性力量恢复如初。


这样的笔触,向来是导演帕蒂·杰金斯的拿手好戏。在那部令查理兹·塞隆突破花瓶戏路并捧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女魔头》中,初执导筒的派导就用与男权对立的直观视角令人侧面,其中的爱情表达也只是其间女性意识起落的情绪容器。


《女魔头》,2003


可惜的是,《神奇女侠1984》没能如《女魔头》般靠身心双重的改头换面令戴安娜的成长深入人心,在最接近如是表达的豹女一角身上也只流于表面。


豹女如愿后以取悦男性审美为标准的打扮,就早已直接注定了她在这反男权体系中的不堪地位。可以想见的是,豹女下线前仍对是否放弃由男性谎言构筑愿望的犹豫不决,将成为她在系列未来存续的根基。



这不够彻底的自我抉择或觉醒,同样给不了已近尾声的2020以解答。即将崭新开启的2021,又会在童话的玫瑰色滤镜下如何应答呢?



文/康康